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疯批美人竟是我自己[无限] > 第83章 番外:楚云西的秘密
 
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 没有一位老船长。

粉色游艇划开水面,白色浪花在游艇两侧翻涌。

孟渔阳看着驾驶舱里的楚云西:“云西啊,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楚云西抬手, 用白净的指尖指着海平面尽头。

“浪迹天涯?”孟渔阳揉揉鼻子,“虽然我是很想和云西浪迹天涯啊,但是咱后天回国机票不是都定好了?我实验还没”

“岛。”楚云西说,“住一晚。”

孟渔阳啊了一声, 眯起眼睛拼命看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在蔚蓝的海水和同样蔚蓝的天空交界处,发现个小黑点。随着游艇的驶近, 那个小黑点越来越大。距离足够近后, 孟渔阳终于看清——那是座并不算小的岛, 岛上还有座粉色的房子。

“这岛?”孟渔阳试探着问。

楚云西:“我的。”

“房子?”孟渔阳又问。

“我的。”楚云西偏头,用和海水一样蔚蓝的眼睛望向孟渔阳, “婚房。”

听见婚房两个字,孟渔阳下意识勾起嘴角。随后想到什么, 他脸色怪异起来,偷偷揉了揉屁股。

婚房里的所有物品,都是楚云西最爱的粉色, 看着粉墙粉窗和巨大的粉色圆床, 孟渔阳觉得自己预感成了真。为了解救受苦受难的臀部, 孟渔阳望眼窗外,兴致勃勃提议:“云西啊,你看着这良辰美景的, 不然我们去潜水吧?”

“不去。”楚云西拒绝。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扯楚云西胳膊。

楚云西摇头。

“为什么啊?”孟渔阳不解,“难道我家云西不会游泳?”

“会。”楚云西说。

对上孟渔阳满是好奇的眼睛, 楚云西想了想,试着解释:“潜水没意思。”

那云西觉得什么有意思?这句话刚冒到嗓子眼,孟渔阳连忙把它咽回去。什么有意思,这不需要问,在云西眼睛里,什么都比不过交尾有趣。

然而交尾、呸,doi,doi是不能总do的。不论是为了腰的健康,还是屁股的健康,都应该早点更高级的乐趣。孟渔阳看着碧蓝的海水,不死心地劝:“怎么会没意思呢?我看视频里潜水可好玩了,又有小鱼又又珊瑚礁,对了,还有什么海葵、海星、小贝壳。”

楚云西面色诡异。

孟渔阳想到另一种可能:“云西啊,你买的这个岛周围,难道没有珊瑚礁?”

“可是不对啊,按理地理位置和温度来看,这片海域很适合珊瑚生存,这个岛又是堤坝状的,上岛的时候我也看见了珊瑚砂和珊瑚泥。”孟渔阳摸摸下巴,“换句话说,这就是座堡礁,整个岛都是珊瑚虫遗骸堆砌的才对啊,周围怎么会没有珊瑚礁?”

“珊瑚礁有。”楚云西脸色还是很诡异,说不上来是无语还是无奈。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

“但没有鱼,也没有海星。”楚云西眼睛暗下去,“海葵倒是有,但”

孟渔阳:“但怎么了?”

楚云西叹口气,从柜子里抽出张光盘。

光盘的内容看起来已经很久远了,视频最开始出现的,是一望无际的蓝色。随着扑通一声,孟渔阳看见半截雪白的胳膊,后来镜头转了方向,银发蓝眼的少年楚云西出现在画面中。

孟渔阳下意识勾起嘴角:“你小时候?这是十几岁的吧?太可爱了我的天。”

画面里的少年穿着粉色泳裤,脸上带着腼腆笑容。,他对着镜头招招手,转头扎进海里。镜头也跟着沉入海面,蔚蓝的海水之下,隐约能看在远处游动的小鱼。

孟渔阳指着那些色彩斑斓的小鱼,笑道:“这不是有吗?”

