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再唱铃儿响叮当 > 第二十八章伟大的爱
 
  雨越下越大,泥泞的道路越来越不好走……

  “已经两三年没下大暴雨了,今年的雨不仅比以往提前了一个多月到来,而且特别大,已经连续下了三天大雨了,原本以为下了几天大雨就会停,没想到大雨转成了暴雨。”德协拥忠对丁健说道。

  “是啊!让我们觉得有点措手不及。还好,迁移工作做得还是比较顺利。”丁健说。

  “有几个比较老的村民都很恋家,她们都不肯走,做了许多动员工作,大家都愿意了,不知道后来那个桑姆莫拉却突然又变卦了。”村长说道。

  “老人家吗!一直住在一个地方,恋家情节也非常正常,在外地工作退休了都想回老家,那句‘落叶归根’也是说出了这种情结啊!”丁健说。

  丁健说着,眼前不禁闪烁出远方的父母的身影;父母很善良明事理,他们都也非常支持丁健的工作,当他说要援藏的时候,他们都很支持他……

  丁健他们一行往丹坦走,突然一部GL8商务车开了过来,丁健认得那是格桑的车……

  格桑一家不是到拉萨吗?怎么又回来了……

  “丁副书记,都搬迁出来了吗?我在拉萨听说今天要下大暴雨,就赶回来了。”格桑停下了车,对丁健说。

  “是的,都搬出来了。”丁健回答道。

  “本玛和孩子呢?”格桑问。

  “她们不是跟你一起到拉萨吗?”丁健吃惊地问。

  “没有,本玛因为脚受了伤,不方便行走,我让她们留在家里。”格桑说。

  “多吉,这是怎么回事?本玛她们呢?”丁健问吉仁道。

  “我到格桑家,叫了门没人应答,以后她们跟格桑到了拉萨,由于要转移其他村民,我就走了。”吉仁说道。

  “你怎么能那么粗心大意呢?不是交代过不能漏掉任何一个人吗?”丁健大声对吉仁喊道。

  “格桑,你车让给我,我回去接她们。”丁健转过头对格桑说。

  “我们一起去。”格桑说。

  格桑说完启动了汽车,丁健急速地上了格桑的车向着曲卡村的方向奔驰过去……

  暴雨越下越大,格桑忘记了自身的安危,在泥泞的道路上飞驰,突然车停了下来……

  “打滑!?我下车推一下。你挂着前进档;我们一起喊‘一二三’,喊到‘三’时你放开刹车加大油门,我用力往前推。”丁键说。

  “好!”格桑应了一声。

  丁键推开了车门冒着暴雨跳下了车,丁键毫不在意冰冷的大雨噼噼啪啪打在身上,他跑到商务车后面,用手推住车后面,大喊‘一二三’,喊到‘三’时,格桑放开刹车加大油门,商务车发出几声低沉的吼叫声,在原地打滑,如此反复几次,车就是在原地打滑不动……

  格桑急了,他跳下了车,跑到丁键旁边……

  “我力气比较大些;你开车,我来推。”格桑对丁键说。

  “这样做没什么效果的。”丁键说。

  丁键环顾了一下四周,他突然兴奋地跑到靠山的路边,原来那里堆积着从山上被大雨冲下来的杂草和小树枝……

  “快,过来帮忙。”丁键对格桑大声喊道。

  格桑仿佛明白了什么,向小草堆跑了过去,他们一起把小树枝抱起铺在商务车车轮下和前方……

  “我来开车。”丁键说着跑进了驾驶室‘

  格桑留在车后面推车,他们一起大喊‘一二三’,他们一起喊到‘三’时,丁键放开刹车加大油门,商务车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声往前跑,丁键停下了车,格桑跑进了副驾驶室……

