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正义联盟之不渝之爱 > 第一幕:血色正义【2】
 
2018年12月10日上午九点 MY市 M Y中学

  “啪”的一声,李柯文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他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在一阵哄笑声中抬头一看,一张威严的带着愤怒的中年妇女的脸正盯着他,这个叫马德的中年妇女是李柯文的班主任,教他们的语文,也是他们高二的年纪主任,这位老师带过十几届学生,教学经验可谓不丰富,各种类型的学生她都见过,没有学生不屈服于她的威压之下,M Y中学在全q省乃至全国都是出名的一流中学,她认为能进来这所学校的学生都是听话的能力高强的品质高雅的,她的班又是全年级的一流理科班,可谓是精英中的精英,乖孩子中的乖孩子,公鸡中的战斗机,直到她看见李柯文这位神人,几乎每天上课都在睡觉,甚至有时还打起了幸福的小呼噜,这让她觉得这个学生简直无药可救,然而当她看见他的成绩时,是目瞪口呆,全年级排名第15,要知道高二全年级有2800个理科生,这让这位认为只有勤奋才是通往成功道路的中年教师觉得人生很幻灭,让一些平时瞧不起李柯文,认为这不过是个关系户的学生们觉得人比人,比死人。

  对于这种学生她很无奈,说他不上课听讲吧,成绩却名列前茅,说他打扰课堂吧,好像又没什么影响,最多最多······说他带了个坏头,让学生们觉得不认真也能取得好成绩。

  “给老子滚出去!”万般无奈之下,老师用四川话口吐芬芳。

  李柯文只是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然后······慢慢悠悠在众目睽睽之下如同逛街一般走出教室。

  老师叹息了一声,果然,这世界啥子鬼才都有呦!她心里感叹道,接着又吼道:“看啥子看!人家睡觉都比你们一个二个成绩好,还不搞快埋头学!丢不丢人嘛一个二个!”

  李柯文站在走廊上,小心一瞥,看见没有人注意到他,于是急忙跑到了走廊尽头的一个小阳台,他经常被各科老师各种河狮东吼给轰出来,只有一个温柔的长得文静的大学刚毕业的女物理老师对他比较温柔:“只要你能每次物理考到班上第一就万事ok。”

  然后他就肆无忌惮的在物理课上睡觉,至于成绩那是不在话下。

  莫非李柯文真的是什么天才人物吗?那倒不是,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血液改造计划。

  血液改造计划是要在正义联盟的六个主要核心成员身上进行的,也就是一个队长,五个队员。

  计划改造了他们的血液,用从几千年前传下来的古老技术,人为的制造出龙血,注射入他们的身体里,这会大幅度提高他们的智商、力量、视力、听力等方面,不过最关键的是,会让他们拥有极其强悍的自愈能力,也就是说不管是平时切菜时不小心切到手指还是被子弹击中,伤口都能自动复原,子弹壳等异物也能自动弹出。

  不过能力还是有强弱之分的,区别就在于龙血改造他们身体内部多少百分比的造血干细胞,这与刚开始注入他们体内的龙血纯度有关,纯度越高,改造程度越强,队员们的纯度都不高,在20%—30%之间,而李柯文则高达99%,这也不是什么队长的特权,因为龙血带来强大的力量的同时也会对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一切取决于你能否扛住来自龙血的反噬,几个人中只有李柯文扛住了,隐约记得当时是李柯文在正义联盟的队长候选队伍的一次实战演练时身负重伤,为了救他的命才给他注入龙血,没想到他扛住了这99%纯度龙血的反噬,也算是狗屎运,他就成为了队长,要知道在前几任队长的龙血注射中,有好几次被挑选出来的人因为扛不住龙血反噬而死亡,估计也和他身体肥胖,心宽体胖有关······

  不过这99%纯度的龙血带给他的可不只是自愈能力,还有一个最为强大的能力——极其迅猛的速度,发动能力时,能让他在0·01s内突破音障,甚至能让他短时间在天上弹跳,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也是李柯文敢于一个人深入狼穴的原因——没人能在不到半秒内反应过来,就会被他杀死,就算有时遇到那么几个反应极快的人,用枪打中他也没半点事,毕竟还有个自愈能力,不过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每任队长的平均寿命不超过60岁,因为龙血赐予他们的极其强大的力量是有着巨大代价的——是要压榨细胞的潜力,当到达一定程度,细胞就会陷入不可逆转性衰老,端粒会急剧减少,身体的免疫机能将会完全被破坏,最终走向死亡。

