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正义联盟之不渝之爱 > 第二幕:灰色世界【6】
 
2019年2月13日早上七点 SH市李柯文家

  李柯文刚从睡梦中醒过来,昨晚他试了一下,结果还真的到了那梦境般的地方,他于是和兮若闲聊:“姐,我说,要是我有个喜欢的女孩了该怎么办?”

  “是谁呢?”

  “她叫周紫乐。”李柯文笑着说。

  “嗯······”她想了会儿,“你相信前世吗?”

  “前世?”李柯文一怔,“这······我也不太清楚。”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在以前呢,有个少女偶遇了一个男孩,他们相互喜欢着······”

  “最后他们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不,”她摇摇头,“那个男孩离开了她。”

  “为什么?”

  “因为他说他要去拯救世界。”

  “这······”李柯文心里吐槽:太狗血了吧!

  “那个少女就是我,我在那时爱上了他,但他离开了我,只是因为他强烈的责任心。”

  “那他真是狗眼瞎了,”李柯文说,“兮若姐你长得这么美,他还不珍惜。”

  “是啊,他真的狗眼瞎,”兮若看着李柯文的眼睛,“不过······他也是因为一些很重要的事才离开了我,你觉得我该怎么办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李柯文觉得这个问题是无解的,“那······他喜欢你吗?”

  “他喜欢我,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我······也不知道,姐,这是多久的事情了?”

  “大概六万多年前吧,”兮若把发丝撂到耳旁,“但这件事对于我来说,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那那个人······怎么样了?”

  “不知道,也许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也许······他仍在一个轮回中,和他爱着的女孩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她如同在梦中呻吟一般。

  李柯文觉得这才叫一个悲剧,喜欢的人却离开了自己,自己只能独自一人,连备胎也当不成:“姐·····”

  “我知道了,我会慢慢忘记他的,只是······需要很久、很久。”她呢喃道。

  李柯文觉得这气氛有些悲情,他向来是不喜欢悲情的:“兮若姐,一个女孩如果喜欢上一个男孩,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当你看到他开心的时候,自己也会开心,当你看到他受伤时,自己好像也感到痛,”她抚摸着自己的胸口,“心痛。”

  “哦,”李柯文心想,我怎么会知道别人怎么想的,“有没有······什么直接的侦测方法?”

  “喂······为什么你要刨根问底,怎么感觉······你像是在侦查情报一样?”她笑着说。

  “这个······职业病。”李柯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看她的眼睛,如果她喜欢你的话,你一定能感觉到的!”

  李柯文刚刚在沙发上翻了个滚,准备再睡会儿懒觉,这时一阵刺耳的防空警报声想起——是他的手机铃声。

  李柯文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是雅轩。

  “喂?”

  “柯文吗?”电话另一头传来了雅轩的声音。

  “是我,有事吗?”

  “是这样的······我生病了。”

  “生病了?是感冒吗?”

  “嗯······如果你方便的话······能来看我一下吗?”

  李柯文想了想今天也没什么事情,于是他说:“好啊,在哪里?”

  “市中心医院。”

  李柯文挂了电话后立刻上了飞机,他晚上睡觉早已习惯不脱衣服。

  飞机停在王子大酒店后,李柯文觉得看一个病人也不好空着手去,但······带什么好呢?这时,他想起自己以前和她一起吃了学校门口的刀削面,李柯文记得她很喜欢吃,于是他决定去打包一份面带给她。

  李柯文手里提着快餐盒急匆匆的跑到医院,结果在门口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是雅轩,她今天穿着一件蓝色的羽绒服和牛仔裤,头发披在两肩。

  “雅轩?”李柯文一时搞不清情况,“你不是在医院里住院吗?”

  “我只说我在医院,可没说我住了院······你是在诅咒我吗?”她嘟嘟嘴,不高兴的说。

  “不不不,”李柯文摇摇头,“关键是······你不是生病了吗?”

  “柯文······其实······我是骗你的。”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嗯?什么鬼?”李柯文哭笑不得,“你骗我干嘛?”

  “人家今天只是想······”她略微有些紧张的说,她看到李柯文手里提着的快餐盒,“你手里提着什么啊?”

  “这是我专门给你买的,以为你感冒了,该吃点辣的对身体恢复有好处······现在看来只有我自己解决了。”李柯文不无遗憾的说。

  雅轩想起了她和李柯文第一次在学校对面开了十几年的小摊子吃刀削面,那大锅熬着的躁子真的好辣,李柯文一脸认真的对她说,唱歌可以分散注意力,可以解辣。后来,雅轩才明白,自己真的好傻,真的信了他,自己唱歌跑了调,他笑得上气不接下。

  “你看,我还专门给你加了个卤蛋,”李柯文叹息着说,“你错过了一道人间美味啊!”

  “难道······你来看我,专门给我给带了刀削面?”雅轩心里一酸。

  “那还有假,喂,我说······你吃不吃啊?”

