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六零重组家庭 > 第110章
 
先前司务长给的剁椒早就吃完了。苏梅院子里种的辣椒刚刚开了两朵小白花, 还没有结果。好在王家原来的院子里种的有,而且种的早,最主要的是目前那边还没有住人。
杀鱼的当口,林念营、赵瑾从对面上课回来了, 苏梅让他们去那边院子里摘些辣椒。
院子里的菜, 王老太早就跟苏梅说过, 想吃什么不用打招呼, 成过去摘了。
林念营、赵瑾拎着竹篮去前,还是去对门跟王老太说了一声。
王老太家里正好也缺菜, 就让他们看看要是茄子什么的结了, 给摘些回来。
苏梅处理好鱼,擀好面条,两人回来了, 竹篮里放着一瓶辣酱、一瓶肉酱和一瓶香菇酱, 没有半颗辣椒。
苏梅打开辣酱闻了下,好辣好香。让她做,她绝做不出这么好的味道, 这一片有这手艺并舍得用料的,只有王老太和蔡佳微,王老太她知道, 最近没有做什么酱:“蔡校长给的?”
“嗯。”赵瑾脸色很不好, “王奶奶种的菜,长成的全被人摘了。”
“我们经过韩营长家, ”林念营小声道,“看到大丫二丫在院子里晒菜干,有茄子条、黄瓜片、辣椒,还有小白菜。”
苏梅一听就明白了, 周兰带着大丫、二丫过来前,他们就搬过来了,搬过来没几天就把茄子、黄瓜等种下了,她家院子里的菜,苏老爹跟她照顾得精心,这会儿才有一两个开花,周兰院子里菜……就算比她家早,也早不了几天。
“给你们王奶奶说了吗?”
“没有。”赵瑾摇摇头,“我们拎着篮子从那边回来,正好遇到蔡校长,她说王奶奶年纪大了,张大娘还怀着娃,让我们别吭声。她今早在供销社买的有几个茄子,就分了两个出来,让我们给王奶奶送去了。”
“嗯,过几天,你们再跟王奶奶说,院子里的菜被山上下来的动物糟蹋了。”苏梅说着,拿了一个个盘子摆在案板上,然后把一条条鱼,鱼肚朝上的平铺在盘子里,打开辣酱、肉酱、香菇酱,一半鱼身上平铺了辣酱,少数的几盘放了肉酱和香菇酱。
大妮、刘明泽、刘明翰在厨房门口看得惊奇,见她弄好了,忙抢着在灶下坐好,烧锅。
一大一小两个锅,灶里填了柴,方才就在烧了,这会儿水都开了。
大妮没有抢过他们,悻悻地刚要转身出去,就见两人在灶里还有好多柴的情况下,又拿了几根往里塞,小眉头一皱,回头道:“不能这么烧……”
苏梅抱起蒸笼坐进大锅,小锅里丢了两把面条搅了搅。
8分钟左右,鱼肉的香味混和着酱香就溢满了厨房。
第一锅面条起锅放进盆里过凉水,苏梅又下了两把面条下去。
“念营,”苏梅一边起笼,一边吩咐道,“去院里摘些香菜、荆芥。”
林念营应了一声,去杂物房拿了把镰刀,割了把香菜、掐了些荆芥叶,摘干洗净,放在一旁备用。
两大筷子面一条鱼,满满一盘,滴上两滴香油,看个人喜好,喜欢吃辣的选辣,香菜、荆芥也是,喜欢哪样盘里放哪样。
赵恪下班晚,进院看到梁营长一家,挑了挑眉。
苏梅端了杯凉茶给他,进厨房给他捞面。
赵恪一口气喝完杯中的茶水,放下杯子,拧开水龙头洗了把脸,拿毛巾随意擦了擦,接过面,站在厨房门口就大口吃了起来。
“你慢点。”苏梅看了眼他身上水湿的衣服,心疼地拿起灶前放的一把蒲扇,站在他身旁一边给他打扇,一边道,“陈同志带着她家大妮,一早起床就去咱家地里帮忙种玉米了。我翻过种蛋过去,母女俩都已经种了大半亩,早饭也没回家吃,就啃了点饼子喝了点水。”
苏梅几句话的功夫,赵恪一盘面吃完,盘子递给她道:“不要鱼。”
鱼还要啃骨头吐刺,吃着碍事。
苏梅接过盘子,放下蒲扇,捞了一盘面倒了两勺肉酱给他。
赵恪接过盘子拌了拌,又大口吃了起来,一连吃了三大盘,才算缓过劲来,自己捞了两大筷子面铺上一条鱼,慢慢吃了起来:“种完了吗?”
“还剩小半亩。”苏梅给他打扇。
“嗯。”赵恪抬眉扫了眼过来盛面的刘明泽、刘明翰:“下午别歇着了,拿上锄头铁锨跟战士们一起挖土豆去,什么时候土豆收完,地里又全种上作物了,再回学校。”
刘明泽、刘明翰一听他这话跟小梅姐说的一样,完全没有要他们走的意思,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苏梅:“梁营长他们几个的面也该吃完了,明泽、明翰,你们俩把盆里的面、盘里鱼,都端去堂屋吧,让大家别客气,面擀的多。”
“好。”两人应着,一样一样,端了过去。
饭后,送走梁营长一家,苏梅把厨房交给刘明泽、刘明翰收拾,拿了换洗衣服给赵恪:“洗个澡回来睡会儿。”
赵恪点点头,飞速冲了个凉,头发随意擦了一下,倒在床上就睡了。
苏梅进屋给小瑜儿拿玩具,余光扫过他头上的湿意,拿着小藤球就坐在床边,伸手覆在了他头上,异能于他发根处游走了一圈,吸了他头上的水汽。
赵恪握住她的手,在脸颊上蹭了蹭。
“吵到你了?”
