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正义联盟之不渝之爱 > 第二幕:灰色世界【5】
 
2019年1月17日 上午11点 MY市 某商业街

李柯文来到了说好的地方,转悠了半天也没等到人,于是搓了搓有些僵硬的手,正准备进入一个百货大楼吹一下空调,今天实在有些冷,徐微明从人群里冒了出来:“队长,”他压低声音,“走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

“什么?”李柯文问。

“好消息!”他压抑不住内心的欢喜。

李柯文一听,便知道事情不简单,便跟着他快步来到一个没人的小巷道。

“反物质发动机已经研究成功了!”

“什么!”李柯文顿时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激动笼罩着自己,“什么时候?”

“就在昨天,在木星研究基地,已经有足够动力来驱动引擎来进行十分之一光速行驶,与此同时,我们还将第一颗量产型反物质超级炸弹在海王星引爆,队长,你真该看看那引爆的场景,在爆炸范围的一切物质都被吞噬,原子弹和它比······那简直就像个爆竹。”

“泯灭?”

“没错,就是叫‘泯灭’!”

“那······可以将这种反物质炸弹的吨量缩小,变成像子弹那么大小,如果爆炸范围太大,那也会波及到我们。”

“呃······这个,还没办法,因为这存在技术困难,不过我们的几十艘主力战舰已经开始将无工质核聚变发动机换成反物质发动机,队长,也就是说······”徐微明深吸口气,“我们可以进行跨星际航行!”

“我们的生态循环系统不是早就完好了吗?”

“主要是因为核聚变的能量虽大,但它仍然对氦元素需求量仍然不小,但反物质就不一样了,只需要一点点正电子就能迸发出巨大的能量!”说着说着,他便手舞足蹈起来。

“嗯,”李柯文点点头,“那他说了他的防御方案没有?”

“他准备以地球为中心······”

“不行,”李柯文直接打断他,“柯哲人掌握了空间跃迁技术,虽然我们最强力的部队是宇宙舰队,但我们的战场不可能向太空转移。”

“那······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在太阳系有三道核心防线,木星防线、柯伊伯带防线还有奥尔特星云防线,我们不能让宇宙舰队龟缩在地球一带,我们必须要拥有足够的迂回作战能力,否则······”李柯文幽幽的说,“地球······就会成为我们的坟墓!”

“而且我们还必须想到撤出太阳系的方案,我们得做好最坏的打算,战争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队长,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徐微明说,“就是艾瑞斯给我们的资料上,我看到他们的主要能源仍是核聚变,反物质之类的······似乎还没有涉及,但他们甚至掌握了空间跃迁技术,这科技树好像不大对啊。”

“这确实是个问题,”李柯文沉吟了一会儿,说,“不过不管怎样,我们现在有了两个优势,第一,是能源上的;第二,是他们的跃迁不可能多次随时使用,因为跃迁必然是要花费大量能源,我们甚至还有反物质弹,拥有反击的能力。”

“队长,这反物质弹的威力这么大,我们如果在地球战场上使用,对于我们也没什么好处······”

“我们尽量在太空中用,”李柯文捏住下巴说,“但我们也得做好在地球上用的准备······这样,叫李诚从舰队到总部来,我们的一些作战细节到时要把所有人叫齐了一起商量!”

“好,”徐微明点点头,“等吃完饭就去。”

两人说完,便走到大街上,两个女孩手里都拿着个手抓饼,边走边吃。

“喂,我说萧怡,你们两个也太不注意形象了吧!”

“你管的着,”萧怡白了他一眼,“难道你还想跪搓衣板?”

“啊,不不不,我错了。”徐微明立刻怂了。

“我看······你们两个都成了老夫老妻了!”李柯文打趣说。

“队长,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徐微明嘿嘿一笑,“我们两个这叫情投意合。”

“萧怡,”周紫乐看到李柯文的一瞬间便立刻把手抓饼放下,小脸微红,整理了一下垂下的发丝,轻声对她说,“你没和我说柯文也要来。”

“嘻嘻,”萧怡鬼魅一笑,小声说,“怎么了,紫乐,是不是没洗头不好见人家呢?”

“没······没有,”她急忙说,“只是······只是······”

“好了,就此打住,该吃火锅了,”徐微明说,“队长请客,我可不能错过。”

四个人走进了一个包间,就坐后,服务员拿来了菜单,李柯文说:“你们点你们喜欢的,我无所谓,只要有肉类,我都吃得下。”

“那我可不能客气,”徐微明嘿嘿一笑,接着他边写着菜,嘴边嘟囔着,“肥牛来五份,毛肚来五份,里脊来五份······”

在等菜时,众人闲聊着,“柯文,”周紫乐说,“你们平时除了上学,都忙不忙啊?”

“不算太忙,就是有时侯执行任务是在晚上,我必须熬夜,”李柯文说,“每天都是两名队员值班,我负责应对突发情况。”

“那你上课······是不是要打瞌睡?”

“要,”他点点头,“肯定的。”

“哦,对了,你们两个女孩吃得了辣吗?”徐微明突然问。

“怎么了,阿明,这时候你还不清楚我吃不吃辣的?”萧怡捏了一下他的耳朵。

“嗯······我不是很能吃辣。”周紫乐说。

“那个······那天你不是很喜欢吃冒菜吗?冒菜不是挺辣的吗?”李柯文疑惑的问。

“其实······柯文,你们的冒菜不是很辣的,”她说,“我其实不是这里的人,我祖籍其实是在汴金。”

“汴金?”李柯文一愣,接着他笑了笑说,“你们知不知道,其实在宋浩帝国末年,当时的赵氏皇族的几个成员为了躲避蛮夷的追击,于是改了姓,叫周,紫乐,没准你还是皇族成员,该叫什么呢?哦,叫公主。”

“这么说的话······”萧怡说,“紫乐其实是贵族。”

“你们别胡说了,”周紫乐噗嗤一笑,“什么贵族嘛,你们说的那些我都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这不是我瞎说的,”李柯文说,“我们正义联盟有些以前流传下来的资料上是这么记载的,不过······只有一点。”

“如果这么说的话······”周紫乐轻声说,“也许书本上记载的历史将会被改变了。”

“这些其实都无所谓了,都已经过去了。”徐微明说。

“紫乐,等会儿吃完饭,你准备去哪里玩?”萧怡问,同时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徐微明,他立刻心领神会。

“我不知道,”周紫乐摇摇头,“你们准备去哪里?”

