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 第71章 第 71 章
 
五个人, 十只眼睛,五张嘴,却没有一个人一双眼睛一张嘴有所动作。

顾之行这句话落下后, 空气安静得让人窒息, 也让方才剑拔弩张的气氛显得如此荒唐。

在这片如同沼泽般粘稠的空气中, 方必成的怒气也消散了, 他露出了一个疲惫的笑看了看二五仔, “算了, 没什么好说的, 你走吧。”

二五仔显然也觉得这么僵持下去不是一回事, 他瞪了眼方必成与他们三人, 转身也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夜晚过于寒冷, 还是顾之行过于气人, 李寒山脑仁直跳。他花了好一会儿缓解了脑内的昏眩感,露出了个微笑, “不好意思, 打扰你们了,我朋友有点——”

李寒山指了指脑袋。

方必成摇头,苦笑了下, “已经两次了, 也算是孽缘。”

“你和我们不是孽缘。”周如曜摇头, 显得十分唏嘘,“你和你身边这些人才算是。”

方必成笑了下, 没说话。

李寒山也笑, 低声道:“我们准备回去了,你下班了吗?下班了我们顺便送你回去吧,就当赔罪了。”

顾之行耸肩, “我也不是都做错了吧?我只是有义务帮他们矫正一下问题所在。”

“据我观察,阿行的台词的确更符合读者的喜好。”

周如曜十分支持,又看向方必成,“你晚上说台词不觉得比下午好吗?”

方必成有些尴尬地扯了下嘴,一时间居然说不出些什么,转移了话题看向李寒山,“我确实下班了,走吧。”

李寒山见他答应地干脆,眸光深了些,面上不显。

四人很快打上了车,方必成坐上了副驾,三人坐在后面。

他一边系好安全带,一边回头看三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吧,我叫方必成,你们呢?”

顾之行刚想说话,却被李寒山按住了右手,她看过去,却见李寒山摇摇头。

李寒山先出口,道:“我叫宋山。”

周如曜奇怪地看了眼李寒山按着顾之行的手,跟顾之行对视了眼,互相会意。

李寒山这是让他们不要暴露名字的意思。

周如曜:“我叫李寒山。”

顾之行:“我叫周如曜。”

李寒山:“……?”

你们是不是有病?

李寒山感觉胸口直接闷住呼吸不上来了,狠狠地瞪两人。

周如曜挠头,笑得像条无害的金毛。

顾之行黑眸淡漠,眉头微蹙,似乎不理解李寒山的反应。

李寒山收回了目光,脑内又是一阵意想不到的眩晕。

“李寒山,我很好奇,你是周如曜的哥哥吗?”

方必成突然问道。

李寒山下意识应了声,“什么?”

方必成通过后视镜看了眼李寒山,“我叫的是李寒山。”

李寒山:“……”

周如曜笑出了声,一遍摆手一遍忍笑,“不是,我跟如曜是好兄弟。”

“啊,对,没错,好兄弟。”顾之行一手搂住周如曜的肩膀,“一块长大的亲父子,是吧?”

方必成见他们这样,也开玩笑道:“挺好的,那谁是谁的爹啊?”

顾之行:“……”

周如曜:“……”

李寒山:“……”

此刻,顾之行的无语是她无法坦诚道她是周如曜的爹,因为谈论到这里必然要引出一个角色,那就是“顾之行”,相当于突然解锁一个新人物。

而周如曜的无语更为简单,因为他正在面临一个双输局面,如果他说他是阿行的爹,那么李寒山就要成为周如曜的爹。如果他要让周如曜当李寒山的爹,那么他就要当阿行的儿子。

这个连周如曜都能弄清楚的逻辑,李寒山显然也能想清楚。

这一刻,他脑中无端想起一句话:名字是最短的咒语。

“你们怎么不说话了?”方必成不太理解,说完后又转移了个话题,“你们三个都是吗,看起来关系真好,我以前也有这样的好兄弟。”

他叹了口气,声音小了下来,“后来你们也见到了,唉不说了,真是晦气!他妈的,我以为只有女的才拜金物质,没想到男的也一个样。”

方必成骂了句脏话,从身上掏了掏,只掏出来一个皱巴巴的空烟盒。

他迅速回头看了眼三人,笑了笑,又将烟盒塞了回去,“你们听口音不像本地人啊,是来旅游的吗?这破地方没什么好玩的吧?”

“这里的山水挺不错的。”李寒山说完又道:“不过我们刚来,也就到处逛逛。”

“啊,那刚好现在这个时候有个地方挺好玩的,我带你们去吧?”方必成说着就兴奋了起来,一摆手对司机道:“司机,走,兴阳路路口拐弯!”