  “你说······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这样的笨蛋呢?”说完,雅轩接过快餐盒,打开盖子,白色蒸汽冒出,又带着一股刺鼻又让人心里不由得一爽的辣味,果然还是重辣。

  “快吃,不然就凉了!”李柯文笑着说,突然他身体僵住,呆呆地看着她,刚刚那句话的主题应该是······他的脸瞬间变得通红。

  “你真的好笨啊,柯文······人家喜欢你那么久了你连半点回应也没有。”她轻声说。

  “啊,这个······这个,”李柯文只感觉自己被粉红色的心情填满,嘿,这可是他第一次被一个少女表白唉,羞涩是必须的,可······他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雅轩······我······”

  “你也喜欢我,对吗?”她仰起头,清澈的眼光注视着他。

  “我当然喜欢你,只是······只是······”李柯文怎么不可能喜欢她,可······他也喜欢周紫乐,这就有点难办了。

  “只是什么?”

  “我······也喜欢······另外一个女孩······”李柯文支支吾吾道,声音越发的小声。

  雅轩歪着头看着他,一溜发丝垂落在她的眼梢,李柯文不敢直视她,“见鬼,”李柯文心里自己骂自己,“怎么在一个女孩前说自己还喜欢另一个女孩,这他妈不是找抽吗?”

  “其实······”雅轩接下来说的话让李柯文瞬间感觉天旋地转,感觉自己的人生观都被破坏了,“我不介意你有两个女朋友啦······”

  李柯文目瞪口呆,“这么······开放的吗?”他吃惊的想。

  “男生其实你花心一点没什么,只要你是喜欢着我的······”

  “雅轩,我······我······这·······”李柯文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思想······怕不是开放得北奥斯尔人都自愧不如。

  “柯文,我问问你······你喜欢我吗?”

  “喜欢是喜欢,只是······”李柯文只能苦笑,自己昨晚才认周紫乐成了妹妹,自己原先是打算先过段时间再表白,可现在雅轩却向自己表白,如果自己拒绝了她,她肯定是会伤心的,今后就很难见面了,如果答应了她,周紫乐······不就成了备胎了吗?但如果自己真的拒绝了她,也舍不得啊,毕竟自己也喜欢雅轩,她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还做得一手好点心,生生抓住了李柯文的胃。

  “那我再问你,你向那个女孩表白了吗?”

  “没······没有。”李柯文心想自己昨晚怂了一手,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雅轩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李柯文,李柯文眼神躲躲闪闪的。

  “那······你接受······我的表白吗?”过了一会儿,雅轩开口说。

  李柯文已经是冷汗夹背,现在这个情况是真的难弄,李柯文突然发觉,其实和那些圣战分子火拼也没什么可怕的,至少和这种······呃,感情问题相比。

  “你至少回个话吧······就算你拒绝了。”雅轩有些黯然的说。

  李柯文愣了愣,他不想让一个女孩伤心,更别说这个女孩也是自己喜欢的,草,花心就花心,李柯文咬咬牙:“好啊,雅轩,我接受,你愿意成为我的恋人吗?”李柯文准备反客为主。

  “喂,是你应该接受我的表白,不是你向我表白,”雅轩宛然一笑,“不过······也差不多啦!”说完,她扑进李柯文怀里,快餐盒被她放到一旁。

  李柯文浑身一僵,然后他无声的笑笑,将双手挽过去,搂住了她。

  “你早点答应不好啊?偏要让人家伤心一下。”她抬起头。

  “这个嘛······烘托下气氛,”李柯文心里直冒汗,因为周围的行人们都微笑着看着他们两个,眼神透露出“这又是一对鸳鸯······”的感觉。

  “哦,对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李柯文想起了这个重要的问题。

  “情人节呀!”雅轩不满的说,“怎么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啊?要不然人家要在今天向你表白!”

  “哦······”李柯文心里有点淡淡的忧伤,周紫乐的生日就在情人节的前一天,看来自己和她也许无缘啦!

  “你今天有事吗?你没事的话,那你就要陪我,我要和我的闺蜜去逛街,你也要跟着我一起去。”

  “还是······算了吧,”李柯文扶额,“逛街······这个有点无聊。”

  “那······我就不去啦,就我们两个人,”雅轩温柔的说,“我们可以去看电影!”

  李柯文心里突然有个声音响起:“不要去!不要去!”李柯文顿时感觉有点不对劲,但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我今天还有点事,”李柯文决定听从内心深处的声音,“不要因为我而破坏和别人的约定,这样吧,等我事情处理完后,我要和你去约个会,如何?”

  “真的?”

  “真的,”李柯文点点头,“就这么定了。”

  “你别骗我,难道你是要去找你喜欢的另一个女孩?”

  “怎么会,”李柯文大手一挥,仿佛在指挥千军万马,“我有个在SH的朋友需要我的帮助,帮他看蛋糕店。”

  “好吧,”雅轩嘟嘟嘴,“要是你骗我······小心我收拾你!”