他话音未落,那些小鱼仿佛感受到什么危险,一窝蜂般消失了踪影。

孟渔阳愣了愣。

画面里的少年可能也没料到会是这种情形,他在原地盘旋了一会儿,迟疑地朝前游。随着他的接近,海底逐渐安静,在最后一朵海葵也缩起触须后,少年脸上露出失望神色。

楚云西指着画面,脸上露出一模一样的失望:“就是这样。”

孟渔阳有点心疼:“可能你下水声音太大,把小动物们都吓跑了?”

“不是。”楚云西说,“这个岛原来是胡欣的,她下水也是这样。不管是鱼、虾、贝类还是海葵,只要她下水也都会躲起来。”

“所以她把岛给了你?”孟渔阳用脚趾头想都觉得不对劲,“就算不能潜水,也可以换钱啊,她怎么就给你了?”

楚云西没说话。

孟渔阳抬头看他。

“建筑是我后建的,之前的建筑里”楚云西嘴唇微微绷直,“之前的建筑里埋了炸药。”

孟渔阳一愣。

两个人只能活一个,这个预言胡欣明显是信的,因为信了,所以先下手为强,哪怕是对有血缘关系的弟弟,也要想法设法除掉?孟渔阳叹口气,抬手摸摸楚云西脸颊。

“既然潜水看不见什么,那不如我们去赶海?”孟渔阳换了个话题,“海水退潮,那些小虾、小螃蟹被困在礁石水洼里,总没处可躲了吧?”

然而,事实和想想中还是有差距。他们等了几个小时,终于盼到退潮,礁石缝隙里却连一只螃蟹都没有。

“这”孟渔阳砸咂舌,“这可能是因为咱俩运气不好,不如”

话没说完,他盯着远处沙滩忽然乐了:“呸呸呸,收回我的话。云西你看,那不就躺着只鱼?”

“死的吧?”楚云西兴致不高。

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他的话,那条鱼奋力蹦跶起来,尾鳍拍地沙滩啪啪作响。

“活的活的。”孟渔阳拉着楚云西一路小跑。

捡起鱼,孟渔阳献宝般举到楚云西面前:“云西你看,一条鱼哦,我们赶海捡到了一条鱼。”

打量了鱼几眼,孟渔阳下了结论:“一条肥美又健康的鱼,果然还是有不躲你的小动物呢,不如”

本来想说不如吃了,但想到光碟里少年满脸期待的样子,孟渔阳福至心灵。最初的最初,在云西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应该也会喜欢小动物吧?毕竟是喜欢粉色和毛球的人呢,会不会他也曾经偷偷想过要养只小猫,或者养几条小鱼?

这么想着,孟渔阳下半句话顺利改了口:“不如,我们带回去养着?刚好我看你别墅里有鱼缸,相逢即是缘,它可能就是上天送你的宠物。”

楚云西思考了几秒钟,刚想点头,目光凝注。随即他黑了脸,轻轻叹口气:“不正常。”

“恩?哪里不正常?”孟渔阳莫名其妙把鱼转过来。盯着鱼一张一合的嘴,他半天没说出话来。

鱼,是普通的海鱼,鱼嘴,也是普通的海鱼嘴,然而普普通通的鱼嘴里,竟然长着两只圆溜溜的小眼睛。

对上孟渔阳的眼睛,那对小眼珠转了转,鱼嘴又张大了些,丑陋的虫子露出全貌。

“鱼嘴里好像长虫了。”孟渔阳平静地啊了一声,把鱼扔回海里,“这东西叫贝蒂,cerathotoa italica,是种寄生虫,也叫缩头水虱。”

楚云西:“哦。”

“它专门寄生在鱼的身体里,会吃掉鱼舌头取而代之,成为鱼身体的一部分。”孟渔阳说,“并不是不正常,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楚云西:“哦。”

孟渔阳戳戳楚云西:“云西不觉得好奇吗?我虽然在书上看到过,但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

“不好奇。”楚云西说,“更奇怪的事情也遇见过。”

孟渔阳试探着问:“你是说副本?”

