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宿主你被锁定了 > 第003章 农门长姐(3)
 
    晨风拂过,绿叶纷飞,男子墨发微乱,眸底的血色若隐若现。

  柳初依危机感骤起,眼神微闪,悄然后退一步,不去看那男子,转身走向另一条山路。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子身上有秘密,这个秘密很危险,她若沾了,必有性命之忧。

  男子薄唇微抿,侧眸看着她身影远去,俊眉微不可查地皱了下,随即拎起撞晕的兔子离去。

  “宿主,刚才那男人有点奇怪。”旺财忽然说道。

  柳初依回头看向刚才的位置,男子和撞树的兔子都不见了,搜寻记忆得知这个男子叫沈默,也是上牛村的人,父母双亡,亲戚不相来往,以捕猎为生。

  “哪里奇怪了?”

  柳初依眸色暗了暗,总觉得男子的怪异,与那撞树的兔子有关。

  刚才那兔子双目无神,就像被桎梏的玩偶,让她想起末世的控制系异能,难道沈默就是拥有控制系异能?

  根据系统旺财的说法,异能与生俱来,与灵魂相伴,满足条件就能觉醒,所以不排除沈默有异能的可能性。

  当然,这与她关系不大,她只想完成原主心愿,赚取积分重生。

  “额,就是……感觉他……”旺财也说不出所以然。

  柳初依没再追问,一边拾柴一边挖野菜,直到背篓压得她肩膀疼才下山。

  下山途中,她意外发现一株野山参,虽只有几片小叶,却还是被她认了出来,给了点木系异能,野山参就舒展着叶片往开的长。

  不过即便有异能催生,这野山参也得再长半月,药效才会达到巅峰值,到时挖了就能派上大用场。

  柳初依浇灌好野山参,做好掩饰留下记号,然后哼着小调离去。

  她前脚走刚走,沈默后脚就来了,轻易就发现了那株野山参,眼神变得玩味起来。

  “有点意思。”

  男人声音带着压抑的兴奋,就像找到新玩具一样。

  ~

  柳初依心情不错地回家,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的吵闹声。

  王老太掐腰指着圆脸妇人,骂道:“你这吃里扒外的贱皮子,刘三儿家的骚妇勾引秋实,你不向着自家男人,还跟男人赌气耍横,小心老娘让秋实休妻。”

  “休妻就休妻,我巴不得被休,看你儿子能不能娶个天仙回来。”

  丁氏御夫有术,对外泼悍强横,屋里千娇百媚,俘获了王秋实的心,有相公撑腰,可不怕王老太这婆母。

  “娘,您别说了,这事怪我不对,酒喝多了,嘴没个把门的,您别气坏了身子。”王秋实为了性福,拍着王老太的背安抚道。

  王老太还是气不顺,可为了不让儿子为难,只得狠狠剜一眼丁氏,瞥见门口的柳初依时,堵着的气瞬间有个发泄口,怒道:“你这小贱皮子去哪躲懒了,挖野菜拾柴去了这么久,中午不准吃饭,去把秀荣的脏衣服洗了,然后去挑粪水浇菜地……”

  王秋实见战火转移,连忙搂着丁氏回房,在他心中,大房一家跟丫环仆人没区别。

  柳初依像原主那样木讷点头,转身就去拿王秀荣的衣服,王秀荣是王秋实和丁氏的儿子,也是王老太的宝贝金孙,今年已经六岁了。

  王秀荣被王老太惯坏了,在院里丢石头玩,看到柳初依走近,抓起一把小石头砸她,嘴上还念念有词,“砸死你这吃白饭的,砸死你这吃白饭的……”

  柳初依克制着闪躲的本能,任由石头砸到脸上,留下一片片青紫红痕,这些伤她是有用处的。

  王老太听到宝贝金孙的话,笑得合不拢嘴,夸赞道:“荣儿记性好,是个聪明娃儿,奶送你去上学堂,你准能给奶考个状元郎。”

  随后,一老一小其乐融融玩闹着,柳初依冷眼旁观,洗了王秀荣的衣服,又开始挑粪水。

  秦氏忙活一天回来,看到女儿脸上的伤,心疼又无奈地说:“秀禾,你再忍忍,你下月要出嫁了,以后就会过上好日子。”

  柳初依在心里冷笑,王秀禾把嫁人当救赎,明知未婚夫心里有人,却还心村期待嫁了过去,不过是从苦海跳入深渊,辗转痛苦后万劫不复。

  “娘,为什么我要挨打,为什么我们干得多,却每天都吃不饱,二叔二婶什么也不干,却吃得饱穿得好,为什么我们要过这样的日子?”柳初依字字泣血,泪流不止。

  秦氏怔愣地看着她,唇瓣几次张合,却说不出缘由,因为什么?

  因为婆母偏宠二房,因为婆母是长辈,她和相公得孝顺着,听婆母的话……

  “如果能分家就好了。”柳初依抹着眼泪说。

  秦氏神色猛然一变,连忙捂着她的嘴,眼神惶恐地看向院外,“秀禾,这话不能说。”

  她生下儿子那年就想分家,相公好不容易被她说动,结果婆母当场就撞墙,相公因此被冠上不孝的名声,戳了好几年脊梁骨,天天跪在婆母门前赔罪,致使双腿留下隐疾,一到冬日便钻心的疼。

  这事给秦氏留下了阴影,这么多年过去了,婆母年事已高,勿用提说,分家也是迟早的事。

  “娘,如果奶要把我们分出去呢?”柳初依状似无意地说了句。

  秦氏诧异地看向柳初依,觉得不太可能,便说:“你别想这些了,改明儿我让你爹买红布,你该给自己绣嫁衣了。”

  柳初依没在说话,只是神色凄楚地摸着脸上的伤,直到秦氏离开,才勾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

  今日的伤,是为了给秦氏植入分家的念头,让秦氏想起分家的好处,以便后期计划施行。

  夜里。

  秦氏又饿得睡不着,王大春咳嗽不止,她给端来水喝,王大春喝了一口,却被呛得再次咳嗽,直到咳出血来才稍微舒坦。

  秦氏吓了一跳,“你咳血了,咋回事,去镇上找大夫瞧瞧吧。”

  王大春擦掉血渍,一脸不在意地说:“你不用担心,我咳血后舒坦多了……最近货不多,没多少进项,娘数落你时担待着点,老人家年纪大了。”

  秦氏看着黝黑干瘦的相公,脑海不由响起‘分家’一词,如果分家了,相公是不是就不用这么辛苦,家里谁不舒服,她就可以做主请大夫……

  一连三日。

  柳初依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不是被罚午饭,就是被罚晚饭。

  王大春和秦氏也好不到哪去,早出晚归整天忙,顿顿也是吃不饱,还要给她省口吃的。

  旺财看着格外着急,忍不住说:“宿主,你太惨了,快愤起反抗,锤爆王老太的狗头,我可以赊给你系统道具,你不用担心任务失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