  李柯文轻飘飘的走在路上,感觉自己像喝了酒一样,要说······自己现在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看来要向队里那几个单身狗好生炫耀一下,只是······自己总感觉哪里不对,心里总是慌慌的,李柯文想着,按住自己的胸口,心跳速度很快,“也许这就叫恋爱吧,”他自嘲道。

  他先到银行取了钱,然后他到三星专卖店买了个手机,他习惯性想点开“speak”,“speak”是正义联盟的内部软件,必须通过他们的内部加密网络才能下载,里面有论坛给成员闲时插科打诨,也有专门的区域进行工作,每次登入必须输入账号、刷脸以及按手纹同时进行,科技部专门研发了一种全息屏手机,只是李柯文懒得去拿,习惯买手机用,不过在他的要求下,他的手机都会被改造成炸弹,以便随手使用,这种手机可谓是杀手专属且值得拥有。

  李柯文先下载了个QQ,想找徐微明吹会儿牛,结果在一阵国人耳熟能详的“滴滴”声中,周紫乐给他发了消息,是昨晚发的,李柯文点开看,浑身一震。

  柯文,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是关于我为什么要轻生,在10月12号,我父母的朋友,高有德来我家里做客,当时我的父母在外地工作,然后由于太晚了,我当时也没想多,他就准备在我家过夜,结果他在我喝的水里下了迷药,我醒来后,发现我的下身全是血,他把我奸污了,然后他好几天都用我的裸照威胁我,说我如果不和他发生关系,他就会公开我的照片,我很害怕,所以我只能接受,但那一天我已经受不了他对我的凌辱,于是我想跳楼轻生,直到你救了我,然后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来找过我,我想一定是有你待在我的身旁,柯文,请你原谅我,我一开始不告诉你,是因为我怕你会嫌弃我,请你看到这条消息后来找我。

  “10月12号,那天我在干什么?竟然在该死的烧烤摊吃东西。”李柯文恨自己,恨自己没早点察觉,他也没想到,还有女孩受到这样的伤害,竟然就发生在自己身边,还是自己喜欢的女孩!

  李柯文的眼睛因为愤怒几乎要裂开,血红浮现,“紫乐,”他轻声自言自语,“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傻姑娘,我怎么会······因此嫌弃你呢?我只会恨自己······没有察觉你的痛苦。”李柯文原先猜了很多她轻生的原因,结果,万万没想到,原来是她被一个叫高有德的混蛋给强奸了,李柯文握紧了手,指间发出了骨骼轻微的爆响声,龙之力催动,他一瞬间提速到了极致,他全力奔向她的家,“这一次······我不会来不及的!”他咆哮着。

  到了那栋大厦,李柯文骤然停下,他看到了大厦的最高处有个人影——是周紫乐。

  李柯文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他再次催动龙之力,一阵音爆声后,他向空中跃去,一下子跳了几十层楼,借助手碰到玻璃那一瞬间的摩擦力,他再次用力,一下子跳到了顶楼,他站在楼天台的边缘,周紫乐也注意到了他,她转过身来,李柯文看清她的脸后,不禁一愣,她满脸挂着泪痕,甚至还没有穿鞋,光着小脚,穿着白色的睡衣,也站在天台边缘。

  在看到她眼睛的一瞬间,李柯文在刹那间失了神,那似乎是玛利卡在临死前,看他的眼神,绝望、痛苦和······失望。

  “紫乐,我知道了,你不要再难过了,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了!”李柯文吼道。

  “为什么?”她轻轻的说,“为什么你要离开我,昨晚······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回家?”说完,她的眼泪掉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尖叫着,浑身颤抖着。

  李柯文稍微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难道······昨晚······”

  “我以为······有你在,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了,”她哭着说,“为什么?你······不陪着我?他把我······他把我······”

  晚了,自己又来晚了,李柯文痛苦的想,当年那一幕再次刺激着他的心脏,痛苦、懊悔再次涌现,但······至少······她还活着,自己今后,无论如何,就算用生命,也不会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他下定了决心。

  “紫乐,别怕,我在这里,你先下来好吗?这里很危险。”李柯文看见她几乎是摇摇欲坠,站都几乎站不稳。

  “我······我是个脏女孩,我······不该活在这个世上!”她喃喃道。

  “紫乐!那不是你的错,今后,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了!”李柯文说着,慢慢向她靠近。

  “别过来!”她嘶叫着,突然她脚一滑,一下子掉下去了。

  李柯文也跳了下去,在坠落的同时,纳米装甲迅速扩散到全身,背后附带的喷射器喷发出火焰,李柯文瞬间加速,快速坠落到她的身下,李柯文猛的用手按住大厦的玻璃,手中的攀登装置启动,他在惯性的作用下,转了一个圈,然后再用脚蹬在玻璃上,他的鞋子······也有攀登装置。

  李柯文双手松开,只用脚支撑着,在垂直近90度的玻璃上站稳,然后他接住了掉落的周紫乐。

  周紫乐紧紧闭着眼睛,她感觉自己像是在飞一般,什么也抓不住,这时她感觉自己落入了温暖的怀里,她睁开了眼睛,是李柯文,不过此时他已经带着纳米装甲,脸部戴着头罩。

  突然,李柯文脚上一滑,迅速往下滑动,李柯文缩着一只大腿,把周紫乐放在上面,他空出来的一只手用力按住玻璃阻止下滑,玻璃发出了刺耳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碎裂的声音。

