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饮冰 > 第120章 晨雾
 
即便眼下背井离乡无人吊唁, 儿孙们还是为贺老太太布置了一间灵堂。

照他们乡里的规矩,亲人逝后总要在家中停灵七日, 等风水先生测算好了良辰吉日再行下葬;七日之内子孙皆应戴孝, 且常需一人在棺木侧守灵,告慰亡者以尽孝道。

因眼下舅舅和表兄均已回到家中,白清嘉肩上的担子便轻了许多, 几乎整场丧事都是他们操办的,她过手的部分很少;家里人也都体谅她的辛苦,守夜一类的事都不想让她做,可她却很坚持要在夜里守着外祖母, 一来是因舍不得她,二来也因为……她心中的胆怯害怕。

近来她实在看到太多生死了——逃亡中饥寒交迫的流民, 战场上命如草芥的战士,如今又加上了一位她的血亲。

“死”。

这原本是一个多么遥远飘忽的概念,如今却一遍一遍反复在她面前上演,像是在告诉她生命原本是怎么一回事, 从而抹去电影和小说在她心里遗留的谬误;她真的已经知道厉害了, 不想再面对任何伤痛离别, 心甘情愿为挽回失去付出任何代价,可这当然是妄想,即便她一整晚都守在外祖母的棺木旁,老太太也不会再慈爱地叫她一声“宁宁”了。

未来呢?

她还要面对更多分别么?

下一次是谁?父亲?母亲?哥哥?嫂嫂?

抑或是……他?

她如今其实已经不敢听外面的消息了, 尽管那人留下的士兵每天都会依照她之前的嘱托买最新的报纸回来,接过报纸的那一刻对她来说就像在渡劫,一念则生一念则死, 一切喜乐忧惧都在毫厘之间。

原本舅舅和表兄说孙部兵败她还很庆幸的、以为战局已经渐渐倒向了他这边, 没想到看了报纸后才知道根本不是那样——如今西洋诸国忙着在欧洲打仗, 日本成了向中国出口军火最多的国家,但他们的利益输送伴随着政治交换,这是他必然无法接受的,导致的结果就是被推向了几乎弹尽粮绝的窘境,崩溃性的兵败随时可能到来。

……到时他会怎么样?

会被俘虏,会被羞辱,会……死?

他也会像外祖母一样躺在一副冰冷的棺木里么?无论她陪在他们身边多久……他们都不会再睁开眼睛看她一眼了么?

直到那一刻白清嘉才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无力。

原来之前白家崩溃时她所经历的一切根本算不了什么,只是没有钱、只是找不到工作,可她爱的人们还在她身边,他们还能一起好端端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她还有机会想办法找出路,还能凭借自己的努力去改变些什么。

……现在却不行。

她没有办法让已经离去的外祖母死而复生。

也没有办法……改变那个人的命运。

守灵到第三天的时候她的精神终于崩溃了,因为那天是她跟他一月之约的最后一天,而他却并没有像他承诺的那样回到她身边。

她不敢看报纸确认战况,只害怕“祸不单行”的谶言会不幸成真,可捂住眼睛堵住耳朵并不能给人以慰藉,相反只会加重无形的伤痛和恐惧;她紧紧靠在外祖母的棺木上,好像当那冰冷的木头是她老人家温暖的怀抱,一边恳请她快点回来、一边又祈求她能保佑那个人,哪怕他千疮百孔一无所有她也要他,哪怕此后一生注定满眼泪水她也要他。

她在灵堂里又待了一夜,眼睁睁看着外面的天空从黑变白,表哥来替她的时候天边已经泛起了淡淡的光亮,可惜那微薄的曦光却照不亮她的心,只能让她感到更加悲伤。

“清嘉,”表哥蹲在她身边,神情也是十分复杂,“去睡一会儿吧……睡起来心情就会好了。”

睡?

……她怎么睡得着呢?