  “靠近山边的硬路走,那边没什么车开过,不会打滑。”格桑对丁键说道。

  “我知道。”丁键边看着前开车边说道。

  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曲卡村格桑家……

  车一停,格桑马上推开车门从车上跳了下来径直往家门跑过去,他打开了门,看到本玛正坐着喂孩子,不禁舒了一口气,本玛也看到格桑……

  “你怎么提前回来啦?外面的雨好大啊!”本玛说。

  “快,跟我走!”格桑跑过去开始收拾东西。

  “怎么啦?外面雨很大,刚才又听到了很多噪杂声。是发生了什么事?”本玛说着站了起来,跛着脚走了几步。

  “天气预报说大雨转暴雨,我们当心会发生山体滑坡,全村得迁移到安全地方。”丁健对本玛说道。

  “哦!外面雨都这么大,等雨小了些再走吧?”本玛不慌不忙说。

  “不能再等了,万一发生了滑坡就麻烦了。”丁健说。

  格桑收拾了一些必用的东西,丁健上前帮格桑提物品,格桑把东西放到丁健手上后他上前扶起抱着小孩的本玛,为本玛披上雨衣,搀扶着她跟丁健往门口走了过去……

  格桑和本玛上了商务车的后座,丁健上了驾驶室,启动了车调了头往丹坦出发……

  雨点像在撒黄豆似的噼噼啪啪打在车上,山上的水形成无数小河把失去植被的泥土冲了下来……

  丁健正开着车往前走,突然,车在原地打滑着不动了……

  “又在打滑了,我下去看看。”丁健说。

  他说完打开了车门下了车,他下车一看,只见山上的雨水掺和着泥土像洪水一样从山上急流而下,而车轮已经陷进泥浆之中,看这种情况车是不能开了……

  “轰”一声雷响,闪电映照着山迫,丁健看到泥石不停往下冲……

  “泥石流?!山体滑坡?!”丁健心里一凉:“怎么办?车外暴雨如倾盆的水。四周泥土一直往下冲,山开始滑坡,车开不动了,往前跑往后跑肯定会被埋进泥石浆里。”

  丁健满身泥浆爬上了车……

  “丁副书记,车能开吗?”格桑问。

  “山体开始滑坡了,泥石流已经把我们的四周都围住了!”丁健带着绝望的口气说。

  “山体滑坡?!”格桑和本玛异口同声惊叫了起来。

  格桑想拉开车门,但泥石流已经把车的一边门都堵死了,他爬到车的背山一边,拉开了车门走出了车……

  “噗嗤噗嗤”泥浆撞到车上,喷起的泥浆溅射到格桑的头发上……

  格桑往看了看又往后看了看,泥石流如洪水一样倾泻而下……

  格桑跑上了车,关掉了车门……

  “走不了了。”格桑绝望地说。

  格桑说完抱住了本玛……

  “别怕。”格桑说着流下了眼泪。

  “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本玛说。

  商务车突然熄火了,车厢里越来越暗……

  “我们的车可能被泥石流埋没了。”丁健声音深沉地说。

  “丁副书记,是我们害了你。”格桑带哭腔愧疚地对丁健说。

  “是我工作中发生了失误,不怪你们,你们不用内疚。”丁健淡淡地说。

  “是她们母子命运不好,丁副书记,谢谢您!你已经救了她们一次了。”格桑说。

  商务车停熄了火,车厢里一片昏暗,孩子拼命地哭着,格桑抱紧了本玛和他的孩子……

  “丁副书记,麻烦您帮我抱着孩子一下。”格桑说。

  格桑从本玛手中抱过小孩,他在她的脸上亲了又亲,然后递给了丁健……

  “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格桑亲了亲本玛问。

  “嗯!”本玛似乎明白格桑话里的意思。

  “丁副书记,麻烦您帮我们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我和本玛先走了。”格桑伤心地对丁健说。

  “你们?你们……”丁健惊讶地问。

  “车已经被泥石流埋没了,车厢内的氧气已经不多了,我们需要把车厢里的氧气留给你们,这样你们就有机会等到救援队的到来。即使等不到救援队,我们也可以让我们的孩子多活些时间,她来错了地方,来错了家庭,我们能为她做的也只有这一点了。”格桑流着泪对丁健说道。

  “格桑……你们……”丁健喊道。

  “本玛,这辈子我没能好好照顾你,只能期待来生再补偿了。”格桑眼泪如泉涌说道。

  “格桑,来生我再做你的老婆。”本玛哭着说。

  爱,伟大的爱!父母对小孩的爱,夫妻之间的爱,爱就是这么伟大……

  丁健听得泪流满面,他不禁想起远方的苏妤玲……

  格桑撕开了衣服,他把衣服撕成了两条条状布条,他给两条布条各打了一个圈结;他把衣服布条套进他自己的脖子,然后又把另一条布条套进本玛的脖子……

  “丁副书记,拜托您了。”格桑伤悲地说道。

  格桑说完,他把自己脖子上的布条圈拉紧,接着他拉紧了本玛脖子上的布条……

  “来生再见……”格桑发出沙哑的声音。

  格桑说完他对着本玛的嘴亲了下去……

  死亡都要经历一阵死前痛苦,格桑和本玛好像没有经历过这种感觉,他们嘴亲着嘴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没有挣扎,微笑着飞向天堂……

  后来救援队打开车门的时候,想把格桑和本玛分开,但他们紧紧地拥抱着没能分得开,大家把他们合体一起葬了……

  曲卡村整个村子已经被泥石埋没了。几年后,有人看到原来的曲卡村附近有两只奇异的鸟儿,两只鸟儿各自只有一目一翼,它们结伴着在飞翔。老人家说,那两只鸟儿叫比翼鸟;丹坦村的人说,那两只鸟儿是格桑和本玛化成的。那一对比翼鸟再也没有人看过,但那个传说一直在妥巴乡流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