  王意正用咖啡机煮着咖啡,他是一名闻名于外的律师,也是正义联盟的秘密成员,他刚才从外地回来打完了一场完胜的官司,这时他听到了一阵剧烈的摩擦声,他望窗外望去,呆住了,他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连体衣的人,怀里抱着一个女孩,竟然就像蜘蛛侠一样挂在外面。

  “队······队长?”他很快反应了过来,他看到那连体衣上有个龙形标志——是正义联盟队长的专属标志。

  李柯文看了看怀里的女孩,女孩似乎没有被刚才的掉落给吓到,只是用她的眼睛呆呆的看着李柯文,李柯文抬头看向玻璃里面,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愣在那里,看着他,李柯文认识他,是一名律师,曾经在一次集体会议上见过他——是秘密成员。

  李柯文再次发力,往上方跃去,跳到了天台上,滑动了许久才停了下来,天台已经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带着些许火花的痕迹,而那块玻璃已是碎裂一地。

  李柯文把她抱到天台入口,扶着她坐下。

  李柯文半跪着,把她一只冰凉的小手握住,自己用右手放在自己的左胸,轻声说:“紫乐,你别怕,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周紫乐看着李柯文,然后她将膝盖放在地面,紧紧抱住李柯文,泪水如潮水般涌出。

  “他······他不仅会杀了我,还会把我的照片发到网上,哥······我怕,我真的······好害怕,”她呜咽着,断断续续的说。

  “别怕,有我在,”李柯文轻轻拍她的背,然后他身子僵住了,因为他对于血腥味特别敏感,他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他抬起手,看了看,鲜血印在他的手心:“紫乐,你的······背······”

  她想站起来,却差点倒在地上,李柯文于是扶起她,她转过身,在那一瞬间,李柯文全身因为愤怒而颤抖——她背上已经沁出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李柯文小心翼翼的稍微拉开她背后颈部处的衣服,在看到的一瞬间,李柯文的眼瞳深处爆出了血红光芒,她的背上伤痕累累,找不到一处完好的皮肤,不用问李柯文也知道,这是那个变态干的好事。

  李柯文站直身体,捧起她挂满泪痕的脸,还没开口,就看见她的下巴有血痕,李柯文仔细一看,是用霜粉擦过掩盖的伤痕。

  “他······怎么伤你的?”李柯文颤抖着说。

  “用剪刀,他用······剪刀威胁我,如果我不······他就要毁我容,”她带着哭泣说,“哥······我······是个脏女孩,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的是我,”李柯文使劲压抑住自己想哭的冲动,“紫乐,没事了,走吧,我们去医院。”

  这时,一个中年人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天台,看见了李柯文,向他敬礼:“队长,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需要通知部队······”

  “不用,”李柯文没看他,只是轻轻抚摸周紫乐的头,周紫乐埋在他怀里,依稀能听见她嘤嘤的哭泣声,“王律师,你在你办公室等着我,我等下有事找你!”

  “是!”他挺直胸膛,对于这个少女的遭遇,他已经猜出了七八分,从李柯文那阴冷的眼神便可以看出来——今天又要见血了!

  李柯文不顾周围行人惊诧的目光,用公主抱把她抱在怀里,想招呼辆出租车,但李柯文没那个耐心,他于是向王律师借了他的车,开到了位于市郊区的一家私人医院,这家医院是正义联盟下属的张氏家族开的,来这里看病的大多是富人,平时人流量很少。

  “队长,检查结果出来了,”张医生说,李柯文把周紫乐送到检查室后便坐到了张医生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紧挨着检查室,“她背上总共有50处伤痕······”

  “其中,有19处是瘀伤,其余的都是前不久造成的,那些新伤痕中,有15处烫伤······16处鞭状物体重击造成的······”他的声音随着目光往下移愈发的颤抖。

  “她······她的······”

  “快说!”李柯文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她的身体内部有擦伤,靛部有淤青,队长······她是······是被······”

  “我知道了,”李柯文面无表情的说,“今天的事情······不许让任何与这无关的人知道,所有痕迹必须清除,包括核心数据库的数据也必须清除!”

  “明白,”他点点头,“那······那个混蛋······队长,你准备怎么解决?”

  “他会被判无期徒刑。”李柯文轻声说。

  “可队长,恕我直言,据我了解,这种罪行最多判二十年······”

  “我说的······是地狱,地狱的······无期徒刑!”李柯文声音低沉。

  张医生不由的颤抖了一下,他原先只是在“speak”上对李柯文的血腥和铁血是一知半解,现在他是清楚的认识道,他的血腥和冷酷。

  “队长,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一名护士走了进来说。

  “知道了,谢谢。”李柯文的坚硬的眼神瞬间出现了一丝裂缝,张医生能感到一股强烈如海潮般汹涌的······悲伤和痛苦。

  “记住,这件事不要让任何无关人知道,”张医生看着李柯文快步走出办公室后对护士说。

  “遵命,长官!”护士说。

  李柯文走进了病房,周紫乐穿着白蓝相间的病号服倚在床头,青丝如瀑布般垂下,她看到李柯文走进来后,轻声说:“哥。”

  “感觉怎么样,还疼吗?”李柯文坐到床边,周紫乐扑进他的怀里,李柯文愣了愣,无声的笑了笑。

  “嗯,好多了,”她说,“哥,你能一直这么······拥抱我吗?”

