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正义联盟之不渝之爱 > 第一幕:血色正义【完】
 
2018年12月29日 下午四点 MY市 NS中学

李柯文脚步缓慢的走在这所学校通往教学楼的小道上,他准备邀请周紫乐出学校聊会儿天,一是为了想了解一下她为什么要轻生,二嘛······李柯文也怀着一些小心思,也许······可能她会因为我救了她而喜欢上自己呢?

想到这里,不由得嘿嘿一笑,在来之前,他慎重的问徐微明:“我说,你知道女孩子喜欢喝什么东西?”

“怎么了?”徐微明疑惑的看着李柯文,李柯文脸有些发红,徐微明顿时恍然大悟,想起昨天萧怡晚上给他打电话,说她的闺蜜跳楼,被一个人给救了,他当时就猜肯定是队长救的,嘿嘿,看来他也动了凡心,“队长,是不是一个叫周紫乐的女孩?”

“是,你快点说,我赶时间!”

“肯定是奶茶之类的,”徐微明一副过来人的样子看着李柯文,“她们还喜欢吃甜品什么的!”

李柯文原本脸上笑开了花,但想起昨天她那绝望、痛苦的眼神,心情也有些沉重:为什么她要跳楼呢?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那个,周紫乐!”李柯文向她打招呼。

周紫乐穿着红白相间的花格连衣裙,腿上穿着保暖裤,当她看向李柯文时,原本有些阴郁的眼神立刻活泛起来,她抿嘴一笑:“你好,柯文!”

“呃,那个,”李柯文有些忸怩不安,毕竟是他第一次邀请女孩子出去,至于雅轩?他还没有邀请过,“你有空吗?我想请你出去找家奶茶店······就是那个······聊下天!”

“不好意思,我······”还没等她说完,一个轻快愉悦的声音响起,是萧怡。

“嗨,紫乐,我们走吧,”她偏头看向李柯文,顿时用一副兄弟我懂你的表情对着李柯文微笑,“我说,看来我得当下电灯泡了!”

“啊,你别误会,”李柯文急忙摆摆手,“只是请她出去喝杯奶茶,你们这是要去干什么?”李柯文看着穿着校服的萧怡。

“哦,一个慈善聚会,”萧怡笑笑说,“就是一个慈善家举行的,好像叫什么——高有德,紫乐要去台上弹钢琴!”

“高有德!”周紫乐像听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脸色立刻有些难看。

“呃······怎么了?”萧怡问。

“没······没什么。”周紫乐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令人察觉的痛苦,接着她看向李柯文。

“嗯,那个······不好意思,明天你有空吗?”

“嘿,紫乐,”萧怡将手搭在她的肩上,“没事,你和他出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

“明天也行,”李柯文说,“反正我······”

这时,李柯文的手机铃声响了,一阵急促的声音,让人心中有些焦躁,“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李柯文看到并未显示来电号码,是兮若,于是将手机屏幕一划:“喂!”

“队长,”兮若平静的说,“找到他了。”

“谁?”

“当年的凶手,其中四个已经被你处理掉三个了,这是最后一个,在德赛共和国的尼澳市。”

李柯文脸色骤变,目光凌厉如电,骨骼发出轻微爆响,他呼出一口气,勉强挤出个微笑:“抱歉,我朋友那边有事找我,呃,那个明天吧,你明天在你们学校校门口在九点时等我,我会九点准时到。”

“嗯!”周紫乐点点头。

然后,李柯文迅速转身离开,连再见都没有说。

萧怡歪歪头,对着李柯文离去背影发神的周紫乐说:“紫乐,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他呀?”

“没······没有!”她急忙否认,但她的俏脸却红了起来。

“喜欢就喜欢嘛!有什么,哪个少女不怀春?”萧怡坏笑的看着周紫乐愈发涨红的脸,“哦,他可不是一个一般人哦!”

“不是一般人?”周紫乐一愣,“什么意思?”

“你想啊,昨天他敢直接跳下楼,那可是八楼啊!用手臂将你拉住,还毫发无伤,你想会是一般人吗?”

