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正义联盟之不渝之爱 > 第二幕:灰色世界【8】
 
2019年2月15日上午八点 MY市商贸大厦

  李柯文一大早就来到了商贸大厦,他手里拿着一个解锁仪器,专门对付这种刷卡的门,这是正义联盟的标配装备。

  “队长?”王意站在大厦门口。

  “有什么事?”

  “就是······那个,您把那个高有德······”

  “已经解决了。”李柯文平静的说。

  “是这样啊,”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队长,那······那个女孩呢?”

  “难道你想告诉她?”李柯文的眼瞳缩成了危险的锋芒状。

  “不,不,不,只是······问一下,队长,需不需要向外界公布他做的畜生事?”

  “不需要,他已经被解决了,没必要那么做,”李柯文说,“你知道你该怎么做,我不想再杀人了。”

  “明白!”王意迅速的点头,“队长,我还有案子,我先走了。”

  然后,他快步离开,李柯文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摇摇头,然后走向了电梯。

  周紫乐的家在42楼,李柯文将仪器在刷卡处一放,然后滴的一声,门就打开了。

  李柯文走了进去,屋内的装修风格是北境式风格,李柯文走到一个房间前,打开门,发现里面的书架上摆满了书,看来是书房,李柯文还在书桌上看到了那张她的汉服照,只不过是放大版的,用相框框好了的,“难道······那个高有德其实是柯哲人?”关于这方面,李柯文没有什么头绪。

  李柯文有走进了一个房间,看到沾满了已经发黑的血的床单前,他皱了皱眉头,看来高有德那个操蛋家伙就是在这里把她······

  接着他打开衣柜,拉开了一个小抽屉,里面放着不同颜色的内衣,李柯文还是第一次打开女孩的内衣柜,那是紧张得不得了,但内衣似乎有点乱,紫乐她似乎也是个爱干净的女孩······李柯文拿起一条白色内衣,一股腥味扑鼻而来,李柯文咬牙切齿的暗自骂道:“高有德这个死妈东西。”

  内衣上满是像被水碰过后留下的痕迹,李柯文第一时间就知道这是某种生物生殖液体的痕迹,一定是那个家伙拿着内衣颅内高潮。

  李柯文骂骂咧咧的把里面的所以内衣拿了出来,然后再打开另外一个小柜子,不出所料,里面的内裤也都是一样的痕迹。

  李柯文把所有的内衣和内裤直接拿起,走到洗漱台,挨着挨着把它们用手洗干净后,晾在阳台。

  李柯文只好去外面的内衣店,按照她内衣的型号给她买内衣,但他一个大老爷们走进内衣店······那些女人都惊讶的看着他,李柯文红着脸选好后,来到柜台结账,柜台小妹笑着问他:“帮女朋友买吗?”

  “啊······算是吧······”李柯文总不能说帮一个普通朋友买吧,那还不如说买回去自己用可信得多······

  医院

  “紫乐,呃······你的家门我没打开,然后我就去内衣店买了这些,你试一试,看看合不合适。”李柯文的脸滚烫。

  “哥······你是怎么知道······我要穿什么码子的?”周紫乐也红着脸。

  “啊,这个······”李柯文挠挠头,“大概估算了一下······这个嘛······就像估算敌方炮手离我有多远一样的······”

  “哦······”

  “这个······这个······你别想多了,我没有特意观察你的型号,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李柯文感觉自己是越描越黑。

  周紫乐没有说话,她的头低下,李柯文看不清她的表情,知道李柯文听见了她的抽泣声,李柯文一愣,叹息了一声,把她揽入怀中,“看来······这件事对她来说······已经是深入骨髓了······”

  李柯文其实并不清楚自己这时候该怎么做,他也不是什么女性之友,他唯一能做的只是抱住她,轻轻摸着她的后脑勺,除此之外,也别无他法。

  “哥,”她仰起头,脸上挂满了泪珠,“我相信你。”

  “紫乐······”李柯文这时脑海里出现了个想法,“我知道你一定很······难受,其实,我们还有个方法······”

  “我们可以去做心理诱导,这样的话,你就能忘了这件事······”

  “不,哥,我不想,”周紫乐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哥,我不想!”

