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大唐魔盗团 > 第42章
 
安府正殿,麒麟角被呈放在一条玉案上。

坐于殿上的安大人眯起眼睛,笑看着李天道:“你确定你拿来的这麒麟角是真的?”

李天不卑不亢道:“真假我不知道,反正这是圣上遣刘大人连夜送出城的那个,也是大人您原本想劫走的那个。”

安大人听罢并无一丝惊讶之色,脸上依旧是温润如玉的笑容。

两人都仿佛胜券在握。

可实际,输赢早在李天跨入安府时就已注定。

倏然间,安大人拿起身边一支火把,掷向麒麟角。火苗腾空升起几丈高,直扑麒麟角。

紧接着,一团黑烟腾空而起,火苗熄灭,麒麟角只化作了一撮灰尘。

李天一愣,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个场景。

安大人用拇指摩挲着自己的薄唇,不急不缓道:“把人带上来吧。”

正殿屏风后,铁拳帮押着陆大勇、徐二郎、聂小纤三人,来至李天面前。

安大人看着一言不发、眉头紧锁的李天,只哈哈大笑道:“调虎离山、掩人耳目之计的确想得不错,可未免太小儿科了。曾经大名鼎鼎的魔盗团,难不成就这点本事吗?”

“呸!”被扭着的聂小纤骂道:“你要麒麟角便自己去找,抓我们算什么!”

安大人转头,饶有兴致地望着聂小纤,一拍手道:“我差点忘了。我还有个好礼物要送给你呢。来人,把那个锦盒拿来。”

一个小厮碎步跑来,将锦盒交到花灵手上,便埋头退下。

“打开让她瞧瞧。”安大人对花灵道:“她怕是喜欢得很呢。”

花灵用指甲弹开锦盒盖子,端到聂小纤的眼前。

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脸被砸得稀烂,辨不清面目。

血肉已经腐烂,还散发出阵阵恶臭。

聂小纤吓得本能往后一躲,却被花灵一下扼住脖颈,强扳到锦盒跟前。

“知道这是谁吗?”安大人哈哈笑道:“燕南派掌门,魏少侠。”

“魏魏筠?”聂小纤“唰”地一下脸色变得煞白,瘫软了下去。“不可能你胡说!”

“死无全尸,的确可惜。”安大人声音令人不寒而栗:“可我从你这里问不出他为谁做事,只好杀了他。这样说来,他倒是因你而死。”

聂小纤喉头止不住呜咽,面目因悲愤完全扭曲,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浑身抖个不停。

“师妹,你莫中了他的奸计!魏筠他一定还活着,我告诉过他,让他在燕南山上等你!”徐二郎转头冲安禄山道:“你少吓唬我们,老子不吃你这一套!”

安大人斜眼盯着徐二郎看了几秒,轻佻笑道:“你就是荣义床榻上的那个小白脸吧?你这条狗命既是我赏的,哪天便向荣义借你来,尝尝你这小白脸的滋味。”

“瞎了眼的老混蛋,认认你徐爷爷是谁!”徐二郎受辱大骂道:“有种给我松了绑,爷爷我给你尝尝拳头的滋味!”

徐二郎还欲挣脱,被铁拳帮结结实实一拳打在小腹上,瞬间痛到额头冒冷汗,身体蜷缩滑下,再说不出一句话。

“李少侠。”安大人不紧不慢道:“你是个明白人。不给我拿来真的麒麟角,恐怕你这三位师兄妹,也会落得和锦盒里的魏少侠一个下场。”

李天紧闭双唇。半晌,抬头凛然道:“既被你识破,我认栽。真的麒麟角就在我怀里,你先放他们走,我便把麒麟角给你。”

“哈哈哈哈。”安大人笑道:“这回倒是说了实话。只是你怀里这自己当宝贝一般的东西,也不过是个赝品。”

说罢,安大人从塌上拿起一个茶杯,“嗖”地一声掷向李天。李天被飞来的茶杯打得一个趔趄,跌出好几丈。怀中的麒麟角被跌了出来,一团真火瞬间笼住麒麟角,眨眼的功夫,麒麟角便化作黑粉,洒落进茶杯中。

最后,那茶杯稳稳立在大殿正中央。

跌在地上的李天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自是瞠目结舌。

怎么可能呢?自己怀中的麒麟角千真万确是刘大人带出城的那个啊!所以,唯一可能是:圣上让刘大人带出城的这个,也是假的,一切只为掩人耳目!

李天只猜对了一半,他当然猜不到曾在他眼皮底下偷梁换柱的老马。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安大人道:“我的意思是,让你去给我找到麒麟角。”

李天道:“去哪找?”

安大人道:“女儿国。”

魔盗团四人听到安禄山的要求,一时间纷纷愣住了。

恰在此时,安府一个家丁匆匆行至正殿,嗫喏道:“安大人,有要事禀告。”

安禄山不耐烦道:“何事?”