  “好啊,”李柯文抚摸她柔软的细发,“不过······我还有点事······我很快就回来。”

  “哥,不要······不要离开我!”她的语气突然变得急促。

  “我不会离开你的,放心,我很快回来。”李柯文轻轻松开她,随即起身。

  “嗯,哥······你一定要······早点回来。”她说。

  “好。”李柯文轻声说,走出门,接着轻轻关上了门,这时,张医生走了过来。

  “有事吗?”

  “队长······”张医生犹豫了一下,“还有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什么?”

  “她······周小姐她······怀孕了!”

  李柯文如同触电了般浑身颤抖了一下,他扭头看向张医生,张医生接着说:“已经······三个月了。”

  李柯文握紧了拳头,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如果把孩子生了下来,那么对于周紫乐来说,这绝对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要知道,这是她被强奸后怀上的孩子。

  “立刻麻醉她,做流产手术,不许让她知道,”李柯文咬了咬牙。

  “可是······”

  “没什么可是,”李柯文的声音愈发的低沉,“张医生,我是个噬罪者,杀死无辜生命的罪就由我来承担,我的手上已经染满了鲜血,再多一条,并没有什么!”

  “队长······可是······如果她······知道了的话,一定会恨你的!”张医生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结结巴巴的说,他现在能分明感受到李柯文浑身散发出的死亡、血腥气息。

  “恨我?”李柯文无声的笑了笑,“我并不在意······我只希望······她不会再受到一点伤害,任何······任何敢于伤害她的人······死!明白吗?”李柯文知道抹去一个未知的生命是残暴无情的,但他丝毫不在乎,因为他已经杀了上万人了,再次消灭一个生命······已经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了,而且······这个孩子生下来······只能会让她更加痛苦。

  “明······明白!”张医生喘着粗气说,“队长······难道不需要留下证据吗?到时······”

  “不用,”李柯文轻声说,“我对法律······从来就不抱希望!”

  李柯文走进了张医生的办公室,他按了按通讯器,接着全息屏面出现在他的眼前。

  “兮若。”

  “队长,有什么事?”

  “立刻调集MY市的所有监控,调查一个叫高有德的人,调查最近他和哪些16到18岁的少女待在一起过。”

  李柯文丝毫不怀疑这个混蛋会对其他的少女下手,也许他没有找周紫乐的那个月,就是会有其他的受害者,李柯文准备收集证据,让这个杂种判死刑,如果法律杀不死他······那么,李柯文会亲自动手。

  “明白,请稍等五分钟。”

  五分钟后,兮若说:“队长,调查结果出来了,高有德,是某企业老总,并且他在进来五个月和除周小姐以外的两个女孩有频繁接触。”

  “把她们的照片打出来。”

  打印机慢慢打印出了的两张彩色照片,照片是两个面容姣好的女孩。

  “兮若,告诉我,她们目前在哪里,以及她们的名字。”

  “一个叫赵玉,一个叫上官巧云,”兮若说,“其中,上官巧云就读与DC学校······”

  “DC学校?”李柯文一愣,徐微明就在那所学校。

  “没错,这个叫赵玉的少女已经死了。”

  “什么!死了!”李柯文大惊失色。

  “是三个月前,跳楼轻生死亡的,关于她的消息是从那时候的报纸获得的······”

  李柯文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被用巨锤重击了一下,那个新闻他是知道的,但······他当时并没有在意,如果那时他去看一看情况,也许······紫乐她也不会······那个少女也不会······死去。

  “兮若,入侵他的手机和电脑,把所有的照片删除,还有今天的任务记录完全删除,包括中央数据库也不许留下痕迹!”

  “明白。”

  “还有······从现在开始直到我回到这里,所有我经过的摄像头的录像你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把它清除!”李柯文咬着牙,一字一句重重的说。

  李柯文来到了DC学校,在门口刚好碰见了徐微明:“队长?”徐微明一怔,“你来这里干嘛?”

  “徐微明,这个女孩你认识吗?”李柯文举起了手里的照片。

  “这······这不是上官巧云吗?她是我同班同学,”徐微明说,“怎么了队长,难道······你想追她?她可是我们学校的女神级人物哦!”

  “带我去见她。”

  徐微明看见李柯文脸色不善,上次见到他这副表情是杀人的时候,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队长······我说,她一定不会和毒贩、圣战分子什么的扯上关系······”

  “快带我去见她,”李柯文冷冷的说。

  “啊······是。”徐微明不敢再说什么。

  他带李柯文到了他的教室,他走了进去,对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孩说:“上官巧云,有人找你。”

  上官巧云走到门口,好奇的看了看李柯文,说:“请问······你是?”