  “这对你······是最好的······”李柯文试图说服她。

  “可是······这样的话,我就会忘记······是你······救了我,是你保护了我,我······我不想忘记!”

  “没事的,紫乐,”李柯文轻声说,“这些都不重要。”

  “不,这很重要!”她带着哭腔说,“因为······因为你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我怎么能······忘记你呢!”

  李柯文坐在床头边,周紫乐的手紧紧拉住他,似乎害怕他在下一刻消失,李柯文想起她在天台说的话,心里明显的悸动了一下,“心里······最重要的人······难道······她喜欢我?”李柯文并不这样觉得,“估计只是她现在比较······依赖我吧?以后就不会了。”

  “哥?”周紫乐细细低语,“对不起······我刚才······情绪太激动了······”

  “没什么,”李柯文笑笑说,“好好休息吧,已经不早了。”

  “哥,在睡之前,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就是·······你觉得······一个女孩······的第一次,很重要吗?”

  李柯文顿时感觉自己被雷击中,虽然已经是现代社会了,但这个话题依然让人觉得很尴尬,不过······在她经历了那些事情后······也许,这会让她产生了一生的阴影了吧?

  “紫乐,”李柯文看着她的眼睛,“呃······就是那个······其实,在我看来,并不重要。”

  “可······哥,我以前,听了不少人说······女孩,最美好的东西······就是她的第一次······但是我······”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却没有了······”

  “紫乐,其实,一个女孩······或者说,不管男孩女孩,他们最重要的东西、最美好的东西,其实是他们自己本身,紫乐,千万千万,不要听那些人鬼扯,说出这种的话的人······都是些憨憨,没有人有权利说你什么,我不能,别人不能,没有人可以。”

  周紫乐呆呆的看着李柯文,眼里再次出现了泪花,李柯文顿时有点慌了:“紫乐······你别哭,那个······那个······我······”

  “哥······我哭······是因为我真的,真的好高兴,因为······我能遇见你······哥,”她从床上坐起来,扑进李柯文怀里,“你就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

  “哥,以后······我能住在你家里吗?”

  2019年2月16日晚上七点 MY市医院

  “这个药饭后吃······每天一次,”张医生对李柯文说着药该怎么吃。

  “她的身体······手术后没问题吧?”李柯文贴着他的耳朵问。

  “没问题。”张医生也小声说。

  “如果她出现生理周期了,就说明身体完全恢复了······”张医生补充。

  李柯文点点头,然后拿着药走到天台,那里一架支援运输机已经在那里等着他,周紫乐穿着雪白的羽绒服,站在舱门等着他。

  李柯文苦笑着,昨晚他答应了让她跟自己住在一起,但······这实在有些尴尬,要是雅轩知道了,那还不得把自己暴打一顿,他刚想开口说话,突然,他感觉周围的空气骤然变冷,他皱眉,然后愣在了原地,机舱竟然开始结冰了,李柯文大叫道:“紫乐,快过来!”他感到有些不妙。

  周紫乐似乎没有听见他说话,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李柯文刚想跑过去,他看到她的眼瞳竟然变成了深蓝色,她的眼神迷离而又深邃,李柯文哑然失声:“紫乐······”

  难道······她也······拥有了神之力吗?

  “哥······”她的眼瞳色变正常了,然后瞬间软倒在地上,李柯文在她倒的一瞬间冲过去接住了他,他的内心已经被恐惧填满了,难道······自己又要······失去她了吗?

  正义联盟总部光军之城

  “队长,她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王明说,“但我们还无法确定她的能力是什么,是属于哪个神的力量,必须明天去永恒之城进行检查。”

  李柯文只是轻轻点头,没有说话。

  “还有······”王明深吸口气,“队长,你的身体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综合那把剑的力量看来······你以后千万不要催动那把剑里蕴含的力量,那力量虽然强大,但······吞噬生命的能力也极其强大。”

  “我知道。”李柯文平静的说。

  “王明······我想你应该清楚,自从那一天开始······我已经不怕死了。”

  “可······队长,你现在是我们正义联盟的核心人物,万一你有个意外······”

  “你应该知道,我的力量是天生就有的。”

  “这······是真的吗?”王明睁大了眼。

  “没错,王明,如果能以我的性命为代价就能阻止战争,我会毫不犹豫的,可惜,并不能,我是个战士,天生的,”李柯文一字一顿,“我只需要活到战争落幕!”