  不过李柯文对这些并不是很在意,因为他小时候的遭遇,每当他看见玛利卡的那张照片时,那把刺入了玛利卡的刀仿佛就像刺入他的心一般剧痛,他不敢回忆那可怕的过去,于是深深的埋在心里,这也让他变得有些孤僻,因为过去,李柯文根本不惧死亡,若是他临死前他只会遗憾自己没多杀几个像阿瑞斯那样该死的杂碎们。

  不过正义联盟的责任可不是杀几个黑暗联盟旗下的恐怖分子抑或是几个毒贩,他们最重要的责任是关乎到人类的存亡——防范外星文明的入侵,为了防范入侵,他们组建了一只强大的足以轻松毁灭超级大国的宇宙舰队,以十一艘巨型母舰为主体的舰队在木星线以外巡航着,以木星和天王星为基地建立了一道庇护太阳系的防线,不过自从几百年前柯哲文明派出的麒麟兽群入侵了地球,最终以正义联盟的前身——光军几近全军覆没为代价,人类取得了胜利,虽然只是光军和当时的黑暗联盟联合与麒麟兽作战,那场战争后,六大家族式微,光军残余势力重组,不得不与其余几十个小家族和新崛起的北境联盟家族联合,最后一个光军领袖侯默将其组建为光明联盟,建立了一只以机械士兵为主的军队,后来,受到了共和第一国际的影响,改名为正义联盟,发展到现在,已经是拥有十万常规警戒机械部队,150万集中于空中堡垒、地幔堡垒、海上堡垒的机械后备部队,这150万的机械军团是用于对付外星入侵的,只有正义联盟进入战争状态才会启用,这十万常规部队是用于警惕在全球流动的毒贩组织和圣战组织,这些部队战斗极强,让几个主要大国【东康共和国、北奥斯尔联邦、格兰帝国、北罗联邦、西兰共和国】极其想得到正义联盟的军事技术,但正义联盟并不是一个慈善组织,而是一个守护人类文明的一个军事组织,为了保证自己在军事力量上的绝对优势,使自己在全球打击黑暗联盟的行动不受到各国政治势力的干扰,一直拒绝提供军事技术,但会将一些生活方面的先进技术提供给各个国家,正如一句话所说:没有绝对的正义,只有绝对的力量,正义联盟一直贯彻着这一理念,但至于为什么不创建一个独立国家,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创建国家容易,但管理极其困难,在国际上会对他们的名声遭到破坏,因此他们才不会做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正义联盟一直拥有三项霸权——军事、金融和科技,因此曾有人说正义联盟其实是一个真正的千年不落帝国,其实没那么夸张,因为正义联盟并不想插手国际事务,除非那件事已经影响到了如今大体的和平局面或者某个人类政权已经落后到极致,他们才会进行干预,近代的西兰帝国大革命【大革命后成立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北奥斯尔联邦独立战争、东康革命、都是他们暗中引导支持的。

  正义联盟曾经为光军的那个时代,他们也尝试过直接改造社会,汉轩末年的王莽新政便是他们所做的,只可惜不出乎意料的失败了,当时的人们之愚昧,让光军领袖们只能叹息,王莽也是领袖之一,新政失败后,更是对于干涉外界发展,除去人们愚昧思想感到绝望,从那以后,光军几乎不再介入历史发展,而是暗中与各朝政府交好,直到黑暗联盟的崛起【黑暗联盟其实是光军中分裂出去的,他们信奉的是积极干预外界发展,比如促进了16世纪格兰帝国对奥斯尔洲阿兹克特帝国的入侵,是为了防止落后的古老帝国继续它的血腥落后统治,从而导致美洲迟迟不会走入民主文明时代】

  不过近几年来,自从李柯文成为正义联盟队长后,对外态度一直很强硬,这让正义联盟与几个主要大国的关系变得有些紧张,不过习惯于制裁的北奥斯尔联邦【地球最强大国】这次似乎也不敢搞一些小动作,因为正义联盟的军事力量保持着绝对的优势,据奥斯尔联邦国防大楼的军事专家们分析,仅仅是正义联盟的这只十万机械士兵组成的混编部队,在正义联盟的海上堡垒和宇宙舰队在地球上空构成的防御圈的火力支援下,就足以灭掉联邦军,至于北奥斯尔联邦引以自豪的海军,根本无需在意,只需要来自外太空的激光精准打击,一束激光就能摧毁一艘舰艇,那些北奥斯尔联邦的本土导弹防御圈更不在话下,宇宙舰队可以第一时间摧毁卫星,没有卫星,联邦军就成了瞎子,守卫者导弹群还没有火箭筒好用。