赵恪唔了声,嘟囔道:“舒服。”
苏梅轻笑:“要不要我给你全身走一遍。”
赵恪“嗯”了声,松开她的手,翻身趴在了床上。
苏梅刚想说不用趴着,耳边却先一步听到了他轻微的呼噜声。
低头看了看,真是秒睡。
抚了抚他头上的发,苏梅试探地伸出精神力,想先看一下他的身体情况,再用异能帮他梳理一遍。
他是侦察兵,警惕心很重,也不是说防她,而是身体的一种本能防备。怕将他从睡梦中惊醒,苏梅的精神力只从他身上轻轻过了一下。
然而就是这么一下,苏梅便发现他身上竟有多处暗伤。
一处在左肩,一处在右腿骨,一处在脚踝。
不是影响负重,就是影响速度。苏梅想到他平常行动自如,若无其事的模样,轻轻扯了下他的耳朵,手覆在他肩上加大了异能输送。
小瑜儿在堂屋门口等苏梅过来跟他玩,左等没等到,右等还不出来,便往门槛上一趴,迈着小短腿往屋里爬。
刘明泽、刘明翰洗好碗筷、刷好锅出来,见此,忙抱了他去后面的竹林玩儿。
苏梅精神力扫过,微不可见的松了口气,加快了异能的治疗。
这一觉,赵恪睡的好不舒服,整个人暖洋洋的,说不出的惬意爽快。
抬腕看了下表,不由一愣,三点多了。
糟糕!睡过头了,这会儿进山拉练的队伍应该已经出发了。
赵恪顾不得多想,翻身下床,趿上鞋,探身给床里的苏梅搭了条薄毯,拿上军装外衣便出了门。
苏梅待听到他的脚步声朝山下去了,方才翻身坐起,盘腿阖眼,引导着体内仅剩的一点的异能于丹田处汇集,再游走于全身各处。
赵恪算着时间,抄近路赶在队伍前面,先一步到达了训练基地。
孟子衡带队过来,远远地吹了声口中的哨子,朝大家叫道:“今个儿谁能撂倒咱们团长,晚上就奖励一只鸡吃。”
吃鸡不吃鸡的,战士们倒不怎么在意,凭他们的身手,在山林里捉一只鸡能是难事?
撂倒团长!
谁不想啊!
只是这段时间大伙儿被他虐狠了,个个是有贼心没贼胆。
“怎么,怂了!”孟子衡嗤道,“方才不还嚷着团长来晚了要罚吗?现在没人提了?怕了!”
“副团,”阎铭笑道,“要不,你给大家做个表率。”
孟子衡一噎。
赵恪抬腕看了下表,比他往常进山快了五分钟,他抬了抬胳膊,又踢了踢腿,肩不重,腿、脚不疼了。
他隐隐有所猜测,只是不那么确定,听着大家的起哄声,冲孟子衡招了招手:“来,走几招。”
孟子衡瞪了阎铭一眼,收起哨子,活动了下手脚,率先攻了过去。
赵恪没有闪避,直接迎了上去,“砰”一声,两拳相撞,孟子衡止不住退了两步,然而不等他站稳,赵恪飞起一脚到了面前。
这速度!孟子衡心惊了下,迅速收起心中的杂念,就地一滚,避开赵恪的脚,刚要爬起来,第二脚又到了……
旁边观看的战士们全诧异地“啊”了一声,几个小时没见,团长的迅速好像提升了。
阎铭扣了扣拳,招呼左右的战友道:“各位,一起。”
王红志立马响应道:“走!”
说罢,冲过去,抬起脚踢向了赵恪腰侧。
赵恪侧身避开,扣住他的脚踝,轮着将他砸向了好不容易爬起来的孟子衡,直砸得两人滚作一堆。
阎铭带着人迅速围了过来……
半晌,赵恪脸上固然挂了彩,身上也挨了一拳两脚,参战的十几人也没有一个落得了好,个个汗湿衣背,呼哧直喘地躺在地上,摊成了一团烂泥。
孟子衡拄着膝爬起来,走到赵恪身边,纳闷道:“中午弟妹给你吃什么十全大补丸了?”
赵恪摸了摸肩,又顺着右腿骨一路摸到脚踝:“午睡时,小梅帮我按了按身上僵硬的骨头。”
孟子衡活动了下肩背:“晚上回去,我也要让小微帮我按按,身上的肉都僵了。”
“嗯。”赵恪道,“等会儿想办法捉头猪给军医院送去,晚上请他们派两个军医来咱们团一趟,教战士们学点按摩手法。”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晚上11点更。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游手好闲妞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念云起、辣鸡jj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fifi 100瓶;不二了、沂源 50瓶;是星星呀、幽谷客 40瓶;每天都在想休假、思趣、huifre、快乐美人 30瓶;万能的咸鱼、tianxiawukeng、雨、蛀书虫子、想吃火龙果、丽丽 20瓶;刻在米上的愛 18瓶;我爱种田、南城、云岚123、26751253 15瓶;妍、琴、hey~y、芃芃、登墨墨、月、锦上添花、一直书荒中、就是这个了、猪猪要减肥、41013019、茂盛的竹节草、叽里呱啦、佳人有约 10瓶;凌乱也是一种美 9瓶;我爱允浩,允浩爱我! 8瓶;seven园园、似水年华、anita、繁花似锦、贝加尔湖畔、哈哈哈 5瓶;舞风铃、柒柒、飞的鱼、林然、认真的玉米 2瓶;果实累累、黛月儿、左辞夏、俢太、陌不是陌陌、贪吃小懒猪、Wendy王玮 1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