  王明还想说些什么,这时,徐微明急匆匆的跑过来:“队长,她醒了!”

  李柯文跑到监护病房,周紫乐躺在床上不住的哭泣。

  “紫乐,没事了,我在这里!”李柯文把她揽入自己怀中。

  “哥······我······我好怕,我做了个梦······梦里,整个世界都抛弃了我,所有人,所有人,”她已经是泣不成声,“他们说······我是婊子、破鞋、脏东西,我怕······哥,我真的······好怕这个世界真的······抛弃了我!”

  “紫乐,那只是个梦,对吗?”李柯文轻轻拍着她的背,“紫乐,别怕,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就算······这个世界要抛弃你,那么我的敌人就是整个世界,没事了,有我在······”

  “哥······你不会抛弃我的······对吗?”

  “我怎么会抛弃你呢?紫乐······你可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啊,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周紫乐紧紧抱住他,不肯松开,李柯文轻轻抚摸她温软的头发,轻声吟唱:

  有一个人,他和我一起散步。

  有一个人,他为我摘下鲜花。

  有一个人,他会拥抱着我,陪着我

  那个人就在我身边

  那个人就是你

  你陪伴着我,无论是星辰还是太阳,都很美

  若你不在,星辰不再闪烁,太阳失去光泽

  你一定要答应:会一直陪伴着我,不离不弃

  因为,你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

  她在他的怀中渐渐睡着了,李柯文把她轻轻放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他一只手轻轻握住她的小手,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额头。

  李柯文突然想起前任队长,他的爷爷“消散”的前一晚,让他推着轮椅到山坡上看雨景,天上的残月散着微弱的光,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在远处城市隐约的光辉照耀下,似乎带着一种奇异而又妖艳的美,那时,爷爷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但他执意让李柯文把他的呼吸面罩取下,他深吸着这久违的带着雨滴清新味道的空气,李柯文有些着急:“爷爷,该回去了,等下可能会被感染!”力量拥有者的晚年,他们身体的免疫系统几近崩溃,随时暴露在病毒前。

  “不,”他淡淡的说,“让我再好生看一看这颗星球。”

  李柯文沉默不语,一个老人一个孩子,就在那里静静的看着雨景。

  “孩子,”他突然开口说,“我真心希望······你能与你相爱的人······厮守终身。”

  “爷爷······为什么突然说这个?”李柯文有些惊讶。

  “孩子······你的奶奶······在我二十八岁时,死在了那些极端种族分子的手中······我们······正义联盟队长······是被诅咒的,”他颤抖着说,“力量······是诅咒,正义联盟队长本身······也是诅咒······我们的一生······是告别的一生。”

  李柯文久久不语,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孩子······希望你不要怪我,成为正义联盟队长······注定会失去一些重要的······比如······你深爱着的人······”

  “爷爷······我怎么会怪你呢,”李柯文幽幽的说,“毕竟······这是我的选择!”

  雨仍然下着,似乎有变大的趋势,那轮若隐若现的残月已经消失在了漫漫长夜中,远处城市的灯火也即将被黑夜吞没。

  老人和孩子仍然伫立在雨夜中,守望着这片黑暗。

  李柯文不想再告别任何人了,特别是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孩,“无论如何,我也要保护好她,哪怕······代价是生命······”他下定了决心。

  2019年2月17日上午九点永恒之城

  “紫乐,到了。”李柯文轻声说。

  两个人走下飞机,周紫乐立即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撼到了,无数高耸的建筑物直冲云霄,那些云霄其实是全息面板的虚拟图,天上有许多黑点有秩序的移动着,那些都是飞行汽车,甚至还有列车在空中行驶,那时磁悬浮列车。

