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食在大宋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拒认
 
  见王巧倩一脸错愕,文舒心下一笑,谁让你提出输了的喝酒呢。
  下册没拿到,她可不敢喝酒,所以为了躲避惩罚,只能作弊。
  “不行,这次换你来藏, 我来猜。我就不信了.......”王巧倩被激起了火气,开始撸袖子打算跟文舒大干一场。
  奈何文舒根本不接茬。
  猜,她可以作弊,藏就没办法了,万一对方是个中高手,她岂不是要罚很多酒?
  因此兴趣缺缺道:“算了, 不玩了,相爷怎么还没回,夫人能不能派人再去催催。”
  一直旁观她们玩游戏的王氏, 没想到文舒会突然提到她,顿时受宠若惊。要知道,自玩游戏后文舒就没抬头瞧过她一眼。
  难得听她跟自己说句话,当下激动的不行,“好,好,我这就让人去催。”
  说着,便招了小厮上前,让他去大门口看看。
  然而,小厮还没走出转角,就见秦景阳和秦培拐了过来。
  “姑父。”王巧倩屈膝一礼。
  文舒看了看对方,行了个差不多的礼,喊了声“相爷。”
  “东西带来了?”
  “带来了。”文舒从挎包里掏出新抄的书。
  秦培接过看了看,眯眼道:“内容倒是真的,就是这个字.......太丑。”
  文舒:.........
  “自是比不得相爷,不过上册已验,不知下册何在?”
  “已经差人去拿了, 应该一会就到,先吃饭吧。”
  什么?不在!
  闻听此言,文舒立马将书从秦培手里夺了回来。
  “既然如此,那就待会再给相爷。”
  秦培满面错愕了,旋即道:“你倒是小心。”语气里带着几分调侃。
  “没办法,身单力孤,不小心不行。”
  语气里的无奈和坚毅,听得王氏一阵心酸。当即表态,秦培答应了的事一定会做到,否则她也不会依。
  然后,又劝文舒吃饭,让她边吃边等。
  奈何文舒十分固执,连连推拒,说在家吃过了,让他们自便,不用管她。
  王氏弄这一桌子菜,本就是为了跟她吃顿家常便饭,顺带说说话聊聊天。见她缕缕推拒, 一副拒绝交流的样子, 顿觉心上压了块石头。
  秦培看在眼里,便对文舒道:“不过是一顿饭, 不饿就少吃些,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若因这顿饭而错过下册,岂不可惜。”
  这是在威胁她?
  想到红影,文舒最终还是忍了,僵硬的在桌前坐下。
  “这就对了,能屈能伸,方能成事。”秦舒笑着给文舒夹了一筷子菜。
  当朝宰相给一个平民百姓夹菜!这换做平时,或者任何一个人都得受宠若惊,感激涕零,恨不得给秦培跪一个。
  奈何文舒先前对他的印象就不好,再加上被威胁着坐下,一时间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精彩。
  一分错愕,两分惊讶,三分失措,四分僵硬,总之尴尬又无措。
  好在下一刻,一道仙音拯救了她。
  “相爷,书取来了。”一位高个小厮捧着本书,小跑过来。
  文舒当即从饭桌上弹起,几步冲到小厮面前,夺过他手里的书册。
  【滴,系统识别扫描开启,经扫描鉴定,确认为《梦括笔谈》下册原稿。】
  【经扫描书页完整,任务成功,现在开始积分统计。】
  【积分统计完成,当前发放一万点积分!!】
  【当前积分充足,可升至第四级,请问是否升级?】
  “升!”文舒激动喊道。
  怎么能不升,她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收到!系统升级中.........请稍侯。】
  终于拿到下册凑足了积分,想到马上就可以开启定点传送,文舒瞬间心情大好,连带看秦培他们都顺眼了不少。
  “我就说了,相爷答应的事必不会食言,小娘子现在能坐下陪我们吃吃饭了吗?”见她心情很好,王氏又凑了上来。
  这次文舒没有再摆冷脸,却也依旧没有答应,而是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道:“多谢夫人盛情,然而家中有事,不便久留,还望见谅。”
  系统已经在升级中了,随时可能开启定点传送,她得赶紧回去,好进山海界救红影,没时间在这里跟他们虚于委蛇。
  不过,这本书.....
  “此书借阅两日,后天必来归还。”文舒举了举手中的书道。
  原本系统已经扫描过了她是不需要这本书的,但是为了减少怀疑,她还是决定借阅两日。
  “等等。”眼见得她要走,秦培出声道:“小娘子有事,我们不便强留,但你答应过的事,是否也该兑现了?”
  “哦,胎记是吧,相爷不说,我差点都忘了。”文舒无所谓的笑笑,轻掀后脖颈的衣领,“喏,看吧。”
  “孩子,我的孩子!”
  几乎是见到胎记的那一刹那,王氏就失控了,她踉跄着跑上着,手指在胎记上仔细的摩娑,然后一把抱住文舒失声痛哭。
  “夫人,你认错人了。”文舒缓缓的推开她。
  “不会,这个胎记,我不会认错。”瘦弱的手臂在这时发出强大的力量,如两根铁棒般紧紧的箍住她,让她挣脱不了分毫。
  文舒能感觉对方有多坚定,但是.........
  “人有相似,物有相同,有相似的胎记也不足为奇,我爹还在家等我,还望夫人见谅。”文舒又使了点气。
  王氏力气哪里比得过她,到底被她推开了去。
  “你为什么就不相信,为什么?!”
  缕遭拒绝推拒,王氏漰溃了,她抬头定定的看着文舒,问出她憋了几日,最想不通的话。
  “因为我有爹,有娘。”
  “他们不是你亲爹娘。”
  “是。”
  “不是。”王氏几近疯狂,再次上前抓住文舒的手,“我和相爷才是你亲爹娘。”
  文舒摇头:“我没吃相府一粒米,没穿相府一件衣,没喝相府一碗药,没在相府住一日,所以如何能证明你们是我父母?”
  一言一句,直击心灵,捣的王氏站立不住,直接瘫在了地上。
  是啊!胎记能证明她是他们的孩子,可他们却没办法证明自己是她的父母。
  多么的讽刺!
  都怪她,都怪她啊!
  文舒转身离去,这时身后又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你可曾见过一个红锦万福襁褓和一只金锁,锁背面写着秦舒二字?”
  奔走中的文舒脚步一顿,随即平静的冲出两个字,“不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