“不是一般人,”周紫乐低声呢喃道,“那······他能救我么?”

“什么?”

“没什么,”周紫乐紧张摆摆手,“你和他认识吗?”

“嗯,他是徐微明的朋友,我当然认识啦!”萧怡像是想起什么,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紫乐,你为什么要轻生啊!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啊!”

“没······没有,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在做傻事了!”

“那就好,”萧怡松了口气,“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嗯,我会的!”周紫乐用力的点点头,然后她的眼神再次变得有些迷茫以及······悲伤,发出了萧怡听不见的蚊子般的哼哼声:“不,你帮不了我,也许······没有人能帮得了我!”

晚上八点 德赛共和国 尼澳市【德赛首都】 某购物中心

尼姆·海尔拉是比亚人,他是随着难民潮为了躲避战争而逃到德赛共和国的,他本人素来老实,在当地做些零工活,但是由于他的勤恳,竟然也得到了一个大老板的赏识,让他成为了一个维修部门的经理,他今天趁着空闲时间,想为自己在德赛娶的妻子买些礼物,因为很快就会到了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他漫步到购物中心前,刚想进入购物中心,看到了一个希伯来人团体在中心门口拉着横幅,上面用德赛语写着:抗议针对对希伯来人的枪击事件!

他冷笑着想:“你们这些希伯来人怎么还不下地狱!”他以前趁着战乱时,和几个人一同冲进富人区,将一个希伯来家庭的人杀光,他依稀记得是一家三口,只留下个小女孩,这些年那些同伙也没有联系了,不知为什么他感到了有一丝不对,但他很快摇头自己否定:什么嘛!不要神经过敏,又没有人知道!

他突然感觉想上厕所,他于是快步走进中心的一个公共厕所,他没注意到,当他走进去时,一个人将禁止使用的标志放在厕所门口,很快那个人也进入了厕所。

海尔拉嘘了一声,表示自己尿得很痛快,当他转身的瞬间,一个魁梧的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嘿,兄弟,干嘛?”他用德语说。

“你会格兰语吗?”那个人低声说,海尔拉看不见他的脸,因为他的头低垂着。

“会啊,”海尔拉说,“怎么了兄弟?”

那个人瞬间抬起头来,海尔拉浑身一震,那个人眼瞳是血红色的,就像······一个吸血鬼一般,他长着东康人特有的脸型,还是个胖子。

“你······你是不是生······生病了?”海尔拉战栗着说,在他的面前,他只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和······杀气。

“你认识这个女孩吗?”那个人将一个古铜色的怀表掏出来,一张小女孩的彩色照片镶嵌在上面,海尔拉一看,顿时脸色骤变,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就算当时他强奸那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杀死她的父母时,也没有如此强烈的恐惧,那种恐惧是从内心深处渗透出来的。

“很好!”那个人冷冷一笑,如同恶魔对凡人的嘲笑一般,突然他消失在海尔拉眼前,海尔拉只觉得自己身体一轻,如同一只没有翅膀的小鸟一般,飞向了墙壁,墙壁被他的撞击震得灰尘落下,墙上甚至出现了裂缝。

海尔拉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重击了,嘴角不停的流出血来,剧烈的咳嗽之后,他咆哮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不认识?”那个人蹲下来,发出了阴冷至极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海尔拉惊惧的叫到。

“还记得那个壁橱吗?那个小女孩跑出来的壁橱,我就在那个壁橱里!”那个人突然狂笑,似乎在嘲笑他,“你们应该后悔,没有搜索那个壁橱!”

“你到底是谁?”海尔拉嘶吼着。

“我······是正义联盟队长——李柯文!”

海尔拉一惊:“难道······我的同伴都是你杀的?”

“没错,很聪明!”李柯文冷冷的说,“不过你不用担心,你很快就会去陪他们!”

