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剑出武陵 > 第十四章 一箭西来
 
地上的枯叶踩着咯吱作响,那道人就这么躺在地上,任凭风吹叶落,也无声无息。

此次青云山之行本是为了向他追问这道符由来,可以眼下之景,道符的秘密怕是永远也无从知晓,想到这儿,徐庆芝心中烦闷,伸手用力,便欲一把扯下。

“善人切莫动手,”正当徐庆芝手上用力之时,那道人居然猛地睁开了眼睛,贼头贼脑的向徐汾阳下山的方向张望了片刻,眼见确实只有徐庆芝一人在此,一个鲤鱼打挺便站了起来。

这死而复生之事让徐庆芝措手不及,尚未来得及说话,便听那道人笑道,“福生无量天尊,道爷我修为通天,更是精通卜算之道,岂会死在这区区木桩之上。”

这道人谈笑风生,似有些仙风道骨,若不是额上一片红肿高耸兼之表情分外猥琐,倒也担得上一句得道高人。

徐庆芝见他说完一串后,面不改色心不跳,心下稍安,“那道长方才为何一击之下便断了呼吸。”

“贫道我自有一门龟息之法,断了呼吸与脉搏又有何难。”那道人斜眼看着徐庆芝,故作高深的说,“我有天机与你交代,自然要以假死之法哄那无关之人下山。”

莫非你挨的这当头一棒也未卜先知了不成,徐庆芝心里犯起了嘀咕。

时至仲冬,山间已无半分绿色,林中鸟兽声俱绝,仅余那瀑布之声如雷轰鸣。两人于路边坐而论道,徐庆芝拱手道,“还未请教道长道号?”

“道爷我姓李,名通微,道号冲夷,”那道人也施了一礼。“想必你现在心中定是满腹疑惑,思虑受困于这镇妖火符。”

“镇妖火符?”徐庆芝喃喃道,“莫非这符中镇压了何物不成?”

难道自己体内栖住的是一头上古大妖的神魂不成?

“若要说这道符,还得先从一桩陈年旧事说起。”李通微在怀中翻了许久,找出一本皱巴巴的书来,此书残缺有间,封面上“镇妖”二字刚劲雄健,笔走龙蛇,看着便是稀罕之物,想必乃是道门哪位老神仙所著。

徐庆芝不敢怠慢,恭恭敬敬的接过。

李通微袖袍一挥,“你且看第一页,你想要的答案便在此处。”

徐庆芝赶忙翻开书页,却见第一页上赫然写着,建元十六年。

“这不是安阳建国年号么?”徐庆芝大为讶异,安阳开国已历九世,莫非这道符的来历竟可追溯至数百年前不成。

“不错,此符便是我道门祖师爷秦执墨所做,可镇世间一切凶物。”李通微表情颇为自得。

秦执墨其人,号通玄真人,六岁学道,四十年未得寸进,倒骑青牛西出函谷,紫气东来,而后花甲之年一日金丹,次日元婴,三日半步圣人。与高祖皇帝交游甚笃,二人行至天下极北,一夜只见神光大作,天边隐现蜃楼之城,浮于天边,与皓月争辉。

二人前去查探之时见一人傲立其上,白衣古冠,宛如谪仙,但是其人似乎并不与他们同处一个时空,仿佛是从时间长河的彼端而来。

秦执墨与高祖皆得仙赐,二人一跃而入圣人境,高祖化身青龙本相,与那仙城一同飞升而去。

奈何此方天地难承圣人之威,天柱倾,地维绝,江河倒悬,猛兽食颛民,鸷鸟镬老弱。秦执墨只得自弃仙缘,指天指地,以圣人修为只手补天,救万民于水火。

可谁知天地剧变终焉之时,于天地缝隙之外竟闪过千道剑光,而后一天外之人似是为了躲避那索命的剑雨,竟慌不择路的冲进了这片天地,恰好秦执墨以大神通将天地缝隙关闭,此人当场被天地伟力活生生斩成两截,鲜血如雨,秦执墨虽然以这镇妖道符将大多数血雨收入符中,但是力有不逮之下,天下生灵被浸润者不计其数。

“而也是从那日起,出现了像世子你这样的明悟之人。”李通微道。

“此话何解?”徐庆芝觉得自己越听越糊涂,一枚道符居然牵扯到了圣人,更是牵扯到了只手补天的这种传说之事。

“据我师父考证而知,意外闯入的天外来客的境界,极有可能也是圣人境。”李通微皱着眉头,“因此他的血液中蕴有无穷伟力,带着他的通天修为以及一世的记忆,凡是接触到的人,体内都会被埋下种子一样的东西,在他的子孙后代中开花结果,终有一代人将会明悟有关天外的记忆。”

“我的事似乎与你说的有些不同,”徐庆芝思索了半晌,问道,“我是在中箭伤愈之后方才有了那些记忆。”

“且听我说,你中的那一箭,其实是道爷我射的,”说这话时,李通微难得的严肃了起来。“道符可以感应天地间所有可能出现的明悟之人,因此尽管你当年对天外世界一无所知,但我还是找到了你。”

“明悟者并非生来就会有相关的记忆,记忆的开启需要机遇与时间,而那枚蕴有大量血液的道符便是开启你记忆最好的钥匙。”李通微逐字逐句的解释着。

徐庆芝大吃一惊,这古怪的箭伤在三年时间里将自己折磨的苦不堪言,此时罪魁祸首居然就坐在自己面前,“就因为我可能苏醒那天外的记忆,你便处心积虑的要杀我不成?”

“不错,那一箭,道爷我足足用了十成力,原以为一击必杀,没想到你居然活了下来,”李通微眯起了眼睛,“这也是道爷我这些年唯一的一次失手。”

“这些年?”徐庆芝心情复杂,原本将未能手刃射伤自己之仇敌视为平生大撼,而此时这人就在面前,自己却没有想象中的情绪,或许是这三年的时光,将自己的杀性泯灭了许多。

“道爷我这一脉,祖师爷传下的遗训,便是将所有明悟者通通斩杀。”原本贼头贼脑的道士在说完这句话后,周身劲气如飓风般四溢,尘土飞扬之下,周遭枯草起伏如浪。

徐庆芝毫不怀疑以此人的修为可以在瞬间将自己斩杀。

“为何你们对这明悟之人如此深恶痛绝?”徐庆芝大惑不解,照理说被种下种子的明悟之人,只是被动的接受了,并无过错,为何要斩尽杀绝。

“你可知道几十年前灵帝朝的哭墙之乱到底是为何?”李通微没有正面回答徐庆芝的问题,而是抛出了一桩旧事。

“灵帝残暴而致使民不聊生,天下自此滚滚烟尘。”徐庆芝回道,“此事莫非暗藏玄机不成?”

“灵帝滥用民力不假,可他之所以这般做,背后却有明悟之人推波助澜的影子。”这满脸猥琐的道士,在此刻,如同一只下山的恶虎,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胆寒的杀意,以及对狩猎的近乎嗜血的渴望。“你或许不知道,很多的明悟之人,都拜到了一个鬼修宗派门下,他们的教义便是参拜六梵天主,以飞升之学说蛊惑万民,妄图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

“苏婆婆!”徐庆芝感觉自己离这件事情的真相越来越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