楚云西摇头。

孟渔阳静静等待下文。

楚云西转身望向别墅,粉色别墅在绿色植物环抱下温馨而甜蜜。

“这以前是栋纯黑的建筑。”楚云西说。

还是半大少年的楚云西,知道胡欣送小岛的消息时,是激动又兴奋的。他甚至没想过,为什么一向冷言冷语的姐姐,会忽然送来栋别墅所有权。

潜水一无所获,少年也没有太过难过,他擦干满身水珠躺回床上,望着窗外天海一色的蔚蓝,少年悄悄勾起嘴角。原来,家人也是喜欢自己的?

这个认知还没彻底建立,轰隆一声巨响,少年眼睁睁看着玻璃裂开密密麻麻网纹,墙壁碎裂成片,混凝土浇筑的天花板整片整片坠落。

少年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很近。

明知无力抗衡,少年弓背想做最后一搏。也许是死亡的威胁激发了潜能,在必死的境地里,少年硬伤扛下了水泥板,并且抖了抖身子,风一般冲出坍塌的建筑。

“那时我看见自己的爪子。”楚云西把手伸到孟渔阳面前,“不是手,而是银白色毛茸茸的爪子。”

孟渔阳一怔。

“只是一瞬间,跑出建筑后我又回复成了这样,后来也再没见过。”楚云西说。

孟渔阳好奇的问:“是什么样的爪子?”

“比猫的要大很多,有肉垫,奔跑起来没有声响。”楚云西想了想。

“你该不会是只小老虎精吧?”联想楚云西的发色瞳色,孟渔阳打趣,“还是说你是老虎精的后代?一头小白虎?”

楚云西没说话。

孟渔阳越想越觉得这个假设成立。副本存在,就意味着更高等的文明存在,话句话说,这就意味着多样的生命形式的存在。既然这样的话,那是不是也意味着,古代神话里那些精怪神兽也可能存在?

那云西到底是虎还是人呢?这个世界里,是不是还藏着各种各样类似的生命体?毕竟,还有那么多没解密的基因片段啊。

见孟渔阳迟迟没开口,楚云西眼里隐隐露出不安。

孟渔阳回神,忍不住笑起来:“想什么呢?就凭这么点事,也想吓到我?是不是人类又有什么关系,不管你是什么,你都是我的。”

楚云西嗯了一声。

“就算你哪天真变成了小老虎,我也要你的。”孟渔阳轻轻亲了下楚云西鼻尖,“我爱你。”

楚云西扛起孟渔阳朝别墅飞奔。

“云西?云西!”孟渔阳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你要干什么?先放我下来啊。”

“交尾。”楚云西斩钉截铁。

孟渔阳愣了愣:“云西啊,交尾这个词用的不对,你既然是小老虎的话,你应该叫交配”

嘀咕完,他忽然反应过来:“不是、等等!甭管交尾还是交配,你倒是让我缓缓啊,咱们能不能”

“你说你爱我。”楚云西轻轻笑起来,眼睛比天空和大海还要蔚蓝,“我也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都耽《今天甩掉人渣白月光了吗[重生]》

上辈子,向霖暗恋蒋铭宇七年。

他为蒋铭宇打过最狠的架,受过最重的伤,选过最难的课,也留过最远的学,一路从破破烂烂宿舍楼前,追去香榭丽舍梧桐树下,只得到蒋铭宇轻飘飘句:“你跟来干什么?”

重生回高三,向霖想开了,去他的狗屁爱情,老老实实做自己咸鱼富二代,不香吗?

蒋铭宇,模范优等生,高冷校草,七年前为赚生活费,惹上向霖这个麻烦,七年后,向霖意外去世,蒋铭宇重生回高三。

再次被围堵在熟悉街角,蒋铭宇左等右等,没等到向霖相救。他亲自动手处理闹事者,赶去向霖家,却被告知以后不必再来。

第二天,蒋铭宇一反常态,主动找上向霖:“你把家教退了?高考怎么办?不想上大学了?”

向霖:“考什么试?上什么大学?老子家有矿,不稀罕!”

蒋铭宇:“那我呢?”

向霖想了想,掏出钱包,塞进蒋铭宇手里:“拿着钱,给爷滚。”

高冷傲娇学霸攻x玩世不恭富二代受,he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