海尔拉突然感到自己脸上像是被铁锤敲打了一般,顿时他感到天旋地转,身体像是不属于自己的。

“为什么!为什么!她只有七岁!你怎么下得了手!”李柯文怒吼,他一拳接一拳的打在他脸上,“为什么!”

“哈哈哈!”海尔拉知道自己今天必死无疑,一股没由来的勇气战胜了对死亡的恐惧,“她——一个希伯来人而已,根本不值得我那么做,我那么做,是代表神惩罚他们这些叛徒!”

“他们希伯来人贪婪,占有了无数本该不属于他们的财富,他们该死!”

“她的父母只是大学教授!”李柯文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因为愤怒!

“是又怎样?反正希伯来人都不是好东西!你就是个懦夫,哈哈哈哈!你就躲在那个壁橱里,看着她的父母被我们杀死,看着她被我们强奸,哈哈哈!懦夫!”

突然,他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的嘴巴被李柯文用袖刃给割开了,他的嘴巴变得鲜血淋漓,仿佛一个吸血鬼一般,他恐惧的看着李柯文——他的眼瞳再次变得血红,如同恶魔!

“很好,那么——你就带着你该死的种族主义,去找你那混球神吧!”

李柯文再次挥下一拳,发出一声闷响——那个人的脑袋如同西瓜一样被打爆,血四处飞溅,李柯文起身,走到镜子面前,看了看自己如同被泼了红色油漆的手,他打开水龙头清洗,他又将自己身上穿着的透明雨衣脱下,上面沾满了鲜血,他随手将雨衣一丢,便走到了以及没有脑袋的尸体前。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像手表一样的东西——是微型定时高爆炸弹,他按了一下那个黑色按钮,炸弹发出了滴滴的声音——它开始按照设定的时间开始运转,五分钟后将爆炸,李柯文将它放在尸体上,便走出了厕所。

他站到一个离厕所较远的地方,静静的等待着时间流逝,忽然,轰隆一声,厕所里迸发出剧烈的火焰,行人都惊讶的看向厕所——大概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厕所会爆炸,不到三分钟,远处传来了警笛声,李柯文深深的吸了口气,将怀表掏出,贴紧自己的胸口,喃喃道:“玛利卡你看,那些混蛋们死光了,你放心,我不会再让那种悲剧发生了,我一定会把那些罪恶消灭干净——为了你!”

2018年12月30日 早上九点 MY市 某奶茶店

李柯文觉得这是自己人生里具有里程碑的时刻——因为自己邀请出了一个女孩出来喝奶茶,还是让自己心动的女孩,莫名的,他想放声高歌——他以前曾看见周围的那些男同学总是在秘密筹划着如何如何邀请女生出去,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虽然那些女生还没有答应,李柯文这是总会鄙视着想:真的是浪费时间,那些出去陪人坐着说话的时间拿来打游戏不行吗?偏要邀请女生?唉,太可悲了,然后他就被旁边听他讲话的雅轩恶狠狠的踩了一脚,当时他正在边打游戏边和她闲聊。

现在李柯文终于意识到自己曾经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嘿,当一个漂亮温柔的女孩坐在你的对面,映着流水般光芒的眼睛看着你,认真的听你讲话时,那种滋味总是飘飘然的——舒适,感觉今天阳光都更加灿烂了!

“嗯·······那个,就是,”李柯文实在有些有些紧张,毕竟第一次约女生出来,“你······那个······”

“是文科还是理科?”憋了半天憋出了这句憨话,他恨不得当时把自己脑袋狠狠打一下:抽了吗?萧怡是文科,萧怡是她的同班同学啊!

在来之前,李柯文看到徐微明正艰难的揉着膝盖,“我说,你这个家伙怎么了?”