  “我是来帮你的,”李柯文面无表情的说,“请你跟我来。”

  “他就是那时候把我······”上官巧云抽泣着说,在李柯文说明自己的来意后,上官巧云讲述了自己的经历,“请你······请你一定要帮我!”

  “我会的,”李柯文点点头,“请你相信我,还有······他今天找你了吗?”

  “他······他让我今晚七点,在飞鱼酒吧的贵宾房等他······”

  “告诉我房间号。”

  “203。”

  “希望······你不要在这件事上自责,这不是你的错,那些照片已经被完全删除,”李柯文说,接着他拿出了一张名片,“这是位于郊区的医院,如果你身体上有什么异常,就去那里检查。”

  说完,他起身准备离开,这时上官巧云拉着了他的手:“请问······你的名字是?”

  “我叫李柯文。”李柯文将手从她的手中轻轻抽出。

  “李柯文,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没什么,”李柯文扭头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商务大厦

  此时,夕阳西下,办公室里并没有开灯,李柯文的脸处于半暗半明中,王意看不清他的表情。

  王意叹了口气,说,“队长,他的行为······确实是不会置于死地的。”

  “我知道了。”李柯文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把车钥匙丢在桌子上后,向门外走去,“谢谢你的车。”刚刚李柯文就是用这辆车将周紫乐送到医院。

  “队长!”王意深吸口气,鼓起勇气说,“你这样杀人······是不对的!”

  “王律师,对错很重要,”李柯文站在门口轻声说,“但······有的事情越到后面······就很难分清了!”然后他完全消失在漆黑的门口,门被他给带上了。

  王意叹息了一声,接着他捧起杯子,喝了口咖啡,透过已经完全碎在地上的落地窗看着处于夕阳中的城市,自言自语道:“队长······也许······你是对的。”

  想到这里,他无奈的叹气,然后他拿起座机:“喂,小米吗?你快去找一家卖窗的店铺,买一个适配的落地窗给我的办公室安上,我一不小心把办公室的落地窗给打碎了!”

  高有德今天非常的不爽,因为不知什么原因,刚开完会不久,自己的那些照片都不在了,“今天正好要找那个新弄的少女,得多拍点。”他想。

  他慢慢悠悠的走进了飞鱼酒吧,脖子上挂着一个数码相机,走到203号门口,他看门是虚掩着的,于是他松了松腰带,淫笑着推门而入:“小美女,我来了,今天我们来点新花样好不好?”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漆黑一片,高有德于是摸索着打开了灯,看到房间空无一人,他愣了愣,然后暴跳如雷的吼叫:“你这个婊子竟然不来!我逮到你的话那你就别想有好受的!”

  他最喜欢看着那些少女们在自己胯下苦苦求饶,他倒是不担心那些少女去报警。

  这时他背后传来了阴沉的声音:“喂,狗杂种!”

  他扭过头去,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打中了脑袋,然后就昏了过去。

  高有德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全身被绳子捆住,躺在一片荒地上,空气中隐约有股汽油的味道。

  “高有德,你认识这两个人吗?”

  “你是谁?”他大声的问,“我和你有什么仇吗?”

  “我没问你这个问题!”那个人猛的扇了他一巴掌,“你他妈快回答我的问题!”

  高有德不敢再造次,于是他看了看那两张照片,上面赫然是他的“玩物”,他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人很有可能是来威胁他的,于是他嘴硬着说:“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你有执法权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那个人冷笑着说,“我并不在乎你是谁,好,既然你不说那么我就告诉你,你对这几个少女做了畜生事,那么你觉得我会把你怎么样?”

  “你能把我怎么样,”高有德这时反而不怕了,“不如我们商量一下吧,你开个价吧,我们私下处理这件事!”

  “你觉得我在乎你那几个逼钱吗?我告诉你,一个叫周紫乐的女孩被你糟蹋了,她是我的朋友,今天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哦,周紫乐的朋友啊,”高有德阴笑一声,说,“就是那个身材不错的少女吧,那可是个玩弄的好对象啊!”

  “那些女孩都是这个样子,怎么?女人而已,她们本应是如此,整个社会都是如此,很多人都其实是我这么想的,你能改变整个社会么?怎么兄弟,你想试试?不如这样,我把一个少女叫过来,让她好好招待你······”

  话还没说完,那个人猛的用一把明晃晃的刀刺入他的手臂,高有德惨叫一声,颤抖着说:“你······你想干什么?”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

  “我叫李柯文,我是正义联盟队长。”

  “你······你是,”高有德震惊得说不出话,“你······你不能杀了我,杀人······是犯法的!”

  “哦,这个时候你给我讲法,”李柯文冷冷的说,“你去和那个已经自杀的女孩讲吧!”

  说完,李柯文将袖剑拔出,刺入了他另一只手臂,此时,对死亡的恐惧已经压过了他的疼痛感,高有德颤颤巍巍的说:“求······求求你,不要杀了我!”

  “那些女孩估计也是向你求饶的吧,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

  “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钱、地位、女人,我都可以给你,求求你不要杀我!”高有德已几近崩溃。

  “哼,你觉得我在乎你那些东西?即便杀了你也无法赎清你的罪行,但不杀了你,天理不容!”

