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正义联盟之不渝之爱 > 第一幕:血色正义【3】
 
2018年12月22日上午九点 M市 MY中学

  今天,太阳出奇的好,温暖的阳光洒在人们的身上,让人们在冬天淤积太久的郁闷一扫而空,作为一个两百多斤的胖子,李柯文甚至感觉有些热,在出体育课出教室前,把外套给脱了,只穿了一件短袖就走了出来,在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学生们中,实在有些不合群,就像一群火鸡中突然出现了一只白羽鸡,皮肤还是有些黑的,李柯文听力远高于常人,离他不远处有几个女生,低声相互嘀咕着:“唉,你们看,那个不是雅轩的绯闻男友吗?”

  “是啊!”另一个女生说,“听说他杀了个人,就为了救雅轩。”

  “虽然如此,不过谁会喜欢他啊,”一个满脸化妆品的有些漂亮的女生不屑道,“他长得普通,又胖,听说胖子以后会没有生育能力!”

  然后,这几个人都吃吃的笑着,似乎这是件很搞笑的事情:“看来,我们雅轩女神以后是没有福气了!”一个女生幸灾乐祸的说。

  李柯文将这一切听得一清二楚,他苦笑着想:什么鬼?我成了雅轩的绯闻男友?谁特么乱说的?还说我没有生育能力,你大爷的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李柯文心里默默吐槽后就将这一切抛之脑后,他懒得和这种碎嘴的女生计较,毕竟好男不跟女斗。

  李柯文向来是不会去操场集合的,他会在体育课上直接溜到一间堆放多余课桌的空教室去呆着,要么看会儿书,要么走会儿神,作为名副其实的胖子,他是不想围着操场跑步,虽然这种强度的体力消耗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但他就是懒得去,一个合格的懒癌晚期患者就是这么一步步累计变来的。

  当他像往常一样刚刚把窗帘拉上,右耳微型通讯器发出了滴滴声,李柯文轻轻一按,幽蓝色的全息图像从耳旁出现在他眼前,一个美丽的如同二次元少女的半身像出现在上面:“队长,我们正义联盟驻地球和平联合组织特派员请求向您通话。”

  这个发出有些冰冷声音的少女其实是正义联盟的智能AI【拥有一定自主意识的学习型人工智能,于数据库位于宇宙舰队的若楠是双生子系统,进行着信息共享】,有着掌管正义联盟各种事物的最高权限,她直接听命于正义联盟队长,而她的分身存在于各个需要她的部门,最高核心是在正义联盟总部——光军之城,一个巨型空中堡垒,位于李柯文家乡SH市上空一万米处。

  “好,开始联线。”李柯文说。

  这时,一个长着典型德塞人面孔的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出现在全息图像上:“队长,我是正义联盟驻地球和平联合组织特派员弗莱克·卡尔,”

  他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焦躁,碧绿色的眼睛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担忧:“联合组织人权事务会最高委员会会长要求与你直接通话!”

  “为什么?”李柯文皱眉道,由于李柯文在执行任务时手段太过于血腥,知道正义联盟队长的真实身份的地球和平联合组织高层以及那些国际军事法庭的人也经常找过他的麻烦,这也和那些组织背后的某些大国是脱不来了干系的,那些大国总是想方设法的打压正义联盟,尽管没什么卵用。在李柯文看来,这些所谓大国实在不算什么,而且对于那些残害无辜人性命的暴徒们,直接杀了他们已经是李柯文对他们最大的仁慈,虽然如此,但在这些特派员高超的和稀泥手段下,往往不了了之:“我不同意,”李柯文冷冷的说,“叫他滚蛋!”

  卡尔面露难色:“队长,这次看起来,那些人是想来真的!”

  卡尔26岁取得了奥斯尔国立大学【全球综合实力最强的大学】的法律博士学位后,就接到了正义联盟的邀请,在签署了保密协议后,他就成为了正义联盟驻地球和平联合组织特派员,他是个精于世故的人,他对于古中华文化中的圣人——孔老夫子的中庸之论推崇备至,因此在处理那些与各国官员们还有联合组织官员的关系是游刃有余,就连联合组织的主席【地球和平联合组织最高行政长官】都得给他几分面子,不过那已经好几年前的事情了,那种暇意的特派员生活随着新任队长的到来而终止。

  这位新任队长对各国政府态度极其强硬,这让他们这些特派员们越来越难以与那些官员们相处,再加上他对那些罪犯们从不手软,直接将他们杀死,这让卡尔每天都不得不和那些人权组织打口水战,虽然他自己心里很支持李柯文的做法,因为他觉得北罗总统普京的一句话说得很好:原谅他们是上帝的任务,我们的任务是送他们去见上帝。