“队长,我昨天和萧怡住一起······”

“什么!”李柯文如同见了鬼般看着他,“你们发展这么快!都同居了!”我靠现在思想都这么开放的吗?李柯文默默想。

“哎,你别想歪了,我们只是顺带住一起,因为太晚了,队长,昨晚我们住宾馆,我一走进去,萧怡直接向我命令说,叫我跪在地上,我还不情愿,然后她说这是给我的惩罚,惩罚我这一年的装死,然后我膝盖都跪肿了。”

“哈哈哈!正道的光,你小子活该,谁叫你当初不停老人言,现在吃亏吧,哈哈哈!”李柯文调侃他,突然他的神色变得有些神秘,严肃地如同在筹划作战计划一般和徐微明讲:“那个······徐微明,萧怡肯定是周紫乐她的闺蜜吧?”

“是啊,怎么了?”徐微明二丈摸不着头脑,他心想:莫非队长需要一个僚机?

“嗯······我需要一些关于周紫乐的情报······啊不!是关于她的一些喜好——她是喜欢喝甜的,还是原味?是喜欢日月岛【东康共和国与北奥斯尔联邦争夺的岛屿,上面有一个从原东康帝国分裂出的一个非法政权】珍珠奶茶,还是奥斯尔式奶茶?喜欢冷的,还是冰的?”

“哦哦哦哦!”徐微明有些欣慰的看着队长,看来终于开窍了啊!他想。

接着他打通了萧怡的电话,收集了一下周紫乐的“情报”,甚至了解了一下她今天是否进入了生理周期,然后认真严肃的和队长说:“报告队长······周紫乐小姐喜欢日月岛式珍珠奶茶,最喜欢的口味是哈密瓜味,呃······还有,她喜欢热的,并且‘身体没有异常’”

周紫乐听见了李柯文的话时,噗嗤一笑:“我说,柯文呀······我明显是文科生啊!”

“哦哦,”李柯文尴尬一笑,“那个······你平时都喜欢看些什么书啊?”

“嗯······”周紫乐想了想,“我喜欢一些诗,比如徐志摩写的,还有雪莱写的,还有······”

“呃,都是些写爱情方面的吗?”李柯文突然插嘴道。

“嗯!”周紫乐点点头,“偶尔会看一些言情小说,你呢?”

“哦,我喜欢看些关于历史的书,就是纪实类的书目,最感兴趣的是有关于二战【即第二次国际战争,以德赛第三帝国和西奥共和国为首,他们以自己是优等民族将其余种族视为劣等民族的借口,挑起国际战争,讽刺的是德赛第三帝国认为黄种人是劣等种族,但西奥共和国本身主体种族为黄种人】的。”

“二战?”

“对!”李柯文此时心想,当时要不是正义联盟,也许世界历史要被改变了,就在那时的成员选择时出了大问题——当时几位被选为成员的仁兄都不幸被龙之力反噬,死了,然后正义联盟被委员会完全掌控,当时正义联盟的存在是对外保密的,只有当时的主要国家的高层才知道他们的存在,委员会对外的态度有些软弱,这就让黑暗联盟乘此机会,支持西特勒【德赛第三帝国独裁者,臭名昭著的种族主义者,其尤其厌恶希伯来人,但最为讽刺的是他本人是希伯来血裔】上台,当时的黑暗联盟执行官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想统一世界,西特勒不过是他的傀儡罢了,很快,第二次国际战争全面爆发,正义联盟内部的权利又出现了分化,队长与委员会之间出现了权力斗争,爆发了内战,随之而来的结果是,在黑暗联盟的暗中支持下,德赛第三帝国在北境战场节节突进,直到1942年,委员会和当时的队长——侯景明意识到了如果再这样下去,人类世界将进入最黑暗的历史阶段——民主、自由、平等,将不复存在,于是两方和好,开始暗中支持以北奥斯尔联邦国为首的盟国,很快,胜利的天平向盟国这边倾斜,战后黑暗联盟的军队几乎消耗殆尽,不再有实力与正义联盟正面对抗,更有戏剧性的是——那些被误认为是UFO的不明飞行物,其实是正义联盟或者黑暗联盟的飞行器,两方的战争在木星一带进行的,最终是以正义联盟的胜利结束,黑暗联盟残余舰队逃亡外太空。

“你是文科还是理科啊?”