  正义联盟之所以在技术保持绝对优势,是因为正义联盟的几个主要部门中有个部门叫科技部,里面集中了各种高精尖人才和各种介乎于天才和疯子之间的科学狂人,而正义联盟在全球所属的各种行业的公司每天都有巨额资金进入他们在瑞捷银行的账户,这样才有巨大的财力保障正义联盟的日常运行和科技研发所需资金。

  李柯文有些无聊的靠在小阳台的石栏上,冬天极其难见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他身上,让他感觉浑身都舒服极了,似乎骨头都酥软了不少,于是······他的头如同小鸡啄米般时不时的上下移动,渐渐的他神志有些模糊,就连让苦熬在课堂中能让昏昏欲睡的学生们为之一振的下课铃都不能让李柯文从周公的召唤下脱离。

  突然一个轻灵的俏影如同树林中的精灵一般出现李柯文身旁,她猛的一下拍了拍李柯文的肩膀,让李柯文打了一个激灵,从昏昏欲睡中惊醒,他打了个哈欠,往身旁看去,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正用她水灵灵的大眼睛带着笑意盯着李柯文看,其实女孩有1米六的身高,在女生中是比较高的,但在李柯文1米85的身高的庞大身躯前实在只能是娇小玲珑······

  “hello,雅轩。”李柯文有气没力的说,这时他才想起自己连早饭都没吃。

  雅轩,是MY市某大型集团老总的女儿,小提琴十级,拥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是个男孩都会被她那种自然的带着些许淡妆的美给深深吸引,文科生,成绩数一数二,是学校的女神级别的人物,每天都有那么几个校草级别的男孩围着她转,按道理说李柯文这种长相普通又有些胖,甚至有些孤僻的人应该与她是八杆子打不着,但李柯文不想记住她都很难······

  高一时的新生入学庆典上,这位美丽的少女穿着洁白的长裙,站在礼堂的舞台上用小提琴拉着李柯文并不清楚的曲子,那纯美如仙女的倩影让无数台下的男生们年轻热血的心不由得为之飘动,而这一刻起,也让雅轩成为了女生公敌,因为几位挨着自己从初中山盟海誓到现在的男友坐的女孩们在那一刻起失去了前一刻还对自己深爱无比的男友的心,他们的心被这位雅轩女神夺走了。

  至于我们的李柯文同志当时在干什么呢?在睡觉!

  这实在不能怪他,毕竟前晚上的他正在利尔亚共和国某地和圣战分子们厮杀,不,应该叫单方面虐杀,那些身经百战的恐怖分子们连他们的敌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被刺穿了胸膛。

  就这样,李柯文就在睡梦中度过了雅轩女神的solo演奏会,甚至打起了如同雷声般的呼噜声,这在整个只有提琴声回荡的礼堂实在有些刺耳,许多人开始忍不住笑出声来,台上原本神态自若的雅轩的脸立刻变得有些复杂,也许是第一个男孩竟然对自己的演奏不尊重,以及没有被自己的吸引,于是演奏结束后,她气鼓鼓的走到李柯文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李柯文眉眼不撑的抬起头来,然后······被雅轩狠狠的扇了一巴掌,这让李柯文一下从朦胧中清醒过来,一脸懵逼的看着已经小脸涨红的雅轩,然后李柯文就在全校出名了,整个校园流传着他和雅轩的“爱情故事”,并且发展出了越发狗血的剧情,什么“意外怀孕”而他却另寻新欢这种扯淡的事情都冒了出来,于是有些男生带着羡慕之意问他:“你是不是雅轩的前男友?”

  李柯文表示自己没有谈过恋爱,并且也没有机会去当“渣男”,尽管如此,他和雅轩之间的绯闻仍然久传不衰,李柯文只能“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每当李柯文回忆起那意外的耳光,他只能心里暗自吐血,不就睡个觉吗,用得着巴掌吗?这人也太······暴力了吧,虽然他对那些毒贩、圣战分子们下手时从不留情,直接一刀致命,不留活口。

  结果好不好,在耳光事件两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李柯文还是像往常一样,懒散的走向教室,结果他看见前面操场上人山人海,好像在围着一个什么东西看,李柯文一时好奇,走了过去想瞅一眼,然后,这一眼,让李柯文被周围人完全排斥,活在了他们的议题中心。