  但这仅仅是他的想法,而那些人权组织们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无论那些人犯了什么罪,都不应该直接杀死他

  们,应该送往法庭去审判,杀死他们是极其不人道的做法。不少联合组织的官员曾想将正义联盟告向国际军事法庭,但都被他这个官场老油条给糊弄过去了,不过,他看着眼前坐在办公桌前的沙发椅上的一位六十来岁的西装革履的老人时,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了,这位老人正是联合组织人权事务会最高委员会主席——张伯伦·福林。

  老人用有些严厉的声音对他说:“卡尔先生,我希望能与正义联盟队长直接通话!”

  “不知福林先生找我们队长有什么事情?”卡尔用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哼!”张伯伦皱眉道,“我想卡尔先生也知道了队长在前几天在对南奥斯尔洲某个国家的毒贩组织采取行动时的所作所为了吧!”

  靠,他又捅娄子了,卡尔心里暗道不妙:“不知福林先生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队长在行动时并没有伤及无辜。”

  “确实没有,但是······”张伯伦顿了顿,声音骤然有些恼怒,“我们接到了人类刑警的通告,队长把那里的毒贩们杀光了,就连投降了的人也给杀了,这已经触犯了我们的底线!”

  “他在这几年的军事行动中对那些人从来不留活口,投降的也没有放过,手段之血腥,我们内部会议上已经在商讨是否起诉他,当然这一切都是对外保密的。”

  卡尔心里一惊,看来情况真的很糟糕:“不知您为何来找队长,我想就算起诉队长也不用亲自和他讲吧,恐怕······”

  “我是来看看他的态度,我是个明辨是非的人,我不得不承认,队长的这些铁血手段确实让毒贩集团受到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这些我心里非常清楚,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触犯了国际法,他犯了战争罪、侵犯人权罪以及······”张伯伦深吸了口气,“反人权罪!”

  卡尔惊得差点跳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说:“这······这么严重?”

  “这是我们内部商讨的结果,他不仅杀死俘虏,甚至还当着一些犯罪组织头目的家人,杀死了头目,这简直就是违背了人性,说他反人权罪毫不为过!”

  卡尔艰难的吞口口水,一时间他不知说什么好,这些事情都是真的,就连他看起来也有些丧尽天良,更不要说那些来自各国的联合组织的官员们,要知道他们背后的政府不停的想找他们正义联盟的麻烦!

  “我来见他是想看一看他的态度,是以私人的身份,其实我很佩服他这样的人,只是他维护正义的手段太过血腥,我想见一见他。”

  “请您先出去一下,我这就联系队长!”卡尔喜出望外,看来事情也不是没有解决的途径,果然天无绝人之路!

  “队长,你就见他一面,也许事情还能大事小化?”卡尔试探的问道。

  李柯文皱了皱眉头,虽然他对于联合组织甚至它背后的大国政府都不在意,但如果真的被起诉也是很麻烦的事情,自己的身份很有可能会暴露,这可能会让他的家人处于危险中:“好,让我见一见他!”

  不一会儿,一个白发蓝眼的老人出现在了平面中:“你好,正义联盟队长——李柯文!”

  “你好,”李柯文轻轻点点头,“张伯伦先生。”他在电视以及各种新闻上见过这位主席。

  “我们委员会接到了人类刑警一位官员的检举,说你在几天前的一次行动中又将俘虏杀掉!“

  “这有什么?”李柯文不屑的说,“那些毒贩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让多少家庭支离破碎,我不用极刑而直接把他们杀死已经是我对他们最大的仁慈了!”

  “这已经是毫无人道主义的行为!”张伯伦有些愤怒的说。

  卡尔在旁边心里像被雷击中了一般:嘿,队长,我说你还不嫌事大,你这······

  “我违反了人道主义?”李柯文突然冷冷一笑,“张伯伦先生,我希望你记住我们东康的一句古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你们西方的话说,就是以!牙!还!牙!”

  “你······”张伯伦瞬间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恕我直言,主席,我想北奥斯尔联邦当年对达姆【拉克共和国总统,因反对北奥斯尔联邦的霸权行为被北奥斯尔联邦以制造危险化学武器的借口而推翻其统治,后经证实,这是北奥斯尔联邦无中生有的借口】的虐待行为你也是知道的吧,我想那不算是什么狗屁人道吧?为什么你不去把那些北奥斯尔人抓起来审问呢?难道联合组织也是个欺软怕硬的组织吗?”