“理科。”

“那······你为什么喜欢历史呢?”周紫乐好奇的问道。

“可以以史为鉴,以史为镜,”李柯文耸耸肩。

周紫乐歪着头,盯着李柯文看,李柯文看着她澄澈漂亮的眼睛,脸变得微红,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她还是那样美啊,”李柯文心想,他还记得自己和她还是同班同学,许多记忆已经模糊,除了那一抹侧影,最让李柯文难以忘怀的是她那双瑰丽的大眼睛,和她古灵精怪、活泼好动的性格相反,每当她的目光注视着李柯文时,他总能感受到一种无法言语的温柔,那温柔让他当时已经心如死灰的心得到了神奇的治愈,现在在阳光下,她的美让人移不开眼,她注视他的眼神依旧是那么的温柔,只是其中有一丝忧郁,让他觉得自己的心像被针刺了一般,两人四目相对,在那两三分钟或者两三秒,时间仿佛静止。

最终还是周紫乐打破了沉默:“柯文······你今天把我叫出来不会就是问我喜欢什么书吧?”

“呃······”李柯文顿时变得紧张起来,“其实我想······那个问一下······就是你为什么······就是那个······”

李柯文在这种轻生的事情上也不好开口,也许是······一些心理问题呢?他胡思乱想。

“你是想问我······我为什么要跳楼吗?”周紫乐轻声说,李柯文注意到,她原本有些红润的脸,顿时苍白了起来,眼神里包含的痛苦似乎将要溢出来。

“呃······那个······那个······其实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可以和我说一下,但是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反正事情都过去了,以后也要尽量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周紫乐只是看着李柯文,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要学会往前看,那个······”李柯文语塞,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这种事情大概都是心理咨询师做的吧,他想。

“柯文,我······”周紫乐将落下来的发丝挂在耳朵上,深深吸了口气,“我以后不会做傻事了!”

“嗯,”李柯文连连点头,“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和我讲吧,呃······那个,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两个算是朋友吧?”

“嗯,好!”周紫乐用力的点头,“我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会找你说的。”

接着又是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两个人的脸都变红了,“那个······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呢?”李柯文问。

“我喜欢弹钢琴。”

“弹钢琴······”李柯文喃喃道,他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恍惚之间,似乎又看见了那个小女孩的微笑。

“柯文?柯文?”周紫乐看着有些出神的李柯文,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你怎么了?”

“哦哦,”李柯文这才回过神来,“没什么,那个你钢琴过了几级?”

“十级。”

“厉害,厉害!”李柯文惊叹,“我有个朋友是学小提琴的,也过了十级。”

“嗯,”她轻轻点头,“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呢?”

“我?”李柯文挠了挠头,“我平时有空时除了看书,就是打游戏,也没什么特长。”我的特长?李柯文默默的想,大概是杀人吧?

两个人就这样聊了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比如周紫乐说自己喜欢吃肉,李柯文眼里放光说:“我也喜欢吃肉!”

“不过,我都会克制自己,”周紫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吃太多肉会长胖。”

“长胖?”李柯文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奶油肚皮,“你看我这个两百多斤的胖子都没说减肥,我觉得你以及很苗条了,不用想着减肥了。”

“真的吗?”

“真的!”李柯文一摊手,“我觉得你长得······很漂亮,那个······我想问一下,平时学校里喜欢你的男生不少吧?”两个人的脸更红了。

“嗯······是有,”周紫乐轻声说,“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他们都没有好感。”

“为什么?”这就是所说的冰山美人吗?李柯文想。

“因为······我不信任······他们。”

“不信任?”

“嗯。”

“什么意思?”

“就是······我不想接近他们。”

李柯文心里一阵狂喜,嘿,你瞧,这个不喜欢接近男生的女孩愿意和我出来喝奶茶,啊!心中一阵狂喜!

“那个······我能问一下,你······信任我吗?”

“我······”周紫乐轻轻的笑了一下,“我相信你啦!”