“不如·····我们四个人去公园吧,那里好像有个鸳鸯聚会。”徐微明朝李柯文眨眨眼。

“鸳鸯聚会,什么鬼?”李柯文一愣,不过当他看到徐微明的眼神时,便点点头,“那我们可以去的,反正没什么事。”

话音刚落,服务员将鸳鸯锅端上,接着是推着餐车推门走了进来,把菜放在桌子旁的架子上,鸳鸯锅一边是穷凶极恶的麻辣汤锅,一边是浓郁醇厚的百味汤底,徐微明上前把一盘接一盘的红花花的肥牛摆上桌子,几个人都夹着肥牛往锅里烫,李柯文眼睛悄悄的往旁边瞟,没想到的是,周紫乐也在偷偷的观察他。两个人视线交织在一起,像触电了般瞬间移回各自的视线。

“喲,两个人不好好吃饭在干嘛呢?”萧怡笑着说。

“啊,没什么,只是稍稍矜持一下,”李柯文连忙解释,“紫乐,快吃吧!”

“嗯,”她点点头,接着她也用筷子夹了块肥牛在锅里烫。

“不不不,柯文,其实你误会了紫乐的意思,”萧怡嘴里嚼着牛肉说,“其实紫乐她并不是个矜持的少女,只不过她在你面前她得表示一下自己是个淑女。”

“没那回事,”周紫乐急忙摇头,脸更红了,“我只是······只是······”

然后,过了几分钟,周紫乐小心翼翼的用漏勺将锅里煮好了的里脊舀进李柯文碗里,李柯文愣了一下,然后红着脸说谢谢。

“喂,紫乐,你什么时候这么乖巧了?”萧怡挤眉弄眼,“是不是对某个人有兴趣呢?”

周紫乐的脸更是红了,正着急的辩解,她偏头一看,李柯文却突然眉头一紧,按住右耳通讯器,神情越来越凝重。

“队长,怎么了?”徐微明也意识到事情不对。

“你们先吃吧,”李柯文站起身,“你们想吃多少吃多少,千万不要客气,我已经预支了钱,出了点事情,我得赶紧去处理。”说完,他朝徐微明点点头,便快速走出包间。

“萧怡,我是不是······惹他生气了?”周紫乐紧张的问。

“不,你误会了紫乐小姐,”徐微明轻松的说,“只是有点突发事件,队长需要去处理一下,他可没生气。”

“什么事情呢?”萧怡问。

“军事机密,概不外传,”接着,徐微明突然惨叫着说,“哎哟,我错了小姐姐,别扭我耳朵了!”

李柯文走上支援运输机,一个同样穿着黑色纳米装甲的军官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巨剑,李柯文接了过来,这把剑在李柯文握住的一瞬间,似乎活了过来,刀锋上流淌着奇异的光芒。

“队长,”军官向他敬礼,“特遣队第五连队向您报道。”

“嗯。”李柯文也向他回了个标准的军礼。【特遣队是正义联盟除了太空部队和机械军团外,唯一以人类为主的军队,总人数大约有三万人,平时主要负责戍卫各个军事堡垒以及应对突发事件】

“队长,我们的七个连队已经将湄河流域【位于华尔洲东南地区】周围的森林封锁,但里面应该还有游客,我们已经派人进去搜救了。”

李柯文看了看出现在他面前的全息地图,李柯文看着闪烁的红点,问:“变异者还有多少没被干掉?”

“他们一听见枪声就跑进了树林里,我们没有追上,而且队长,看起来他们这次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智慧,开始以团队的形式对付我们,而且那里面也许还有幸存者,我们不能用火力覆盖,就算这样,我们也很难对外保密。”

李柯文想了想,说:“我进去以后,无人机掩护我,一旦发现幸存者,你们立刻过来!”

“是,可······”军官犹豫了一下,“您如果单独行动,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这算得了什么,”李柯文淡淡的说,“曾经我的心脏里面陷入了几十个弹片,我不还是活过来了。”

“但······”军官仍不放弃劝阻。

“那些东西都有神之力,你们普通人和他们打只能是有去无回,他们还是交给我解决吧,而且······”李柯文将剑在自己眼前竖起,发出了强烈的金属轰鸣声,“我还有这把上古流传下来的剑,据说这是龙神的剑,那些变异者不过是水货而已。”

半小时后 湄河流域

李柯文看着在他眼前慢慢爬过的一条蟒蛇,心里不禁有些发虚,这条蟒蛇足足有七米长,看着挺吓人的,等它完全爬过后,李柯文松了口气,由于这里植被太过密集,他加速的能力也不好用,只好老老实实的用激光剑把横在自己行走路线上的枝条藤蔓挨着挨着砍,李柯文也听不见无人机的轰鸣声,它的潜行模式太给力了,他想。

“队长,前方有生命迹象,”通讯器里传来军官的声音,“目标纤细矮小,应该是人类女性,但不确定是否是变异者。”

“收到,”李柯文轻声回答,“无人机火力准备。”

“明白,无人机武器系统已进入战斗状态,随时可以开火。”

李柯文小心的迈过一个石头,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前移动,生怕惊动了目标,但突然,前面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谁在那里?”

李柯文没想到她的第六感这么强,于是他谨慎的开口道:“我是搜救人员,你是不是被困人群?”