她抬头冲表哥笑了笑,过了一会儿才从铺在祖母棺木旁的席子上站了起来,彼时脚下还有些打晃,站稳后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约莫是清晨五六点的光景,想了想说:“那表哥替我守着吧……我想去外面走走。”

她本意是要一个人出去透口气的、可不想有人跟,可那人带出来的兵全都跟他一样刻板谨笃,一听说她要出门便立刻背上枪跟在了她身后,凭她怎么推辞都没用;她也没力气再跟他们争,索性就由他们去了,幸而五六点的大街上还没什么人,不至于令她被手无寸铁的乡民们惊恐围观。

四月的天终于回暖,即便是日夜交界的时候也不会让人感到寒冷,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就像一团乌黑的墨迹中仅存的一点清明,模模糊糊,又干干净净。

她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清晨的微风吹拂着她的发丝,此刻的她好像可以去任何地方,又好像哪里都去不了;她是出了神了,直到耳中听到士兵的提醒才意识到自己走到了河岸上,那是穿城而过的一条水系,白日里孩子们会在这里玩耍嬉戏,大人们则在这里劳作浣衣。

清晨原本就潮湿,河边的水汽就更重,河岸上浮起了一层薄薄的雾,被朦胧的曦光一照又隐隐呈现出金色,那安宁的样子绝不像是什么战乱年代,倒与她过去钟爱的法兰西南部乡村颇有一些类似。

她顺着河岸静静地走,薄薄的雾气打湿了她裙子的边缘,有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是在梦里,世界祥和得看起来完全不真实,而从薄雾那端出现的那个与他十分肖似的身影更像是骗人的幻觉,全然不能取信于她。

……那一刻他是很明亮的。

天晓得,她眼里的他一向那么沉郁,幽深的眼睛宛若无底的深潭,总会让她下意识地把他和黑夜联系在一起;可其实他也很适合黎明,浮动的曦光就在他身后,淡淡的晨雾缭绕着他,使他看上去宛如一场金色的梦境。

她眯着眼睛远远地看,试图分辨那时的他究竟是真实还是幻影,可惜彻夜未眠的女人已经没有了判断真伪的能力,何况在她胸腔里疯狂跳动的心脏已经先她的理性一步给出了答案——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在意识清醒之前就已经向他飞快地跑了过去。

他就在雾气最浓的地方,已经对她张开了手臂,她的裙摆在晨光中飞舞,下一刻便毫不犹豫地狠狠扑进了他的怀抱,男人有力的手臂紧紧圈住了她,真实的触感让她在一瞬间就掉下了眼泪。

“徐冰砚……”她已方寸大乱,只顾着用尽全力抱住男人的腰,“……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是你……回来了么?

他却没有回答她,男人的呼吸同样有些粗重,大概是因为也像她一样惶恐而悸动,混乱间他已伸手捧住了她的脸颊,彼时她还未来得及看清他那双迷人的眼睛,便先一步被他滚烫的亲吻夺走了一切神志。

……他从没有那么强势过。

健壮的手臂紧紧箍在她的腰上,另一只手则毫无缝隙地与她十指交扣,从没有哪一刻她觉得自己如此彻底地被占据了、连指根和指腹都是属于别人的,他火热的胸膛是给她的一点虚伪的补偿,她根本都没力气去占据便一头坠入了他所给予的狂热情丨潮。

——直到他终于肯放开她,并喘着粗气与她额头相抵。

“说好了一个月,”他的气息很热,只是声音有些模糊,像是从雾气那边传来的,“……抱歉晚了一些。”

……谁能明白她那一刻的感觉呢?

