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我与神明画押,你们都变王八 > 黄金单身狗F6
 
【part1:当单身狗遇上熟男熟女组。】
冬天走了,冬天到了,又到了动物们交……友好交流的季节。
对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荷尔蒙浓度变化最敏感的颜星屿深有体会。
现在的颜家,是单身狗都呆不下去的颜家。
飞进来只蚊子都得大着肚子离开。
坐落在大厅角落的檀木柜子上摆着八个相框,颜武安和玉锦相的,颜景策和嵇镜水的,颜昱珩和宋唐的,颜折琉和云清辞的,颜北槐和容糖簇的,颜南挚和宋非溪的,颜罗和苍术的。
而他,卑微小屿的单人闪亮人生舞台高光写真照,被单独放在角落,连灰尘都人没擦。
看着特别可怜,特别阴暗,特别湿冷,特别孤独。
就像是十几年前的小卖部积压着落灰的过气明星写真。
颜星屿:“……”
活呗,谁能活得过你们啊。
午餐时间,穿着睡衣的职场精英们一个个出洞活动了。
迎面向我们走来的是总裁方阵,为首的是蓬头垢面的,穿着蓝色毛绒睡衣的颜总裁,颜昱珩。
身后是他穿着粉色毛绒睡衣,素面朝天的宋家总裁,宋唐。
紧接着,影帝影后方阵向我们走来,以清冷气质冠绝娱乐圈的夫妻俩此刻穿着卡通情侣睡衣,发给粉丝看他们都不敢认。
颜星屿一捋打了摩斯的额间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由衷发出感叹:“恋爱使人堕落,伴侣使人不修边幅,只有单身的我依旧英俊无双。”
颜昱珩和颜折琉斜睨他一眼:“……”
“珩哥,我现在总算见识了那句老话的具象化。”颜折琉调笑似的用胳膊肘推推颜昱珩。
颜昱珩也很配合,“什么老话?”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颜星屿反应过来后一下炸毛了,扑向颜折琉:“好你个颜折琉!我要掐死你!!”
颜折琉见状不妙,一躲到云清辞身后,单只手揽住她的腰,头放在她的肩上,亲昵的蹭了蹭,“宝宝保护我。”
颜星屿彻底崩溃了,破防了,“我跟你们这群癫公癫——美女拼了!!!”
骂兄弟归骂兄弟,两个嫂子对他还是很好的。
云清辞舍不得颜折琉挨揍,拦住要揍他的颜星屿,“小屿,不要打你哥哥。”
“云姐姐,你别太宠着他了,他就是个蹬鼻子上脸的,以后指不定怎么仗着你宠他为非作歹呢!”
云清辞莞尔一笑。
宋唐从背后往颜昱珩的屁股就是一脚,他向前踉跄了几步,朝颜星屿扑过去,她笑得明媚张扬,“小辞不舍得,我舍得,打颜昱珩过过手瘾吧。”
颜昱珩:“……”
为什么有人看丈夫像个宝,有人看丈夫却像根草。
颜星屿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也行,我们也跟点潮流,玩点替身文学。”
宋唐也点头认可:“兄弟,禁断,骨科,豪门,替身。”
颜折琉:“……”
颜昱珩咬着牙,沉脸走回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身边:“宋唐!你说什么呢!”
这女人要不要听一听自己说的是什么话?
“不是吗?”宋唐无辜地瞪圆了一双琉璃眼,“骨科,星星把你的腿打断,不就进骨科了吗?”
她指尖不怀好意地在他胸口打圈:“我才要问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颜昱珩:“……”
颜武安和玉锦相夫妻俩也下来了,只听见了个汽车尾气声,颜武安随口一问:“说什么骨科呢?谁去骨科了?”
宋唐立刻指着颜昱珩和颜星屿告状:“是老大和老三!”
颜星屿被突如其来的指责弄得一呆,百口莫辩:“我,他,不是,她……”
大嫂她怎么这样啊!