“是我,你们终于来了,”女孩兴奋的说,然后她有些疑惑的问:“你是东康人吗,会说东康话?”说完她出现在李柯文的视线中,是个20来岁的少女,姣好的脸蛋上有些灰尘,看起来有些狼狈。

“我是,”李柯文说,“跟我来。”

在去河边的路上,李柯文见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便问她:“你是哪里的人啊?”

“HZ的,”她说,“你呢?”

“中部盆地的,你是不是到这里旅游的?”

“嗯,”她点点头,“我是一个人出来的。”

“自驾游?”

“没错。”

“可······”李柯文犹豫了一下,“你一个女孩一个人很危险的。”

“你几岁了?”她突然牛头不对马嘴的问了句。

“我······”李柯文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你应该还没有成年吧?”

“啊这······”

“还有,你应该不是搜救人员,”她歪歪头,说,“你是正义联盟的人,对吗?”

“我······我是。”李柯文这才想起自己的纳米装甲还在身上,背上还背着把巨剑,龙形徽章就在胸口处。

“你们来这里是不是在找一个怪物啊?”

“怪物?”李柯文眉头一紧。

“我看到它好像能控制植物,刚才我被它吓到了。”

“在哪里?”李柯文眼瞳骤然变成了血红色,龙之力悄然催动,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感到周围似乎隐约有威胁。

女孩显然被吓到了:“你······你的眼睛!”

几乎是同时,李柯文猛的一下将剑拔出,一个横劈,把一根快速伸向女孩的藤蔓斩断,与此同时,他感到上方一黑,他抬头看,他和女孩被密密麻麻的藤蔓包围,连天空也看不见了,通讯器里传来了军官急切的呼叫声:“队长!目标出现,就在你那里!”

“无人机!”李柯文大吼一声。

“队长,你还在里面,不敢开火,会误伤的!”

李柯文看了看惊慌失措的女孩,轻声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一愣,哆哆嗦嗦的说:“我叫······叫苏倩柔。”

“苏倩柔,你跟紧我。”李柯文说着,又把一根伸过来的藤蔓斩断。

接着,不仅仅是无数跟藤蔓,就连那几棵在包围圈里的树的枝条也活了过来,开始向李柯文的地方移动,“看来是白虎的力量啊。”他想。

李柯文见这里的活动范围太小,也没移动,让苏倩柔伏低身体,开始迎击攻击的植物······

不知过了多久,李柯文身边已经布满了植物的遗骸,他的体力已经接近透支,外面的特遣队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高能激光和高爆炸弹在包围层外面狂轰乱炸,但那些枝条似乎是铁做的一般,岿然不动。

李柯文喘着粗气,他的视线已经模糊,如果外面的人还无法打开一道口子,他也无能为力,他看了看闪着光芒的龙神剑,这时他想起了他爷爷的给他讲的传说:这把剑只有被选中的人才能催动里面前任使用者留下来的力量,要知道在历史上,李柯文之前只有一个人被选中,但不知道是什么力量。

就在李柯文恍惚的一瞬间,就听见苏倩柔尖叫一声:“危险。”

李柯文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想稍微恢复一下,这时他感到胸口一阵剧痛,他低头一看,自己被藤蔓贯穿了胸口,黑红的血液涌出,然后又是一根、两根、三根······无数藤蔓贯穿了他的身体,那些藤蔓也没有理会苏倩柔,完全冲着李柯文来,李柯文像被无数根刺砸中一般,像刺猬一样,苏倩柔想帮李柯文把藤蔓从身体里拔出,然而无济于事。

李柯文逐渐感到自己的意识在模糊,呼吸渐渐变弱,心脏已经被贯穿,正挣扎着做最后的搏动,李柯文闭上眼睛,开始感受着龙神剑的力量,苏倩柔拉着一根藤蔓,带着哭腔叫道:“坚持住啊,你别死啊!”

李柯文猛的睁开眼睛,当苏倩柔看到他的眼睛时感觉自己的心脏在那一瞬间停止了跳动,李柯文的眼瞳已由之前的血红变成了如同红宝石般璀璨的红,他已经没有眼白,他的眼睛成了纯粹的鲜红色,没有一丝杂质,红色的奇异光芒从那把剑身上发出,很快如同保护膜一样笼罩了两人,血红如同火焰般的防护罩不断扩大,很快延伸到藤蔓包围层,苏倩柔面露恐惧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件事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神,似乎只有神才能做到这件事。

“没事的,你会没事的,”李柯文突然低沉的说,“很快就会解决的!”

他的声音如同钟鸣般雄浑,但有一股莫名的安全感在苏倩柔心里蔓延,眼前的这一切似乎不再那么的恐惧,只因眼前的这个男孩的一句“没事的,你会没事的。”

突然,防御罩消失不见了,苏倩柔感到头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在了上面,她抬头一看,如雪花般的灰从天而降,那些灰尘其实就是藤蔓被燃烧后的残骸,她看向李柯文,他只是背对着她,默默的站在那里,剑插在地面上,双手握住,灰尘落到了他身上他似乎也没察觉到。

上空传来了飞机的呼啸声,苏倩柔看到一架极具有科幻感的飞机垂直降落,飞机激起的气流再次让灰尘飞扬,隐约间,她似乎看见了几个像烧焦的骨头一样的东西被气流吹动。

“队长,”军官走过来向李柯文敬礼,“你没事吧?”

“没事······”李柯文无声笑了笑,接着他的全身上下开始涌出黑红的血液,他没拿稳剑,剑便倒在地上,然后他也直直的倒在地下,如同失去了支架的木偶。

MY市 万达商业街

徐微明看着两个少女蹦蹦跳跳的又去买小吃,无奈的笑了笑,“这是最后一次啦。”萧怡说;“那······你不是说要减肥吗?”徐微明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就吃那么一点点啦,不会长胖的!”萧怡吐了吐舌头。

“你已经把这句话重复了好几遍了,”徐微明嘟囔道,“别乱立flag啊!”