轻轻吹拂着的风摇曳着树叶,阳光透过树叶的空隙洒在两个人的身上,两个人的视线就这么相互交织在一起,似乎产生了光合作用,释放了清新的氧气,让人有些心旷神怡,两个人间似乎产生了神奇的化学反应,周紫乐和他都如坐针毡。

“那个,我送你回学校吧。”李柯文突然开口。

“嗯!”周紫乐点点头。

在回学校的路上,两人并肩而走,李柯文心神不宁,心里好像有一个小天使和一个小恶魔在欢呼,“嘿,那个女孩好像喜欢你哦,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小恶魔说。

“男孩子要绅士,不要因为是因为救过女孩一命就趁人之危,此举非君子行为!”小天使说。

走到了校门口,周紫乐轻声对李柯文说:“柯文,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

“啊,那个······那个······不用!这是我该做的!”

“我能问一下,就是你是怎么做到单手拉着栏杆,还能轻松的翻进栏杆?”

“哦······我一起接受过军事训练,你可千万别看我长得胖,但我还是比较灵活的!”李柯文大咧咧的说。

“你是个······灵活的胖子!”周紫乐嫣然一笑,李柯文瞬间明白了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原因了。

“算······是吧。”李柯文嘿嘿一笑。

“那我······先走了?”

“嗯······其实,我能······那个我能问一下你的电话号码吗?到时······那个好联系!”李柯文紧张的说,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要女孩的号码。

“嗯,好!”周紫乐将手伸出来,“把你手机给我!”

李柯文将手机递给她,周紫乐输入号码后,问:“你有没有QQ?”

“有!”李柯文窃喜,嘿嘿,还能趁机要到QQ。

周紫乐点开了QQ,但她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眼睛一眨一眨的,俏脸骤然变得绯红:“那个······柯文,你原先加过我的。”

李柯文这才想起,当时小学毕业时,他是用了同学录的,那时候他就把周紫乐的QQ加上了,见鬼!难道?李柯文心里直呼不妙。

“我······在你的特别关注上。”气氛再次变得有些尴尬。

周紫乐将手机递给了李柯文,他接了过来,忸怩不安的站在那里,像是一个犯错的大孩子。

“我······我先走了!下次见!”周紫乐转身离开,她急促的走着,仿佛想逃离这里。

李柯文神情有些恍惚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没错,他是对这个女孩有好感,也就是喜欢她,但不知为何······有那么一瞬间,他把她当作了玛利卡,虽然两人长得并不像,“也许······大概······是她也喜欢弹钢琴吧。”李柯文喃喃道。

下午三点 瑞捷联邦 日内瓦 地球和平联合组织人权事务会

李柯文缓步走进大厅,两个身着正装的卫兵站在那个橡木门前,木门是开着的,李柯文走了进去,很快门便被关上了。

整个大厅内大约有四十人左右,张伯伦·福林就坐在大厅最高的一个位置上,李柯文还注意到,那个叫詹姆斯·布鲁斯的格兰人坐在了证人席里,只有旁听席没有人,看来的确是秘密审判。

“你好,正义联盟队长——李柯文,请你坐到位置上,”张伯伦说,李柯文便坐到了大厅正中央的位置上,那些大小官员们打量着他,议论纷纷,“保持肃静,现在,审判开始!”

“李柯文,本法庭提出公诉——你在这五年的军事行动中,肆意杀死俘虏,凡是你参与的对毒贩组织或者恐怖组织的军事打击,就没有罪犯能活下来,从数据上判断——至少有一万名罪犯被你杀死,你是否确认上述行为皆是你所为?”主法官问。

“没错,”李柯文淡淡的说,“我确实把那些混蛋杀光了,因为我不会允许那些狗杂种活在这个世上!”

“这是法庭!希望你不要用粗俗语言!”法官呵斥,并用锤子击打了一下桌面。

“你的所作所为简直是令人发指!你当着一些犯罪组织的头目家人的面,将那些头目处死!”另外一个法官低沉的说。

这句话一说出来,那些人权理事会的官员们顿时炸开了锅,主法官用锤子猛击桌面:“肃静!肃静!”

