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大唐魔盗团 > 第6章
 
壮汉的手指离李天眼珠就几寸之时,李天一个挺身扑向那壮汉胸口,搂住壮汉的腰不撒手。

“你不认得我了?你这个死鬼!”李天只装作委屈,尖声尖气哭喊道。

壮汉想一脚将他踢开,却无奈李天越抱越紧,于是大声叱道:“哪来的泼皮无赖,咱家什么时候认得你!”

“哎呀,你这个没良心的!说好要养我一辈子呢?怎么不认人了?!那日你在我家还许诺我”李天在地上撒泼打滚,看起来情真意切。

一旁的看客们只捂嘴偷笑,没料到这五大三粗的壮汉竟还有龙阳之好,包养小白脸。

壮汉羞得脸通红,想解释也解释不清,只得边用力把李天甩掉,边结结巴巴道:“你们莫信这个混混,我没有我没哪来的无赖!”

他这般反应,旁边人笑得更厉害了。

“笑什么!笑什么!”壮汉气急败坏骂道。

一顿捶打,壮汉才把抱住自己死也不撒手的李天扔到了一旁。

“好,你打死我吧!打死我,看谁还能让你去寻开心!”李天趴在地上,装成泣不成声的样子。

壮汉被李天的胡搅蛮缠和众人的围观哄笑乱了阵脚,他哪里曾见过这种无赖阵势?

当下只想:一时也解释不清,不如走为上计。

“你给我等着,我哪天亲手宰了你这个混蛋!”

说罢,便红着脸逃出了酒楼。

李天内心早就大笑不止,表面上却还装作楚楚可怜喊道:“你这个负心汉!我饶不了你!”

旁边的看客们听了李天这话,笑得更厉害了。

等围观的众人渐渐退散,壮汉也已走远,李天才“噌”一声站起,拍拍身上的土。

将酒壶剩下的几滴酒倒进嘴里,走到说书老头面前,李天咧嘴笑道:“刚才书说得不错,只是那结尾着实令人扫兴啊!”

不等众人反应,便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你这无赖,酒钱还没付呢!”酒楼老板跳着脚一路追出去。

李天呢,早从酒楼穿墙而出,怀中正是那刚偷梁换柱得来的,沉甸甸的真麒麟角!

原来,刚刚的一片混乱中,众人只见李天死死抱住壮汉的腰,却没见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真假麒麟角换了个位置!

真的麒麟角进了李天囊中,而假麒麟角则去了壮汉怀里。

魔盗团之所以称为魔盗团,正是这种移花接木、偷天换日的伎俩早就炉火纯青。以前用这些本事,不知悄无声息夺来了多少宝贝。

看来刘老爷死前依旧慧眼识人,李天倒也不负其望。

这麒麟角若真有说书人说的那般离奇,如今天下江山,似是已成他李天怀中之物了。

李天端详着怀中的麒麟角,横看竖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金光闪闪、耀眼夺目是的确,可就凭这东西便能号令天下,长生不老?

天下对他李天毫无作用,长生不老就更是可怕。如今这残生,每日都不知怎么消磨是好呢。

但既然应允了刘大人不让麒麟角落入奸人之手,便须得给它找个妥善的安置之处。

想了半天,哪里还能有比他住的刑部天牢更安全呢?

李天便携着麒麟角,哼着小曲,回到了天牢之中。

“喂,小子,我等你下棋等了一天一夜,你这才回来!”还没跨进来,狱头老马笑骂声就传来了。

“老马,我看你这棋瘾和我的酒瘾有的一拼了。”李天说着将一坛好酒放到老马面前。

老马深吸一口气,哈哈笑道:“好酒啊,这次又是从哪偷的啊?”

“哎,怎么能叫偷?这世间美物本该万人同享,孔子不是说过吗,天下大同,四海之内皆兄弟。”李天笑答。

“就你歪理多。你这一天一夜,只偷来一壶酒?说说,是不是去喝什么花酒啦?”老马一脸坏笑问道。

“好,打住。”李天忙摆手打断老马道:“小弟我正有一事拜托。”

“什么?”