“你要吃吗?”周紫乐朝他晃了晃手中的羊肉串,“很好吃的。”

“啊,我······”徐微明实在受不了那诱人的香气,“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们分担一下。”

突然他的通讯器发出的嘟嘟声,于是他将手放在通讯器上,听里面传出来的声音,然后他浑身颤抖了一下,愣在了原地。

“怎么了?”周紫乐问。

“你不会也有任务了吧?”萧怡不满的说。

“队······队长,”徐微明颤抖的说,“出事了!”

正义联盟总部 光军之城

“注意,身体有五处贯穿伤,大动脉破损,快,激光缝合!”医生紧张的吼叫道。

“快······快输血······”“见鬼,胸口伤口内部还有残渣,快取出来!”

手术进行了五个小时,主治医生走了出来,徐微明刚想上前,却被周紫乐抢先一步:“医生,柯文他······已经没事了吧?”徐微明愣了一下,他看到她的眼里泪光一闪而过。

“还······还没有,情况仍然不稳定,”医生看了看徐微明向他轻轻点头,接着说,“需要送入生命舱。”

“快,生命舱进入待命状态,”徐微明果断下令。

“明白。”旁边的以虚拟3D呈现出来的兮若说。

“徐微明······柯文他······会没事的,对吗?”周紫乐眼里含着泪水。

“队长他会没事的,只是······”徐微明感到这次情况不会那么简单,按道理说,队长的自动恢复能力不会那么差的,“可能会昏迷一段时间。”

“要······要昏迷多久?”

“不知道,不过······啊,那个你别哭啊!”徐微明看到她的眼泪夺眶而出,慌张的说,“队长不会出事的,啊······那个,真的!”

周紫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李柯文被用送往生命舱,王明走到她身边,安慰她说:“紫乐小姐,你别担心,队长他不可能有事的。”

“是啊,”梁自成也开口说,“你放心好了,队长只是受了重伤而已,很快就会······”接着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周紫乐已经开始抽泣了起来。

王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低声对他说:“喂,我说,你小子难怪找不到女朋友,你特么这不是直接搓伤口吗?”

“去你丫的,”梁自成也低声说,“你还不是,大哥莫说二哥。”

“紫乐,好了,你要相信医生,柯文······他会没事的。”萧怡轻声对她说。

周紫乐擦了擦眼泪,吸了吸鼻子:“徐微明······我这几天能待在这里吗?我想······我想等他醒过来。”

接着,周紫乐便跟着王明到了生命舱的地方,兮若的眼瞳里流过复杂的代码符号:“请问,刚才这个女孩为什么要哭泣?”

“啊这······”徐微明有些发蒙,想不明白一个人工智能问这样的问题,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这是个学习型AI,“因为这个女孩心里······那个喜欢队长,队长受了重伤,她肯定会伤心的。”

“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喜欢的人受了伤就会伤心呢?”

“这个······”徐微明挠了挠脑袋,“其实我也说不清楚,但有的东西是无法用学术的语言说出来的,就比如爱情这种东西······”

李柯文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里,他感到周围似乎只有一个词语能形容“虚无”,那种什么也感觉不到的感觉,“难道······我死了吗?”他想,李柯文其实对自己死了这么个事情并不是那么在意,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以后,死亡······已经不再是件令他恐惧的事情了。

突然,他感到脸上一阵微风拂过,猛的睁开眼睛一看,他又闻到了一股雨后草的芬芳味,让人瞬间清醒了不少,接着他站了起来,自己身上的伤也不见了,自己穿着那件特制的衬衫,他摸了摸耳朵,通讯器也不见了,他奇怪的看向四周,然后他愣住了,被眼前的美景深深吸引住了,他从未见过如此蔚蓝的天空,一净如洗,在这片蓝色苍穹下,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李柯文还看到自己的不远处还有一个小湖泊,那里好像还坐了一个人,李柯文决定去问问那个人这里是什么地方,“难道这就是死后人去的地方?”李柯文无聊的想,“看起来······还挺不错的。”

“那个······”李柯文试探着问,“请问······这里是哪里?”

那个坐着的人转过头看向他,李柯文愣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那是对美的敬畏,这个人是个少女,李柯文觉得不应该用美丽来形容了,应该叫完美的毫无瑕疵的外表,好像只有在漫画里才会出现这样的少女,然而现在就在李柯文眼前,在她清澈的眼瞳里,李柯文看到了束手束脚的自己。

“柯文?”她开口说,“你还记得我吗?”

“啊这个,”李柯文一脸懵逼,什么情况,我怎么会认识你呢?“请问你是?”

“原来······还是忘了呢。”她喃喃道。

“忘了什么?”

“没什么,”她摇摇头,接着她用纤细的手指了指她的旁边,“坐下来说吧。”

李柯文面红耳赤的坐在了她的旁边,老实说,这时说他还能保持淡定那才叫扯淡,旁边坐着的可是个绝美倾城的少女啊。

“我叫兮若。”她笑笑说。

“兮······若?”李柯文瞪大了眼睛,“这个······”

“你们正义联盟的人工智能是不是也叫兮若?”

“对······可······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有这到底是哪里?”

“我怎么不会知道呢?你猜猜,我多少岁了?”兮若歪歪头,发梢垂落在李柯文肩上,散发出了清香味。

“17岁?”李柯文试探着问,心想我特么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算命大师。

“其实呢······”她狡黠一笑,“我已经······活了7万多年了。”

“我靠!”李柯文大惊,这不是老妖怪吗?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突然想到,莫非她就是······神?

兮若似乎是看出了他在想什么,接着说:“其实呢,我不是神啦。”

“那······那你是?”莫非是彭祖,李柯文脑里一团浆糊,想不出个所以然。

“我什么也不是啦,你可以这样理解,我就是生活在另外一个维度的人,只不过活得久一点而已。”

是“亿点点”吧,李柯文心里吐槽,这时他想到了一个重要且严重的问题:“那······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是我让你过来的,你以后想来,也是可以的。”她轻轻一笑。

“不是······关键的问题是,我是肉体来这里的,还是灵魂?”

