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 不想爆红第六十一天(你好毒(二合一)...)
 
时栀在跟对方交涉的过程中,耐心不断耗尽,跟傻瓜说话就是费神。
耐心-1,耐心值-10086。
她都在教他做事儿了,差不多手把手的教他都不明白,还说自己也难?
既然这样的话,别干了,直接退休养老,反正他看起来也是个棒槌,都出的什么馊主意。
时栀眯起眼睛,语气懒散,“天凉了,让王氏破产吧。”
天凉王破。
时栀之前并没有管公司不公司的,她差不多都快把公司给忘记了,但架不住公司作妖,爱在她面前舞。
泉哥其实还在迷茫之中,不过这并不妨碍泉哥接上一句,“老总姓徐,而且现在是大夏天。”
时栀望向自己的经纪人,“……”沉默了一秒钟。
“那就天热徐破!”
“我管他姓什么,现在是冷还是热的,破产就行。”
然后带着泉哥扬长而去,泉哥本来还想对徐总说点什么,不过感觉时栀也得罪透了,还是算了吧。
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徐总。
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问题了。
从来都是旗下别的艺人谄媚讨好他,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让他别干的,真的不是角色对调了吗?
“搞什么?”
“疯了。”
……
[请宿主认真走剧情,拉踩白芜,拿下国际大品牌]
时栀从公司总裁办公室出来之后,脑海中就响起系统的声音。
时栀很早就自动把系统屏蔽了,它爱怎么哔哔怎么哔哔,反正她怎么高兴怎么来。
在刚到这个世界的前夕,系统还乐此不疲的给是指布置任务,后面让时栀发现漏洞,事件她是走了,后面怎么样系统反正就管不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栀过程没有按照剧情走,导致很多剧情都连接不上了,系统渐渐地出场就少了,现在却再次跳出来,让时栀拉踩白芜。
时栀拉踩尼玛。
她完全没有理会系统,也没有理会忧愁的泉哥,她有点事情要办。
天热徐破。
时栀找上了管家。
管家见到时栀很高兴,需要他做什么吗?
时栀,“我不喜欢我现在公司的老总,想把他换掉,会不会过分?”过分当然不是指的对那个徐总,而是对管家,这会不会比较麻烦。
她是首富,应该可以任性一点吧?
管家露出了不赞同的表情,“大小姐,您为什么会觉得过分。”
“一点都不。”
“换老总很容易,我现在就让专业人士收购其余股票,很快就可以把他换掉了。”
他很早之前就想这么干,不过大小姐却钟爱白手起家,现在高兴都来不及,管家想要了解的是为什么大小姐突然改变了主意,难道里面有内情?
“您是受到了什么委屈了吗,需不需要我……”
再次变成了某道教父。
时栀制止住了管家,“这倒不至于,只是对方做事儿有点儿傻逼。”
至于时栀觉得收购可能会有点兴师动众,而且买下公司也浪费,管家也很快让她没有后顾之忧。
“谢天谢地,感谢主人……您终于想起来花钱了,每天有无数不断增加的钱在等待您消费,也要给它们一个表现的机会。”
管家表现得特别感动,甚至眼中带着泪水。
“像那样的公司,大小姐每天收购一个,大概要花几百年才能把钱花完。”
“那个公司还是小了点儿,不过在那边歇歇脚还是够了。”
时栀好的,那将近占了一栋楼的公司,只是个歇脚的。
她舒坦了。
管家对即将从老总位置拉下去的徐总完全没有一点同情。
徐总只是失去了他的总裁位置,但大小姐却要记住他的名字,得伤害多少脑细胞啊。
心疼大小姐,大小姐受苦了,那个徐总也一把年纪的人了,可真不懂事儿。
管家决定让营养师给时栀搭配一套营养餐,给时栀补补记名伤害的脑细胞。
……
徐总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管家口中成了一把年纪不懂事儿的人,时栀离开后他越想越气,他觉得时栀飘了。
“真以为自己红了,算个东西了?”
“我要让她看看,到底谁更有话语权,谁才是真正的领导。”
时栀现在是翻红了,但如果他要雪藏时栀,她什么都不是,有粉丝又能怎么样,在资本面前不堪一击,也不用说雪藏个三年五年的,半年出来,还有人记得她?
徐总当然没有打算真的雪藏时栀半年,但给她点儿教训还是可以的,还是那句话,让她知道谁是真正的领导!
――真正的领导是时栀。
徐总还没来得及付诸实践,让时栀付出她蔑视领导的代价,就得到了通知。
公司其余股东手中的股票被迅速买下来了,时栀手上的股票加起来比他持有的还要多一些,时栀成了最大的股东,跟时栀比起来,他是小股东。
徐总???
