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再唱铃儿响叮当 > 第七章两个人的中秋(一)
 
  “大忙人,还在加班啊!该吃午饭啦!”丁健正在聚精会神敲击键盘写材料,突然被说话声音吓了一大跳,他抬头一看,是苏妤玲。

  苏妤玲是什么时候走进丁健的办公室?

  丁健聚精会神,他一点都没察觉到。他转过头对着苏妤玲笑了笑。

  “还有一份材料还没写完成。你饿了吧?先过去吃饭吧!”丁健边敲打着键盘边说。

  “我还不饿,等你一起过去吃。食堂里都是藏族的干部,你没在我不习惯。等你忙完了我和你说一件事。”苏妤玲说着自个坐在椅子上。

  苏妤玲到拉萨一个多月,在这个陌生的高原,她每天呼吸着比以前稀薄的空气,每天遇到的是与她不同民族的人;

  初到西藏的她在迷茫的时候,遇到了老乡丁健,她的精神得到依靠与慰籍;她把丁健当成了无话不谈的亲人,当成了知己。还带着学生气的她在丁健面前已经豪不再拘束了,偶尔还会象对着大哥一样撒撒娇。

  一个多月以来,丁健的办公室、宿舍都留有她的影子,她们谈诗论经,谈文学,谈教育,谈藏民的民风礼俗,谈风景,谈野生动物,谈妥巴乡的未来发展……

  她们成为了形影不离、无话不谈的至交好友,甚至有时聊到凌晨两三点;

  苏妤玲偶尔也做些饭菜让丁健重新回味南方的生活,只是在西藏,要煮一些南方菜确实是有一定的难度,就找菜源不好找,一个多月来倒她也觉得其乐无穷……

  “走吧!我们吃饭去。”丁健关好了电脑。

  “刚才我到宿舍找你,你门锁着,我以为今天是星期六,你还在睡懒觉。门差点都被我敲破了。”苏妤玲嘟着嘴说道:“后来我想,你可能在办公室,我就过来了,没想到你真的在办公室,你看,我聪明吧?”

  “哈哈……聪明!”丁健看着这天真的小女孩哈哈大笑。

  “哦!你还笑呢。如果在办公室再找不到,我就要发寻人启事了。”苏妤玲翘着嘴巴说。

  “你不会打手机么?”丁健笑着说。

  “你经常没接我电话。”苏妤玲白了丁健一眼说。

  “有时是在开会,有时在忙,我不是有回过去吗?”丁健笑笑说。

  “你在加班什么材料啊?这么急,今天可是礼拜六呢。”苏妤玲问。

  “是一份可行性报告。”丁健回答道。

  “什么可行性报告?不懂。”苏妤玲眨了眨大眼睛问。

  “就是一份关于修建妥巴乡到拉萨市的道路的可行性报告。下礼拜要用,所以把它加班完成。”

  “你不是在负责教育这块吗?怎么做起道路交通的材料?”苏妤玲问道。

  “项目这块也是我在负责,能做的就多做点吧。”丁健说道。

  “哦!妥巴乡到拉萨市的路都要由我们负责吗?”苏妤玲问。

  “哦!不,我们只负责我们属区的二十来公里,我们起个带头。如果项目获得批准,资金缺口方面还得多方筹备呢!”丁健说。

  “嗯!西藏的路就是太难走了。特别是这条路一边靠山一边濒临深渊,特危险。”苏妤玲回忆起刚到拉萨第一天的事,不禁心还有余悸。

  “提高交通安全,减少交通事故是其中的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要发展必须修好道路,不是有流传着一句话说:要致富,先修路。”丁健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交通运输是发展经济的重要枢纽,便利的交通运输能使一个地区的资源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交通发达起来了,物流便畅通,节省了成本,有利于本地产品流通出去,外界产品流进来,形成商品流通渠道,促进了商品流通,拉动经济发展,改善民生。”丁健笑着说道。

  “哦!修路的意义还是非常大的。”苏妤玲看了看丁健说道。

  星期六的食堂,吃饭的人比较少,丁健和苏妤玲装好了饭一起坐在餐桌旁……

  “你刚才说要告诉我一件事,是什么事啊?”丁健问。

  “今天是什么日子?”苏妤玲眨着大眼睛问。

  “什么日子?”丁健莫名其妙地问。

  “傻瓜!今天是中秋节啊!”苏妤玲说完自己怔了一怔。

  她怎么会突然说丁健是傻瓜呢?也许相处一段时间后她已把丁健当成了亲人,所以变得无拘无束,

  丁健也怔了一怔,他随着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我真的是个傻瓜,连这个传统的节日我都忘记了。”丁健哈哈大笑说。