  “混蛋!你竟敢······”

  卡尔无奈扶额,看来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了,这队长也太刚了吧,虽然都是真话,但是也太伤人自尊了吧!

  “什么我敢?”李柯文声音骤然发冷,“格老子滴,给你点批脸就尼玛的灿烂了是吧?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你们不过是想审判我,你觉得我怕吗?”李柯文并不怕所谓审判,之所以还有耐心和主席说只不过是嫌审判太麻烦,不过真的想审判他,怕是地球和平联合组织这个组织不想在这个世界呆下去了。

  “张伯伦先生!人生本就短暂,为何你们还要找捷径呢?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想弄出什么幺蛾子!”

  张伯伦气的是吹胡子瞪眼,直接起身,离开了卡尔办公室,留下了一旁苦笑的卡尔:“队长,这可怎么办?”

  “怕什么?”李柯文淡淡的说,“联合组织算个什么东西,各大国的走狗罢了,你以后对外的态度要更加强硬,让他们知道,我们正义联盟绝不会向那些大国政府妥协,阻挠我们对黑暗联盟进行打击的人,杀!无!赦!”

  接着,他关闭了全息平面,卡尔对着上面写着连接以断开的全息平面发愣,良久,叹息了声:“这人······也太莽了吧!敢直接怼联合组织人权事务会主席。”

  然后,他深深吸了口气,想起了他们正义联盟那强大的军事力量,原本有些发虚的心里顿时硬气了不少,管他的,反正你谅你联合组织也不敢造次!他想。

  李柯文刚把一本《世界简史》拿出来,外面突然想起了一阵敲门声,李柯文打开门,是雅轩。

  她今天穿着白色的外套和蓝色的牛仔裤,登着一双棕色的保暖靴,留了个可爱的双马尾,水灵灵的眼睛盯着他:“柯文,你刚才在和谁说话?”

  “哦,”李柯文心里一惊,幸好锁了门,他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华为荣耀手机,“和我妈说事情。”

  “哦,”雅轩歪歪头,走进教室找了个凳子坐下,“话说,柯文,怎么很少见你父母来?”

  “他们是一个跨国公司的员工,常常出差,很忙的!”

  “这么说,他们很少陪你?”

  “没错。”李柯文神色有些黯然。

  “前几天的家长会我还见过他们呢!”雅轩笑着说。

  “他们怎么说的?”李柯文曾经和他们说过雅轩是自己在学校唯一的朋友。

  “嗯······”雅轩狡黠一笑,凑到李柯文身边,“我跟他们说,我是你的恋人!”

  李柯文顿时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许久才反应过来:“难怪······”

  那次家长会后,他母亲欣慰的对他说:“孩子,你长大了!”

  他爸爸则意味深长的说:“儿子,在行动时,注意要把东西准备好,防止意外。”

  李柯文当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心想:不知道老师又打什么小报告了?

  他现在恍然大悟,那个“东西”是什么了,是某种橡胶制品,脸顿时绯红,捂脸想:幸好我父母比较开放,要是别的父母知道这种事,只怕是要把天都掀翻!

  “你是开玩笑的吧?”李柯文小心的试探。

  “肯定啦!”

  “呼,那就好!”李柯文松了口气,只是心里有些失落。

  “学校里都在传我们两个人是恋人关系唉!”雅轩摇头晃脑。

  “管他的,“李柯文挥挥手,“反正我们是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身正不怕影子斜!”

  雅轩双手撑着头,看着李柯文,黑色的眸子里荡漾着阳光:“你确定吗?”

  “确定!”李柯文义正言辞。

  雅轩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很快恢复了常态,冲李柯文比了比鬼脸:“柯文,你看,我今天收到了几封信!”

  李柯文看了看她手里的几封粉红色的信封,顿时明了:“情书!恭喜恭喜!”

  “你给你喜欢的人写过没有?”雅轩好奇的问。

  “没有,”他摇摇头,“第一,我懒得写,第二,我文采不好!”

  “难怪单身。”雅轩有些遗憾的看着他,“对了,你以前有没有喜欢过的女孩子啊?”

  “有。”李柯文想起了玛利卡,心中突然一阵剧痛,“有过两个。”

  “谁啊?”雅轩满脸求八卦。

  “一个是国外的朋友,还有一个是······”李柯文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优雅美丽的身影,“是我一个小学同学。”

  “哇!”雅轩惊叹着说,“还有异地恋!”

