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蒋先生,有病得治梁琼蒋寒 > 第八章
 
“梁老师,发什么呆啊!这节可是班会课!”对面的李老师走过来提醒梁琼一起去教学楼。一路上,李老师还在嗡嗡说些什么,直到偶遇杨经纬,李老师有些识趣地噤了声。“梁老师,我先走一步。”

梁琼笑着送走小李,捧着调查表绕开走过,“梁琼!”杨经纬叫住她。

“有事吗?”身为人民教师,学生有事,梁琼理应作出关心回应。

“没...最近过的怎么样?”像是久别重逢的客套,殊不知只是在Q大校园里穿过了一个秋季。

“我着急去上课,其他事再说吧!”今天的梁琼一身小黑西装,职业范十足,梁琼现在只喜欢和蒋寒在一起,穿自己喜欢的碎花裙。不对,现在已经换成针织裙了,等以后,梁琼还想穿春天的迷你裙,夏天的连衣群,通通只给蒋寒一人看,想着想着思绪飘远,回过神,杨经纬脸黑沉,镜片上的反光看着有丝诡异。

梁琼不做停留,转身离开。“我帮乔羽请个假!她感冒发烧了。”杨经纬冲梁琼喊话。

梁琼头也不回,“好,我知道了,让她好好休息。”没有意外,没有疑虑,梁琼说她知道了,而已。

草草讲完大学生借贷的问题,梁琼就提前下课了。蒋寒自早晨那通电话后,杳无音信。梁琼有些委屈,怎么搞得自己犯了错误似的。

【蒋先生】梁琼发了条微信过去,趁两分钟间隙,赶紧选择撤回。梁琼些许得意,转而又想自己何时变得如此幼稚,还玩这些套路,可是就是乐在其中,紧张的,甜甜的,嘿嘿。

事情发展并没有像梁琼想的那样,那条微信就跟彻底删除了一般,毫无起伏波澜。好玩变成好气,梁琼拨号给蒋寒,嘟嘟嘟......没人接。

梁琼打开抽屉,照片早上被她带在身上,蒋寒笑的真开心,梁琼闭上眼,去寻找这段记忆,蒋宅.....蒋宅......

回忆游走,梁琼穿梭在二十年前的时空里,铃铃铃的彩铃声瞬时把梁琼唤醒,就差一点点,小梁琼就要进蒋宅了。是谁坏梁琼好事,梁琼扫了一眼,“喂!”

“梁小姐,想起还我宝贝了?”蒋寒那头好似刚睡醒,音色暗沉,还在极力逗趣梁琼。

“蒋寒,我什么时候偷你东西了,既然是合影,一人一份,没毛病吧!”梁琼的确不曾有过这张相片,现在拿到属于自己那份,本就没有错啊。蒋寒没了声,“还你还你还你!!小气鬼一个!”

“梁琼,你真的都不记得了吗?”

心跳漏了一拍,蒋寒第一次忘了叫她梁小姐。可是梁琼回他没印象了。

对面是一片死寂,“蒋寒,我不记得了,你不能帮帮我吗?”没了印象,蒋寒植入给梁琼,也一样啊。

梁琼走出Q大校门,已经能哈出白气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降临。梁琼刚刚拒绝蒋寒今晚的留宿,梁琼选择把车停学校,慢慢悠悠走回家。商铺,路边,夕阳余晖下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灯光取代落日,一盏两盏都为这座城市点亮 。

“怎么就你一个人啊?”陈医生张望门外头,没有蒋寒的身影。今天早上她俩一起下的楼,陈医生可还记得清清楚楚。

“他忙。”梁琼塞了个借口。“妈,你以前经常带我去蒋寒家吗?”

陈医生在煮牛腩汤,拿汤勺试试味,“是啊,我以前工作忙,就把你放蒋家,下班了再来接你,你也不至于没个玩伴。我记得你小时候和蒋寒挺玩得来啊,长大了反而不认识人家了。”舀出三碗,让梁主任端上桌。

“快洗手吃饭来。”陈医生脱下围裙,挂衣钩上,“不过啊,有一次,我去接你回家的时候,你哭的稀里哗啦,问你你也不说。自打那次以后,你就说什么都不肯再去蒋宅找蒋寒玩了。”

哭?哭的稀里哗啦?梁琼印象中的自己除了怕黑会哭,怎么说也不会哭哭闹闹的。那一次,蒋寒欺负梁琼了吗?所以蒋寒不肯主动告诉梁琼小时候的事?

梁琼到底为什么那天会哭的伤心欲绝,梁琼“啊”地大叫,依旧毫无头绪。解铃还须系铃人,蒋寒的亲密恐惧症会不会也跟自己有关,那梁琼可能是这世上最坏最讨人嫌的人了。

“睡了吗?”

“才九点。”蒋寒还在公司加班。

“蒋寒,你小时候和我关系很亲密吧!要不然你怎么会搂着我?”梁琼自顾自地往下说,“虽然我不知道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害你现在像换了个人一样,我只希望如果那个起因是我,可不可以再由我来了结。”

蒋寒放下手边的文件,听梁琼说完,“好,你缺的我帮你补上,如果你反悔了,立刻制止我说下去,好吗?”