  “紫乐,这里就是我们的未来之城,”李柯文笑笑说,“未来,我们会把地球上所有城市以此为模版建立。”

  “哥······我们真的······是在天上吗?”周紫乐难以置信的问。

  “当然,”李柯文宽容的笑了笑,当初他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的反应比她还要夸张,牙巴几乎要掉到地上了,“紫乐,走吧,我们还有点时间,我们先逛逛吧。”

  由于实行空中管制,飞机不能进入城区,只能停在专门的区域,李柯文只是在旁边的一个漂浮着的全息板点了几下,然后很快,一辆蓝色的很像兰博基尼的飞行汽车不知从哪个地方冒了出来。

  “欢迎您,队长,”从汽车里出来了一个酷似人类的机器人,“这是您需要的汽车。”

  李柯文点点头,然后机器人敬礼后就走开了,李柯文坐上车:“紫乐,上来吧。”

  “哥······这里······真的好科幻啊!”周紫乐又惊又喜,“这里就是那种赛博朋克风吗?”

  “不不不,”李柯文轻轻摇头,“赛博朋克是指高科技低生活质量,但我们这里两者都很高。”

  “淡定一点,”李柯文接着伸出一只手揉揉她的小脑袋,“精彩的还在后面呢!”

  李柯文是贴着地面开的,周紫乐注意到,几乎每个行人旁都跟着一个长得和人类差不多的机器人。

  “哦,那是仿生人,”李柯文说,“我们这里是高度智能和高度信息化的,这些仿生人能帮人看孩子什么的,几乎和人类差不多,只是没有自主意识。”

  “哇塞,”她惊叹道,“哥,如果外面有人知道了这里,那肯定是挤破头都想进来。”

  “我们这里居住的都是我们的成员以及他们的家人,除去社会和经济方面的原因,我们没把仿生人这种东西对外公布的原因是我们发现,有许多人和那些仿生人产生了感情。”

  “感情?”

  “没错,我们担心······”李柯文神情变得凝重起来,“这些仿生人未来会把人类取而代之,那些仿生人的寿命理论上是无限的,而且我们怕到时人类之间的羁绊还不如和那些仿生人的。”

  “哥······其实呢,在我看来,不管这些仿生人再怎么发展,他们也无法取代人类。”

  “为什么?”

  “因为······至少对于我来说,哥,你才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而且······那些仿生人可生不了孩子······”她的小脸绯红。

  “哈哈哈,”李柯文笑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女孩这么幽默,“紫乐······你不知道的是,其实我们已经有技术让仿生人有生育能力······”【仿生人的生殖功能基础是从人类中选出一定的基细胞,然后以此为基础进行细胞分裂,然后在仿生人身体里装上生物循环装置,便可以自动培育生殖细胞,仿生人的皮肤和生殖器官都是克隆出来的,其余器官都是人造器官,但人造大脑可以产生一种类似于性激素的信号分子,让仿生人有原始的性冲动,但由于只是拥有基础智能,并没有自主意识,所以其行为逻辑依旧基于机器人三大定律;由于生殖细胞是通过基因检测,遴选出拥有优良基因的人作为基因库,因此有人批评说仿生人技术存在着基因歧视】

  车子停在了城中心的一栋大厦前,进出大厦的都是穿着白色制服的人。

  “紫乐,我们到了,这里是科技部总部。”

  “队长,”一个站在门口的人走了过来,向李柯文行礼,“设备已经准备就绪。”

  “好,我们走。”李柯文点点头。

  李柯文带着周紫乐走进大厦的顶部,那里便是检测室,李柯文让她躺在一个舱里,开始帮她在身上的各个部位放上仪器。

  “哥······”周紫乐没由来的紧张,“我有点怕······”

  “没事的,”李柯文握住她的手,“我就在你旁边,很快就结束了。”

  “队长,可以开始了。”

  “嗯,开始吧。”李柯文说。

  “开始设备自检。”

  “一切正常,开始进行预热,注意,血液循环器皿开启,开始检测!”那名负责人说。

  周紫乐只感觉自己浑身像被电击了一般,麻木感传遍了全身,突然间,她恍惚间,又回到了那天,她第一次被凌辱的那天,她被那个人压住,动弹不得,下身传来剧痛,她惊恐的呼救,但没人听见,她似乎······真的被抛弃了。

  “哥······哥······柯文,救救我······”她的声音越来越衰弱。

  李柯文听见了,他吼道:“快停下!”

