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叶飞江月 > 第1724章 舞月动怀孕
 
“看好了,这套是蜀山枪法!”

酒剑仙说完,就是原地开始舞动长枪,他的身法飘逸,十分利落,一道长枪化成十几道,速度极其之快。

“这一招,叫做苍龙出海!”

酒剑仙说完,便是猛然一刺,那一刺的距离极其短,在方圆之间进行,每一招每一式,都绕着八卦的形状打着。

叶飞双眼微眯,看着酒剑仙舞动长枪,其中的精妙,只有心中意会,不可言传。

“看好了,枪尖不可离开身前,无论长枪怎么摆动,枪尖始终在这个位置。”

酒剑仙一边演变,一边给叶飞讲解,叶飞站在原地,看的认真,同时,也心惊胆战,这一套枪法,绝对比自己要强。

“这一招,轻易不要使用,看好了。”

酒剑仙猛然高高跃起,双手持着长枪,怒砸而下。、

“这个时候,要用出自己全部力量,全部的斗气,给敌人致命一击,但是自己的空挡很大,容易被人反杀,但是这招威力巨大。”

“接下来,蜀山枪法十三式!”

酒剑仙继续在原地舞动,长枪宛如扫把一般,绕着周身一圈,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他的脚步在地上不断的游走,始终在方寸之间,无论招数怎么变,他都在原地。

“不要让自己的步伐紊乱,一定要按照八卦的形状,必要时刻,要往后退。”

酒剑仙演练着招数,不耐其烦的对着叶飞说着,半个时辰后,酒剑仙长枪刺在地上,他脸不红,心不跳,静静的站在原地。

“你学会了吗?”

酒剑仙问着叶飞,叶飞点点头,刚才的一招一式,叶飞都记得清楚,也在心中演练。

“前辈,我记住了,这一套枪法,简直出神入化,我会多加练习的。”

叶飞对着酒剑仙说着。

“不用演变第二次就好,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酒剑仙见叶飞明白了,他缓缓的拿起酒葫芦,转身离开这里,他的背影十分潇洒。

叶飞站在原地,看着酒剑仙的身影,他眼中带着一抹感激。

“多谢前辈了。”

叶飞对着酒剑仙的背影抱拳,内心十分感激,下一刻,叶飞拔出长枪,在原地舞动,按照酒剑仙教给自己的招数,一边又一边的练习着。

叶飞身法在方寸之间游走,枪尖也时刻在原地,无论怎么舞动,都严格按照酒剑仙教导的练习。

叶飞一枪舞动完毕,他站在原地,眼中带着惊喜。

“这套长枪枪法,果然很强,这样的话,以后我战斗起来,事半功倍!”

叶飞脸上带着微笑,十分开心,有什么东西,比自己变强更加令人兴奋的呢?

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酒剑仙在枪法上,有资格教导自己。

“回去。”

叶飞看了一眼天空,天色很晚了,自己来这里也已经很久,该回去看看舞月动了。

他脚踏金花,朝着酒楼而去,十五分钟后,叶飞回到了酒楼,他拿着钥匙捅开门锁,一进去,就看到舞月动在床上盘坐修炼,估计是要修炼一晚上。,

“你回来了。”

舞月动睁开眼睛,她缓缓的笑着,白皙的脸颊,秀挺的鼻子,让叶飞看了心情也是很好,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真是自己的福分呢。

“嗯,回来了。”

“我还以为你要盘坐到天亮呢。”

叶飞意外的说着,舞月动朝着叶飞走来,“我来闻闻有没有其他女人的味道。”她趴在叶飞的身上就闻着他的脖子,还有肩膀。

叶飞翻着白眼,一阵无语,“要是我真的出轨,你是闻不出来的。”

“瞎说,我的鼻子可灵了,其他女人的味道一下子就能闻到。”

舞月动皱了一下鼻子说着。

叶飞猛然一抱舞月动,把她放在桌子上,双手抱住她的腰肢。

“那你倒是说说,你闻到了什么?”

叶飞的脸凑舞月动很近,大有一口亲上去的意思。

舞月动摇摇头,“只有一股酒味,还有树叶的味道。”

“树叶的味道是什么味道?”

叶飞缓缓的压向舞月动,准备吻上她的嘴唇。

“哎呀,等一下,不可以。”

舞月动双手推着叶飞的胸膛,一阵抗拒,叶飞有些愕然,夫妻之间唧唧我我是正常的,今天舞月动怎么这么抗拒?

“告诉你一件事,是喜事,你猜猜是什么?”

舞月动神秘的一笑,卖着关子。

叶飞一歪头,竟然有喜事,“怎么?难道是你拿到了忠孝法则?”

“嗯~不是,再猜猜看。”

舞月动摇摇头,一脸羞红的说着,叶飞内心一楞,莫不是怀孕了吧?

“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他惊愕的问着舞月动。

“对啊,开心吗?你要当爸爸了。”

舞月动在叶飞的脑门上轻轻的点了一下,十分开心。

“我们有自己的孩子了,嘿嘿。”她一脸幸福,眼中还带着憧憬。

叶飞内心一慌,没想到舞月动怀孕了,自己的法则还没有找全,她就怀孕了,要是带着孕妇一起上路,会很不方便的。

他脸色一凝,摸着舞月动的脉门,她手腕上的脉门有力,隐约之间,右手的脉搏更加强大一些。

“果然怀孕了,是个男孩。”

叶飞对着舞月动说着。

“是男孩啊,太好了,没想到第一胎就给你生了个小子。”舞月动开心的说着,可是她看叶飞好像不是很开心,一脸忧虑的样子。

“怎么了?你不开心吗?”舞月动轻轻的问着叶飞。、

叶飞摇摇头,说道:“倒也不是,你怀孕了,我还是要继续寻找法则的,路上,会更危险的,到时候,怕是要苦了你们母子俩。”

舞月动点点头,她也有点害怕,路途遥远,危险重重,虽然有叶飞的保护,但是世事难料,谁会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到来呢?

叶飞看着舞月动,说道:“既然你怀孕了,那就不能跟我继续上路了。”

“你要抛弃我吗?”

舞月动正色问着叶飞,看他这么认真的样子,她内心一酸。

叶飞摇摇头,说道:“不是这个意思。”

“既然你怀孕了,路上很危险,我可不想遇到什么意外,万一胎死腹中,或者是流产,我……”

“呸呸呸~”

“不许说不吉利的话,什么流产不流产的,不许说。”

舞月动在叶飞的嘴巴上轻轻的拍了几下,让他不许瞎说。

“你也快呸,把刚才的晦气给我呸出来。”

舞月动对着叶飞说着。

“这么幼稚啊?我还呸?”

“你快呸,不呸不行!”舞月动扭动身体,开始撒娇的说着。

“呸呸呸,好了,我不瞎说。”叶飞溺爱的摸着舞月动的脑袋,

“我想了两个办法,你看你用哪一个。”

“什么办法?”舞月动不知道叶飞想出来的办法是什么,便是问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