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再唱铃儿响叮当 > 第十九章人间地狱
 
  “我们现在去大昭寺吗?丁导游!”苏妤玲扮了一个鬼脸问丁健道。

  “别急,刚才我们游览了人间的天堂;现在,我带你去体验一下布达拉宫的人间地狱。”丁健笑着说道。

  “人间地狱?在布达拉宫?”苏妤玲惊讶地问。

  “嗯!就是在布达拉宫。”丁健故作神秘说。

  “怎么会在布达拉宫呢?”苏妤玲迷惑不解道。

  也许苏妤玲还一直沉醉在布达拉宫的繁华之中,她感觉到布达拉宫就是人间天堂,怎么也想不到地狱会与布达拉宫有所联系。当丁健说布达拉宫里还有人间地狱,她不禁觉得有些意外有些迷惑。

  “你没想到也不是意外。布达拉宫里的人间地狱就是雪监狱,人们喜欢提起的是繁华与昌盛,没人愿意提起残暴与衰落,因此人们一提到西藏就提起布达拉宫,却没人提到雪监狱;繁华的布达拉宫掩盖了当时的统治阶级残酷,雪监狱就是在布达拉宫的繁华所掩盖下的人间地狱;天堂和地狱往往只是一线之隔,一念之差就是天堂与地狱。”丁健笑着说。

  “以前没听说过。”苏妤玲不禁感兴趣说道。

  “繁华是建立在残暴之上的,人世间有多少繁华是建立在广大人民群众的血与泪之上。”丁健说道。

  “雪监狱,冰藏犯人啊?”苏妤玲笑着说道。

  “雪监狱的‘雪’在这里没有寒冷的意思,雪在藏语里的意思为下方,雪监狱是指布达拉宫下方的监狱。”丁健笑了笑对苏妤玲说道。

  “感觉很神秘,让人心动,真的很想去参观一下,请丁导游领路。”苏妤玲说道。

  “想参观你得有心里准备哦,残暴的雪监狱里面会让你毛骨悚然。”丁健微微一笑对苏妤玲说道。

  苏妤玲和丁健走进监狱,她顿时感到一种阴森无比的气氛,心里不禁紧张了起来……

  “我们现在的这个地方就是雪监狱的北侧,这里就是关押重犯的地牢,其中一间就是‘蝎子洞’。”丁健说道。

  “蝎子洞?蝎子活动的地方?”苏妤玲大笑着说道。

  “是养着用来蛰人的蝎子的!”丁健说道。

  “养蝎子蛰人?”苏妤玲疑惑不解地问道。

  “就是,是蛰犯人。洞中养着无数的蝎子,统治阶级把犯人投到蝎子洞里,蝎子就会觉得它们的地盘被侵占或安全受到威胁而向人围攻,犯人就会活活地被蜇死,一个或几个大活人被蝎子活活地蛰死,那痛苦凄厉的喊叫声让围观着毛骨悚然。”丁健露出了怜悯的神情说道。

  苏妤玲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她的眼前仿佛浮现了一个场景:蝎子洞里,一个人被一群凶残的蝎子团团围住,蝎子用它们的毒钩刺进人的皮肤注进它们的毒液,而被蛰的人因疼痛而痛苦地在地上翻滚着,发出凄厉恐怖的喊叫声,随着凄厉的喊叫声越来越弱,他痛苦地抽搐着,脸孔由恐惧变成了痛苦,再由痛苦变成了狰狞……

  “啊!太残忍,太恐怖啦。”苏妤玲不禁大喊了一声。

  “其实被放进蝎子洞的大部分人是无辜的,他们大多是触犯了统治阶级的利益而被定性为所谓的犯人,这些无辜的生命就这样在这种环境中痛苦地结束了生命。”丁健怜悯地对苏妤玲说道。

  “在当时****的制度里活佛就是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也就是统治阶级,他们不是菩萨的化身吗?怎么会做这么残忍的行为?”苏妤玲因为还处在惊恐之中,她不禁有些愤概道。

  苏妤玲心中一直带着学生的单纯思想,她认为布达拉宫住的人都是菩萨心肠的藏人,怎么也不会将血腥和残暴与仁慈的喇嘛王国联系在一起。

  “古西藏的制度是封建农奴制,布达拉宫是****的封建农奴制度,是地方官员、贵族,寺院僧侣三大领主的天堂,而西藏却变成了广大劳动人民的地狱,那时西藏的奴隶农民没有任何人权,被统治阶级随意的践踏与压迫;而统治阶级要过锦衣玉食的生活,他们就得对生活在底层的人盘剥和压榨,榨取人民的劳动果实供他们挥霍。喇嘛们本身也是统治阶级,代表的是统治阶级的利益;他们能给农奴们利益吗?”丁健说道。

  “但是他们怎么不痛痛快快的处犯人死刑呢?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们?这手段未免太残忍了吧?”苏妤玲不解地问道。

