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正义联盟之不渝之爱 > 序章【4】
 
兮若不再哭泣,红着眼圈静静的听他讲述:“他们生下我的时候怀着巨大的勇气,想着赌一把自己的孩子不会有渐冻症,然而不幸的是我一出生便被医生鉴定有渐冻症,但这些对我当时并没造成影响,我天天和紫乐,也就是我的青梅竹马快快乐乐的上学放学,她父母和我父母都是至交,然后上小学后不久,我母亲病情加重去世了,然后我父亲也因此受到了沉重打击,病情也加重去世了,他们都没活过四十岁,然后我父母的朋友就抚养着我,学校里不知怎么的我有渐冻症这个消息传开了,我那些同学都像是躲避瘟疫一样躲避着我,只有紫乐她每天依旧陪着我,总是牵着我的手······有的时候总感觉她像是我的母亲,她和我亲密如亲生兄妹,但她和我没有血缘关系,在初中时,我们四个人开车去外面玩,然后出了车祸,由于我和紫乐她在后座,在翻车的一瞬间我把她护在角落里,我们才幸免于难,她的父母却······那天以后,她很少和外界有来往,也不去上学了,不过没什么,有我在,她不会受到什么委屈,没了大人,家里失去了收入来源,我还去找紫乐家里的亲戚,结果有的说自己没钱,有的根本闭门不见,还有一段时间家里什么都没有了,我们两个都饿着肚子,她把最后一个面包给了我,我让她吃,她不愿意,我们就这么纠缠了很久,最后才把面包平分了······”

  兮若听到这里,轻声问:“我记得政府有救济金······”

  “有,当然有,”李柯文苦笑一声,“不过那曲曲几百金管得了什么用呢?还有一些慈善组织要资助我们,但条件是让我们拍照,拍几张我们露出感激又带着卑微的笑容接受资助的照片,我不愿让我和紫乐的尊严受到侮辱,于是我果断将父母留下来的那套房子卖了,之前偶尔会回去住,完全搬出来住进她家,卖了五十万金,然后我就以此为基础,慢慢学着买股票,投资,现在生活过得才衣食无忧······”

  “柯文,那······你怪你父母吗?”兮若抹去眼角的泪水,问。

  “我怎么会怪他们呢?”李柯文温柔的笑了笑,他的目光变得很柔和,“恰好相反,我很感谢他们,他们之间那深厚纯洁的爱情,我现在都能感觉到,我父亲是北境帝都那边的人,我母亲是南方人,他们意外相爱的,一个邮差将我母亲的一封信递错了,于是我父亲开始向我母亲写信,渐渐的两人都了解到了对方的病情,有一段时间他们都在彷徨是否该相爱,因为结局是无法避免的悲哀,但我父亲写了一首诗给我母亲,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很快结婚,有了我——花朵终会枯萎,树叶终会凋零,世界也终究会进入轮回,但世界的毁灭与否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既然我们于此生相爱,又何必在意前世与来生······”

  “兮若,他们让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尽管我的生命短暂,但我依旧能感受到世界的美好,而美好就在我身边,”李柯文凝视着她的眼睛,“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认为的人生的意义吗——和喜欢的女孩牵牵手,亲亲嘴,依偎在一起,以后想着谈婚论嫁,然而我短暂的生命不允许我得到这意义,于是我想着想要其他人能够得到人生的意义,所以我加入了‘前进科技’组织,因为我想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而不是现在这样,人们麻木而狂热,像是奴隶一样听从着帝国政府,人人都有权力去追求幸福美好的生活!而不是为了那些上层人服务!”

  “兮若······”她的眼睛已经包满了泪水,李柯文再次紧紧拥抱住她,“我也希望你也能幸福快乐的生活,在我心里,你是一个美好的女孩,我不希望你也成为那样的人,能遇见你,是我的荣幸······”

  “柯文,”兮若从他怀里挣脱,强忍住泪水,“不要说了,风景还没看完呢,我还想去看!”

  李柯文微微一愣,轻声一笑:“好,我们继续去看风景······”

  走进了斯卡布罗集市,来往的人就变得多了起来,兮若一直牵着李柯文的手,不肯松开,然后她看到了一个老奶奶在卖着花,其中许多花她都叫不出名字于是她扭头对李柯文轻声说:“柯文,我想买几朵花,可以吗?”

  “当然,只要你喜欢。”李柯文笑笑说。

  兮若就松开他的手,走到老奶奶身边向她询问那些花的名字,李柯文四处看了看,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街头,他表情淡然,视线飘渺,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上的人。

  李柯文走到他身边:“老人家,我能在你旁边坐下吗?”

