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再唱铃儿响叮当 > 第十三章两个人的中秋(七)
 
  “好啊!就玩这个。你教我啊!生活老师!”苏妤玲调皮地笑着说。

  “苏老师,叫我丁大哥!”丁健哈哈大笑。

  自从参加了工作,他从没感觉过生活原来是这么的快乐,他心里暗暗感激苏妤玲,让他在工作之余度过一个开心的中秋之夜。

  “西藏礼仪非常讲究,敬酒的人双手捧酒杯,敬献受酒的人,对长者更是如此。而被敬的人客人应起身站立双手接酒,用左手托住,然后用右手的无名指轻轻地蘸上碗里酒向空中弹一下,如此反复三次,然后喝一口,第一口喝完主人会给你斟满酒,然后喝第二口,第二口喝完主人会再给你斟满酒,这样要连续喝三口,当主人第三次斟满酒后,客人就要把这碗酒喝干。这就是西藏‘三口一碗’习俗。”

  “西藏人们对礼仪确实很讲究,连敬酒还也要这么多规矩。为什么要弹酒三次呢?”

  “在西藏的风俗,‘三口一碗’三是代表吉祥如意,弹酒三次是对天、地、神的敬奉和对佛、法、僧三宝的祈祝。在弹酒敬神后最后一碗一滴不剩着才是最有诚意的,所以客人最后一碗酒要喝干。以后再敬酒就可以随意了。”丁健微笑着看着苏妤玲说。

  “如果被敬酒的客人不会喝酒怎么办呢?”苏妤玲眨着大眼睛问道。

  “如果客人不会喝酒,用右手无名指蘸酒向天上弹三下,主人就自会明白客人不会喝酒。”丁健回答道。

  “你当主人,我当客人,我们来练习一下藏族的‘三口一碗’习俗。”苏妤玲笑着对丁健说。

  “哈哈……没想到我们小孩玩过的过家家的游戏会这拉萨的明月夜重温。”丁健哈哈大笑说。

  丁健拿起碗,倒了一碗然后双手捧酒杯,躬身递给苏妤玲,苏妤玲起身站立双手接酒,用左手托住。

  苏妤玲突然觉得好笑,不禁咯咯大笑了起来。

  “敬酒得严肃接酒也得严肃,不许笑。”丁健表情装得很严肃,自己却也不禁笑了起来。

  看着丁健笑了,苏妤玲不禁开怀大笑,她不禁笑得猫下了腰。

  看着这天真无邪的女孩,丁健不禁停住了笑,他不禁痴看了她一眼,心中思绪万千……

  苏妤玲看到丁健不笑了,她也严肃了起来,学着丁健刚才的动作,用右手的无名指轻轻地蘸上碗里酒向空中弹了三下。

  丁健愣了一愣:这动作表示客人不会喝酒啊!?

  看着丁健的表情,苏妤玲哈哈大笑大笑起来……

  “这就是表示我不会喝酒吗!”苏妤笑着说。

  “高材生的反应速度好像都比寻常人快。”丁健也跟着笑了笑说。

  丁健再拿起碗,做了一个倒一碗的动作,然后双手捧酒杯,躬身递给苏妤玲,苏妤玲起身站立双手接酒,然后用右手的无名指轻轻地蘸上碗里酒向空中弹一下,然后喝了一小口,丁健给苏妤玲斟满酒,苏妤玲喝第二口,丁健等她喝结束再给她斟满酒,这样要连续喝三口,当丁健第三次给苏妤玲斟满酒后,苏妤玲碗酒喝干。

  “哈哈……还真喝干啊。”丁健哈哈大笑说。

  “按习俗吗?好习惯是平常培养出来的。”苏妤玲也大笑着说。

  “刚才是学习,要不要进修一次?加强一下。”丁健笑着说。

  “不啦不啦,再进修我就醉了。”苏妤玲摇着说笑着说。

  “哈哈……这小酒量,以后别人给你敬酒你就直接用右手的无名指蘸上碗里的酒向空中弹了三次就OK啦!哈哈……”丁健到西藏今天是第一次这么开心。

  “你要不要亲自辅导一下?”苏妤玲盯着丁健问,她的眼神突然变得柔情万分。

  “投降;直接空弹三次。”丁健哈哈大笑说。

  “嗯!好吃,又鲜又甜。”丁健取出一块牦牛肉放到嘴里:“苏老师,我敬你一口。”

  丁健说着端起青稞酒喝了一口敬了苏妤玲一下,然后喝了一口。

  “今天我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的到来,我今天就没这么开心啦!来我们一起敬一下这西藏的明月,让我们过了一个两人的中秋。”丁健说完斟满了酒举酒对月说。

  苏妤玲也举起碗向着月亮,然后一干而尽。

  “你怎么干掉了?”丁健看着苏妤玲问道。

  “以示诚意。”苏妤玲笑着说:“达娃卓玛和仓央嘉措两个人曾经对着月亮言誓,生生世世不负彼此。我在想她们当初的情形是不是和我们此时一样。”在酒精的催发下,苏妤玲带着酒意,口再无忌言像在开玩笑说。