“下面,请证人——詹姆斯·布鲁斯作证!”

“我和他曾一同参与过一次行动,那是对南奥斯尔洲的毒贩组织的一次军事行动,他不仅将一个已经投降的人杀死了,还将一个孩子杀死了!”

“詹姆斯!”李柯文怒吼,“希望你说清楚——那个孩子已经不能叫孩子了,叫禽兽更加合适吧!他不仅将一个被拐卖过来的女孩杀死,我冲进去的时候,甚至他还在强奸另外一个少女!”

“没错,但是······”

“但是个屁!”李柯文冷笑道,“别用你们那套虚伪的格兰贵族绅士标准来衡量我,还有,对于你们所谓的国际法,老子一点也不在乎!”

“用我们东康的一句古话说,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你们西方,有个与其大同小异的词语——以牙还牙!我想你们也知道吧!”

“本法庭判你犯有反人权罪,以及战争罪!”主法官没有理会李柯文,继续说。

“哼!我想,这世界上犯有这种罪行的人,甚至国家都不在少数吧?”

“现在就事论事!”张伯伦突然开口道。

“就事论个屁!你们联合组织的人怕不是也有双重标准吧,你们睁大你们的眼睛好生看一看北奥斯尔人在世界各地做的好事,难道说,你们眼瞎?”

“还有,看看沙纳帝国【位于东康共和国东部的帝国,从原东康帝国分裂出的国家】由对记者卡舒吉【因反对沙纳王储的专治统治而被分尸杀害的记者】做的畜牲事,你们所谓人权理事会有什么作为?”

“我们已经就此时向沙纳帝国发出了谴责!”张伯伦吼道。

“谴责?谴责你妈!你们联合组织除了谴责有屁用!”

“李柯文!你的所作所为,我想并不符合你们正义联盟的正义吧?”詹姆斯说。

“不,你错了!你以为要如何维护正义?难道用你们那张嘴?不!是要用刀剑!用鲜血!甚至生命!”李柯文咆哮。

“你们联合组织除了谴责,谴责,谴责!还能干什么事,你们······”李柯文突然冷笑,“不过是为那些大国代言的而已!”

整个大厅顿时炸开了锅,“他简直不尊重国际法,应该给他重判!”

“这世界上还有这种人!”

“肃静!肃静!”主法官说,“正义联盟队长——李柯文,你是否承认有上述罪行?”

“没错,我承认!不过······”李柯文嘴角上扬,“你们能干什么?把我关起来?怕是你们联合组织不想存在这个世界上!”

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话也讲不出来,李柯文接着说:“让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在比亚共和国,有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她最喜欢弹钢琴,然而有一天,她的父母当着她的面,被一群种族主义者杀死了,她······被它们奸污了!”

“你们知道我是怎么对付那些杂种的呢?”

“我把他们都杀死了,一拳一拳的将他们打死!如果不是我还有最后的理智!我会对他们用极刑!一刀一刀······将他们凌迟!”

“你······你这个恶魔!”詹姆斯咆哮道,众人更是愤怒的谴责着李柯文。

“你做这些是违反法律的!”

“法律?哼,如果法律不能维护正义那遵守它干嘛?但那些无辜人受到残害的时候你们这些联合组织的官员在干什么?”

“你以为你是谁?你这是在挑战国际法!你做这些又是以谁的名义!”张伯伦怒吼。

“以我的名义!”李柯文呼的一下站了起来,眼瞳里一丝鲜红飘过,现在他处于极度的愤怒中,一股强烈的暴戾之气喷薄而出,整个大厅的人们顿时如同被捏住了咽喉一样,不再发出声音。

“我就是正义!”李柯文咆哮,接着他猛的转身离去,没有人敢于上前阻拦他,因为此时他们感觉眼前这个人像一头嗜血的野兽,随时可能会扑上来撕碎他们,让人惊惧不已。

“他······真的只有······16岁吗?”主法官喃喃道。

【第一幕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