艹了,他怎么不知道自己旗下的时栀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当然现在时栀不是他旗下了。
时栀不久前让徐总别干了,徐总觉得时栀是疯了,然后真的不用干了,被请出了总裁办公室。
泉哥作为时栀旁边的人,自然也知道公司现在实际掌权人摇身一变成了时栀。
他看着玩着斗地主的时栀,整个人陷入迷茫中。
就不相信。
“你是怎么做到的?”
泉哥之前还在想时栀跟徐总刚上怎么办才好,微商代言泉哥是发自内心的嫌弃,时栀好不容易站住脚,这对她来说不是一个好选择。
但就像徐总威胁时栀的,要交天价赔偿金,后续得罪公司,公司也会让时栀吃不了兜着走。
现在不用了。
时栀想了想,觉得是得给出个合理解释,对身边的人时栀也不想装了,她放下手机。
“其实……我是首富。”一本正经。
泉哥本来竖起耳朵,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秘密,然后猝不及防听到了这个。
时栀扬眉激动吗?
泉哥,“净唬我。”
不相信。
比起时栀成为首富,还是时栀当时彩票中奖,中了一个超级大额度来的更靠谱一些。
泉哥觉得时栀是不是拍《继承首富之后》入戏太深,有点魔怔。
不过随即,泉哥觉得他才最可怜,他完全做不到把公司给收购下来。
时栀反正话都已经说到了,泉哥不愿意相信她也没办法。
微商代言,时栀是肯定不接的,现在上面已经没有徐总压着了,时栀也可以自己做主;拉踩白芜的通稿泉哥也已经让人去删除;时栀又联系上了丁一。
她没打算去碰什么所谓的大制作电视剧,她只想拍自己想拍的东西。
……
时栀当时第一时间发了微博,说不要用那个微商品牌,已经给栀子花吃下了定心丸,她们本身的战斗力也挺强,在这段时间里已经主动地开始帮时栀解释。
先是跟时栀的目的一样,科普微商品牌产品有多差,让大家不要相信不要买,不能给这种垃圾产品花钱,然后又发出了时栀微博截图。
“大家稍微等一等,等一个解释,时栀应该不知情。”
这明显就是公司在搞事情,时栀不乐意,其实能像时栀这样硬刚,跟公司对着来的人已经不多了。
栀子花信任时栀的人品,一个能直接因为饮料难喝就放弃广告试镜的人怎么会当微商代言?
不过即使时栀已经表态了,还是有网友不依不饶。
“反正如果时栀还是会给这个微商代言,不管她是乐意还是不乐意,我照样会拉黑她。”
栀子花担心的也是这个,万一不靠谱的公司硬要让时栀代言呢?
胳膊拧不过大腿怎么办?
她们能做到的就是去私信时栀所在的公司,虽然她们自己也清楚,多半没用。
没有让栀子花等多久,公司那条把时栀跟微商产品到一起的微博给删除了,并且明确说明不会代言。
栀子花知道她们确实没有看错人,而且时栀公主在她们没看到的地方赢了。
场面估计剑拔弩张,很激烈吧?
泪目。
她们想多了,时栀压根没有出多少力气。
……
时栀不光收到了来自白芜的关心,其余关系比较好的娱乐圈朋友也找到了时栀。
宁嘉池就发了微信。
“时姐,你那边现在什么情况?”
“傻逼公司不当人,这是把你当摇钱树用了啊,有了第一次恶心人就会有第二次恶心人,实在不行的话,要不就解约吧。”
“解约钱不够的话,我先借给你,公司我可以帮你物色,或者你签我们公司也成啊,让我经纪人带你,她可乐意了。”
在关键时候宁嘉池还是很靠谱的,时栀其实也挺感动。
就是,“泉哥不乐意。”
宁嘉池经纪人乐意,泉哥得哭了。
时栀又告诉宁嘉池,不会再恶心人,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因为上一个老总已经撤下来了,她现在算是自己的老板。
这个可以给宁嘉池说一下。
宁嘉池也发出了跟泉哥一样的疑惑。
时栀也给了同样的回答,“其实我是首富。”
经过自己的经纪人,时栀已经知道不会有人相信她,但宁嘉池的反应还是超出了她的预测。
他发来了一条语音,足足一分钟,时栀还以为是什么,点开就是惊天响的,“哈哈哈――”
没有一点别的内容,全部都是哈哈哈。
时栀,“……”
有这么好笑吗?
她已经在刺杀宁嘉池的边缘试探了。
宁嘉池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在作死,解释道。
“时姐,我没想到你居然会跟我讲这样的笑话……其实之前微信就有一个人,不过她说自己是首富的女儿,给我借两百块钱,我报警了。”
“时姐,你说我做的对不对?”铁子,你觉得我做的对吗?