  结果,李柯文浑身一下子杀气浮现,眼睛里一丝血红闪现而过,龙之力即刻在体内催动——那个叫雅轩的女生的脸色苍白无比,被一个穿着病号服的男人用刀指着脖子,那个人显然精神状态不稳定,浑身不住颤抖,眼看小刀就要刺入雅轩脖子,那些保安都不敢动弹,周围围观的学生们也是惊恐的尖叫,没人冲上前阻止。

  李柯文如同消失一般,如同鬼魅般出现在雅轩面前,一支手臂直接挡在她脖子前,那把刀刺入了他的手腕,有黑血流出,李柯文,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直接将刀拔出,那个人措手不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李柯文面无表情的将刀刃刺入他喉咙,接着,李柯文将他一脚踹开,那个人挣扎着一下倒在地上,他拼命的抓住脖子,似乎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被刺穿喉咙的,他的喉咙已经破损,根本无法吸入氧气,很快没了动静,李柯文习惯性的用手将雅轩护在身后,这是他营救人质的习惯,防止有意外发生,周围那些人哗然,不少人大声叫到:“杀人了!杀人了!”

  李柯文不带一丝怜悯的扫视了那个已经死了的人,确认已经死透了,才转过身问:“你没有受伤吧?”

  “没······没事,”雅轩显然被吓得不轻,“谢谢······你。”

  李柯文耸耸肩,正准备离开时,雅轩突然一把拉住他:“你······你手臂没事吧?”

  “没事。”李柯文一下将伤口挡住,因为他的那道口子正在高速愈合,细胞疯狂分裂修补伤口,要是被人看见了伤口如同有黏合剂般自动缝合,那可就麻烦了。

  接着李柯文慢慢悠悠的离开了杀人现场,留下了有些发愣的雅轩。

  李柯文没在教室呆多久,就被老师叫了出去,然后有几个警察和雅轩说着什么,见到李柯文走了过来,雅轩原本有些苍白的脸顿时出现了红晕。

  然后李柯文和雅轩被带到了警局做笔录,警察听见雅轩有些紧张的说:“他当时一下冲了过来,帮我挡了刺向脖子的一刀,然后就一下子将刀从手臂上拔出把那个人杀死了,但······但他是为了救我,他不是故意要杀那个人的······”

  一个中年警察一脸震惊的看着其貌不扬的李柯文:“小伙子,你身手不错啊,那你的手······”

  “没事,”李柯文淡淡的说,这种伤实在不算什么,“刀没有刺到我,我把刀抢了过来,把那个人杀死了。”

  看着一脸淡定的李柯文,似乎杀个人是日常,这多正常,对他来说小场面而已,要知道,李柯文杀了不少于一万多圣战分子或者毒贩,把一个活生生的人从腰部斩成两半眼睛都不带眨的,另外一个年轻的警察惊讶的问:“难道······你杀了人没什么感觉?”

  “没感觉。”

  这下子在场的所有人愕然。

  作为一名有着二十多年当刑警的中年警察,他带着笑意的延伸中藏着一股无形的杀气,老练而尖锐,能轻易让每个被审讯的人迅速败下阵来,然而现在,他的眼神对眼前这个男孩失去了作用,无论他再怎么观察,这个男孩的眼神中总带着一种平淡,不带一丝波澜,相反,他反而被男孩的眼神给震慑住了,因为那眼神里,仿佛蕴含着一个恶魔,让人发怵。

  没过多久,虽然李柯文杀了这个从精神病医院逃了出来的人,但他是为了救人不得已而为之,其实那不过是李柯文顺手,习惯性的杀死了那个人,虽然惊讶于李柯文杀人后都没有什么过激反应,但由于他是个学生并且救的人还是当地纳税大户的女儿,就被送了回来,雅轩则被送回了家,李柯文因为这件事情开始被周围人排斥,毕竟谁也不想和杀过人的人打交道,不过李柯文也习惯了,反正他一直比较喜欢一个人着,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静静的看着碧蓝的天空,发着呆,神游物外,对于他来说,这能让他那颗几乎已经被杀戮填满的心稍微放松一下。