  负责人闻言立刻停下设备。

  李柯文将她身上的仪器取下,把已经成泪人的她紧紧抱住:“紫乐?紫乐!”

  “哥······对不起,我······又······梦到了那天······”她轻声说。

  “没事的,已经结束了,有我在······”李柯文轻轻拍着她的背。

  过了一会儿,李柯文扶她坐起来。

  “紫乐,你等下,我去看下结果。”李柯文走向负责人。

  “检测结果如何?”

  “虽然不完整,但已经可以确定,她的力量来自一个新的神。”负责人说。

  “哪个?她的能力是降低温度,能制造寒冰。”

  “我们可以确定······她的能力来自凤凰,六神之一。”

  “凤凰······之力?”李柯文皱紧眉头,“现在,我们已知的能力已经有五种了······还有一种······”

  “世界之神,”负责人说,“队长,从远古流传下来的资料上,有这么一句话,‘当五神之力重降于人世,那罪恶的源头——远古世界之神即将降临,毁灭世界于旦夕之间。’”

  “这么说······那个世界之神,就要来了?”

  “从传说看来······是这么的。”

  “好,我知道了。”

  “还有,队长,你天生具有的龙之力的原因······我们还没弄清楚······”

  “那已经不重要了,”李柯文说,“凤凰之力······如果不使用它,那么对生命力是不是几乎没有影响?”

  “从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那好,你记住,今天的这件事不许让任何人知道,明白吗?”

  “明白。”

  李柯文走到周紫乐身旁,周紫乐突然说:“哥,我是不是和你一样,也拥有······”

  “没错······”李柯文摸着她的头,“但······你千万不要试图催动它。”

  “可是······哥,我想和你一样,如果······到时外星人来了,我要和你一起战斗。”

  “紫乐,这股力量虽然强大,但······同时,它也是诅咒,所以,你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催动它,好吗?”

  周紫乐眼里流露出了失望:“好吧。”

  “答应我。”李柯文说。

  “嗯,我答应你。”

  “好,紫乐真乖。”

  “哥······真的······我不怕死,我只怕······你会离开我······”

  “紫乐,我不会离开你的,”李柯文柔声说,“我答应过你的,我从不会食言!”

  “走吧,我们回家。”李柯文轻轻抱住她。

  SH市李柯文家

  李柯文的家是在河边的一个电梯公寓小区,李柯文打开家门,里面传来了兮若的声音。

  “队长,欢迎回家。”

  “哦,兮若,清理一下垃圾。”

  “兮若是我们的人工智能,你也应该知道,她也负责管理我家里的安全措施······”

  周紫乐来到客厅,好奇的看了看漂浮在空中的全息屏,李柯文走过来,挨着挨着把这些全息屏收缩到一起,像扔垃圾一样,扔到角落。

  “别介意,我没什么收拾。”

  “哦,紫乐,你睡这个房间。”

  “哥,你是睡这个房间吗?”周紫乐指了指闭着房门的房间。

  “哦,那是装备库,我平时都是睡沙发。”

  周紫乐这才注意到,大到可以躺下四五人的沙发上,杂乱的放着被子。

  “哥······今晚,我能和你睡一起吗?”

