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南山思暮雪 > 往日不可追(壹)
 
  太熹晟安九年十一月冬至。

  远远望去长乐皇城中那一座座深红的宫殿像嵌在雪地上一样,却显得格外庄严。

  一旁青石地板铺成的道路两旁红砖碧瓦,院内的一些树影映照在朱红的宫墙上看上去斑驳陆离。

  此刻承欢殿外路过了一些身着浅绿衣裳的宫娥们,似是交头接耳的说着些什么。

  “你听说了吗?陛下有三年没去这承欢殿了,可今日下了早朝便去了。”

  一名宫娥小声议论着,眼神不时往着殿内瞥去。

  另一个拿着食盒的宫娥拍了拍她的胳膊,示意她别再多看。

  “谁知道呢,劝你不要多看,谁不知道这里住的那位是个妖女。”

  “我自打进宫以来她就住在这里了,可我却从未见过这个人,她应该长的很美吧?”那位年纪看上去比较小的宫娥仍是有些好奇。

  “念初昭容,噢不,现在是庶人了。”稍微年长一些的那个宫娥说,“她是我见过长的最美的后妃。”

  说着那名宫娥脸上竟露出些惋惜的神色,“后来也不知道犯了些什么错被关在这儿,真是可惜,我当初在她这里做过事,她对待婢子也是极好的。”

  “当初也是盛宠一时啊。”拿着食盒的宫娥感叹道,“不过这宫里,有什么事情是说的准的。”

  “好了,不要再在这里议论了,一会让夏总管看了去,你我可都得领罚。”年长的宫娥说着拍了拍她们的胳膊,往别处走去。

  于是这几个宫娥便也都通通赶去别的地方做事去了,承欢殿外仍是一片寂寥,外面的积雪已经快把门槛都没过了。

  殿内却不同于外面那般萧瑟。

  屋内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着罗衾。

  塌上正躺着一位身着素衣的女子,双眸美的像一汪清泓,远山黛眉,肤若凝脂,可她此刻眼里却同死水一般沉寂,看上去无比憔悴。

  可就算那样,也仍是美的,那样都美的令人止不住要叹息,如若稍做打扮,可曾想不出该是何种绝色。

  慕荛雪躺在塌上,丝毫也不想动,过了片刻她便听闻了殿外有些动静,约莫着,是那人来了。

  闭着眼睛也都能猜到,他早上才来过,此刻又是来做什么,想着她嘴角遍不知觉嘲讽的笑了笑。

  慕荛雪微微抬眼,便见着一身玄色衣裳的男子,精密大气的滚边上刺绣着龙纹。

  她却看都不想再看一眼。

  “你且先起来罢。”顾南池眼神却是淡漠的,“我带了些芝麻汤圆,你先前最喜欢这个。”

  不容她回答,顾南池有些冰冷的手便将她从塌上拉了起来。

  “你看着孤。”

  年轻帝王的语气稍微冷了冷,带着些无法抗拒的威严。

  慕荛雪努力别过头,她只觉得他此刻的手冰的她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顾南池强迫着她眸光望向自己,心里却也忍不住有些发紧,“孤太久没有好好看你了。”

  这话说罢他语气竟然有些颤抖着。

  望着眼前的男子,慕荛雪只觉得心里像是被冰冰冻住一般。

  顾南池将那碗汤圆用勺子盛好放在了她嘴边。

  ”你不是最喜欢吃汤圆吗,喂到你嘴边了,你这是不给孤面子?”还是那记忆里副温柔的语气,可捏着她下巴的手却不断收紧。

  慕荛雪此刻心里却是麻木的。

  她微闭上双眸,感觉似乎如鲠在喉,半晌声音沙哑着。

  “你放我走吧,顾南池。”

  慕荛雪没再睁眼望他,脑海里一片混沌。

  “外面下雪了罢。”说着她唇角便扬起一丝苦笑,“你还记得,当初在关口城,也是这样的大雪。”

  顾南池的脸色似乎瞬间变得有些阴暗,似乎在隐忍着些什么,沉默着没有说话。

  她便又自顾自的说着,“我记得先前你曾对我说,整个长乐城说不定都是你的。”慕荛雪说罢笑着敛了敛眸子,望着他。

  “现在整个太熹都是你的了。”她的眸子带着些淡漠的笑意,“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顾南池的脸似乎彻底冷了下来,慕荛雪没敢再说下去,可她却还是没能忍住。

  “你让我回钟南山罢,我保证你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了。”

  “你觉得孤会放你走吗?”顾南池搁下那白瓷做的碗。

  “阿阮,你为什么非要要这样逼着孤?”说着他咬了咬牙,语气竟然有着些许沉痛。

  “我没逼着陛下,是陛下不放过我。”慕荛雪注视着他,眸中到淡漠的找不到任何情绪。

  顾南池听罢一个字也没再说,就这样转身离去,临走丟下一句:“谁也没有放过谁。”

  殿外的雪依旧飘扬着,只是此情此景,奈何情已远,物是人非,事事非,往日不可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