  没想到的是,没几天,一个上午,一队黑色的奔驰车停在了学校门口,一个已经有些秃顶的四十左右的男人带着雅轩径直走到李柯文的教室,一个带着黑色墨镜的保镖拿了块锦旗,上面写着“见义勇为”四个金色宋体字,男人在向有些发蒙的化学老师说明了下情况,不由分说就把李柯文拉到讲台上,在发表了一番长篇大论,好像是什么东康新青年当如此之类的激励人心的话,不过想来他也是为知名企业家,这种鼓舞人心的话语也没少说,然后那个保镖就将那块锦旗递给了脸色发窘的李柯文,在台下一番有些稀稀拉拉的带着些许嫉妒的掌声后,这个短暂的颁奖仪式就结束了,雅轩也只是脸色发红的看了李柯文一眼就离开了。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出乎李柯文意料的是,下午李柯文在学校统一的自由活动时间像往常一样,穿过吵闹的人山人海的人群,想跑到图书馆看会儿书,就在他即将走上楼梯时,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挡住了李柯文的去路,李柯文抬头一看,是雅轩,在已经不再那么明亮的阳光的照耀下,她穿着纯白的短裙,她雪白的长腿让周围的男生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往她那里看,不愧为校花,走到哪里都能成为焦点,她美到恨不得让人亲吻她的鞋面,呼喊着公主殿下。

  李柯文有些疑惑的看着她:“你叫······雅轩对吗?”

  “是我!”雅轩似乎有些局促不安。

  “干嘛?”

  “我······想谢谢你救了我。”

  原来这回事,李柯文恍然大悟:“没事,小事罢了。”对于李柯文这个杀人不眨眼的人来说,这确实是个小事······

  “嗯······”雅轩有些犹豫,“我能······能做你的朋友吗?”

  李柯文有些发窘,他也顿时感到周围那如同针一般嫉妒的眼神,不少男生都在想为什么当时自己不在场,不把他们的女神给救了,和她做朋友,可是全校男生们梦寐以求的事情,更让他们咂舌的事情还在后面。

  只见李柯文稍稍歪歪头:“不用了。”

  那些男生们同时用惊讶的如同见了鬼般的眼神死死盯着李柯文,那些眼神如同刀剑般想将他刺穿,不少人心里默叹着:哥们儿,钛合金直男非你莫属了。

  “为······为什么?”雅轩有些紧张,虽然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和一个男生交朋友,但是不少形形色色的男生们围着她转,她觉得应该不会有男生讨厌自己啊?眼前这个胖胖的男生真是与众不同,他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块冰,拒人于千里之外,难道······

  “你是不是因为······我上次打了你一耳光才······”

  “不是,”李柯文缓缓开口,“我对此并不在意,你也没必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还有······”

  李柯文歪歪脑袋:“你也没必要因为我救了你太过于感激,这不过是我下意识的动作。”

  人群中发出了一片嘘声,其实李柯文并没有撒谎,这确实是他下意识的动作,他下意识的把雅轩当成了玛利卡,几年前的那个雨夜,他并没有冲上去,而是······他猛的摇摇头,仿佛想驱赶走这段痛苦的记忆:“真的,你没有必要。”

  雅轩稍微一愣,便走下楼梯,走到与李柯文同一台阶,有些羞涩的说:“人家只是看你每天都是一个人走在路上,我希望你不要再那么孤单,我真的想和你做朋友!”

  李柯文心里微微一动:“好,我答应你,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李柯文,理科18班!”

  “嗯,”雅轩浅浅一笑,如同一只含苞绽放的茉莉花,“我叫王雅轩,文科9班!”

  李柯文点点头,正准备继续往上走,突然像想起了什么,回头道:“你喜欢看什么书?”

  “言情小说和古代的诗集,你呢?”

  “关于历史的。”李柯文说,“对了,我现在要去图书馆,你来不?”

  “好!”雅轩轻轻点头,脸上的红晕不断增加。

  接着,两个人并肩走向图书馆。

  在众人们的惊叹声和议论声中,某个不知名的兄弟喃喃道:“这波欲擒故纵可以啊!”

  其实,在一开始,两个人之间总有种莫名的隔阂,但是直到一天,雅轩突然对李柯文说:“柯文,就像以前有个人说的,‘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的风雨,我都去接你,’以后,我们间的友情也会像这样吗?”

  李柯文稍稍一怔,便笑笑说:“好啊!”

  从那以后,两个人变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从严肃文学到世俗观念,他们无话不谈,雅轩也开始向李柯文送她亲手做的点心,李柯文有时也会送她一些小礼物,那些都是他执行任务后,找个空隙从当地人手里买过来的,比如一些小装饰品,在那些地方都是有保平安的意味。

  “你吃早饭了吗?”雅轩笑着问。

  “没有。”然后李柯文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雅轩,就像······看一个端着美食的厨师一样。

  果然李柯文没有失望,雅轩如同变魔法一般从背后拿出一个煎饼:“诺,给你,好吃鬼。”

  李柯文脸上立刻发出绽开了花般微笑:“谢谢!”