“四个加起来都百岁老人了,还成天闹闹闹个不停。”玉锦相嫌弃地揉了揉眼角的纹路。
“得亏最闹腾那几个兔崽子搬后头去了,不然老宅都能被掀翻顶喽。”颜武安摇头叹气。
“爷爷,那你觉得最吵的是哪几个?”宋唐开始给他挖坑。
颜武安掰着手指数,“颜罗啊,颜南挚啊,苍术啊,还有那个叫元宵的小子,哦对了,还有偶尔来的那个叫常不茕的小子,名字寓意不错,就是太碎嘴子了。”
宋唐忍笑:“嗯。”
不得不说,他说的这几个人确实是公投出来的闹腾。
等到颜景策和嵇镜水夫妻俩姗姗来迟,颜武安招呼着众人入座。
颜星屿准备和爷爷坐在一起,不料他眉头一皱:“你这个臭小子没点眼力见,这是你坐的位置吗?你奶奶坐的!”
颜星屿屁股顿在半空,犹豫了一下,作势抬手捋了一把隐形的发丝,娇媚道:“爷爷,我是奶奶呀。”
颜武安:“……滚!!!!”
玉锦相揉了揉他的头发,笑着道:“好可爱,死远一点吧。”
颜星屿又习惯性地去和大哥坐一起,刚要落座,屁股被一只大手稳稳地托住,一道低沉的声音传出来:“这里有人。”
颜星屿:“……”我们之间是不是有点暧昧了?
宋唐轻飘飘地落座颜昱珩的左座,对他抬了抬下巴,笑容骄矜漂亮:“我习惯坐左边,星星坐右边好吗?”
行吧。
颜星屿勉为其难地落座颜昱珩的右边。
结果对面就是腻腻歪歪的颜折琉和云清辞,不要脸的二哥像没手一样,硬缠着云姐姐撒娇给他剥虾。
颜景策和嵇镜水甜甜蜜蜜地互相夹菜。
颜星屿觉得自己被针对了。
还有颜武安和玉锦相,颜昱珩和宋唐。
他们笑得那么容易,笑得那么残忍,笑得那么热闹。
谁还没有个伴儿了!
颜星屿愤而离席——去找伴儿。
虽然他离席的时候没人发现他,但是他折返回来的时候,大亩灵挣扎的引吭高歌还是引起了众人注意。
颜星屿自信满满地把大亩灵放自己旁边的座位上,觉得自己可机智了。
不料几人只是扫他一眼,又旁若无人地开始你侬我侬了。
颜星屿:“……”
感觉待久了眼睛都要得性病了。
“这饭你们就吃吧!反正我是吃不下去了!”
颜星屿晦气地呸呸呸了了几声,怒弃门而去,没走几步又折返回来,捞起全场唯二单身的大亩灵,十斤的大鹅夹腋下都走得虎虎生风。
“别在这待了,我怕你在这都无性繁殖了。”
大亩灵:“嘎?”我是公滴。
【part2:当单身狗遇上小学鸡情侣组。】
同样是被情侣层层包围,元宵坐在他们中间就显得十分自如了。
虽然有时候还会被他们的某些行为打击到。
就比如现在,他们准备点奶茶喝。
元宵拿着手机自告奋勇准备帮大家点外卖,“你们都喝什么?”
容糖簇懒得思考,半个身子窝在颜北槐怀里,整个人昏昏欲睡,“我跟颜北槐一样就好。”
“真听我的?”颜北槐一挑眉,“那就喝无糖气泡水好了。”
容糖簇一下坐直身体,嫌弃地看他一眼,“你这个没品的家伙,我要梅子奶盖。”
颜南挚举手:“我也要喝梅子奶盖,全糖加冰!”
作为重度嗜糖患者,颜南挚有一句喝奶茶座右铭:非全糖,吾宁死!
宋非溪把他举起的手放下来,耐心解释,“你后天还有行程,喝全糖不健康,会爆痘,会长胖,喝冰的也伤胃,登台前胃痛怎么办?”
她的声线天然冷淡,但是面对爱人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带上温度。
颜南挚被哄得飘飘欲仙,“那好吧,就喝无糖的好了。”
“这才乖。”宋非溪摸摸颜南挚的下巴,对着元宵莞尔笑道,“我和他一样,辛苦了。”
容糖簇眨眨眼:……那她还喝吗?