“是你的意识。”

“意识?”

“不管怎么说,反正你都来到这里啦,就开心一点啦!”她呲牙笑着说。

“那我怎么回去?”李柯文愁眉苦脸的问,心说我意识到这里了,那我的肉体岂不是要挂掉了?

“放心,我会让你回去的,不过呢,在走之前,你总得做点什么报答我吧?”

“报答?”李柯文一愣。

“嘻嘻,其实你用的那把剑的力量和你拥有的龙之力本质是一样的,但不同的是,剑中的力量会大幅度消耗你的生命。”

“难道说······”李柯文心里狂喜,“你知道些关于神的事情?”

“嗯,”她点点头,“大概有些了解。”

“那······你能给我讲一下吗?”

“好啊,那我讲给你听,其实这把剑的力量来自龙神,你们正义联盟的力量之源都是来自龙神,这把剑中力量可不是你们那模仿造出的龙血催生的力量可以比的,这把剑里可是真正的神的力量。”

“真正神······的力量?”李柯文不禁有些后怕,这么一说,如果再用这股力量,那自己恐怕是要魂飞魄散了。

“没错,所以呢,你以后千万别再使用这股力量了,会出人命的!”

“那······你知道我们那里有个文明,叫柯哲文明,他们那里发生了可怕的自然现象,他们把其称为‘神怒之日’,你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吗?”

“不知道。”她摇摇头。

李柯文心里有点遗憾,不过要是谜题这么快破解了,那岂不是太奇葩了,李柯文此时感觉自己肩膀有些发酸,他于是扭了扭脑袋活动一下,这时他看见了离小湖不远处有个木屋,兮若看着他说:“那里是我的家,以后你可以到我家里做客。”

“啊,那太好了,”李柯文心里激动不已,我去,这可是个大美女啊!

“不如这样吧,你当我的弟弟吧。”

“好······好的”李柯文心想,嘿,今天还真他妈是我的幸运日,“兮若姐。”

“嗯,弟弟,”她笑了笑,“好了,你可以回去了,难道你还想看我洗澡?”

“啊······那个······我,”其实还有点期待,他心说,“我怎么······回去?”

“闭上眼睛。”她说,李柯文照做了,接着兮若用手轻轻抚摸他的额头,李柯文感到头有点发昏,然后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突然,他睁开了眼睛,李柯文感到自己躺在液体里,全身都套着什么东西,有点紧,他稍微起身,却碰到了玻璃,李柯文这才注意到自己躺在一个舱内,自己穿着银灰色的衣服,这种衣服是专门用于在生命舱恢复穿的特制服装。

“柯文······你醒了!”旁边传来了熟悉的惊喜的声音,是周紫乐。

李柯文按了一下按钮,玻璃舱门打开,他坐起身来,感到身体有些发软,估计是躺久了:“紫乐,我在这里躺了多久了?”

“你已经······昏迷了······二十几天了。”她语气有些颤抖着说。

“二十几天!”李柯文吃了一惊,这时他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对了,紫乐,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就是在你昏迷受伤那天。”

“今天几号了?”

“二月12号了。”

李柯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起来没准那种“天上一天,人间一年”的说法还是挺准确的,然后他意识到难道说,紫乐她······在旁边等了二十天?

“紫乐······你是不是在这里等了我······二十几天?”

她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红着脸轻轻点头,李柯文瞬间感觉自己被一种粉红色的心情给包围了,啊!有个少女在昏迷的自己旁边焦急的等待着自己苏醒······感觉有点虐啊!

“紫乐,呃······那个······”李柯文脸也红了,“谢谢你!”

还没等周紫乐说话,李柯文继续说:“今天······是不是你的生日?”李柯文前不久是向萧怡打探过情况的。

“嗯······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那个······问过萧怡,”李柯文连忙说,“你今晚有空吗?”

“有空。”她点点头。

“那你一定记着穿一件厚外套,我带你去一个很美的地方······”

李柯文刚回到自己房间把衣服换上,门铃声便响起了。

“进来。”李柯文说。

然后门自动打开,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和李柯文差不多高的人,是李诚,李诚是从曙光之城的军事学院毕业的成员,是一出生便归入正义联盟编制的人,而李柯文几人则是相当于并非科班出生,虽然也是六大家族的后代······其实李诚是李柯文的表兄。

“队长,你醒了!”

“嗯,”李柯文点点头,“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十天前······队长,老实说,当我知道你昏过去后,我还吓了一跳。”

“这有什么,估计是我使用能力过度造成的身体应急保护······管他的,其他几个人呢?”

“已经在指挥中心等你了,你一醒过来,我们就得到了消息。”

李柯文进入了指挥中心,在场的成员都起身向他行握拳礼,表达自己的敬意,李柯文摆摆手,便都坐下了开始自己的工作。

李柯文走到会议桌前坐下,正义联盟的五名主要成员都在那里坐着,看到李柯文来了,正想起身敬礼,李柯文摇头:“别整那么多花样,快说正事,我还有其他重要的事!”