  “不!求求你,我······我把我的妻子给你,我还有个女儿,让她们······她们来服侍你!”

  李柯文愣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世界有这样的人,为了自己活命连妻儿都可以出卖,他不停的冷笑着,似乎这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高有德见他没有动手臂上的剑,他觉得自己有机会了:“她们······都很擅长干这件事,你现在就跟我回去······我这就叫她们······”

  “说你是禽兽,还侮辱了禽兽!”李柯文停止冷笑,面无表情的说。

  “对对对,我禽兽不如······她们会······”

  “很好,很好,很好,我改变主意了!”

  高有德感觉自己身体一轻,他发现自己竟然被李柯文单手提了起来,李柯文随手将他一扔,扔进了一个提前挖好的坑,高有德感觉自己浑身湿湿的,像是在水中,这时一股汽油味扑鼻而来。

  李柯文将那张照片扔进了坑里:“你不是喜欢舔你那该死的金针菇吗?现在,让火焰来,让你他妈的爽个够!”

  接着,李柯文把从他身上搜出的打火机点燃,扔进了被汽油填满的坑里,高有德仍不断的求饶:“求求你,不要杀了我!求求你!”

  李柯文没有理会,“砰”的一声巨响,剧烈的火焰骤然升起,几乎要烧到李柯文的眉毛,李柯文面无表情的看着在火中挣扎的高有德,对他濒死的惨叫声也没什么反应,他早已习惯了看着人走向死亡,他的眼瞳深处映着火苗,他似乎看见了周紫乐那绝望而痛苦的眼神,她背上那触目惊心的伤痕,恍惚间他似乎又回到了当年,曾经逃避的他,但现在,他将不再逃避,他将击碎一切想伤害她的人,因为······从那天开始,他的战争已经开始,战争······不需要怜悯,只需要强大,战争结束的那天······便是他死亡的那天!

  他是一个战士······战士,只需要活到战争落幕!

  李柯文看着已经成为一团焦黑模糊的物体的高有德,他将手举起,激光枪自动生成,一道红色激光闪过,那团物体也随之气化不见踪影,现在······这个叫高有德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他······已经被地狱判了无期徒刑!

  “又杀了个杂种······”李柯文转身离去,低声自言自语道。

  接着便走下山,进入了繁华的市区,此时,天色已晚,而人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那些穿着休闲装,聚在烧烤摊的男女们,大声的说着话,想将巨大的压力释放出来,也有形形色色的人们进出着酒吧,不少是西装革履的白领们,在酒吧里,他们才能放纵一下自己,暂时忘记来自生活的重压,也不知为什么,今晚天上一片漆黑,连一颗星星也看不到。

  李柯文一步一步的走在街道上,想起刚才那个人带着嘲笑对他说的话:整个社会都是如此,很多人都其实是我这么想的,你能改变整个社会么?

  是啊,在社会的风气都是在歧视着女性,不止许多男人们如此,就连一些女性也都认为自己应当成为男人们的附属品,这些残酷现实成了男女平权中最大的障碍,也正因为如此,那些被人奸污的女孩们非但不能得到身边人的帮助,反而还会受到歧视,源自东康传统文化中的带着血色的女德仍然刻在人们的思想中,认为那些被强奸的女孩是肮脏的,在被奸污时是该去自杀来保住自己贞洁的,如果她们没有那么做,若被旁人知晓,是铁定被歧视的。

  人们心中固有的受害者有罪论让那些有勇气说出自己的遭遇的女孩反而被人们用异样的眼光看待,现在网络上那些键盘侠们在这方面毫不手软,就像前不久某个少女深夜乘坐某网约车,被强奸杀死后,少女尸骨未寒,而那些人中普遍的声音是在说那个女孩穿得太暴露了,又是深夜,是自作自受,那个奸杀的人反而很少被人提起,似乎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一个女孩不能穿太漂亮,如果你被人强奸了成了你的错,这种情况不止在东康,乃至全世界都有,这样,造成了不少经历了这种悲剧的女孩们不敢向外界求助,为了一个所谓面子,所谓贞洁,将痛苦藏在心里,甚至有的女孩鼓起勇气向家人求助,家人非但不安慰,反而会让她不要报警,就为了个名声,这样久而久之,不少人心里甚至都会出现轻生的想法,而李柯文今天所看见的不过是大海中的一根针罢了,他曾经看见过一组数据,那冷冰冰的数据告诉他一个现实——随时都有人因此自杀而死,李柯文也没法去挨着挨着帮她们,他突然发现自己在这种事情面前是多么的无力,纵然自己有再强的力量也没法改变这一切,没法去改变人们有些病态的思想,他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能救一个是一个吧!”

