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大唐魔盗团 > 第2章
 
事关赈灾官银,玩忽职守之罪难以脱逃。

陈枫被打入天牢已一连数日。

脸上模糊的血肉已与那白色面具生长在一起,揭也揭不开,流脓流血不止,茶饭皆不能进。

事实上,陈枫根本一直处于半昏厥的状态。唯一让他继续求生的就是“仇恨”二字。

魔盗团,李天。不共戴天的仇人。血海深仇,不能不报。

幸而同狱的一人几日内一直照顾陈枫,敷药换药,从未间断。

那人眉清目秀的模样,眼神中满是机灵。其实细看是个风度翩翩、仪表堂堂的少年。不过大部分时间却吊儿郎当,口中衔着一根稻草,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那日陈枫稍有好转,总算能勉强发出些声音。第一句话便是:“兄台这几日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那少年见他醒来,惊喜之余连忙摆摆手:“罢了罢了,什么难忘不难忘。我也是在狱中闲着无聊。”

“敢请教尊姓大名?”

“一介草民,名字不提也罢。你若想感谢我,便快些好起来,也好在狱中和我做个伴。”少年漫不经心走上前道:“你脸上可觉得好些了?还疼得厉害吗?”

陈枫这才感受到脸上的钝痛,只强忍疼痛道:“好些了,多谢。”

那少年却不管不顾,伸出手指戳了一下陈枫右脸,陈枫马上痛的龇牙咧嘴大叫道:“你干嘛!”

“就知道你是骗我。唉!”少年叹了一口气道:“也真是怪了,这药怎么没什么用处呢。看来待会儿要再去给你找些别的药来试试。”

这话让陈枫一头雾水,从没听说过天牢的犯人还能拿药治病。

陈枫不解道:“这药是哪来的?难道是狱卒给的?”

“那些王八怎么肯给啊,况且他们那么笨,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药。”少年嘴角一咧,笑道:“当然是我去药铺拿。”

“你去药铺?”

“给你长长见识。”

说罢,少年起身走到那数根大铁柱牢牢封死的牢门前。只见他浑身用力一缩,竟完好无损穿过牢门,身体已经到了外面!

这把陈枫看的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少年却只是耸耸肩膀道:“你好好养伤,我去去就回。”然后就背着手哼着小曲走出了这天牢。

晚上,少年买了些新药回来。还顺带打了几坛好酒,分给狱卒们。狱卒看样子早已与他熟识,竟如同兄弟般打打闹闹。

换上新药,陈枫脸上的疼痛缓解了许多。只是左半边脸的面具依旧摘不下。

曾经鲜衣怒马的将军如今面目全毁,竟一点过去的影子也看不出来。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少年倒了两碗酒,一碗递给陈枫,剩下的一碗自己一饮而尽。

“兄弟,你为何入狱啊?怎么落到这般田地?”少年看着陈枫惨不忍睹的脸,不禁好奇心作祟。

陈枫沉默不语,只是死死盯着身下的草席,然后拿起那碗酒,发狠般倒进喉咙之中。

喉头的血腥之气还未散,血海深仇永不能消。

“因为魔盗团。”半晌,才终于挤出这五个字。“他们劫了朝廷赈灾官银,杀了我所有弟兄。”

少年正倒酒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嘴角微微抽搐了下。

这微小的动作还是被陈枫的眼睛捕捉到了。

“怎么?你也知道他们?”陈枫逼问道。

“魔盗团名声谁人不晓?”少年脸上又恢复了那副玩世不恭,“只是,你怎么确定那恶贼就是魔盗团?”

陈枫握紧拳头,牙齿被咬得吱吱作响:“除了他们,还有谁会如此残暴阴毒?若我出狱,必将他们五马分尸!”

“魔盗团不已退出江湖,金盆洗手许久了吗?”

“哼,这帮恶人怎么可能会金盆洗手!我这脸上的面具便是他们留下的。而且,那恶贼还嚣张道‘自己便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李天’!”

陈枫目露凶光,过往的记忆再次袭入脑海。

少年饮一口酒,并未接话。

“你呢?又是为什么被关进这刑部天牢啊?”陈枫语气缓和了许多,侧头问道。

少年嘴角一咧道:“我不是被关进来,是自己想住在这里的。反正每隔几日,我就要因为些莫须有的罪行被抓进来,我嫌麻烦,干脆就住在这里了,也省了他们到处找我。”

陈枫听完暗暗惊讶,这天下居然还有把刑部天牢当自己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人。

“没人管你?”陈枫追问道。

“他们管不住我的,慢慢也就不白费力气了。”少年得意道。

陈枫开始对眼前之人产生了兴趣。这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居然在刑部天牢之中都可以活得如此潇洒痛快;又是何等厉害的功夫,能进出大牢毫无顾忌。

“我们也算有缘,大恩不言谢,我先干了这碗酒。”陈枫端起面前的酒,敬那少年。

少年笑笑,二话不说也给自己倒上一碗,一饮而尽。

“兄弟,那魔盗团只为抢银子?”放下酒后,少年问道。

“嗯。”陈枫默默点头道:“不过,好像还提到了什么麒麟角。”

“麒麟角?”

“谁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我连听都没听过。”

少年若有所思,起身道:“你好好养伤,今晚我还有些事要办。”

话音未落,便又用缩骨术钻出了天牢,边向外走去,还不忘唠叨着:“记得涂药啊。”

陈枫看着少年的背影,丑陋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一丝微笑。如今这世上,还有这般古道热肠之人。

看来,他陈枫命不该绝。

少年跨出天牢大门,正巧遇到半醉的狱头。

狱头老马醉醺醺道:“又出去?”仿佛对这一切早已司空见惯。

少年手一挥:“帮我照应着我朋友。”便匆匆跑进夜色之中。

“还真把天牢当你家了!”老马笑喊道:“李天,你小子可快点回来啊!我还等你下盘棋呢。”

夜黑,月明。

谎言和仇恨在长安城上空氤氲、潜伏着,等待着盛世之光的降临。

其实是在等待着那尊麒麟角——那可翻云覆雨、移时易世的千古圣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