“嘿嘿,”徐微明笑出声来,“是不是某个少女······”

“哦,队长,你是不知道,紫乐小姐在你昏迷期间那才叫个伤心,饭都吃得很少,整个寒假都待在我们这里等你醒来!”王明也说。

“是啊,是啊,她当时还在哭呢!”梁自成感叹着说。

李柯文嘴上说别他妈扯淡了,快谈正事,心里却是有一股暖流淌过,也许,紫乐她真的喜欢我呢?李柯文有些想入非非。

“队长,是这样的,现在有个好消息!”马士琪不无兴奋的说。

“什么好消息?”李柯文精神为之一振,他知道马士琪作为一个nerd,说话从来都很严谨,虽然打游戏时对那些xxs队友是毫不客气的。

“是这样的,我们让委员会那帮人向北奥斯尔人施压,你是知道委员会那些人的家族都是拥有全球百强企业的,有很大的影响力······”

“等等······他们这么配合的?”李柯文愣住了,那帮老古董还这么听话的吗?这倒是他始料未及的。

“队长,自从你上次和委员会进行了‘友好’交谈后,他们就没那么阴阳怪气了。”王明笑着说。

“现在,有些还不服气的委员说你是个独裁者。”徐微明耸耸肩。

“谁他们说,”李柯文嗤之以鼻,“独裁有些时候也是好的,只要决定是正确的,民主有些时候反而成了绊脚石!”

“然后北奥斯尔人开始和东康开始了经济战第一阶段谈判,在北域海的对峙已经结束了!”马士琪接着说。

“太好了,”李柯文兴奋的说,然后他又对着李诚问,“李诚,太阳系防御圈准备得如何了?”

“已经按你说的准备就绪,除了近地球防御圈外,还有三道防御线。”

“苍穹系统的反击部分呢?”李柯文问梁自成。

“已经全部调整转向完毕。”梁自成点头说。

“拦截率是多少?”

“是99%。”

“不是100%?”李柯文皱紧眉头。

“这已经是极限了,队长,还有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因为我们不能让核弹在任何地面爆炸,我们必须在它们在空中就被引爆,但即使那样······造成的核污染依旧很严重,而且,苍穹系统肯定会受损,这个系统外部无坚不摧,但内部是相当脆弱的。”梁自成接着说。

“这样啊······”李柯文沉吟了一会儿,“李诚,舰队还能有多少人的承载力?”

“生物循环系统还能承受二十万人,队长,这是?”

“我们得留一手,”李柯文轻声说,“必须考虑到最坏的情况,没有退路,何来勇气!李诚,你负责在人群中选出二十万人作为逃亡计划的一部分。”

“可······队长,如果这样······”徐微明说,“对许多人不公平,也许······可以进行公开抽选的方式。”

“不能,”李柯文立刻摇头,“徐微明,不要把人性想得太美好,这种事情我们只能秘密进行,如果公开,只能造成混乱!”

“那标准是什么?”李诚问。

“按可以进入我们正义联盟的标准,”李柯文说,“李诚,一年时间,从七十亿人中选出二十万人,这是你的任务!”

“是!”

“还有什么事情没有?”李柯文问。

“队长,我们目前正在对你用的那把‘龙之剑’进行检测,可能与你昏迷有极大关系。”王明说。

李柯文想起了那在梦境中的少女对他说的话,点点头:“好,出结果后就告诉我。”

“哦,对了,”徐微明和几名队员都相视一笑,“你知不知道紫乐小姐在你昏迷的几天几乎是茶饭不思,看起来······她对你有那么一丝奇妙的感情!”

李柯文不由自主的按住了胸口,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极速跳动着,“还有······今天是她的生日!”徐微明补充道。

李柯文猛的站起身:“有什么紧急情况就通知我,我有急事!”说完,便迅速离开。

“什么事啊?”梁自成明知故问。

“做个生日蛋糕!”李柯文的声音从远处飘来。

晚上七点 北罗 伯利地区 贝伽尔湖

“柯文,你要带我去那里?”周紫乐面脸通红的问。

“等下你就知道了,”李柯文神秘的笑了笑,“还有,把这件防寒服穿上。”

李柯文递给她一件迷彩色的防寒服,然后就走到驾驶位旁,看向幽蓝色的导航图,飞机处于自动驾驶状态,“马上就到了!”李柯文说。

周紫乐看了看这件防寒服,几乎可以当法袍穿了,她有些好奇的问:“柯文,为什么这件衣服这么大,还有······防寒服也算是你们的军用物资吗?”

“嗯······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李柯文挠挠头,“这是个传统,是我们这个组织还叫光军的时候流传下来的,好像是因为当时的一次军事行动中,由于飞机上没有防寒服就把一个人给活活冻死了,在那之后每个作战飞机上都会有几件防寒服以防不备。”

两人就这么坐在座位上,久久不语,周紫乐打破了沉默:“柯文,听歌吗?”

“什么歌?”李柯文问。

周紫乐笑了笑,把MP3从口袋里拿出来,插上耳机,一只塞进自己耳朵,另一只塞进李柯文耳朵里,耳机线不是很长,两人靠得很近,李柯文有点紧张。

很快,耳机里传来了优美而哀伤的歌词: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能否说些什么,我快要放弃你了 。

I'll be the one, if you want me to.

只要你说,我便去做。

Anywhere, I would've followed you.

任何地方,我都会追随你。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请说些什么,我真的快要放弃你了。

And I am feeling so small.

我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It was over my head

你充斥着我的脑海

I know nothing at all.

可我却不知如何去做。

And I will stumble and fall.

我可能还会摔倒。

I'm still learning to love

我还在学着去爱,

Just starting to crawl.

才开始迈出第一步。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能否说些什么,我快要放弃你了 。

I’m sorry that I couldn’t get to you

我很抱歉,我无法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Anywhere, I would've followed you.

任何地方,我都会追随你。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请说些什么,我真的快要放弃你了。

And I will swallow my pride.

我会收起自己的尊严。

You're the one that I love

你是我唯一的爱人

And I'm saying goodbye.

可我却犹豫着是否独自离开。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请说点什么,我快要放弃你了。

And I'm sorry that I couldn't get to you.

而我很抱歉,我无法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And anywhere, I would have followed you.

但是,不论何地,我都可以追随着你。

Oh-oh-oh-oh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Oh----请说些什么,我真的快要放弃你了。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说些什么,我快要放弃了,

Say something...