就像绝处逢生,宛如涸鱼得水,命运在陡峭的极限处给了她一次降落的机会,她别无选择地纵身跳下去,然后……回到了他的怀抱里。

此刻的她正在拼命摇头,也不知道是在驳回他的致歉还是仅仅在宣泄内心激烈的感情,匮乏的语言根本无法帮助她对他陈情,最终也只能用既甜蜜又苦涩的亲吻给他回应——她大概真的是被残酷的命运折磨得没了脾气,竟觉得此刻与这个人在一起的短暂时光是偷来的,不仅没有怨言反而还满心感激,只觉得是得到了上天最体贴的照顾和最慷慨的怜悯。

“没关系……”她紧紧搂住他的肩颈,一边流泪一边喟叹,“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而直到后来白清嘉才知道,其实在徐冰砚北上宿县来找她的那个时候皖南的战事根本还没结束,只是局面已经得到了改善,孙、倪二部夹击之势被破,沪军营军火短缺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他是硬抽出一天时间到她这里来的,一是为了兑现他此前许给她的诺言,二也是因为他得知了她外祖母过世的消息、怕她过度伤心;当天中午他就要走,还得回去给战事收尾,匆忙之间实在无暇对她说明这一月间的诸种明细、更无法仔细解释他是如何获取军火的,只来得及跟她一起去到她外祖母的灵堂,尽一份做晚辈的心意。

白家人都没想到这位将军会突然亲至,难免都有些惶恐——尤其是白清嘉的舅舅和表兄,毕竟做过人家的俘虏、心里多少有些阴影,如今一见面真是手忙脚乱如坐针毡,贺焕之甚至差点给中将鞠躬,搞得徐冰砚和白清嘉也有几分尴尬。

贺敏之和何英是晓得内情的,如今也算是见怪不怪,尤其贺敏之一听说徐冰砚是专程来给家里老太太吊唁的、心中也是十分动容,一边连连点头说“好”一边亲自领着人进了灵堂,待祭拜的礼仪行过之后还主动问:“徐将军今日可得闲?中午留下来吃一顿便饭吧。”他陈情,最终也只能用既甜蜜又苦涩的亲吻给他回应——她大概真的是被残酷的命运折磨得没了脾气,竟觉得此刻与这个人在一起的短暂时光是偷来的,不仅没有怨言反而还满心感激,只觉得是得到了上天最体贴的照顾和最慷慨的怜悯。

“没关系……”她紧紧搂住他的肩颈,一边流泪一边喟叹,“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而直到后来白清嘉才知道,其实在徐冰砚北上宿县来找她的那个时候皖南的战事根本还没结束,只是局面已经得到了改善,孙、倪二部夹击之势被破,沪军营军火短缺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他是硬抽出一天时间到她这里来的,一是为了兑现他此前许给她的诺言,二也是因为他得知了她外祖母过世的消息、怕她过度伤心;当天中午他就要走,还得回去给战事收尾,匆忙之间实在无暇对她说明这一月间的诸种明细、更无法仔细解释他是如何获取军火的,只来得及跟她一起去到她外祖母的灵堂,尽一份做晚辈的心意。

白家人都没想到这位将军会突然亲至,难免都有些惶恐——尤其是白清嘉的舅舅和表兄,毕竟做过人家的俘虏、心里多少有些阴影,如今一见面真是手忙脚乱如坐针毡,贺焕之甚至差点给中将鞠躬,搞得徐冰砚和白清嘉也有几分尴尬。

贺敏之和何英是晓得内情的,如今也算是见怪不怪,尤其贺敏之一听说徐冰砚是专程来给家里老太太吊唁的、心中也是十分动容,一边连连点头说“好”一边亲自领着人进了灵堂,待祭拜的礼仪行过之后还主动问:“徐将军今日可得闲?中午留下来吃一顿便饭吧。”他陈情,最终也只能用既甜蜜又苦涩的亲吻给他回应——她大概真的是被残酷的命运折磨得没了脾气,竟觉得此刻与这个人在一起的短暂时光是偷来的,不仅没有怨言反而还满心感激,只觉得是得到了上天最体贴的照顾和最慷慨的怜悯。

“没关系……”她紧紧搂住他的肩颈,一边流泪一边喟叹,“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而直到后来白清嘉才知道,其实在徐冰砚北上宿县来找她的那个时候皖南的战事根本还没结束,只是局面已经得到了改善,孙、倪二部夹击之势被破,沪军营军火短缺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他是硬抽出一天时间到她这里来的,一是为了兑现他此前许给她的诺言,二也是因为他得知了她外祖母过世的消息、怕她过度伤心;当天中午他就要走,还得回去给战事收尾,匆忙之间实在无暇对她说明这一月间的诸种明细、更无法仔细解释他是如何获取军火的,只来得及跟她一起去到她外祖母的灵堂,尽一份做晚辈的心意。