李寒山正想推辞,却又看见周如曜与顾之行两眼发光。

周如曜:“什么地方啊?”

顾之行:“是夜店吗?”

方必成:“不是,这会儿你们刚好赶上时间,去了就知道了!”

周如曜:“好耶!”

李寒山听到这里知道,这估计是一锤定音了。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颇有些困倦了,却也生出了兴味。

十分钟内不到,出租车听在一个看起来有些古朴破旧的石门面前。

石门上还有一个几个草书红字,写的是:鉴宝元堂。

这会儿已经五六点了,天光细微,两边的路灯将这地方映照得亮堂又诡异。

周如曜心有戚戚地搂住顾之行的胳膊,“这是什么地方啊?”

李寒山看着那几个字,猜测道:“古玩城吗?”

“对!你眼光真毒辣!”方必成开心地拍手,又道:“这里五六点就开始摆摊卖古玩了,之前有两三件文物都是在摊子上被专家发现的,后来好多人都会来来着淘东西呢,平时人可多了,这会儿他们刚开摊人少很多!”

顾之行看着方必成带路的背影,小声道:“这是个狗托吧?”

周如曜:“我怀疑是,坏了,上当了!”

“我觉得不像。”李寒山顿了下,举起了手机,“我刚刚查了下,发现新闻倒是确实报道过这里发现文物的事。”

三人窃窃私语开小会时,方必成却突然在一个摊子前蹲了下来,“这个怎么卖啊?”

三人看过去,只见方必成手里捏着个青黑色的戒指,饶有兴趣地掂量着。

摊主十分干脆地道:“六百。”

方必成:“五十块,能不能卖?”

摊主:“你这价吓唬谁呢?买就买不买就滚!”

方必成:“六十块,最多六十。”

摊主:“也行,扫码还是现金?”

三人叹为观止。

顾之行:“砍价原来是这么砍价的。”

周如曜:“学习了,我等等也试试。”

李寒山:“你们别闹了,我最多再陪你们三十分钟,我要回去了。”

顾之行:“闭嘴,五十分钟。”

周如曜:“两个小时。”

李寒山:“……”

那头方必成买了个戒指后,便低头打量把玩了起来,方才想带着他们逛的意思荡然无存,一路上都在摆弄手上的戒指。

李寒山见状便道:“时间也不晚了,我们回去吧?”

“嗯好好好。”

方必成一边说着一边还在摆弄着。

四人走出园区的一瞬,一辆车刚好直直开过来,电光火石间和方必成撞个正着。

方必成捂着肚子踉跄后退几步,他懵了一瞬,眼前闪过一阵白光。

早上七点,天空中的光昏黄极了。

顾之行三人眼下一片青黑,三个人看来都十分颓靡地坐在诊所的等候区。

没多事,拄着拐杖的方必成出了诊室,手上腿上都缠了几层厚厚的纱布。

李寒山抿了下嘴唇,“你没事吧?肇事者刚刚提前付了医疗费和联系电话,给你。”

他将名片递给方必成,方必成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才“嗯”了声接了名片。

接下来几分钟,方必成似乎撞到了脑子似的,无论是回话还是反应都慢半拍。

他们本来也只是偶然相识,寒暄了几句便打算叫车送方必成回去,并不打算再多关心。

方必成摆手,“不用送我回去了,附近有公交车站,我坐车回去就行。”

他说完便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动着,似乎有什么急事。

“哎哎哎!你小心点!”周如曜看他这颤颤巍巍的样子,实在不忍心,三两步走过去扶住方必成,“我们送你去车站吧,然后我们就回去。”

方必成又是好几秒后才点点头。

周如曜扶着方必成,转头正想再问问方必成身体情况,却陡然看见方必成头上飘着一个白胡子老头的影子。

周如曜:“……????”

周如曜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眼。

只见那白胡子老头漂浮着,时不时坐在方必成的肩头。

周如曜沉默了几秒,问道:“方必成,你有没有感觉肩膀也很重?”

方必成诧异地看着周如曜,惊疑地道:“什么意思啊?我听不懂。”

周如曜“呃”了下,道:“我看你手缠着的纱布怪厚的,就问问。”

“啊哈哈,没事没事。”

方必成干笑了声。

没几秒,周如曜就听见脑海里传来一段对话声。

“老头,你确定别人听不见我们说话,看不见你?”

“对啊,你小子看不起我啊?”

“没有,我还以为你被他看到了。”

“哼,刚刚我不是向你证明了我魂远长老的力量了么,不要不自量力!”

周如曜:“……???”