“想在您老那里存点东西。”

老马伸出两个手指道:“男人之间,女人不能存、金钱不能存。不是这两样,都好说。”

李天拍掌大笑道:“都不是。既不是女人,也不是金钱。我要在您这存的,是天下。”

这次轮到老马一头雾水了。

将麒麟角托付给老马,李天最放心不下的还是陈枫。

天牢内,见陈枫只是背对墙角,狱卒拿来的饭菜也一口未动。

“我回来啦。”李天坐到陈枫身旁,夹了一口饭菜,嚼得津津有味道:“饿死我了,看来陈兄胃口不佳嘛。”

陈枫转过头来,看到是他,冰封的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

“怎么去了这么久?我还怕你出了什么事。”陈枫认真道。

李天笑道:“你不必担心我,我命硬,死不了的。给你找来了一种新药,你试试。”说罢拿出一小瓶药水,递给陈枫。

陈枫将药水直接洒到脸上伤口处,龇牙咧嘴。看来还是很痛。

“这是何药?”陈枫问道。

李天本想脱口而出这药是他刚用麒麟角沾过的药水,却又想这麒麟角的故事不知该从何讲起,反倒麻烦,于是只道:“不过是药铺中的普通金创药罢了。”

陈枫也不再细问,心中对李天又生出几分感激。

李天夹了一筷子饭菜放到陈枫嘴边道:“报仇也不能不吃饭啊。”

陈枫不好意思地看了李天一眼,吞下李天送到嘴边的饭菜,这才吃下几天以来第一口食物。

“不瞒兄弟说,我陈枫身为禁卫军统领,忠君护国不负圣恩,却不料被小小毛贼凌辱,还搭上了所有弟兄的性命。”话刚出口,眼中已又噙满泪水。

李天正色道:“如今虽逢盛世,实则乱世之患渐起。陈兄身处庙堂,可能不知民间境况:恶霸横行,乱党营私。身遭不幸的又何止一二。”

陈枫追问道:“兄弟何出此言?”

李天叹道:“昨日我于城东,亲眼见光禄大夫刘大人一家被恶人灭门。”

“可是刘庆慕刘老爷?”陈枫不禁大惊失色。

“正是。”

“想必杀人的也是那十恶不赦的魔盗团。”陈枫的脸渐渐扭曲。

“那些恶贼自称燕南派。”李天如实道。

“哼。”陈枫攥紧拳头,恶狠狠道:“不过是骗人的幌子。燕南派名门正派,岂会做此等恶事?定是魔盗团那魔头冒充燕南派名号。”

李天只是低头不语。

陈枫顿了顿继续道:“可惜了刘老爷,他乃当今圣上的亲信重臣,曾在扳倒韦后一战中立下大功。只是”

“只是什么?”李天好奇追问。

“只是和安禄山不对付。”陈枫苦笑道:“刘大人刚直不阿,看不上安禄山虚与委蛇的那副嘴脸罢了。”

“原来如此。”李天轻声道。

“说起来,刘大人还曾提拔过我”

大牢内,两个男人举杯共饮。话天下,话众生。

“此刻虽无月,但有酒有歌,你我肝胆相照。古人也要羡煞我们这对牢狱兄弟啊!”陈枫豪爽笑道。

谈笑间,那曾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终于又回来了。

可推心置腹的眼角眉梢下,却暗藏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有时,人最初的动机其实简单得很。

就像此刻的李天。

他暗暗发誓要恢复魔盗团的名声,查明真相,不惜一切代价。

不是为麒麟角,不是为天下,只是为眼前这个同他倾盖如故的陈统领。

为了能光明磊落告诉他,自己姓李名天。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可他也知道,这自证清白的路,也许会付出他的全部。包括性命。

仰头而望,天牢头顶上并无明月高悬。

把酒言欢,命运却将孑然一身的他再次推入水火。

大牢外,来了一位访客。

长发散至脚踝,煞白面具。正是假魔盗团中那位假“聂小纤”。

“麒麟角可拿到了?”假‘聂小纤’冷冷地发问。

“是,烦劳呈安大人。”

答话之人用夜行衣遮住面目,不露真身,双手呈上了麒麟角。

“继续看好他,按计划行事。”

“小人定为安大人万死不辞。”

假“聂小纤”听完此话,点了下头,将麒麟角收好,便衣袖一挥,霎时消失于黑暗之中。

过了许久,反复确认四下无人后,老马才小心翼翼脱下夜行衣。

仰望天空,长长舒了口气。狱头老马只若无其事,又回到大牢之中监守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