梁琼轻声嗯。

梁琼盖好被子,以自己最舒服的姿势侧躺,听蒋寒讲故事。

眼前模糊一片,梁琼变身蓬蓬裙小梁琼,陈医生开车载着小梁琼,“哎哟,我的小琼琼!”蒋太太一把抱过,肉嘟嘟的真是可爱。“快去二楼找哥哥玩。”

小梁琼熟门熟路,咚咚咚地敲门,“猜猜我是谁?”嘿嘿嘿地捂住自己的眼睛,小蒋寒一根手指头一根手指头掰开,“是我的梁琼琼!”两小孩对视,不约而同呵呵呵大笑。

“蒋寒,妈妈今天有事,不能在家陪你们俩闹了啊!好好照顾妹妹,有什么事都跟白姨说!”蒋太太约了朋友喝茶,匆匆换衣服走了。

“蒋寒哥哥!今天我们玩什么呀?”小梁琼最喜欢蒋寒哥哥,他比自己才大几个月,小脑袋瓜却那么聪明,总能想到好多好多有趣的游戏来。

两人追逐打闹一下午,吃过白姨准备的小点心,又开始蹦蹦跳跳。外头已经夕阳西下,宅子外有车驶进来,嘟嘟嘟,喇叭声里带着不满和抱怨,小蒋寒趴到门口去偷看,是不是蒋太太。

不是,是最近一直酩酊大醉的爸爸,不止有爸爸,还有各色各样的漂亮阿姨,她们每天变着法子搀扶爸爸进家门,然后去爸爸妈妈的卧室乒乒乓乓。小蒋寒握紧拳头,“蒋寒哥哥,你怎么不来追我了啊!”小梁琼跑的脸起红晕,也想凑到门缝里看。

不可以!

小蒋寒拉起小梁琼就跑,跑到二楼,藏哪儿好呢!自己房间!“梁琼!我们现在玩个新游戏!看谁能在房间里待的最久不出来,怎么样?你先开始!”

楼梯下嘈杂声隐隐约约,来不及了,不能给梁琼看到,她还这么小!小蒋寒一把推小梁琼进去,没有半分犹豫,哐地拧上锁。

小蒋寒玩的忘乎所以,并不知道,月亮姐姐挤走太阳公公,挂在天上,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梁琼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与这黑暗融为一体,为什么不开灯,梁琼想出去跟蒋寒哥哥说,她可以一直待着不出去,但是要先把灯打开,她又害怕出去喊蒋寒哥哥就算自己犯规了。

模棱两可之下,小梁琼又焦虑又不安,她想自己去开灯,却不敢迈出第一步,什么也看不见。

小蒋寒刚关上门,爸爸就和那个阿姨搂搂抱抱上楼来,“滚回房间去!”爸爸只要喝醉酒,对蒋寒说话就十分不客气。

看着爸爸同那个女人进房,十分钟后,又是乒乒乓乓的动静,小蒋寒捂住耳朵,摊坐在地上,听不见,自己什么也听不见。

蒋寒房里,小梁琼脸色苍白,眼泪开始被眼睛挤出眼眶,“呜呜呜呜呜…蒋寒哥哥,我害怕!蒋寒哥哥…”呜咽声太小,门外堵住耳朵的蒋寒哪里听得见。

时间分分秒秒走动,爸爸和那个女人完事,又是在蒋太太回来之前,妥善解决。

“蒋寒,妹妹呢?”蒋太太发现蒋寒面色难看,嫌恶地望着楼上,“陈阿姨来接琼琼了,快把琼琼接下来。”

小蒋寒恍然,不好!

把门打开的一瞬,小梁琼“啊”地大叫,疯也似的逃出,呜呜呜呜呜呜地始终没停下。陈医生抱起小梁琼安慰,“不怕不怕,这是怎么了?妈妈来晚了是不是?”

小梁琼谨慎又陌生地盯着蒋寒,“对不起,梁琼琼!”小梁琼任眼泪滚下,幽怨的眼神在蒋寒心上千刀万剐。

在那之后,蒋寒再也没见过梁琼,他的小天使突然从人间蒸发了!蒋寒问蒋太太,“为什么这周妹妹还不来找我玩?”

“妹妹兴趣班太多,没时间玩。”蒋太太随意找理由搪塞过去,蒋寒还小,就当是这回事。

蒋寒后来再想起梁琼来,也都不记得自己在推梁琼避开的那刹那,忘记去点亮那盏黑暗里的灯。

小梁琼离开的突然,蒋寒毫无心理准备。

“梁琼?”蒋寒唤梁琼一声。电话那头,没应声,梁琼睡着了?

哽咽突然被放大,梁琼左眼里泪爬在鼻梁,陡地与右边集合,汇成一条细流,流向耳际。

窗外下了场及时雨,噼里啪啦打在窗户上,震得梁琼一突一突。粉红色的佩奇枕头,湿了身,梁琼把调过一面来。

“梁小姐,对不起”来的仓促,为时又晚。

作者有话要说:来晚了来晚了

回忆杀献上

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