  接过煎饼后,立刻啃了起来,大吃大嚼,丝毫不客气。

  雅轩带着笑意看着眼前这个狼吞虎咽的胖子:“我说······柯文,你能不能稍微注意一下你的吃像。”

  “什么?”李柯文嘴里包着煎饼,模糊不清的说,“为什么?”

  “我可是个女孩子啊!大哥!”雅轩有些无语,直男也不能这样啊,李柯文嘴里嚼着食物的样子······像极了一只欢快的吃着潲水的猪。

  “嗯······”李柯文以惊人的速度解决了煎饼后,满意的说,“那个······我这个吃货嘛,本来就这个样子。”

  “难怪没有女朋友!”雅轩嗔怒道,自己的脸倒是先红了。

  李柯文耸耸肩,继续撑着栏杆望着无垠的蓝天,带着暖意的阳光洒在阳台上,李柯文在吃了个煎饼后,肚子里有了货,暇意的伸懒腰。

  雅轩手臂撑着栏杆,扭头看着张着深渊巨口打哈欠的李柯文,嘴边总是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眼前这个男孩对于她来说就如同一个盖世英雄,横空出世,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她以前还和她的闺蜜们开玩笑说,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英雄,以后找男朋友要求不要太高,但其实在她内心深处,她就像大话西游里的紫霞一样:我的意中人总有一天会穿着铠甲,踏着七彩祥云来找我。没有想到,在她有生命危险时,真的有一个男孩如同英雄般将她拯救,还替她挡了一刀,而他却轻描淡写的说:“没事。”

  每每想起男孩握着刀,用另一只手臂将她死死护在身后,脸上总会不由自主的发烫,心里总会为他而动心,而现在这个男孩就她眼前,成为了她的朋友,莫非······雅轩心想,他真的把我当成了普通朋友了吗?

  其实,李柯文真的把她当成了关系很好的朋友,时不时班上有几个好事者会怂恿他:“嘿,哥们,人家雅轩可是咱们学校的女神啊,人家每天有事没事的找你,分明就是喜欢你,你要把握住机会啊!”

  李柯文并不觉得如此:“人家肯定是把我当成了朋友,别误会。”李柯文在恋爱这种事情上丝毫不了解,他对女孩心里的所思所想不是很了解,他心里总会默默想,谁说这世界上没有纯洁的男女友情,自己和雅轩之间不就是吗?

  他其实也不是没有喜欢的女孩,只不过那个女孩是他的小学同学,早就不联系了,那个女孩的倩影总是让他魂牵梦萦,倒不是他太痴情,只不过是他习惯性的对往事挂念不已才成这样子的。

  感觉到雅轩一直盯着自己看,浑身有些不自在,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先走了,要上课了。”

  走在布满阳光的走廊上,李柯文摸了摸脸,发现不知道为什么脸上有些发烫,嘟囔着:“是不是被太阳干的好事?”

  晚上,李柯文躺在宿舍的床上,渐渐的意识变得模糊,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有些不对,当他睁开眼睛眼睛时,发现周围除了他的床之外,是一片漆黑,就像是地狱,李柯文冷笑道:“出来吧!”

  果然,他周围慢慢被黑影填满,那些黑影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就像看一个死物一样。

  “哼,”李柯文冷冷一笑,“今天你们又多了几个伙伴,这下子舒服了吧!”

  突然,有几个新的黑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站在床头的前面,这些黑影的身型各异,但和昨晚李柯文杀死的几个人一摸一样,那个矮小的黑影毅然就像是那个男孩。

  “我以前说过了,你们这些杂种死多少次都不为过。”

  “你们不用感到孤独,来陪你们的人只会越来越多!”李柯文突然哈哈大笑:“让老子告诉你们,就算你们从地里爬了出来,我也会把你们再杀死一次,如果你们还不服,”

  “我会把你们的尸体一点点切碎,拿去喂给野狗!”话音刚落,那些黑影骤然消失,李柯文缓缓睁开眼睛,刚才那就是一个梦,一个他几乎每天都会做的梦。

  他看了看床头的闹钟,已经六点了,很快就会起床了,但同一寝室的几个人还在呼呼大睡,李柯文将衣服穿好,走到寝室楼的大厅阳台,静静的站在那里,听着远处的鸡鸣声,等待着天亮,“希望今天还是有太阳。”他喃喃道。

  【第一幕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