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伏无 > 第二章 艾草
 
四月初七,阴雨绵绵,村子的人大多都闭门不出,可不知谁大声的吼了一句。

  “泥口巷那可怜孩子的母亲去世啦!”

  眨眼之间,村子开始躁动起来,纷纷撑起油纸伞往泥口巷赶去。

  “林双!”一位老汉推开大门冲了进去,紧接着,乡亲们也一窝蜂的涌进。

  可众人进到院子里却只能见到禁闭的大门,老汉忙是走上前去,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大门是由内锁上的,林双还在屋子内。

  “林双,你别做傻事啊,你还有乡亲们呢,林双!”大汉急了,用力的敲着门。

  大汉久喊无果,便挽起袖子猛的一撞,大门砰的一声被撞开。

  “林双!”

  光亮照进了漆黑的堂屋内,只见少年跪在盖着白布的妇女面前,少年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妇女,眼泪早已流干,只留下一副憔悴的面孔,少年那满头黑发也成了白发。

  见众人走了进来,林双缓缓的转过头,目光呆呆的看着众人。

  “都怪我……”

  老汉揪心一痛,走过去将少年抱在怀里,安慰道:“不怪你,不怪你……”

  少年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哭声刺痛着在场所有人的内心。七岁少年郎,却已白了头。

  ……

  许久,林双逐渐安静了下来,靠在老汉的怀里睡着了,老汉将林双轻轻的抱到了房间的床上,接着又回到了堂屋内。

  “好了,各位,小家伙睡着了,我们安静点。”老汉轻声说道。

  “可怜的娃啊,年纪轻轻就没了爹娘。”有的妇人开始啜泣起来。

  “是啊,这孩子以后可怎么办啊?”李堂的父亲也发话了。

  老汉重重的叹了口气,道:“那孩子父亲也帮我们不少,我们现在也该帮帮那孩子了。”

  老汉话语刚落,几位啜泣的妇女停止了下来,全场如死一般寂静,每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说话。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的沉默让老汉大怒,“你们都是一群白眼狼吗!”

  “林双父亲还在世的时候帮了你们多少,你们心里没点数吗?!”

  “真是瞎了眼了你们!”

  “咳,那个牛爷啊,怎么说呢……”

  这时候李棠的父亲李大宝率先说话了。“不是说我们不想帮林双,可是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自己有时候都吃不饱,还怎么帮助一个人呢,大家说是吧?”

  “是啊是啊。”

  众人赶紧附和。

  “我们上有老下有小,你看这事儿……”

  牛爷沉着脸坐在大堂的椅子上,猛的一敲桌子。

  “行了!”

  旋即,牛爷急忙把目光看向了内屋,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后,重重的叹了口气,目光看了看众人。

  随后,语气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缓缓开口道:“你们不帮,我帮。从今天开始,林双就是我干孙子,今后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牛爷话语一落,全场又是一片寂静,但这次的寂静和上次的不同,众人的表情看上去显得一片轻松。

  “咳。”

  村头打铁匠刘庆轻咳了一声。

  “既然牛爷您都这样说了,那我们也不能做白眼狼。”

  “这样吧,林双他母亲的后事我们大家伙就一起操办了,就当还个人情。大家伙说这些行不行?”

  “我看不错啊,这个办法。”

  “嗯嗯,这样我们就不欠林双家什么了。”

  “不错不错,还是刘庆想的周到。”

  .......

  众人窸窸窣窣的讨论一番后,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这个办法好,我们就这么办,牛爷你看怎么样?”李大宝肯定道,众人的目光又转向了牛爷。

  牛爷狠狠的看了众人一眼,闭嘴不言。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心里都不知道在打什么小心思.......

  “牛爷你不说话我们就当你默认了啊...”

  旋即,李大宝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众人,众人秒懂,纷纷掏出几个铜钱摆在了桌子上,有一两个的,也有三四个的等等。

  随后,众人纷纷对视了一眼,便熙熙攘攘的向外走去,李大宝最后离去时还对牛爷说了句话。

  “有的时候,好人未必就有好报。”

  可牛爷依旧不理会李大宝,依然沉着个脸。李大宝笑了笑,便带着李棠离去。

  即将离去之时,李棠回首望了望林双的屋子,孩童的眼神里满是复杂的神色...

  许久,牛爷看着桌上的铜钱叹了口气,脑海中想起李大宝走时留下的话。

  “什么报应不报应的,那这个报应也不该落在一个孩子的身上!”

  随后,牛爷缓缓起身朝着内屋走去。

  “胡老头?”

  内屋里,只见胡老头正站在熟睡之中的林双面前。

  “你什么时候来的?”牛爷问道。

  胡老头笑了笑,道:“我想来的话,你还能拦着我不成?”

  牛爷摆了摆手:“得了,不就是能够吸纳了点世间灵气,跟我这炫耀啥呢?”

  老hu子哈哈大笑了一番,旋即随手一挥,两根凳子就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坐。”胡老头做了个请的手势。

  “等等。”牛爷用手指了指外屋的方向,“我们出去说。”

  ……

  “说吧,你来找林双有什么事?”牛爷坐了下来。

  胡老头笑了笑,随即坐到了牛爷的不远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道:“我想让林双修习世间的万物法则。”

  “什么!”牛爷大惊,随后便低声吼道:“你难道忘记林双他爹是怎么死的了吗?!”

