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再唱铃儿响叮当 > 第四章支教之旅(四)
 
  扎西巴金找把车停在一家饭店旁边,饭店的牌匾写着藏文,苏妤玲看不懂饭店的意思;她跟着扎西巴金走进了饭店……

  “切让配伯尔歌苏雄。”服务员双手合十,对着扎西巴金和苏妤玲弯身鞠躬示意,用藏语招呼他们。

  苏妤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她模仿着扎西巴金双手合十向服务员鞠躬回了个礼。

  “不愧为宗教圣地,连打个招呼都这么讲究礼仪。”苏妤玲心理寻思着。

  服务员和扎西巴金咕噜了几句话,苏妤玲猜是问几个人之类的话语,随之服务员把他们引到空座位上坐下,拿出了点菜单示意他们点菜,因为他们说的是藏语,苏妤玲也不清楚他们在交流什么,她翻了翻菜单;还好,店家为了方便游客,菜单标示了藏文和中文;

  苏妤玲以前吃过川菜,她看到里面有很多是川菜,其它的是藏族的特色食品。

  “苏老师啦,您看看想要吃些什么?这里的饭店主要还是以川菜为主。因为您刚到西藏,我们今天就吃些西藏的特色食品吧?”扎西巴金说。

  “扎西乡长,我初次到西藏对此不熟悉,您安排就好了。”因为称呼叫起来太拗口,苏妤玲又把‘巴金’两个字也给减掉了;

  不过这次的叫法刚好被苏妤玲给叫对了,藏民的名字一般没有姓,而大部分是四个字;为了称呼方便,人们就只用两个字来简称。有用前两个字或后两个字作简称的,也有第一、三个字的,但都没有见用二、四两字作简称的。扎西巴金可以叫扎西、扎巴和巴金;但几乎没人叫西金。

  “那就我们主食就吃糌粑,藏式酸菜汤、再来一盘牦牛肉,苏老师,您看怎么样?”扎西巴金问苏妤玲。

  “好吧!就只有我们俩人,饭菜的量量别太多!”苏妤玲微笑着对扎西巴金说。

  “刚才我们进店店员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苏妤玲猜是欢迎词之类的词汇,她知道西藏是一个很讲究礼貌的民族,她也问扎西巴金道;

  既然来到西藏,她就不会放过对这些礼貌细节的学习机会,她也就充满着好奇地向扎西巴金询问。

  “西藏是个很讲究礼貌用语的地方!以后有机会再请您多多教我藏族的礼貌用语及风俗习惯。”苏妤玲继续说道

  “只要苏老师您想学习,我懂什么就向您说什么!苏老师您文凭高,说教我可不敢哦!‘切让配伯尔歌苏雄’汉语是‘您好!欢迎!’的意思。”扎西巴金微笑着解释说。

  “哦!我明白了,谢谢!”苏妤玲觉得跟她猜测的差不多,点了点头。

  苏妤玲之前稍微了解了一下,藏族很讲究礼仪,她刚进入西藏就亲身感受到了,她突然想到在机场见面时扎西巴金的第一句话,不禁又好奇地问:“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您以后就当我的老师啦哈!我们见面时,您说的第一句是什么意思?”

  “哦!‘扎西德勒‘汉语是‘吉祥如意’的意思。也是我们藏族见面时的问候语。”扎西巴金继续解释说。

  饭菜都上齐了……

  “我们的副书记丁健也是你们南方人,过来我们妥巴乡政府挂职;从他那我了解到你们南方人的一些饮食习惯和风俗,你们南方人吃饭一定要有主食和汤而且是先吃饭后喝酒;所以我也就按你们的饮食习惯点了这几种菜,不知道您会不会喜欢?糌粑是西藏的传统食品,我们这当地人一日三餐必备,藏式酸菜汤也是我们拉萨的特色美食,酸爽可口、十分开胃,牦牛肉,肉质鲜美,营养丰富。”扎西巴金指着食品逐一向苏妤玲介绍。

  苏妤玲夹了块粘了酥油茶、奶渣、糖的糌粑放进嘴里嚼了起来,她也是第吃到这香喷喷的糌粑,不禁赞了起来。

  “真香!”她边吃边赞边问扎西巴金道:“做这食品工序很复杂吗?”

  “做糌粑工序也不是很复杂,‘糌粑’是藏语炒面的译音,是我们的传统主食;糌粑是将青稞洗净、晾干、炒熟后磨成的面粉用手捏成团,食用时加入少量的酥油茶、奶渣、糖等,所以口感特别好。”扎西巴金介绍说。

  苏妤玲不知道是肚子太饿的原因还是西藏食品非常可口的原因,她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午餐,离开了拉萨市,再开了二十来公里的柏油路,车开始有点颠簸,苏妤玲望了望前方,道路已经不再是沥青路面了,路面变成了泥土路了,扎西金巴开始放慢了速度,小心翼翼地开着车,看来他是怕苏妤玲受不了这颠簸。

  “到妥巴乡政府还有三四十公里,这一路都是泥土路,而且一边是悬崖,路比较不好走,苏老师,您要先休息一下吗?”扎西巴金问。

  “哦。不用了,我们直接赶过去吧,只是辛苦您了。”苏妤玲回答道。

  “等下的路会更颠簸,我担心你受不了会晕车。”扎西巴金笑了笑说。

  “这路如果没有一定的技术,还真不敢开,我想象中的西藏路就是这样。我要过来之前就是梦过被如此颠簸着。”苏妤玲捂着嘴笑着说。

  “我们都习惯了,这路还不是算太难走的。”扎西巴金笑着说道。

  “这还不算难走啊?李娜唱的那首歌是山路十八弯,我看刚才我们已经绕了几十个弯了。”苏妤玲笑了笑说道。

  “是啊!这条路转弯处比较多,弯弯曲曲的。一面又面临着深渊,所以我们开车都非常小心。”扎西金巴说。

  正说着,突然苏妤玲听到不远处的山路拐角处传来了一阵噪杂的蹄踩地的声音,声音中夹杂着参差的猪叫声,根据声音,苏妤玲判断了一下,猪群应该不小;她不禁纳闷了:这山路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猪群?