白家人都没想到这位将军会突然亲至,难免都有些惶恐——尤其是白清嘉的舅舅和表兄,毕竟做过人家的俘虏、心里多少有些阴影,如今一见面真是手忙脚乱如坐针毡,贺焕之甚至差点给中将鞠躬,搞得徐冰砚和白清嘉也有几分尴尬。

贺敏之和何英是晓得内情的,如今也算是见怪不怪,尤其贺敏之一听说徐冰砚是专程来给家里老太太吊唁的、心中也是十分动容,一边连连点头说“好”一边亲自领着人进了灵堂,待祭拜的礼仪行过之后还主动问:“徐将军今日可得闲?中午留下来吃一顿便饭吧。”他陈情,最终也只能用既甜蜜又苦涩的亲吻给他回应——她大概真的是被残酷的命运折磨得没了脾气,竟觉得此刻与这个人在一起的短暂时光是偷来的,不仅没有怨言反而还满心感激,只觉得是得到了上天最体贴的照顾和最慷慨的怜悯。

“没关系……”她紧紧搂住他的肩颈,一边流泪一边喟叹,“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而直到后来白清嘉才知道,其实在徐冰砚北上宿县来找她的那个时候皖南的战事根本还没结束,只是局面已经得到了改善,孙、倪二部夹击之势被破,沪军营军火短缺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他是硬抽出一天时间到她这里来的,一是为了兑现他此前许给她的诺言,二也是因为他得知了她外祖母过世的消息、怕她过度伤心;当天中午他就要走,还得回去给战事收尾,匆忙之间实在无暇对她说明这一月间的诸种明细、更无法仔细解释他是如何获取军火的,只来得及跟她一起去到她外祖母的灵堂,尽一份做晚辈的心意。

白家人都没想到这位将军会突然亲至,难免都有些惶恐——尤其是白清嘉的舅舅和表兄,毕竟做过人家的俘虏、心里多少有些阴影,如今一见面真是手忙脚乱如坐针毡,贺焕之甚至差点给中将鞠躬,搞得徐冰砚和白清嘉也有几分尴尬。

贺敏之和何英是晓得内情的,如今也算是见怪不怪,尤其贺敏之一听说徐冰砚是专程来给家里老太太吊唁的、心中也是十分动容,一边连连点头说“好”一边亲自领着人进了灵堂,待祭拜的礼仪行过之后还主动问:“徐将军今日可得闲?中午留下来吃一顿便饭吧。”他陈情,最终也只能用既甜蜜又苦涩的亲吻给他回应——她大概真的是被残酷的命运折磨得没了脾气,竟觉得此刻与这个人在一起的短暂时光是偷来的,不仅没有怨言反而还满心感激,只觉得是得到了上天最体贴的照顾和最慷慨的怜悯。

“没关系……”她紧紧搂住他的肩颈,一边流泪一边喟叹,“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而直到后来白清嘉才知道,其实在徐冰砚北上宿县来找她的那个时候皖南的战事根本还没结束,只是局面已经得到了改善,孙、倪二部夹击之势被破,沪军营军火短缺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他是硬抽出一天时间到她这里来的,一是为了兑现他此前许给她的诺言,二也是因为他得知了她外祖母过世的消息、怕她过度伤心;当天中午他就要走,还得回去给战事收尾,匆忙之间实在无暇对她说明这一月间的诸种明细、更无法仔细解释他是如何获取军火的,只来得及跟她一起去到她外祖母的灵堂,尽一份做晚辈的心意。

白家人都没想到这位将军会突然亲至,难免都有些惶恐——尤其是白清嘉的舅舅和表兄,毕竟做过人家的俘虏、心里多少有些阴影,如今一见面真是手忙脚乱如坐针毡,贺焕之甚至差点给中将鞠躬,搞得徐冰砚和白清嘉也有几分尴尬。