  “这个······”男女授受不亲啊,紫乐,李柯文想。

  “就一晚,好吗?”她带着期盼看着李柯文。

  “好······好吧。”李柯文想,还真是个黏人的女孩。

  “啊!”李柯文惊叫起来,因为周紫乐在帮他收拾书房,她把一堆用过的放在笔记本电脑旁的卫生纸拿在手里,准备扔掉。

  “哥······”她的小脸滚红。

  “啊,这个······我来就好了。”李柯文尴尬的把纸扔掉,众所周知,男性都是有生理需求的······

  “紫乐,今天中午想吃什么?”李柯文问。

  “哥,你做什么,我就喜欢吃什么。”

  “那······就炒回锅肉和豆腐蛋汤吧。”李柯文挽起袖子,从冰箱里拿出肉。

  “这个······是人造肉,不行,还是新鲜肉好些。”李柯文嘟囔道。

  李柯文把饭蒸上,又肉切好后,就跑到楼下的超市里买了青椒和豆腐。

  李柯文熟练的切着菜,边切边说:“紫乐,这些菜和五花肉简直就是绝配,巴适得板啊!”他的当地方言听起来是那么令人觉得舒适,周紫乐轻轻一笑然后走到他身边。

  “哥,你会做饭吗?”

  “嗯,毕竟经常一个人在家,不学会做饭怎么能行。”

  “哥,我也想学做菜。”

  “呃······你不会吗?”李柯文倒有些惊讶。

  “嗯,我以前要么点外卖,要么到萧怡家吃,我······不会做饭。”

  “那······来试着切下菜吧,”李柯文把菜刀递给她,“把这把葱子切了吧。”

  周紫乐小心的切菜,但她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手给切到了,李柯文把刀放到旁边,从柜子里拿出了喷雾器和绑带,他拿起她的手,那喷雾器消了毒后,停了几秒钟,便把绑带绑上。

  “哥?怎么了?”周紫乐注意到李柯文神情凝重。

  “哦,没什么,”李柯文刚才注意到伤口并没有自动修复,难道说,她的能力并没有完全觉醒,或者说,是凤凰之力,没有自我修复能力,李柯文心中犹疑不决,“紫乐,没事,以后有我在,我会做饭,你不用学。”

  “嗯,”她的眼神有些暗淡,“哥,对不起,我总是给你添麻烦。”

  “这没什么,”李柯文笑着说,“小事情。”

  “不过······哥,我······”她低声说,“我还是想学会做饭,因为······这不只是你的家,还是······我们两个人的家!”

  李柯文稍微一怔,无声的笑笑,说:“好啊,不过现在你肯定饿了吧?等下次你放假回家,我教你吧。”

  “队长,目前的情况就是这个样子······”马士琪说,墙顶边的投影仪将他的全息3D像放映在客厅,“目前我们的协调情况不理想,北奥斯尔联邦甚至开始以重新开始核实验为威胁。”

  “操!”李柯文皱着眉头,“妈的。核技术都是当时我们提供给他们的。”

  “是啊,”梁自成说,“队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继续谈判,”李柯文说,“如果情况继续恶化,到时将采取特别措施······”

  “哇!”马士琪睁大了眼睛,梁自成也目不转睛的望着李柯文身后。

  “你哇个屁啊哇,”李柯文看向身后,然后也愣住了,周紫乐刚刚从浴室里出来,全身用浴巾裹着,胸部那是“波涛汹涌”,姣好的身材一览无余。

  李柯文打了个响指,全息像立刻消失不见了,周紫乐红着小脸,说:“哥······有吹风机吗?”

  “哦哦哦,”李柯文感觉自己脸比滚水还烫,“我给你拿。”

  李柯文从储物柜中拿出吹风机,递给她,然后,她开始吹干头发。

  “紫乐······”李柯文咳嗽了一声,“下次······你洗完澡出来······那个,让外人看到了不好······”

  “嗯,我知道了。”

  这个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两人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着电视,周紫乐倚着李柯文,她将怀表握在手里:“哥······以前,我想······你一定很喜欢这个女孩吧,能讲讲吗?”

  李柯文愣住了,周紫乐连忙说:“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没事的,”李柯文说,“反正已经······过去了······”

  “我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后来有一天,她给我说,她想一直和我待在一起······那······真的是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刻······”

  “她说,לךאני,אוהבי,我问她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她说什么吗?她说,这是希伯来语,意思是······我喜欢你,还有个意思——我的心属于你······”

  “嘿嘿,那算是我第一次被女孩表白啊,不过······”李柯文眼神随即黯淡,“已经······回不去了······”

  “哥······没事的······你还有我······”周紫乐凝视着李柯文的眼睛,“我也会一直陪着你,我们已经······约定好了的,是吗?”