她把心思都写在脸上了,颜北槐忍俊不禁,一把掐住她的脸,“喝吧,喝不死的。”
容糖簇放心了。
颜罗想了想,“那我要个百香果冰柠奶盖吧,半糖加冰,旺旺和我一样。”
苍术弱弱开口:“你特殊时期好像不能喝冰的……”
“你放肆,你小小老鼠这话也是你说的?”颜罗威胁似的瞪他一眼。
苍术只能向颜望投去眼神求助。
他多卑微啊,在颜罗旁边跟个小男宠一样。
颜望接受到求助光波,轻飘飘开口,“颜罗……”
“喝!喝温的行了吧!”颜望才叫了她的名字,颜罗就抢先一步自暴自弃开口。
颜望满意了。
“那这只老鼠也跟我一样,喝温的。”
她轻揪苍术的一边耳朵。
元宵纠结:“那我喝什么,加冰还是不加冰,几分糖啊。”
颜罗:“随便。”
苍术:“都可以吧。”
容糖簇:“无所谓啊。”
颜北槐:“都挺好的。”
宋非溪:“挺不错的。”
颜南挚:“来都来了。”
元宵:“……”
就因为只有他没有对象,就这么敷衍他吗!!
左边是苍术和颜罗,右边是容糖簇和颜北槐,斜对面是颜南挚和宋非溪。
全场可能只有他,小颜望,和趴在腿边已经能当爷爷的大黄还是单身。
可怜的……他,不对,可怜的大黄。
“我真的受不了了。”元宵长叹一口气,反手抄起窝在腿边休憩的大黄,“这里的空气都是甜腻黏稠的,真是受不了。”
“走,大黄带路,让我遛遛你。”
临走前,他停下脚步,不忘记另外一位战友,“旺旺,一起出去溜达溜达不。”
颜望欣然同意邀约,起身抱着学习姬,身形颀长,气场内敛,像温玉似青竹。
“走吧。”
【part3:六位黄金单身汉会晤。】
别墅区的中央,有一个大型人造湖畔。
“我真受不了他们了,一个个的,你说是吧大亩灵?”颜星屿抱着大亩灵边走边碎碎念,“你要是同意我说的,你就喘个气。”
“不是,我说你的鼻孔长在哪儿啊。”
大亩灵:嘎?
另一边。
元宵牵着狗绳,嘴上也是不断吐槽,“不是我说,他们完全不把单身狗的人权放在眼里啊。”
颜望微微勾着唇笑,没说话。
有时候这种吵吵闹闹的日子,才会令人无比怀念。
砰。
正吐槽着,元宵和一男人迎面撞上。
“旺旺,元宵?”
“星屿哥?”
两方人都很震惊,“你/你们怎么会在这?”
颜星屿深深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不是春天到了,他们都跟发/情了一样,眼神都在拉丝,我和大亩灵实在受不了,就跑出来了。”
“星屿哥!”元宵的眼神倏然发亮,像是碰到了知音一样激动握住颜星屿的手,“太巧了!我们那边也是这样!我和大黄,旺旺也是受不了才跑出来的。”
颜望:……明明只有你受不了。
“这么巧?”颜星屿一挑眉,“我们湖边坐坐?”
“好啊,走。”元宵欣然答允。
接下来长达一小时的时间里,颜望都静静地听着两人知己般的互相吐槽同一家人,百无聊赖地逗弄着大黄。
“有朝一日刀在手,屠遍天下情侣狗!”
“上岸第一剑,先斩情侣狗。”
被情侣荼毒颇深的两名受害者如是说道。
元宵喜滋滋:“那以后我们就是黄金单身汉f6了!”
“f6?不就三个吗?”
元宵指着三个不同物种的生物,“还有大亩灵,大黄和学习姬啊。”
颜星屿皱着眉细细思索一番,很快眉目舒展,“好啊!”
颜望:“……”
居然这么快就接受了和一只乌龟,一只大鹅和一只鸭子成为一个组合了吗?
他可以要求单飞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