  “没有,”李柯文摇摇头,“国外的那个朋友没······没联系了,她现在肯定在一个地方快乐的生活······吧?”

  雅轩没察觉到李柯文身上涌出的悲伤:“你那个小学同学呢?”

  “她呀?”他想了想,“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不过她长得很美,肯定和你一样是个校花级的人物。”

  “知道就好!”雅轩笑了笑,“终于懂得夸人了啊!直男!”

  李柯文耸耸肩:“你来找我就是为了炫耀有人给你写情书吗?我不敢兴趣,要是······是一个女生给你写情书我倒是有兴趣!”

  “你不想看一看?”

  “想倒是想,不过······”李柯文挑挑眉,“看别人写给你的信,这感觉有些猥琐。”

  “那你想看吗?”雅轩挥了挥手中的信封。

  “可以看一下,”李柯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也许······可以帮你分辨一下谁是真心喜欢你的。”

  “怎么分辨啊?你一个单身汉······”雅轩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胖子。

  “你给我看看不就知道了,”李柯文说,“正好我可以学习学习,没准以后我写的时候就能派上用场呢?”

  “说到底,还是想看嘛。”雅轩翻了翻白眼,把信递过去。

  李柯文一次性把五封信打开,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就像他研究历史一样,将几封信对比着看:“嘿,雅轩你看,这封信写得不错,你就像一颗耀眼美丽的星在我头上,美丽无暇,让人恨不得摘下来,只是你近在咫尺远在天边,你是那么的完美,让人不敢亵渎,但我现在再也无法克制住我对你的喜欢,我喜欢你,雅轩,做我恋人吧!”

  “只不过,可惜可惜啊!”李柯文叹息着说。

  “怎么了?”

  “你看,”李柯文把三封信同时拿到雅轩眼前,“这三封信的文笔非常好,字也写得非常有艺术感,不过,这些信应该是同一个人写的。”

  “怎么判定的?”雅轩疑惑的问道。

  “这些字的形体都一摸一样,你看这个‘喜欢’两个字,都一样的,而这些矫健华美的文笔我想是文学社那个副社长写的,所以,”李柯文轻轻一笑,“这些信应该都是这些人找那个副社长写的!要知道,那个人是个财迷,别人给他钱,他肯定是要当托儿的!”

  “好像······是唉!”雅轩睁大眼睛仔细的看,突然她看向得意洋洋的李柯文,“你可以改名叫李柯南了!”

  李柯文嘿嘿一笑:“这有什么,小意思啦!”要知道,他可是行走在刀刃上的人,思维和观察能力怎么可能不强!

  “那······你说,我该选那个呢?”

  “这个······”李柯文转了转眼珠子,“肯定要选你喜欢的人啊!不要勉强自己,你也别怕情杀什么的!”

  “情杀?”雅轩一脸震惊,“什么······鬼!”

  “你看最近的新闻没有,就在国外,一个少年向一个他喜欢的女孩表白失败后,羞愤难当之际,脑子一热,就把那个女孩给奸杀了。”

  “真的吗?”雅轩脸色有些发白,缩了缩脑袋,“那我怎么办?”

  “你怕什么,我们东康思想偏激的人没那么多,而且······”李柯文认真的看着雅轩,“你是我朋友,我肯定会保护你的!”

  雅轩小脸骤然变得滚烫,娇红欲滴:“真的吗?”

  “嘿,我一个共和青年会成员【共和第三国际的青年组织】骗你干嘛?”他至今还没有成为国际成员,“你可是我在这里唯一的朋友,不保护你我保护谁,以后就用你给我做的早点当我这个保镖的工资吧!”

  “就知道吃吃吃,”雅轩用手指戳戳李柯文的奶油肚皮,“好好好,我会做的更好吃的!”

  接着,雅轩有些害羞的看着李柯文,李柯文感觉这气氛有些微妙,于是咳嗽了一声:“还有什么事?”

  “嗯······”雅轩想了想,“对了,明天我生日,你明天晚上一定要来我家参加我的生日party哦!”

  “肯定来,”李柯文听说有派对,顿时眉开眼笑,“有吃有喝,肯定奉陪到底!”

  “好吃鬼!”雅轩噗嗤一笑,“我先走了!”

  “你要知道吃货精神永不过时,”李柯文朝她挥挥手,“拜拜啦!”

  李柯文带着笑意看着雅轩走出教室,听到了门关上的“啪咔”声,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他面无表情,一股无形的杀意在他身边形成,“兮若,”他低声对通讯器说,“制裁行动时间改变,今晚执行!”

  【第一幕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