  “这就是统治阶级统治农民的手段,让犯人痛苦地受刑而死,手段越残暴越会起到震慑农奴的作用,达到‘杀鸡给猴看’的目的,从而树立统治阶级不可侵犯的权利。”丁健说道。

  “太残忍了,太残忍了……”苏妤玲不禁连续地说了几声‘太残忍了’

  “统治者为了达到目的,什么手段都会用,杀人对他们来说如同杀鸡宰羊一般。”丁健说道。

  “那岂不是太草菅人命了吗?”苏妤玲愤怒地说道。

  “统治阶级只顾挥金如土,过着奢靡的生活,农奴在他们面前连猪羊都不如。他们耗资巨大的建佛塔,而这些资金都必须在农奴间压榨出来。”丁健说道。

  “原来一直在我心中的敬仰的喇嘛僧侣们却是残害老百姓的硕鼠之一。”苏妤玲愤愤不平地说道。

  “在西藏,达赖喇虽然是西藏的宗教领袖,他们是西藏的统治集团和利益集团的傀儡,虽然拥有一定的权利,却没有真正的实权。”丁健说道。

  “他们不是统治阶级中的一员吗?”苏妤玲问道。

  “他们只是统治阶级用来统治农奴精神的傀儡,在西藏史上能握有政教实权的达赖喇嘛无非只有五世达赖喇嘛、七世达赖喇嘛和十三世达赖喇嘛三位。其他历世的达赖喇嘛都没有正正的实权;但作为藏传佛教最高的精神领袖,他们仍受万人敬仰,是统治势力利用他们禁锢农奴们的思想,让农奴们生活在精神世界里,陷入封闭、落后和愚昧的状态,从而达到统治者统治农奴的目的。”丁健说道。

  “在古代,迷信的精神统治是统治阶级统治农民的一种手段,他们愚弄无知的农民,让农民服从他们的领导。”苏妤玲说道。

  “当然被关押的那些犯人里面,也有一部分在权力斗争中成为牺牲品的贵族和高级僧侣;甚至至高无上达赖喇嘛在权力斗争中也成为政治的牺牲品,像才子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就是其中的一个。”丁健说道。

  “在这个的‘喇嘛王国’里,农奴主阶级只是极少数人;而这些极少数人却占有西藏全部的土地、草场和绝大部分牲畜等生产资料,并且占有广大牧民的人身;农奴的地位确是极为低贱,甚至可以被当成商品一样被农奴主自由买卖、租赁、送人、置换物品。再加上统治阶级有军队、法庭、监狱的压迫;封建农奴社会是最残酷、野蛮、黑暗、落后的社会;农奴犯了法就要被割舌头、挖眼睛、割脚筋,有的甚至骨头被当成盛酒的容器,这种农奴制度是太惨无人道了。”丁健继续说道。

  “嗯!事实证明,只有党才能解救广大老百姓于水火之中,只有新中国才能给予西藏直至全国老百姓安定的生活。”苏妤玲感慨地说道。

  他们说着,不禁来到了监狱的东侧。

  “这里关押的则是一般犯人的牢房,即使关押的是一般犯人,但在监狱里面的刑具却非常多、刑罚也特别严酷,里面的刑具就有:手铐、脚镣、石帽、竹签、剁手脚的刀子、挖眼的铁勺、站笼、董夹、皮鞭、木枷等二十五种之多,这些刑具的名称就可以让人觉得可怕;入监狱里还要行一种叫入狱杀威鞭的刑罚。”

  “入监狱杀威鞭!?”苏妤玲惊讶地说道,可能她已经被杀威鞭的名称所震怕。

  “嗯!犯人在关入雪监狱之前,先要被管理人员在雪巴列空南门前施行入狱鞭,施行杀威鞭时是一人抓住犯人的头部,一人用绳索捆紧犯人的双腿,另外两人各站一边对犯人实行鞭鞑。同时犯人被释放,还要施行出狱鞭杀威鞭。”丁健说道。

  苏妤玲的眼前不禁浮现了一个情景:一大群带着手铐、脚镣、木枷的犯人,他们有的头上带着沉重的石帽,脖子和身体都被压弯了,露出了极为痛苦的表情;他们有的手指被插进了长长的竹签,血从指心慢慢地沁了出来;他们有的单手被剁掉、有的双手被剁掉、有的单脚被剁掉、有的双脚被剁掉;他们有的眼睛被挖掉、有的脚铐着脚铐,头和手被被笼孔套住疲惫而痛苦地站在站笼里;他们有的坐在长凳上戴着枷锁,膝盖被压着大石头,脚跟被垫得高高的,手被夹住,两个人在旁边拼命地拉着;他们有的被绑在十字型的柱子上,一个敞胸露乳的大汉在旁边用皮鞭狠狠地抽打着……

  ”啊……“苏妤玲不禁又大声喊叫了起来,额头分泌出汗水。

  她怎么也想不到万人信仰朝拜的布达拉宫还有一个这么残酷的地方,还有这么多残酷的刑罚,简直就是一个人间地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