周如曜立刻单手掏出手机开始打字。

【坏了!上当了!】

[粥粥粥:?????你们怎么没反应啊????]

[寒山:?]

[行哥又行了:什么东西?]

[粥粥粥:你们没看见方必成头上有个老头吗?他们还在说话啊!]

[寒山:?你也出车祸了?]

[行哥又行了:不可能吧,男主不是我吗?]

[粥粥粥:草草草,为啥只有我能看到听到??好奇怪啊???]

[行哥又行了:你别是发烧了吧?]

周如曜放下手机,一脸惶恐地看向身后的顾之行与李寒山。

顾之行也十分茫然,走过去身手贴了贴周如曜的额头,“你没病——”

她的手与周如曜额头相贴的瞬间,瞬间看见方必成的脑袋上飘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接着一道声音传到脑海里。

“所以你真的……”

顾之行拿下手,声音顿时消失。

她放上摸周如曜额头,声音又传来:“老头,你最好……”

顾之行拿下手,声音消失。

顾之行:“……????”

顾之行加快速度,仿佛在敲鼓一样来来回回贴着他脑袋。

周如曜按捺不住,一把握住她手腕,反手握住,“你干嘛啊?”

顾之行大为震撼,“你是蓝牙吗?一连接就能听到声音。”

周如曜:“……”

他俯身凑在她耳边,握紧了她的手,压低了声音,“现在能听见吗?”

顾之行:“我有一个问题。”

周如曜:“什么?”

顾之行:“如果我反复敲打你的额头,每次都截取一次他们对话的汉字,我要用多少次才能组成一篇莎士比亚的小说?”

周如曜:“……别玩了,我额头都红了。”

顾之行耸肩,低头拿出手机。

【坏了!上当了!】

[行哥又行了:李寒山,过来!快过来跟我牵手!]

[寒山:???]

[行哥又行了:如曜是蓝牙!只要连接就能听见方必成跟老头说话的声音!]

[寒山:又胡说八道什么???]

[寒山:你们认真的???]

[行哥又行了:真的,快来!]

李寒山匪夷所思地走到顾之行身旁,随后发觉他们三人仿佛学校里常常见到的女孩子们似的手挽着手,心中生出了莫大的震撼。

顾之行伸出手,低声道:“快来牵手。”

李寒山移开了视线,低声道:“我不要,很奇怪。”

顾之行小声道:“别磨磨唧唧了,要不然这样。”

顾之行坦诚地看着他,伸出了一根食指。

李寒山:“……???”

他盯着那根手指,有些茫然,有些恍惚,最后也伸出了一根食指。

两根食指相接的瞬间,仿佛两个星球的文化在这瞬间进行了相互传播与交流。李寒山陡然看见方必成头上飘着一个白胡子老人,对话声直接传进了脑海里。

李寒山:“……???”

啊????

脑内的声音还在持续。

“你的血成功唤醒了我,我当然不会害你,你担心什么呢?”

“老头,我可不是好糊弄的,谁知道你想做什么呢?”

“你啊就放心吧,我们修仙之人可不杀有缘人。”

“我不想听到这些话,我最后在确定一遍,我们的对话不会被听见吧?我看他们突然不说话了。”

“放心,我们的对话是绝对不会被听见了,我们可是有契约的!”

顾之行:“……”

周如曜:“……”

李寒山:“……”

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到了车站,三人神情恍惚地目送着方必成上了公交车。

李寒山:“我不理解,这个世界有没有科学。”

周如曜:“到底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能听见……”

顾之行:“我觉得,会不会是他们忘了开组队语音。”

周如曜:“……”

李寒山:“……”

不合理,但没办法反驳。

李寒山大脑麻了。

作者有话要说:  阿行:邀请[李寒山]使用[牵手]进入语音房间

-

鸽了好长一段时间,对不起哈,但是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最近收到了一个很有意向的公司的offer!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入职啦!这段时间我高强度一天四场面试终于有回报了呜呜呜,虽然实习期比较长,但是我会努力的!拜托拜托,让我们都幸运一点吧!

-

感谢在2021-10-13 23:55:57~2021-10-21 00:45: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教你做人,帮你上坟、40809792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抹釹 40瓶;yyn、细细、追风筝的小可爱 20瓶;19025067 12瓶;阿梓、睡个好觉吧、猫白、西熙、阜三钱 10瓶;大尾巴鱼 8瓶;玉宇虞雨 7瓶;白马压斜楼 6瓶;荠苨 5瓶;1225 4瓶;47506889 3瓶;青宵夜寥寥、莫盒子、44246661 2瓶;请各位作者可持续更新、银酱。、向生活鼓掌、噠宰賽高、珂姬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