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大唐魔盗团 > 第18章
 
贺王府雕梁绣户。

黑夜中,那些亭台楼阁依旧反射出贪婪的光,照得李天和陆大勇孤立无援。

“谁允许你们进来的?”暗处之人依旧用剑指着他们,语气中满是冷酷。

不等他们作答,只撂下一句“跟我走,别惊扰了荣义郡主”,便又消失在黑暗之中。

两人只得跟着他,廊腰缦回间,到了一间熟悉的屋子里。

“真没想到,你还能活着出现在我面前。”

发话的是徐二郎,他只语气冷冷的,眼睛并不去看李天。

“我福大命大,恐怕让你失望了。”

“怎么?是回来向我索命的?”

“是来让你救命。”

李天语气软了下来,他不愿在这种时候和徐二郎起冲突。

“师弟,你怎么住到贺王府里了?刚刚我还以为荣义郡主寝宫里那人是”陆大勇本急着上前询问,却一个眼色被李天挡了回去。

徐二郎自然看到了李天使眼色,但也不动声色回道:“你想到哪去了,我只是贺王聘任的术士罢了,观天象、解天示。”

“我说也是。”陆大勇挠挠头,“我还在想呢,师弟你再怎么样也不会也不会做那种事的。”

徐二郎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安,但很快又恢复了淡漠的神色,幽幽道:“你们来这就是为了偷窥我的吗?看完了的话,我便送客了。”

“不是不是师弟,我是有一事相求。”陆大勇作揖道。

陆大勇用力吞了一下口水,斟酌一路的措辞却好像打结一般,突然无法说出口。

就在同一秒,他听到徐二郎冷笑的声音从对面传来:“你求的,不会是你那个魂牵梦绕的小师妹之事吧?”

陆大勇仿佛被开水烫到一样,猛然抬起头,死死盯住徐二郎燃烧着仇恨火焰的漆黑瞳孔。

“她罪有应得。”徐二郎有些得意的迎着陆大勇的目光,“要我说,凌迟处死也便宜了她。”

陆大勇久久没有作声,他用最后一点理智和全身的力气维持着自己不失态。作揖的双手渐渐分开,握成拳头。

“你早就知道了?”李天有些愣住。

“自然。”

李天看着徐二郎,脸色越来越苍白,直至瞳孔咔嚓一声结成了冰。

终于,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声音有些颤抖道:“所以这个局是你设的?”

徐二郎走到门口,缓缓将两扇门合上。

“砰”的一声,木门就像两块磁铁,被黑暗狠狠吸住。

半晌,徐二郎转头道:“是又怎样?难道她不该杀吗?”

聂小纤被关在一个巨大的笼子中。

四周一片黑暗。

如果你点燃一盏烛火,会看到这是一间布满机关的地下密室。

密室中央,是一座直通房顶的金丝笼。一道道反射出来的寒光把聂小纤的身体分割成无数条裂缝。

其实,她早已伤痕累累。

一直以来无情的鞭挞与折磨,只是重复着同一个审讯的问题:“你和魏筠到底什么关系?魏筠还为谁做事?”

咬紧牙关,聂小纤没透露一个字。

其实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什么关系?痴心女子负心汉的关系?为谁做事?他从不和她主动提起自己的事,她又如何得知?

“你若再不说,我就抓来那个姓魏的陪你一起凌迟。”

又狠狠一鞭子下去,聂小纤昏倒在了阴冷的密室。

就算惨叫声再怎么撕心裂肺,地上之人也不会听见一丝一毫。

徐二郎的脖颈挨着短刀,从容不迫道:“想同归于尽是吗?你想好了,杀掉我,你就再也救不出你的心上人了。”

“二师弟,放下。”李天的脑中紧绷着那根弦,他不能让任何意外发生。徐二郎但凡伤了一根汗毛,他和陆大勇就不可能活着走出贺王府。

“你就算再恨小纤,又何至于此?”李天痛心疾首道。

“她是叛徒,和魏筠一道,偷走了那本秘籍!”