时栀望着微信页面,有些事情在此时此刻仿佛突然得到串联。
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她没有打车钱,就随机在微信里找人借钱,被警察给带走了……后面录制《我们的村庄》认识了宁嘉池,宁嘉池主动要加她微信,却发现她有他的好友,宁嘉池把她删了。
破案了。
所以……
“是你吗,宁嘉池。”
“你人没了。”
宁嘉池???
他做错了什么吗?
宁嘉池感觉后背一凉,再给时栀发消息想要询问一下,就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时栀拉黑了宁嘉池,这样也公平,等等她就把宁嘉池给放出来。
而她不光收到了宁嘉池发来的消息,还收到了他表哥的。
“需要帮助吗?”
时栀,“不需要。”
那边,“好的。”
……
[滴――]
[宿主注意,剧情已经严重偏离轨道,请立刻调整,拉踩白芜,拿下国际大品牌!]
系统声音再次响起来的时候,时栀正站在总裁办公室里,这里很敞亮,徐总是一个喜欢享受的人。
时栀觉得管家说这地方只是用来歇歇脚实在是太壕了,这还是一个总裁办公室,都可以在里面玩滑板了叭?!
时栀也确实把自己的滑板给拿上来了,她的地盘她做主。
时栀收购公司直接变成时总并没有大张旗鼓,一个人瘫在沙发上享受着这有钱人的生活。
门被敲了两下,房间里除了时栀没有别人,时栀就喊,“进。”
她没有站起来,还保持着摊着的姿势,毕竟这个地方现在是她的。
“徐总,我来找你……”
陆盈盈摇曳生姿的推门走了进来,手中还提溜着便当,她坚定的捧徐总的臭脚,跟徐总之间也关系暧昧,徐总没少提携陆盈盈。
不过陆盈盈进了徐总办公室,却发觉不太对劲儿。
徐总她没有看到,倒是看到了瘫在沙发上的时栀。
“你怎么在这里?”
陆盈盈有点尴尬,面色不善。
她之前混的比时栀好的时候试图挖过时栀的化妆师,本来以为时栀这辈子都不会翻红了,没想到时栀越混越好,反倒是她越混越差,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她经纪人跟时栀经纪人不和,她跟时栀自认为不友好也是挑在明面上了。
现在猛地看到时栀陆盈盈也没想着做什么女明星的表面社交,这也没有别人。
特别时栀独自在总裁办公室,让她有了不好的想法,于是她语气中的□□味儿更重了。
“你怎么还这么坐,你以为这是你家吗?”
时栀诧异的瞥了陆盈盈一眼。
她本来从对方口中猜测可能是来找徐总的,还想给她说徐总不在,但现在时栀想要耍坏了。
这不是她的家,但是这是她的公司。
时栀完全没有因为陆盈盈的指责就改变自己,“我这么坐怎么了,我就愿意这么坐。”
她还起来,伸手去总裁办公桌上的果盘里拿了一根香蕉。
她还吃香蕉。
不光吃香蕉,时栀还拿出了她的滑板,她还在总裁办公室里玩起了滑板。
陆盈盈???
满头问号,陆盈盈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时栀做完了整套操作,然后她快要气炸了。
这是挑衅吧,一定是挑衅。
陆盈盈觉得自己跟时栀比起来,肯定是她跟徐总更熟,她都没有在总裁办公室这么坐,时栀连滑板都玩上了!
“你等着,别走啊。”
谁怕谁啊。
陆盈盈聊下这句狠话,就带着气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时栀肯定不会走,就算要走,也肯定不是她走,她还挺好奇陆盈盈是要做点什么。
几分钟之后,陆盈盈拿着皮球上来了,她在总裁办公室,当着时栀的面拍起了皮球。
时栀不是玩滑板吗,她可以拍皮球。
感受到她的厉害了吧?
时栀盯着陆盈盈,“你怎么不拍篮球呢。”
拍皮球都是小朋友才做的事儿。
陆盈盈,“要你管。”真相是篮球她拍不太起来。
打断陆盈盈继续拍皮球的是推门进来的秘书。
徐总下台了,不用干了,但是秘书时栀没有换,秘书也是为数不多知情人士之一。
她刚才是去给时栀泡茶了。
“时总,您的枸杞茶到了。”
秘书有些诧异的看着拍皮球的陆盈盈,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陆小姐,您在时总的办公室做什么……请不要打扰时总休息。”
陆盈盈本来还想跟秘书告状,徐总去哪儿了,怎么让时栀一个人在总裁办公室里玩滑板,然后秘书张口一个时总,闭口一个时总。
陆盈盈时……什么总?