  “我叫你傻瓜你不生气?”苏妤玲弱弱地问,她突然觉得自己唐突了,怕丁健生气。

  “这傻瓜叫得好啊!你叫我一千遍我也不能生气的,竟然把我们的传统节日都忘记了,你说该不该骂!?”丁健又笑了起来。

  “我怎么觉得这里没有中秋节的气氛啊?”苏妤玲问。

  “中秋是汉族人的节日,藏族是用藏历计日,在藏历中是没有中秋节这个节日的,所以藏族不过中秋,也就没有节日的气氛啦。”丁健说。

  “藏族没过中秋节,那他们怎么过团圆日啊!”苏妤玲好奇地问。

  “藏族他们有自己的团圆节日,就是藏历的十二月二十九日,这天是驱鬼节,家家户户驱鬼销灾,团聚在一起迎接新年。在藏族人们的心目中,月圆之日就是吉祥的日子,很多节日都在月圆之日举行。”丁健看着好奇的苏妤玲说。

  “那在我们妥巴乡应该买不到月饼了。出门在外,总会想起家人。”苏妤玲有点伤感地说道。

  “在妥巴乡应该买不到。”丁健回答道。

  “我们可以去拉萨市区买,市区也许可以买得到。”苏妤玲突然异想天开地说。

  “很想吃月饼吗?”丁健问。

  “嗯嗯!出门了总有些思乡之愁。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苏妤玲望了望天空带着伤感的口气说。

  丁健看着苏妤玲起了思乡之情,她的眼眶也湿润了;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看你,现在是白天中午,那是太阳不是月,你望天空干什么?嗯!吃完饭我带你到拉萨八廓街买月饼去。”其实丁健是看着苏妤玲愁绪欲滴泪的表情,想引开话题逗她开心。

  “呃嘿!你也会叫错名字啦?是八角街不是八廓街。”苏妤玲开心地笑了起来:“说话要算话哦!吃完饭马上就走。”

  “八廓街才是八角街的正确称呼,八角街是拉萨的商业中心。”丁健认真地说道。

  “我怎么只听说过八角街。没听到有人提到八廓街呢?。”苏妤玲又好奇地问。

  “八廓是藏语八古的音译,八古即寺庙周围的意思;在拉萨四川人的比例占了很大,四川话的‘廓’与‘角’的发音相近,就把’八廓街’误读成‘八角街’了,再有一个原因是大家认为环形街道有八个角所以就习惯性地叫‘八角街’了。因此到拉萨的人没有不知道八角街,而知道‘八廓街’的人反而变少了。”丁健笑了笑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你好坏啊,故意诱导我。”苏妤玲嗔怪着说。

  苏妤玲的表情让人又爱又怜,丁健看着她心不禁砰然一动……

  “我可没那么做,只是你对八角街还不那么了解而已。也没错,我故意说八廓街就是诱导你进一步了解一下八角街。你不是说要了解这里的环境和文化吗?我就让你了解一下这个古迹的历史。”丁健笑着说,他觉得跟苏妤玲在一起很放松,很开心,偶尔还可以逗逗她开心。

  “你真是我心中的度娘,以后我不懂得就用语音输入,从你这查资料。”苏妤玲笑嘻嘻地说。

  “度娘?把我女人化啦。叫我度哥吧!哈哈!”丁健笑着说道。

  “那我们就可以到布达拉宫游玩啦?”苏妤玲问。

  “游布达拉宫在时间上可以来不及了,游布达拉宫要早上早点走。游览了布达拉宫后还可以游览药王山和西藏黄教三大寺庙等!”丁健回答道。

  “八角街原来是围绕大昭寺的转经道,随大昭寺宗教地位的加深发展而形成了集宗教街、观光街、民俗街、文化街、商业街和购物街于一身的街区。八廓街的出口入口是大昭寺的广场,整条街是呈圆形,没头没尾,循环无止无休。等下到八廓街了你就能体会到其中的奥妙了。”丁健微笑着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