徐二郎的思绪回到了七年前。七年前那次恶战,他们魔盗团去燕南山上索要秘籍,聂小纤竟然只身挡在魏筠那个混蛋面前,不惜与魔盗团决裂。

可徐二郎一眼就能看出,魏筠不在乎她,更别提什么爱。

但他自己又懂得爱吗?如今,他又在做什么?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不知是要哭还是要笑。

“我相信小纤,她不会的,一定不是她偷的。”李天用手想去移开陆大勇的刀。但陆大勇只是红着眼睛,不为所动。

于是,只好用自己手心挡住刀刃,护住徐二郎的咽喉。

三个人就这样对峙着。内心如同拔河般,用尽力气握紧自己这端的绳索,直到彼此手心都渗出血水。

“你记得吗?”李天的语气慢慢变得无比沧桑,对徐二郎道:“七年前,你在燕南派掌门剑下昏了过去,你一直以为是掌门他饶了你一命,没刺下那一剑。可其实那一剑刺下去了,只不过是小纤替你挡的。当时剑刺得很深,离心脏只有一寸,差点就让小纤丧命。可她不让我们告诉你,更不让我们提起”

徐二郎的面部出现了冰冷的扭曲感,他在发抖,可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出来。

“不可能她是叛徒,她只会替魏筠挡剑的,那个叛徒只会替魏筠”

再也说不下去,喉咙中控制不住的呜咽声。

李天痛心道:“她是对魏筠倾其所有。可是你凭什么认定她不会也为你万死不辞?师兄妹这么多年,小纤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真的不清楚吗?”

他不会承认的,他不能承认。承认了,七年来所有的虚张声势、色厉内荏就都会在此刻崩塌。

看似最无情的人,往往是用情最深之人。

痴情错付,只道平常。

陆大勇的刀带着全部的疲惫与凄怆,放下了。他闭上眼睛,努力不去想夕阳下小纤带着熟悉香气的柔软长发。他记得七年前,血流不止的小纤躺在他怀中,第一次流露出难得的温柔。她奄奄一息道:“我的确爱魏筠,爱到可以为他去死。但我这条命,如果能替你们去死,我也绝不后悔。”

这便是那个他爱的女子。那个看似伶牙俐齿、精明泼辣的女人最温柔的一面。

“你欠她一条命,你必须去救她。”李天的胸膛起起伏伏,眼神却毫不动摇。“况且,这次是你设的局,你抓的她。”

“你太高看我了。”徐二郎语气中再没有了之前的刻薄冷静。他的身体仿佛被扎出了许多看不见的针眼,所有的外强中干都开始慢慢泄气。“安大人只手遮天,没有任何人能指使得动他,除非他自己想。就算是贺王府,在他眼里也什么都不是。”

李天有点懵了:“所以不是你干的?”

“我也是今晚才听到这个消息。”徐二郎拿起茶杯,灌了一大口浓茶。“三日后,她的行刑地点会在长安城最热闹的地方。安禄山想借此震慑一方,她只是个幌子。”

“我们必须去救她,哪怕以命换命。”

“你还不明白吗?”徐二郎目光急促,高耸的眉毛在眼窝处投下狭长的阴影,“安禄山真正想抓的,是我们。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盯上的魔盗团,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盯上我们。可我知道,如果你今天进了安府,三日后,你也会在那个万人瞩目的刑场上。”

“三日后上刑场,也好过现在。”陆大勇仿佛蜡像般纹丝不动,面如死灰的表情中,却闪烁着锐利坚定的光芒。“你如果不去救她,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我说到做到。”

终于还是到了以死相逼的地步。

半晌,徐二郎动了动喉咙,又想要说什么,可终究没再说出来。

“你恨我、恨小纤都可以。但大勇从来没有负过你吧。”李天目光从徐二郎脸上收回,“没有你的奇门遁甲,我们连安府的大门都进不去。师弟,我们真的不能少了你。”

努力不去回忆那些好时光,可心里还是像被人揉起来的纸张一样,哗啦啦地响着。

许久,低下头,目光轻掩。

“好,我去。”徐二郎用力地呼吸,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但我只帮你们勘探地形、扫除机关,至于进去救人,就靠你们俩自己吧,我不想趟这浑水。”

“谢谢。”李天如释重负般,走过去拍拍徐二郎的肩膀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们的。”

“快走吧。一会儿就要天亮了。”陆大勇推开房门,大步向外走去。

看着陆大勇的背影,徐二郎凑到李天跟前,用近乎命令的语气低声道:“你还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在贺王府做的事你不要告诉他们俩。”

是想维护最后一丝尊严。

李天用力点了点头。他知道,徐二郎一定有自己的迫不得已,他相信。

就像他始终相信,那日在火场之中,小纤无论如何不会刺下那一剑的。

终究,她没有让他失望。

如今,他也不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