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许晴晴司契 > 第12章 生病
 
方如见我回来,笑脸迎人。

“你回来了,阿姨还以为你今天要练舞练到好晚,特地把你的晚餐留起来了,你回来正好,一起过来吃饭。”

我从来不认为她是阿姨,对我而言,她只是“那个女人”或“方如”。

偏过脸,我假装没听见她的话,转而朝司仁礼点头。

“司叔好。”我乖巧道。

“好,上次给你的维他命吃完了吗?”

他很喜欢我,不只因为我长得很好看,更因为我眉宇之间的固执倔傲,像极了年轻时的好友、我的母亲,李温馨。

“还剩下一些。”

“好,我让司契哥哥再给你送两瓶过来,要记得吃哦,跳舞很耗体力的。”

“是。”

“要不要一起吃饭?”

“不要,我很累。”

“那你先上去洗澡休息一下。”

“好,司叔再见。”在这个家里,我只和司叔对话,这是很奇怪的情况,但同一种情况维持够久之后,大家就会把它当成理所当然。

转身往楼梯走去,我连多看父亲一眼都不愿意。

爸爸见我拒绝他们,拒绝得那样彻底,除了深深叹息,别无他法。他想,他已经失去那个搂着自己、嘴里嚷着“好爱好爱爸爸,好想好想爸爸”的女儿。

洗过澡,我从包包里面拿出中午没吃完的面包。

坐在床角,弓起双腿,她静静看着窗外,嘴里的面包失去滋味。

要念初中了,我可以利用这个当借口,停掉舞团的课,只是……多出来的时间要做什么?我不愿待在家里和讨厌的人眼对眼,却又没有其他地方可去,我的人际关系乏善可陈。

另一方面,我若不跳舞,最伤心的人恐怕是江老师,这些年,对我好的长者除了司叔、卢叔叔之外就是江老师了,不知不觉间,我把江老师当成母亲,为了满足母亲期待而跳。

“我。”门打开,司契不请自入。

我走到窗边,坐在窗台上,湿漉漉的长发披泄在肩膀,有点冷,但我个性冷得让人难消受,这点冷,算什么?

“怎么不吃大餐,却在这里啃面包?怪胎。”

他从没介意过我的冷淡,走到窗台,把带来的食物放下。

我视而不见。

“就算肚子不饿也要吃饭,你马上要进入青春期,需要大量营养。”他叉了块牛肉,递到我嘴边。

我别开头,拒绝他的温暖善意。

“乖,吃一点才会长大,不然你会被许佳音追过去,到时候轮到你要叫许佳音姐姐就难看了。”他笑道。

乖?我从来就没乖过,我和这个家不对盘,和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格格不入,只除了……司叔。

司叔是个很温柔的男人,和他的儿子一样,有着温柔笑脸和温柔嗓音,第一次接触,是我生病,他守在床边照顾我。

那时,我十岁,是大年初二的夜晚,爸爸带着方如和许佳音回娘家团聚,我拗着脾气、不肯上车,管家放年假了,爸爸为避开尴尬,将我托给司叔。

司叔义不容辞收留我,那个晚上我发高烧,烧得迷迷糊糊,但知道有一个柔软的掌心一直在我额间测温度,天亮、烧退,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司叔待在我床边。

除了妈妈,没有人这样对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