家丁声音有些发抖道:“大理寺卿薛少秋,奉旨进府搜查。这会儿已经带着人进来了!”

安禄山脸色一沉,对花灵道:“你把他们带到密室,好生看着。”

“是。”花灵抱拳道:“薛少秋这边,大人可需要我?”

安禄山沉吟半刻,目光凶狠道:“我且先单独会会他,你听命便是。”

花灵点头退下,命铁拳帮押着魔盗团四人,随她从屏风后的机关处直抵密室。

“花灵姑娘,可需我们在这里把守?”密室中,铁拳帮恭敬问道。

“不必。你们随我到府中待命。”花灵道:“将这密室中所有烛火都熄灭。他们就算想逃,漆黑一片,也绝找不到出口。”

“是。”铁拳帮将魔盗团四人蒙上眼睛,带进密室深处,随即熄了烛火,便跟着花灵出去了。

浓稠的黑暗再次将魔盗团包裹住,仿佛被人扼住了咽喉。

四周静悄悄一片死寂,还是徐二郎先开了口:“我们现在怎么办?”

“都怪我。”陆大勇后悔不迭道:“轻信了那妖女,才让咱们落入这个境地!”

李天道:“安禄山老奸巨猾,他想抓我们,我们无论如何是逃不掉的。”

“便没别的法子了?”陆大勇绝望道。

“我们虽自己逃不掉。”李天接道:“但可以找人来救我们。”

“谁?”徐二郎赶忙问道。

“薛大人。”李天胸有成竹地道:“我来安府前便放出了风声,否则你们以为他为什么此刻来这搜查?”

“就算他来了,也不见得能找到这个密室啊。”陆大勇依旧不放心道:“难不成他也会那奇门遁甲,能透视出咱们被关在哪?”

李天笑道:“我早给他留了线索,他一定能救咱们出去。不过,咱们现在得先想法子给自己松绑。”

几人见聂小纤半天不出声,细听之下原是她还在呜咽。

魏筠的这个打击于她,的确不可承受。生命中的挚爱因自己而死,怕是最残酷的惩罚。

可如今被关在这里的他们,又有谁能信誓旦旦保证,自己不会最终落得与魏筠一个结局呢?

江湖凶险,从不只是说说而已。

魏筠从被血洗的燕南山下来,再进长安城,已是三更。

每一步沉重落下的脚印,都还带着血迹。

师门被灭,燕南山被烧得一干二净。当时的自己幸而在贺王府,才避过这一劫。

这位看似久经世故的魏少侠,其实不过也还是个少年。从小无父无母,生于燕南山,长在燕南派。唯一的亲人便是一众同门。

如今,家园被毁,家人被杀。这难道是老天对他那日毒害师父的报应?

可他杀了师父,也是无可奈何啊。

那樵夫说,是官兵。自然不错,一定是朝廷派来的人灭他燕南派。

一定是那个狗皇帝!

燕南派在江湖独大,朝廷感到危机,便灭之以绝后患。

从他被荣义郡主胁迫、到燕南派被朝廷灭门,他们江湖白衣,就算如何出挑,也不过终究是王公贵胄的靶子、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

曾经,他还想跻身庙堂,带领燕南派成为朝廷的一方势力。现在想来,只是个笑话!

但血海深仇,不能不报。

燕南派一定会东山再起,会再次成为江湖上第一名门正派,会割据一方,震慑朝堂!

甚至做这天下的主人!

杀了这狗皇帝,夺过来这天下!为师门报仇雪恨。

反正自己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何不赌一把?

魏筠红着眼,一路向前。

再抬眼,面前已是贺王府。

“咚!咚!咚!”

深更半夜,砸门声打破了贺王府的一片寂静。

门开,魏筠便被五花大绑,一路拖拽扔到了荣义郡主面前。

可他不仅毫无惧色,反倒止不住哈哈大笑。

荣义郡主看着眼前这个浑身血迹、蓬头垢面、狂笑不止的疯子,却还是捕捉到了他那双严寒般冰冷、利刃般凶狠的眸子。

“魏少侠。”荣义郡主处变不惊道:“你放走徐大人,私自逃逸,如今又半夜三更来我贺王府闹事,看来确是豁出这条命了。”

“郡主。”魏筠目光炯炯看向她,一字一句道:“你是想要麒麟角吗?”

荣义郡主神色一紧,挥手示意让旁边一众人等退下。

“郡主。”魏筠继续铿锵有力地说道:“你是想要这天下,想要这个狗皇帝的命吗?”

荣义郡主发髻上的金步摇微微一颤。

“你是想坐上那龙椅,成为下一个武后吗?”魏筠面目颤抖道。

荣义郡主轻轻吞了下口水。

魏筠笑了,笑得很张狂。半晌,他骤然停了笑声,发狠道:“我来帮您。我会用我的生命,帮您得到麒麟角,帮您成为下一个圣后!”

阵阵妖风席地而起,如同这世间无穷无尽的**旋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