  “十轮霜影转庭梧,此夕羁人独向隅。未必素娥无怅恨,玉蟾清冷桂花孤。”(译:中秋月圆,月光洒到庭院,院中梧桐树影婆娑,我一人羁旅异乡,节日里看这月亮下的树影,时间缓缓过去,影子不知不觉的移动着。遥看天上明月,想那月宫中的嫦娥,现在也未尝不感遗憾吧,陪伴她的,毕竟这有那清冷蟾蜍和孤寂桂树。)苏妤玲望着月亮不禁不禁惆怅地念着。

  “思乡啦?”丁健听出苏妤玲诗中之意,他如一个大哥似的,怜爱地问道。

  “嗯!在大学的时候这种愁绪倒是没这么强烈。”苏妤玲淡淡地说道。

  “现在路途遥远,人和自然环境都不熟悉,所以到了节日思乡之情就倍增。记住,这还有我这个大哥陪着你呢。”丁健安慰着说。

  “共看明月庆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哈哈;一夜乡心五处同;我再和你喝一杯。”苏妤玲说着举起碗来。

  “望阙云遮眼,思乡雨滴心。将何慰幽独?赖此北窗琴。乡愁忧人心。你晚上喝得有点多了,别再喝了哦!”丁健听到苏妤玲把碗说成杯,他觉得她应该是喝多了。

  “没事!没事!你是我哥你陪我干。”苏妤玲说着把一碗酒干掉。

  苏妤玲突然抽泣了几声,她慢慢地站了起来,徐徐地走向旁边的杨树,她扶着杨树,慢慢地抬起头……

  丁健望往苏妤玲,皎洁的月光下,一阵风吹了过来,把苏妤玲如丝般的秀发吹得飘了起来,白色的服装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洁白无瑕,丰满的身材散发着青春的魅力……

  他的心不禁一动,随之在酒精的作用下狂乱地跳了起来,他不再看苏妤玲,把头转开望向圆月。

  他仿佛看到了嫦娥,又把头转向苏妤玲,他的心又不由得狂蹦了起来,他看到了嫦娥来到拉萨,来到他的面前……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译:见到云就联想到她华艳的衣裳,见到花就联想到她艳丽的容貌;春风吹拂栏杆,露珠润泽花色更浓。如此天姿国色,不是群玉山头所见的飘飘仙子,就是瑶台殿前月光照耀下的神女。)丁健越看越痴了,他不禁慢慢地站了起来,也许丁健受带酒精的催发,也许他是被此情此景所感动,他想着想着,情不自禁地一步一步走向苏妤玲靠近……

  丁健走到苏妤玲的身边,他伸出双手,慢慢地搭向苏妤玲……

  突然,他停住了了……

  ‘不!我不能……’丁健不禁收回了双手……

  苏妤玲突然转过身,丁健看到她的两道长长的泪痕,此时苏妤玲更显得楚楚动人……

  苏妤玲的眼光和丁健的眼光交融在一起,她们俩突然像被胶粘住了,一动也不动……

  突然,苏妤玲张开了双臂,抱住了丁健,突然而来的拥抱,丁健突然惊慌失措了,他张着双臂,不知如何是好……

  “呜呜呜呜……”苏妤玲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苏妤玲的哭声惊醒了丁健,他轻轻地迎合着抱住了苏妤玲,然后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你喝多了,我送给你回去吧。”丁健轻声地说道……

  “嗯嗯。”苏妤玲顺从地轻轻点了点头……

  丁健挽着苏妤玲的手臂,慢慢地走向苏妤玲的宿舍……

  安顿好了苏妤玲,丁健轻轻地对苏妤玲说:“妤玲。哥走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又是个明媚而没忧伤的日子了。”

  “不要走,哥你不要走,你陪我说说话,陪我,陪我……”苏妤玲突然抓住丁健的手呢喃了起来……

  丁健从苏妤玲的手中抽出他的手,帮苏妤玲盖好了被子,慢慢地走回草坪,他倒了一碗青稞酒一昂头一口喝干掉,他突然流下了两道眼泪……

  他望了望天上的月亮,再看了看杨树,他仿佛看到苏妤玲如仙女般的身影还印在杨树下……

  ‘未必素娥无怅恨,玉蟾清冷桂花孤;’如果你是月宫中孤寂的嫦娥,我愿化做那只清冷的蟾蜍陪伴你,让你不再孤寂让你不再感到遗憾……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丁健又倒了一碗青稞酒,他把酒举起对着明月,念着念着,他又一口干掉……

  他低下头,眼睛渐渐模糊了起来……

  “梓珺,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丁健呢喃着,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一年多了,他对曾梓珺说的这句话一直晕绕着他的脑海里,当丁健的手被曾梓珺无情地甩开的时候,他知道一却已经无法挽回了;当初相恋,曾梓珺不顾父母的反对与丁健爱得轰轰烈烈,当要分手时,曾梓珺又以父母不同意为借口,分手的让丁健凄凄惨惨……

  一年前,丁健拿着援藏通知书,他来到了曾梓珺家附近对着紧闭着的大门自言自语:‘梓珺,我走了,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我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我不知道你和我分手的原因,但我永远你会怪你的;我走了,请你多多保重自己,你的胃不好,要记得按时吃饭,按时吃药,不定期检查。’

  “问君何事轻离别,一年能几团圆月。梓珺,你现在怎么样了?”丁健抬起头望着圆月止不住泪流满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