请说些什么…

“柯文,你知道这首歌是怎么来的吗?”周紫乐侧着脸问。

“不知道。”李柯文摇头说。

“这首歌是一个北奥斯尔小哥创作的,与他相爱的一个少女因为车祸变成了植物人,他为了筹措医疗费就创作了这首歌在综艺节目上表演。”

“看来这个爱情故事还有点感人。”李柯文耸肩说。

“是啊,我也希望以后也能有这么美好的爱情。”周紫乐看着李柯文的眼睛。

李柯文刚想说自己便能与你共创美好的爱情,但他犹豫了一下,没说出来:“那希望你愿望成真。”

“到了!”还没等她回话,李柯文有些激动的说,“紫乐,坐好!”

接着一阵剧烈的抖动和嗡嗡的喷气机响声后,机舱门缓缓打开,李柯文拍了拍她的肩膀:“紫乐,到了!”

两人走下了飞机,刚走到门口,周紫乐便感到了一阵凛冽的寒风袭来,她往一看,用手捂住嘴,她简直要被眼前的美景所折服,一轮皎洁的在这个鲜有人迹的像圆盘一样悬在天空,天空群星闪烁,明亮的月光洒在这片净土上,在远处看,就像是有人用一道光将湖面一分为二,冰面倒映着月亮,那一刻,天地倒悬,如同人间仙境。

“好······好美啊!”她一时竟有些语无伦次。

“是啊,”李柯文也感叹着说,“这就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喜欢吗?”

“喜欢!”她的小脸泛起红晕。

“紫乐,生日快乐!”

“谢谢你,柯文,”周紫乐扭头看向李柯文,李柯文也看向她,她的瞳孔倒映着月光,嘴里哈出的白气弥漫在她的鼻尖,两人相互注视着,眼里都带着一种奇异的光芒。

“柯文,你知道吗?”周紫乐说,“我父母常年在外地上班,他们都是一个外企的雇员。”

“其实我父母也一样,”李柯文耸耸肩,气氛不再那么微妙,“也是经常在国外上班,很少回来,看起来我们两个差不多啊。”

“这次生日是我过得最好的一次,我真的很喜欢这里,柯文。”

“嗯,”李柯文点点头,“喜欢就好,要知道,这里还没有被开发,很少有人到这里来,所以这里的环境是真的好,原生态无污染。”

“那······你的生日是怎么过的呢?我以前是和萧怡一起过的。”

“我?”李柯文在一瞬间失了神,“我······已经很久······没过了。”

“为什么?”周紫乐愣住了。

“没什么,只是······我不想过而已。”李柯文赶紧岔开这个话题,“紫乐,你不是喜欢诗集吗?不如来借此机会创作一首诗。”

“好啊,”她轻轻颔首,“让我想一想······”

“看着世界慢慢腐朽,我们一起看着群山星汉,目睹日月星辰一次又一次轮回,山脉或是起伏降落,思绪万千,但最初的梦想从未改变。”

两人的目光交错刹那间产生的一股电流,让两人眼神碰到的瞬间立即触电般的缩回。

“紫乐,你还是这么有文采!”李柯文为了避免尴尬,连忙说。

“这也不算什么啦!”

“你知道吗,紫乐,其实每个人一生值得回忆的事情就那么几件。”

“喂······我说,你什么时候变这么深沉了?”

“不如······我给你讲讲我经历的事情吧,这些年来我常常在全球各地执行任务,行走在刀尖上,说实话,这些事情并不值得我回忆,但······有件事,我至今都很难忘······那是我在富汗共和国的一次任务,当时在一个小镇子上,我被一个小男孩抓住手不松开,嘴里不停的说:“爸爸,爸爸,我们回家吧!”

“那······他的爸爸呢?”周紫乐小心翼翼的问。

“死了,”李柯文颤抖着说,其实那个小男孩他是认识的,是他第一次执行制裁时那个被处决对象的孩子,而那个人是当年的凶手之一,小男孩母亲把男孩抱起,男孩已经精神失常了,她恶狠狠的诅咒着李柯文:“主会惩罚你的,你必将下放至烈火地狱!”

说到这里,李柯文不再说话,他不想告诉她是自己杀死了男孩的父亲,周紫乐愣愣的看着李柯文许久,开口轻声说:“其实······我能感受到······你一定很累吧?”

“这个······确实有点,毕竟我昏迷了二十几天,肯定的······”李柯文有些无力的说,是啊,如果他不累的话,那他怎么会向她讲述这些事情,他其实并非那么的坚强,依旧有些脆弱,但作为正义联盟队长他仍需故作坚强,他也因此极其需要一个人的关心。

“不,我的意思是······”她清澈不带一丝杂质的目光注视着她,“作为正义联盟的队长······一定很累吧?”

李柯文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望向月亮,她继续轻声问到:“如果······你还有一次机会选择,你会不会再次选择成为正义联盟队长呢?”

沉默良久,李柯文看向她,她仍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我会的,”李柯文说,“也许成为正义联盟队长我会失去很多,也许会很累,但······一切都是有代价的,因为有些事情是我必须去做的,有的东西,有的人是我必须守护的!”他还记得他爷爷意味深长的对他说过:“孩子,权力是双刃剑,它可以保护人,也可以伤害人,千万不要被它所控制,尽管你生杀夺予尽在一念之间,但你必须清楚你所杀的那些人是否应当被杀戮······”这一点,他从未怀疑过,但现在他依然开始怀疑自己,并非是怀疑是否应当杀死那些人,而是怀疑自己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是为了正义?还是为了复仇?只有但他拿出怀表,看着那张照片上小女孩纯真甜美的笑容时,他才会暂时停止这种怀疑,无论是为了正义还是复仇,无论他杀人时,自己心里出于本能是多么的排斥,这对他来说并不那么重要,因为对他来说,复仇即他的正义,那些圣战分子,那些毒贩、人贩子,都是他的复仇对象。