  “当然,年轻人,”老人慈祥的笑了笑,“请坐。”

  李柯文坐下,看向兮若,兮若在老奶奶的指导下似乎在将花试着别到头发上,看起来开心多了。

  “孩子,”老人突然开口问,“她是你的恋人吗?”

  李柯文犹豫了一下:“她是我的朋友。”

  “哪有异性朋友手牵手的,”老人笑笑说,“别害羞。”

  “我和她真不是情侣,”李柯文有些无奈,“我和她······没法在一起······”

  “为什么?家族不允许?”老人有些顽皮的问。

  “倒没那么······狗血,”李柯文说,“只是我所在的国家,已经不会允许这样的美好存在于世,而我想着要改变这一切,我得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他的眼瞳里闪过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金色光芒:“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吗?”

  “神?”李柯文先是一愣,“如果是指一种超越一切力量的正义力量的话,我觉得不存在。”

  “为什么?”

  “如果神真的存在,”李柯文声音变得低沉,“那些上面的所谓领导早就该被解决掉了,然而并没有,所以并不存在那样的神。”

  “你为什么对那些领导人物那么的痛恨?”老人有些疑惑。

  “他们想奴役除了他们上层人物的所有人,”李柯文说,“他们虚伪,目中无人,他们借口视察,实际上到处寻欢作乐,他们以施舍的态度和平民握手,来虚伪的表示他们热爱着人民,环境恶化他们可以数据造假来自欺欺人,他们还号召着人们为国家奋斗,实际上是为了他们那腐烂的生活奋斗,他们用控制着舆论,控制着文化传播,他们想要消灭这世间的美好事物让人们变得更加愚昧,更加的无条件服从他们,他们都该去死!”

  老人叹口气:“孩子,你想成为神吗?”

  “成为神?”李柯文摇摇头,“不,我不想。”

  “如果成为了神,那么你就可以有制裁那些领导人的力量,你为什么不愿意呢?”老人更加疑惑。

  “其实在我看来,如果真的有神这样的东西存在,那么他们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悲哀的生物,”李柯文轻声说,“尽管我们这些凡人们无法永生,会生老病死,有着七情六欲,但我们可以和我们深爱着的人一起变老,一起白发苍苍,一起看着花开花落,然而那些神可没办法,他们如果没有七情六欲,那么和机器就没什么区别,如果他们有七情六欲,那么他们就一定会有爱上的少女或者男孩,然而他们的永生在此时也会成为一种诅咒,让他们永远活着,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爱的人死去,所以我说······”李柯文看向兮若那边,她正开心的笑着,脸上绽放出好看的红晕,头上别着不知名的艳丽花朵,“神是这个世界上最悲哀的事物。”

  “孩子,你和别人的看法都不一样啊,”老人感叹着说,“别的人估计想成为神都还来不及,你却说神是一种悲哀的生物。”

  “大概是因为我寿命不长了,看事物的角度不同,”李柯文耸耸肩,“这就是科学辩证法。”

  老人点着头笑了笑:“好,我想要是这个世界上你这样的人多一些,我想上面那些所谓的领导人根本没法进行思想控制。”

  “对了,老人家,”李柯文突然想起了个问题,“你们这边应该还没有进行思想控制吧?”

  “我们这边穷乡僻壤的,上面哪里顾得上呢?”老人说,“孩子,那个少女看起来很喜欢你,千万要珍惜!”

  这时,李柯文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他扭过头,看到兮若正微笑着看着自己,刚才那些事似乎没发生过,她柔声说:“柯文,你可以给我戴上这朵花吗?”她将一朵白色的花递给李柯文,李柯文见过,就是刚才在原野上的马蹄莲。

  李柯文想让她开心一些:“当然。”然后他小心翼翼的将花朵试着别到她已经束起来的头发,弄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别上,兮若撩开脸颊上的发丝,脸色绯红:“柯文,我好看吗?”

  李柯文愣了一会儿,有些呆呆的说:“好看······”的确好看,李柯文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美丽绝伦这样的词语似乎太庸俗,也许“美好得像一朵盛开的兰花”才合适吧?

  兮若娇羞的笑了笑,然后她凑近李柯文的脸,合上眼睛,李柯文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良久,他轻轻将她搂住,并没有吻她:“兮若,我们回去了吧,已经好几天了。”

  兮若从他怀里轻轻挣脱,眼圈发红:“哦······”

  【序章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