  “这么繁杂的猪叫声,看来猪群应该不小,当地有人牧猪吗?”苏妤玲禁不住好奇地问。

  “哈哈……”扎西巴金突然大笑了起来:“牧猪?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以为听到了猪叫声啊!那不是猪群,是牦牛;牦牛的叫声像猪叫声,所以我们又叫猪声牛。”

  “哦!又多长了知识。我还以为牦牛的叫声应该是跟水牛或者黄牛的叫声一样的。”苏妤玲自嘲地笑着说。

  扎西巴金放慢了车速,然后找了一个比较宽的路段,他把车靠在靠山路边停了下来;

  “牦牛是大型偶蹄类动物,野性比较大;在山路遇到牦牛群,一定要停下来,而且要把车停靠在山旁,千万不要鸣喇叭,以免惊吓到牛群。在山路驾车的人们一般不敢轻易惊动牦牛,万一触怒了它们,它们就会以疯狂冲上来,甚至会把汽车撞翻。如果我们惹怒了它们,说不定会把我们的车撞下悬崖。”扎西巴金表情严肃地说道。

  扎西巴金话音刚说完,苏妤玲就看到从山路拐弯处走过来一群高矮长短不等,状如水牛的大型蹄类动物,它们有高有矮,有长有短;有的看上去身高接近两米,体长接近近三米。它们躯体强健,颈短,头大耳小,额长而平,四肢短粗;有黑色的弯角,躯体上方的被毛短而光滑,体侧、腹面、及尾部的毛非常长并且下垂,有的毛快要接近地面。

  苏妤玲从没看过这阵势,她掏出手机不停地拍照。

  “手机不能开闪光灯,以免惊吓牦牛激发了它们的野性。”扎西巴金对苏妤说道。

  牦牛群经过,道路上扬起浓浓的飞尘,夹杂着沉重的脚步声,场景有如古代正在激战的战场。

  牦牛群经过后,扎西金巴继续开车往前走……

  “这阵势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苏妤玲吐了吐舌头说。

  “还有十多公里就是妥巴乡政府了,我先带您过去妥巴乡政府;我们书记出差了要过几天才回来,乡长、教育局副局长和分管教育的领导以及中心小学的校长在乡政府等着您;今天休息一下,我明天再带您到县教育局报道。”扎西巴金说。

  “叭叭叭……”突然拐弯处疾驰出一辆大货车,扎西巴金和苏妤玲吓了一跳;扎西巴金猛转方向盘,车直撞向山体,前轮陷进路旁的一个小坑,大货车擦身而过疾驰而去。

  “沃子辣!”扎西巴金对着开远的大货车愤怒都大吼了一声。

  苏妤玲吓出了一身冷汗,喘着粗气,手脚不停地发抖。

  “这家伙不要命了,在这山路车开得这么快?苏老师,您没事吧?”扎西巴金看着苏妤玲急切地问。

  “哦!没事,吓死我了。您没事吧?”苏妤玲稍微镇静了一下缓过神来。

  “没事。还是您反应敏捷,开车技术好,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苏妤玲心有余悸地说道。

  “这种人,这样开车,迟早会事的。”扎西巴金生气地说。

  “还是您开车的技术特别好,应急能力也特别强。”苏妤玲不禁继续赞叹说。

  “呵呵!谢谢您的夸奖!遇到这种情况只能撞山体不能掉下山。就是被撞翻了也不能掉到悬崖下去!”扎西巴金对自己的判断能力和反应速度很有信心。

  扎西巴金挂了倒车档想把车倒出小坑,前轮翻动打滑了几圈,车退不回来,他又再试着加大了油门,前轮又翻动打滑了几圈,还是退不回。

  扎西巴金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手机没信号,他下了车,绕着车转了一圈,再重新看了一遍,沉思了一下……

  “手机没信号,看来求救的办法行不通了;前轮悬空,只能用石头把坑填满,然后我启动动机,挂前进档,你把石头往车轮下放。”扎西巴金对苏妤玲说。

  扎西巴金说完就开始搬石头,然后在车旁放了些比较小的石头;一切安排就绪,他上了车,启动了动机。

  苏妤玲按着他的建议往车轮下填石头,突然车向前移动了一点,苏妤玲再往车轮下放石头,车再往前移动了一点,当苏妤玲再次放下石头后,扎西巴金加大油门往后退,前轮从坑里退了出来安全着陆!

  苏妤玲不禁鼓起手掌,大声赞叹:“扎西,您的技术真的是太棒了。”

  苏妤玲一开心,连‘副乡长的’称呼都忘记了加上了。

  “山路开多了总会开出经验来;我们回去吧,乡长他们肯定等急了。”扎西巴金擦了擦汗珠说道。

  车继续开向妥巴乡,后面扬起一阵阵灰尘……

  “朝圣的路上,总有阿妈放飞祈祷的经幡;仰望高原总有圣地千年、不化的雪山……”扎西巴金忘情地高歌着藏族民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