  胡老头没有说话,淡淡的喝了一口茶。

  “这个我不同意,既然我已经成为了林双的干爷爷,我就要对林双他负责!”

  闻言,胡老头笑了笑,道:“我不管你是林双的谁,既然我选择了他,谁也改变不了我的意愿。”

  “而且我今天来只是通知你一声,不是来征求你的同意的!”

  “你!”

  牛爷狠狠地捏了捏拳。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带着林双离开这里!”

  胡老头嘿嘿一笑,“如果你能做到的话,那就请自便。”

  牛爷愤愤的看了胡老头一眼:“老家伙,你别忘了,如果林双他爷爷还在世的话,也轮不到你来执掌这一片天地!”

  胡老头笑了笑,又淡淡的喝了口茶,道:“你说的是没错,我承认,如果林老头还在的话,的确轮不到我。”

  “但是,现实就摆在这里,老家伙你也别拿一个死人说事!”

  堂屋内忽然卷起了一阵狂风,屋外突然下起了灰蒙蒙的小雨。牛爷眼角跳了跳,目光斩钉截铁的说道:“那么你就从我尸体上踏过去吧!”

  两人对视许久,最终,胡老头先开了口:“行吧,我给你时间考虑清楚。”

  说完,胡老头便起身向外走去。

  “对了,我也不会给太久,三年足矣。三年之后,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我都会来带着林双。”

  说完,胡老头的身影慢慢消散在了雨中。牛爷沉重的叹了口气,他不想让林双重走和他父亲一样的道路……

  牛爷目光呆滞着看着屋外,屋外的雨依旧连绵不断的落下,雨滴声滴答滴答的落在台阶上,气氛格外的安静。

  ……

  “娘,别走,别走……娘!”

  林双忽然猛的从床上坐起,眼角早已湿润,少年不顾眼角的泪痕,快速的从床上爬起来飞速的向外屋跑去,他很希望这是一场梦,期待着母亲正坐在外屋的椅子上安静的看着屋外,这是少年母亲多年的习惯。

  “娘!”

  可惜,现实却不如林双想的一般,外屋只有坐在椅子上发呆的牛爷和一口漆黑的棺材,棺材半开着,似乎在等着林双见最后一面。

  牛爷见到林双的身影,渐渐从思绪中缓了过来。

  “小双。”牛爷轻声喊道。

  林双颤颤巍巍的向着棺材走去,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娘。”林双扶在棺材边,声音颤抖着喊道,可却无人答应。

  少年想伸出手在摸一摸妇人的脸颊,可怎么伸也触摸不到。这时牛爷走了过来,将林双一把抱起,少年这才如愿。

  少年轻轻的抚摸着妇人的脸,妇人的嘴角带着丝丝微笑,面容虽带着岁月的痕迹,但依旧能够看出那五官的精致。

  “你母亲年轻的时候啊,可是有很多人追捏,可谁能想到最后竟然便宜了你父亲那个穷小子。”

  “那时候啊,我们都不看好这门亲事,可你母亲不知道着了什么魔,一个劲的就要嫁给你父亲,最后啊,你父亲还是娶到了你母亲,过了几年,便有了你……”

  牛爷没有接着说下去,即使牛爷不说,林双也能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

  许久,林双慢慢的从妇人身上转移了视线,目光看向了身旁的牛爷,随后,少年跪了下来,向面前的老汉磕了三个响头。

  “牛爷,谢谢您。”

  牛爷忙是将林双扶起,又为他拍了拍裤腿子上的灰尘,叹了口气说道:“谢我作甚,我与你爷爷有旧,帮你也是帮我自己。”

  林双摇头,认真道:“您与我爷爷有旧是一回事,我感谢您,是另外一回事。”

  牛爷拍着林双的肩膀大笑道:“这是什么歪道理?”

  林双挠了挠头,不明所以的看着牛爷。

  牛爷笑声逐渐停了下来,叹了口气,刚想开口说话,但是看着眼前的孩童又有些于心不忍。

  林双似乎猜到了面前的老人想说什么,说道:“没事的,乡亲们帮了我这么多已经足够了,我已经很满足了。”

  牛爷愣了愣,看着眼前微笑着的少年不禁有些心酸。

  “胡老头告诉你的吗?”

  林双点点头,道:“我睡着的时候,脑海中忽然传来了胡子爷爷的声音,他告诉我的。”

  “那还有没有说其他什么事?”牛爷急忙问道。

  林双摇了摇头。

  牛爷舒了一口气,看来这老家伙还是懂得分寸的。

  “我觉得胡子爷爷好厉害啊,能够在梦里传话给我。”林双忽然说道。

  “再去看你母亲最后一眼吧。”牛爷低声说道,刻意转移了刚刚那个话题。

  一提到自己的母亲,少年的眼神就暗淡下来,抓在棺材旁,静静的看着棺材里的妇人。

  “牛爷爷,你说人去世了会有灵魂吗?”

  “有。”牛爷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我不能哭,我不能让娘看到我哭泣的样子。”

  牛爷摸了摸林双的头,柔声道:“人死后啊,会变成天上的星星,每当晚上的时候啊,便会出来看着自己所爱之人健康长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