在陆盈盈目瞪口呆下,时栀坐到了办公桌后的办公椅上,带着笑看她。
时总,说的就是她啊。
陆盈盈感觉经历了一场社会性死亡,露出了不亚于遭到雷劈的表情。
她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天怎么都变了。
……
徐总虽然从总裁位置暗淡退下,但贼心不死,准确表现在他还关注着公司的事务,毕竟他手上还握着部分股票。
不过在看到时栀所作所为后,他差点当场把股票给抛售。
徐总找到了时栀。
“你把吴亮给放走了?”
徐总整个人气急火燎。
时栀这刚刚当上老总,吴亮就走人了。
时栀脑海中搜索着吴亮到底是谁,她也很快有了印象。
吴亮算是公司发展不错的男艺人,影视歌坛双栖。
时栀没太经手这些东西,是公司相关工作人员跟她汇报的流程,时栀收购公司一时爽,收购完之后却发现人还挺多,好像还有不少东西需要她做。
“吴亮是合同到期了。”这个时栀记得。
艺人合同到期走人,这本来就很正常。
徐总却整个人都要炸了,脸通红,“你是笨蛋吗……”
时栀,“徐股东,请注意你的言辞。”
秘书也在一边儿提醒,“徐股东,请注意你的言辞,不然叫保安。”
徐总,“……”
为了不被保安丢出去,他只能把谩骂憋了回去。
“吴亮每年给公司创造大量财富,钱不是小数目……”
时栀,“但是合约到期了。”能不能听人话。
徐总,“合约到期了,可以想其余办法啊。”恩威并施,不惜手段找把柄作为威胁,徐总也不是没有干过。
他在对上时栀眼睛的时候有点泄气。
“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我觉得你这样不对。”
时栀一直不喜欢这种倚老卖老的。
“你吃那么多盐,怎么没把你j死呢。”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你是老总,还是我是老总?”
徐总,“……”被时栀怼的哑口无言。
之前都是他仗势欺人,用权力说话,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别人用权力压他了。
即使不想承认,但时栀确实是老总。
一边儿的秘书没有出声,但肩膀已经开始颤抖了。
没想到徐总也会有这么一天。
徐总甩袖离去,离开的时候还对时栀说,“公司在你带领下迟早要完。”
时栀都无所谓,反正她有钱。
管家也说了,就算每天收购一家这样的公司,她可以造几百年。
时栀只是有点发愁,给泉哥嘀咕。
“公司艺人怎么安排?”这是件大麻烦。
泉哥也不知道,他只是个经纪人,只会带艺人。
不过也有其余办法,就是让管家给调选人才过来,让专业人才过来打理,她就可以继续只关注自己就行。
时栀自己也琢磨大不了这么做。
然而徐总简直是人困了就上来递枕头。
在时栀看来就是好人呐!
……
徐总把其余股票全部抛售,然后要带走一批艺人,自立门户,他是真的觉得不能跟着时栀这个疯子走。
时栀讨厌徐总的理念,但总有人还是追捧徐总的那一套,捧高踩低,成人世界。
时栀看着徐总交给她的名单,这些人都是已经跟他商量好了,就算留下心也不会在这里。
“她们确定要跟你走?”时栀问。
徐总很得意,“时总不会不放人吗,之前放吴亮放的可是挺爽快。”
时栀来了灵感,她做出了不舍得表情,“她们都是我的亲人,我对她们有感情了……”
如果有名单上的艺人在这里的话估计会无比疑惑。
她(们)怎么不知道跟时栀感情好,是亲人。
“不过既然她们都决定跟你走了,我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加钱吧。”
时栀擦了擦压根不存在的泪,快乐的补充了后面的三个字。
“违约金什么的,应该不少吧?”
她在问秘书。
徐总的心很黑,在违约金这里也是给艺人挖了一个天坑,绝对的高价。
他当时只是想着坑艺人,却怎么都没想到有一天这些合约反坑了自己。
[宿主注意,剧情已经严重偏离轨道,请立刻调整,拉踩白芜,拿下国际大品牌!]
系统还是不断的在时栀脑海哔哔着,越来越频繁,时栀也硬生生的从这种机械音当中听出了几分气急败坏,她依旧没有搭理系统,还在了解天价违约金的事儿。
[爽文女主剧情线严重偏离]
[感情线严重偏离]
[进行检测,回归正轨可能性为零]
[系统已崩溃,选择自杀]
[滴――]
时栀?啥玩意儿?
系统自杀了?
这次时栀总算有空去关注一下系统了,然后脑中没有了系统的存在,只有一封“遗书”,至于为什么时栀知道那是遗书,上面写着呢。
除了这两个字,还有三个字,这是自杀的系统最后想跟时栀说的所有。
你,好,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