贺敏之和何英是晓得内情的,如今也算是见怪不怪,尤其贺敏之一听说徐冰砚是专程来给家里老太太吊唁的、心中也是十分动容,一边连连点头说“好”一边亲自领着人进了灵堂,待祭拜的礼仪行过之后还主动问:“徐将军今日可得闲?中午留下来吃一顿便饭吧。”他陈情,最终也只能用既甜蜜又苦涩的亲吻给他回应——她大概真的是被残酷的命运折磨得没了脾气,竟觉得此刻与这个人在一起的短暂时光是偷来的,不仅没有怨言反而还满心感激,只觉得是得到了上天最体贴的照顾和最慷慨的怜悯。

“没关系……”她紧紧搂住他的肩颈,一边流泪一边喟叹,“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而直到后来白清嘉才知道,其实在徐冰砚北上宿县来找她的那个时候皖南的战事根本还没结束,只是局面已经得到了改善,孙、倪二部夹击之势被破,沪军营军火短缺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他是硬抽出一天时间到她这里来的,一是为了兑现他此前许给她的诺言,二也是因为他得知了她外祖母过世的消息、怕她过度伤心;当天中午他就要走,还得回去给战事收尾,匆忙之间实在无暇对她说明这一月间的诸种明细、更无法仔细解释他是如何获取军火的,只来得及跟她一起去到她外祖母的灵堂,尽一份做晚辈的心意。

白家人都没想到这位将军会突然亲至,难免都有些惶恐——尤其是白清嘉的舅舅和表兄,毕竟做过人家的俘虏、心里多少有些阴影,如今一见面真是手忙脚乱如坐针毡,贺焕之甚至差点给中将鞠躬,搞得徐冰砚和白清嘉也有几分尴尬。

贺敏之和何英是晓得内情的,如今也算是见怪不怪,尤其贺敏之一听说徐冰砚是专程来给家里老太太吊唁的、心中也是十分动容,一边连连点头说“好”一边亲自领着人进了灵堂,待祭拜的礼仪行过之后还主动问:“徐将军今日可得闲?中午留下来吃一顿便饭吧。”他陈情,最终也只能用既甜蜜又苦涩的亲吻给他回应——她大概真的是被残酷的命运折磨得没了脾气,竟觉得此刻与这个人在一起的短暂时光是偷来的,不仅没有怨言反而还满心感激,只觉得是得到了上天最体贴的照顾和最慷慨的怜悯。

“没关系……”她紧紧搂住他的肩颈,一边流泪一边喟叹,“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而直到后来白清嘉才知道,其实在徐冰砚北上宿县来找她的那个时候皖南的战事根本还没结束,只是局面已经得到了改善,孙、倪二部夹击之势被破,沪军营军火短缺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他是硬抽出一天时间到她这里来的,一是为了兑现他此前许给她的诺言,二也是因为他得知了她外祖母过世的消息、怕她过度伤心;当天中午他就要走,还得回去给战事收尾,匆忙之间实在无暇对她说明这一月间的诸种明细、更无法仔细解释他是如何获取军火的,只来得及跟她一起去到她外祖母的灵堂,尽一份做晚辈的心意。

白家人都没想到这位将军会突然亲至,难免都有些惶恐——尤其是白清嘉的舅舅和表兄,毕竟做过人家的俘虏、心里多少有些阴影,如今一见面真是手忙脚乱如坐针毡,贺焕之甚至差点给中将鞠躬,搞得徐冰砚和白清嘉也有几分尴尬。

贺敏之和何英是晓得内情的,如今也算是见怪不怪,尤其贺敏之一听说徐冰砚是专程来给家里老太太吊唁的、心中也是十分动容,一边连连点头说“好”一边亲自领着人进了灵堂,待祭拜的礼仪行过之后还主动问:“徐将军今日可得闲?中午留下来吃一顿便饭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