“不过我还是有那么些美好的回忆的,”李柯文笑笑说,想打破有些沉闷的局面,“当年,你在舞台上弹钢琴的样子,真的是美极了,像仙女一样。”

“真的吗?”她原本有些暗淡的眼神再次活泛起来。

“真的,不过我记得当时你在班上还是很······呃,怎么说呢?就是有点野蛮,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我觉得吧弹钢琴的人都很文静,而当时你很活泼,有点反差萌。”其实,李柯文对她那双瑰丽的大眼睛也让他心心恋恋,那总是有着温柔,似乎总是映照着阳光的眼神更是让他心动。

周紫乐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他,李柯文继续说:“不过我觉得你现在很恬静温柔多了!”李柯文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她映着月光的眼睛。

两人就这么相互凝视着对方,在贝伽尔湖畔前,在皎洁的月光前。

虽然此时的温度是零下摄氏度,但两人的脸却越来越红,体温似乎也在迅速上升,两人望向对方眼睛的目光都移开了,李柯文忽然觉得,湖畔的冰面在慢慢融化,月亮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太阳,群星因为太阳耀眼的光芒逐渐消失,太阳绚丽的光芒洒在他们身上,照在了他们那颗懵懂的心上,“紫乐,”他终于鼓足了勇气,“其实我······”

这时,他心里冒出了个想法:万一她拒绝了呢?万一·······她仅仅是对我拥有一种强烈的信任感呢?

“其实我,”李柯文稍稍迟疑了一下,“觉得你很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她······就像我的妹妹一样。”

“那······那她现在在哪里呢?”她的眼里闪过一丝丝失望。

“哦······也许······在一个很美的地方······吧?”李柯文轻声说,接着,他深吸口气,“你愿意成为······我的妹妹吗?”

“嗯,好啊,”她轻轻点头,“哥。”

慢慢来吧,李柯文想,接着她说了句再次让李柯文心跳加速的话:“哥,我能······靠着你吗?有点冷。”

“嗯。”李柯文故作镇定,实际内心欣喜若狂,哇靠,他心想,她主动靠着我唉!

周紫乐走到他身旁,挽住他的手臂,接着她慢慢倚向李柯文的肩,身体也贴紧他,她柔软的细发弄得李柯文有些发痒。

“哥,”她轻声说,“当时······我看见你躺在生命舱里昏迷不醒,我······我真的好害怕。”

“害怕?”

“嗯,我好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啊,这个······”李柯文一脸不自然,“昏迷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那你以前这么昏迷过吗?”

“这······倒也没有。”

李柯文突然感觉肩膀有些湿润,他斜眼一看,看到泪水划过她的脸庞,泪珠滴答滴啊的落到他肩上,恍惚间,仿佛有回到了他八岁那年,小女孩脸上挂着泪,在他几乎已经进入弥留状态的自己躺着的床头边,轻声带着哭腔为他唱着那首她自己编的歌:

有一个人,他和我一起散步。

有一个人,他为我摘下鲜花。

有一个人,他会拥抱着我,陪着我

那个人就在我身边

那个人就是你

你陪伴着我,无论是星辰还是太阳,都很美

若你不在,星辰不再闪烁,太阳失去光泽

你一定要答应:会一直陪伴着我,不离不弃

因为,你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

李柯文看着她的眼泪不断落下,一时间手足无措:“紫乐······那个,你别哭啊,我真的没事!”

“真的······吗?”

“真的!”李柯文重重的说,“你要相信我,我没事的!”

“嗯,”她仰起白净的小脸,轻声说,“哥,我真的好幸运,能遇见你,在这个世界上,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

果然,李柯文心里默默的念叨,自己只是她最信任的人,幸亏自己技高一筹,不然就尴尬了。

“哦,对了,”李柯文想起了件重要的事,“我差点忘了!”说完,他急匆匆的跑进飞机里,几秒后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子出来。

“紫乐,”李柯文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个小蛋糕,“这是我给你做的生日蛋糕,我第一次做的,有些粗糙,千万别介意。”

周紫乐用双手捧了过来,焦黄色的蛋糕上用白色奶油写着“紫乐,生日快乐”,她抿嘴一笑:“哥,谢谢你!”

“快试一试好不好吃,”李柯文说,“看看我的手艺如何?”

她接过李柯文递过来的一个小勺子,挖起一小块放入口中:“好吃,”她欣喜的说,“哥,没想到你还会做蛋糕!”

“这个······是我以前跟一个朋友学的,”李柯文笑了笑,“快吃吧,放在这里太久后就不好吃了。”

“嗯。”她嘴里含着蛋糕有些吐词不清,过了五分钟的样子,她便把蛋糕吃完了。

“紫乐,已经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哥,在走之前,我们一起拍张照吧。”她说。

李柯文向来不喜欢照相,但既然是自己喜欢的女孩说的,那自然不能拒绝。

李柯文把飞机停在王子大酒店顶楼的停机坪上后,便把周紫乐送到她家的楼下,她的家是在市中心的一栋大厦里,大厦上面几十层是公寓式酒店。

“紫乐,你家是在这个公寓式酒店吗?”

“嗯,我父母把一个酒店的房间买了下来,”她说,“今晚上······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来我家里住。”

“啊这,”李柯文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还是······算了吧,飞机已经预热了发动机在等我了,我一个男生住你家也不好,我先走了!”

说完,他如同逃跑似的飞奔而去,周紫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无声的笑了笑,便拿出了手机,看了看他和自己的合照,两人的头很自然的靠在一起,像一对情侣的大头照,良久,她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打开了QQ,把几条消息输了进去,“柯文······你一定会帮我的,对吗?”她心想。

李柯文回到家里,原本他准备去买个智能机,他上个手机已经被当作炸弹扔掉了,现在手里只剩下个棒棒机,结果他发现手机店都关门了,“明天来买也不迟,”他嘟囔着,“真他妈见鬼,今晚只有去看看电脑了,早知道扔棒棒机了!”

【第二幕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