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许晴晴司契 > 第36章 试过三次才放弃
 
走进院子,司契在一棵大树前停下,没回头,语调平板。“有什么话,说吧。”

“我生病了,可能会死。”上网查过,我所有症状都是骨癌的征兆,尤其,我丢不开遗传这一项。

他没回身,但肩膀明显震了一下,我可以因此认定他对我仍然关心?

我自我解嘲地笑了笑,说不定,只是会错意。

“是医生说的?”

“不是。”

他松口气。须臾,温顺好看的浓眉蹙紧。

“我常常摔倒,可能是骨癌。”

跳舞的人哪个不摔,我从小摔到大,如果是骨癌,我能活到今天?要说谎,我该打点草稿,而且不应该在医生面前说有关医学的谎话。

“那天我在舞台上摔倒,老师送我去医院,医生语气保留的口气让我很害怕,我吓坏了,才会对许佳音说出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在对许佳音泄恨,我没有不爱你,真的没有。”

回身,司契脸上带着一丝鄙夷。“接下来你还有什么招数,好把我从许佳音身边抢走?”

招数?

他把我的病看成招数?我在许佳音面前的一个谎言……

“不是招数,是实话。如果你还在乎我,请你在最困难的时候陪着我对抗病魔,我需要支持和鼓励。”我不要一个人寂寞死去,像母亲那样。

“没错,前提是——如果我还在乎你的话。重点在于我已经看清楚你的真面目,像你这样的女生,不值得在乎。”

“你不在乎了?是气话还是真心话?”我锲而不舍追问着。

“我没生气,事实上,我很感激你让我看清楚这一切,让我明白谁才是我该用心思追求的女生,我本来想晚一点于告诉你的,不过为了不让你老是编些无聊的谎言试图改变,我还是先告诉你好了。

“两个月后,我将和许佳音订婚,以后,你就是我的大姨子,届时,不管你会不会含着眼泪,都请你祝福我们。”

绝然的话,像一把刀斧狠狠划过她胸口,我死咬住下唇,不让尖叫声脱口而出,这刻,她再不能假装看不见他对她的恨。

低头,我把泪水锁在胸口,任它发酸发臭。

我艰涩开口,“求你原谅,我试过三次了,这三次,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心的,或许你不相信,但我无愧于心,再重申一次,这三次我说的每句都是真的,爱你是真的、买房子是真的、我会死……也是真的。”

司契没反应,我吞入哽咽,继续往下说。

“妈妈教我,凡事试过三次就对得起别人和自己,我并没有你想像中那样固执,对于和爸爸建立感情这件事,我试过三次,可惜他视而不见;我试着把你从身边推开,也试了三次,但你不为所动,继续待在我身边,一点一点用温柔煨暖我的心,我是人、不是木头,所以,我会爱上你,理所当然。

“我不对爱情用心机,是因为我亲眼看见母亲在爱情上面花尽心血却徒劳无功。我很小便学会,爱情是勉强不来、无法要求,不能一分耕耘就得一分收获的事情,所以……对许佳音说的那些话,纯属气话。”

话说完了,我抬头看他。

司契也回看我,目不转睛,许久,他露出一抹笑容,但那个笑里,没有温柔。

“你有很好的口才,可惜说服不了我。”

低眉,我懂了,点点头,“不管怎样,我试过三次,够了。”我没哭,反而轻笑出声,“我不会含着眼泪祝福你,我要笑着祝你幸福。”

“我很高兴,你是提得起、放得下的女人。”他说反话,反得想拿刀痛砍自己,但他不会改变、不会再度伤害许佳音,他会完成自己对许叔叔和方如阿姨的承诺。

至于我……他看清楚了,最爱的女人不见得是最适合自己的女人。

“我是。”我用力点头,像赌气似地。

“很好。”说完最后两个字,他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我站在树下,骄傲地挺直背脊,我将眼睛瞠得大大的,不准泪水下滑,我逼自己记忆,收集他的背影,轻轻地对着夜风低语。

“再见,我的爱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