  “嗯,”李柯文摸摸她的头,“当然。”

  这时,她打了个哈欠,李柯文问:“紫乐,你想睡觉了吗?”

  “嗯。”

  “那快去睡吧。”

  “哥······我能不能······今晚,和你一起睡?”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啊,这!”李柯文的脸迅速红了起来,“这个······”

  “就一晚,好吗?”

  “紫乐······这个······我······”李柯文一时手足无措。

  “哥······”

  “好吧。”李柯文想,除了自己小时候自己和妈妈睡在一起外,自己这可是第一次和女孩睡在一起。

  周紫乐穿着李柯文的衣服当作睡衣,松松垮垮的,看着很可爱:“哥,你是睡在沙发上吗?”

  “嗯,紫乐,其实······你该睡在床上······”

  “哥,我只是······想和你呆在一起。”

  李柯文躺在沙发上,和衣而睡,他以前也一直这样,现在不同的是,有个绝色佳人躺在自己旁边,还将手臂搭在自己的胸口上,脸朝自己,他感觉那个部位自然而然的有了生理反应······

  “哥······我今后······能一直这样吗?”

  “哥······我真的······真的······不敢一个人待着,哥······我真的······好害怕,只有······你呆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的心······才觉得安稳······哥,好吗?”

  “嗯,”李柯文侧躺着,看着她的脸,“紫乐,别怕,有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嗯,哥······”周紫乐将头靠在他胸口,“谢谢你。”

  “不过,”她轻声说,“你能再唱那首歌吗?”

  李柯文侧躺着,笑着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好,

  有一个人,他和我一起散步

  有一个人,他为我摘下鲜花

  有一个人,他会拥抱着我,陪着我

  那个人就在我身边

  那个人就是你

  你陪伴着我,无论是星辰还是太阳,都很美

  若你不在,星辰不再闪烁,太阳失去光泽

  你一定要答应:会一直陪伴着我,不离不弃

  因为,你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

  紫乐,睡了吧。”

  “嗯。”她将头埋在他怀里,合上眼睛。

  李柯文突然从梦中惊醒,他又做那个梦了,只是又多了一个黑影而已。

  “哥······你怎么了?”周紫乐也被李柯文惊醒。

  “哥,你做噩梦了吗?”

  “其实,也算不上噩梦······紫乐,你知道我杀了不少人,这些人的鬼魂估计想报仇吧,不过他们也只敢在梦里来干扰我······”

  “哥······你······不怕吗?”

  “这有什么,”李柯文轻声笑笑,“如果这点事情我都怕,那我就不是李柯文了。”

  “嗯,我的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勇敢,也是我······最信任的人······”

  “哥,你枕在我膝盖上吧。”周紫乐坐了起来。

  “嗯?”

  “哥,我看过一本书,书上说,一个男孩如果枕在一个女孩的膝盖上,这样可以驱散噩梦······”

  “这个······不好吧······”

  “没事的,哥。”

  李柯文口嫌体直,他将头枕在她大腿上:“我体重有两百多斤,我这颗脑袋估计也有······十几斤吧······”

  “哥······我能再问你那天那个问题吗?哥,你一定······很累吧?”

  “不,紫乐,我不累的······”

  周紫乐抚摸着李柯文的脸:“哥,你睡吧。”

  “嗯······”李柯文感觉自己昏昏欲睡,“紫乐······你也要······早点睡······”

  “哥?哥?”过了一会儿,周紫乐试探着问,李柯文没有说话,只有轻轻的鼾声。

  周紫乐轻声笑了笑:“哥······看来······你真的累了呢。”

  看着李柯文的睡相,周紫乐将他轻轻挪开,自己也躺下,搂住他的脖子:“哥······如果······我们能一直这样······该多好······柯文,我真的······好爱你啊!”

  然后,她轻轻在李柯文额头上一吻。

  【第二幕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