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洪武天途 > 第四章 “赵钰莹”
 
  听到轩辕的话凌逸表情严肃“放心吧,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我懂!”

  拿起轩辕剑背在背上,转头看到少女还在呕吐。

  凌逸走过去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背后,关心道“你好点了嘛?”

  在凌逸的搀扶下,少女直起身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从腰间摘下一块玉佩,那着看了起来。

  这块玉佩之前凌逸也注意到过,也没太在意,不过记忆里应该是块橙色的。

  可现在却成了透明的,而且还烂了一道裂缝。

  少女突然浑身颤抖,不一会便有泪滴,滴落在手里的玉佩上。

  看着之前,由如天使般的少女哭成了个泪人。

  没有感情经验的凌逸,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心里疑惑,她这是怎么了?

  看着眼前的泪美人,感觉她是那么的孤单,那么的无助!

  不由的心里起了要去陪伴她,呵护她,安慰她,做她的太阳,给她温暖的阳光。

  不自觉的伸出了手,想去给对方擦掉眼泪,当凌逸的手指接触到少女的脸蛋。

  少女怔了一下,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不过没有躲的掉。

  凌逸双手把住少女的脸,用大拇指擦去对方的眼泪。

  “这块玉佩,一定对你很重要吧,你的眼睛这么美,不是用来哭的,你看你一哭,这天地都没了色彩了”

  少女还是无法止住难过的心情,哭泣着说道

  “这块玉佩,是我母后去世的时候留给我的,这是我唯一在想念母后的时候可以依靠的东西。”

  少女说着说着,便又哭成了泪人,凌逸看着越说越伤心的少女。

  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对方,只能不停的为对方擦去泪水。

  不管凌逸的感受,少女仿佛憋在心里的忧伤和不公找到了倾诉对象。

  只听少女委屈的说道“我六岁的时候,母后就去世了,在哪之后父皇在也没有来过母后的宫殿看过我”

  喘了口气接着道“刚开始也没什么,可是后来父皇的哪些妃子和其他的公主和皇子,都欺负我。”

  “甚至后来,她们的侍女见了我,也要嘲讽我一翻,所以每次难过的时候,我只能拿着这块玉佩倾诉自己的忧伤,就像对着我母后说话一样。

  “对不起,如果不是我和轩辕来到了这里,你的玉佩就不会坏了!”

  “你也不要生轩辕的气了,它也是为了救我们!”

  “哎对了,我叫凌逸,你叫什么名字?”

  “我们怎么说也算是共患难过的战友了,不准备认识一下嘛?”

  擦了擦眼泪鄙了一眼凌逸,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叫赵钰莹”

  “嗯,名字和你人一样漂亮。”

  “虚伪!”

  “哎,你们女生真难伺候,夸你们,你们说人家虚伪,油嘴滑舌。”

  “不夸你们,不为你们所动,你们又说人家是木头!”

  “并不是所有女孩都是一样的啊。”

  “嗯,你一会父皇,一会母后的,难道你是个公主?”

  “是啊,不过我可能是最苦的公主了!我父皇就是大乾帝国的皇帝!”

  “不会的,我给你讲个故事,这个故事的名字叫“白雪公主”……最后白雪公主和王子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对了,大乾帝国离这里远吗?”

  “凌逸”

  “嗯,怎么了?”

  “你到底从那里来的,怎么好像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

  凌逸沉默了片刻郑重道“我从地球来的”

  赵钰莹好奇“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嘛?”

  “哎,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当时为了保护我们华夏的至宝被杀了!”

  可是当我在次醒过来的时候,就来到了这里,然后就掉到了你的灵泉里,在然后就看到你裸……

  呜……

  听到这里,赵钰莹红着脸冲上来捂着凌逸的嘴。

  “不许说,以后也不许在说那件事”

  看到凌逸点头,赵钰莹才松开堵住凌逸嘴的手。

  “你说你保护你们族的至宝?不会就是你那把剑吧?”

  “嗯,就是它!”

  正准备说话的赵钰莹突然看到有人过来,便停止了说话。

  “喂,你们两个,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说话的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头,现在走近了,好像才发现了什么!

  “咦,你是钰莹公主?楚家楚雄,拜见钰莹公主”

  听到老者自己报出的身份,赵钰莹疑惑道“楚雄?你是“镇西将军楚孝群”的父亲?”

  正是老朽,敢问公主殿下,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怎么这般残像?

  听到楚雄确认身份,赵钰莹也放下了防备之心。

  因为楚家是大乾帝国朝堂之上,为数不多的忠臣。

  就算是她这个落寞的公主楚家也是恭敬有礼,不像其他几个家族根本不把皇室放在眼里。

  当今大乾帝国皇室实力虚弱,而丞相府“齐家”实力强大几乎七成的文官都投靠了齐家,帮助其把持朝政。

  前任大将军死后,选新任大将军一事,一直被齐家压着,至今大乾帝国的军方最高官职,只有镇东将军易家,镇南将军莫家,镇西将军楚家,镇北将军段家。

  而其中易家又和齐家串通一气把持朝政,段家一直保持中立不参合朝政的事,只有楚家和莫家是保皇党,一直和齐家对着干。

  所以赵钰莹对楚家的印象还不错,听到楚雄的问话,考虑了一下为了不让凌逸的神器暴露,于是生平第一次撒谎。

  “刚刚这里经过了兽潮,我和朋友被困在其中,逼不得已,我用了父皇给我的保命手段,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威力。”

  此时楚雄心中惊讶不已暗想“皇室的底积果然还是很强的”

  嘴上却道“原来是这样,公主没有受伤吧?”

  哦,我没事,不知道楚爷爷这是去干什么?

  回公主的话,老朽前不久升任了初元宗的内门长老,这不带着弟子出来任务试炼一翻。

  嗯,那楚爷爷可不可以带上我和我的这位朋友啊,不过我们还不是内门弟子,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哦,这个不碍事,公主殿下也想去散散心的话,老朽倒是愿望为公主殿下护航,反正这次去的地方也没什么危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