  “兮若,”他轻轻按了下通讯器,“派人保护还活着的那个女孩,防止她出现自杀行为。”

  他原本以为,这种恶行是不会在自己身边发生的,他以为自己杀了那么多的圣战分子,那么多的毒贩,世界会变得更美好,这种悲剧应该不会再有了,然而他错了,这种悲剧依然发生了,甚至发生在了自己喜欢的女孩身上,而作出这种恶行的人,还是光鲜亮丽的名人,李柯文已经认识到,权利、金钱和性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真正的罪恶,不是那些毒贩,因为他们中许多人是因为贫困为了生计而逼迫无奈的,甚至也不是圣战分子,真正的罪恶,而是那些权贵们,他们巨大的权利,让他们控制着舆论,而金钱让他们有钱能使鬼推磨,让那些腐败的官员们袒护他们,看来,就算残酷无情的杀戮,也无法彻底消灭这些混蛋,至于法律······想起前不久的北奥斯尔联邦的泼斯坦诱奸少女案【这个案件让整个北奥斯尔乃至全世界震惊的发现,那些道貌岸然的权贵们是多么的丑恶】,李柯文苦笑了一下,屁用没有。

  想到这里,他深深吸了口新鲜空气,突然他感到有滴水落到他头上,他抬头一看,空中毫无征兆的下起了雨,但并不是很大,李柯文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那雨仿佛是玛利卡用她的小手轻轻抚摸着他,心里突然有一股巨大而强烈的怒火,想起了周紫乐那满脸泪痕的脸和触目惊心的伤痕,他这时才意识到,尽管自己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力量,但在许多事情上,他仍然无能为力,你拥有了力量,但玛利卡还是死了,你拥有了力量,但你喜欢的女孩仍然被凌辱,你拥有了力量,你还是杀不尽那些畜生——因为每个人的面具背后,你怎么会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畜生,他突然对空咆哮:“这你他妈的是你妈个什么狗屁世界!”

  此时,一个叫杨文赋的男孩路过,看见了眼前的一幕,当场愣在了原地,当李柯文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抓着栏杆,金属栏杆已经被他捏得变形,杨文赋咽了口唾沫:“那个······兄弟,你还······好吧?”

  李柯文看了看他,说:“没什么,只是心情不好。”然后,随手招了辆出租车离开了。

  杨文赋看着出租车远去,心想看来许多人也和他一样过得不如意啊,他刚才去了自己做志愿者的孤儿院,竟然看到那里只剩下一片废墟,孩子们也不知去向,他在酒吧里借酒消愁,待了许久才出来,一想起那些可爱的孩子们可能没有舒适的住所,没有食物和温暖的衣服,他的眼泪就像是开了闸门的大坝那样流出。

  李柯文坐出租车来到了医院门口,发现张医生在那里焦急的踱步,当他一看见李柯文便面露喜色:“队长······你终于回来了!”

  “怎么了?”李柯文感觉有些不妙。

  “紫乐小姐她······她的状态有些不好,她······在你离开后,一直在哭,她······”

  还没等他说完,李柯文便迅速跑进了医院。

  李柯文跑到周紫乐所在的病房,发现里面站满了护士,里面传来了她撕心裂肺的哭泣声,那声音似乎是从地狱里传来的,受到极刑的惨叫声,让人惊心动魄。

  李柯文挤入人群,发现她抱着头,缩在角落里,浑身不停的颤抖。

  “紫乐!”李柯文跑了过去,蹲在地上,想把她抱在怀里,但她缩着身子躲避着他,她尖叫着说:“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李柯文慢慢靠近她:“紫乐,没事的,我在这里,没人能伤害你,好吗?我保证。”

  她不再躲避,李柯文于是轻轻搂住她:“紫乐,没事的,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哥······哥,”她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求求你,让我······让我死,好吗?我······我真的······真的······”

  “紫乐,”李柯文颤抖着说,“别怕,有我在,没人······再也没有任何人能伤害你了,真的······以后有我在,真的······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周紫乐停止了哭泣,眼神有些呆滞,李柯文抚摸着她的头,他的眼圈也已经红了:“你还记得······那天晚上,我给你说的我的那个朋友······她是我的青梅竹马,她叫玛利卡,她······她在我九岁那年,死了,她······她当时只有······七岁,她的父母被闯进来的暴徒给杀死了,当着她的面,而我却······躲在橱柜里,眼睁睁的看着,我当时,真的······真的很害怕,我······没能······保护好她,她没被杀死,她当时······”

  李柯文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刻,她那悲伤的眼睛看着他,李柯文在暴徒离开后,从橱柜里爬了出来,玛利卡一下子向厨房跑去,李柯文大喊着:“玛利卡!”也跟了过去,然后,看见玛利卡手里拿着一把刀,放在自己的脖子前,李柯文咆哮:“不要!”接着,他一下子扑了过去,想把刀夺回来,然而太晚了,她一下子将刀刺入自己的脖子,倒在了地上,李柯文绝望的跪在地上,小女孩已经失去了光芒的绿色眼睛看着他,李柯文分明感受到了,她在恨自己,这场悲剧改变了他一生。

  “紫乐,你真的和她很像,你们都很有文采,你们都爱弹钢琴,我······我知道,这件事情很痛苦······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几乎想过去自杀,直到小学时遇到你······但······我只是······不想让你和她一样,成为我的回忆。”

  李柯文将她搂入自己的怀中:“紫乐,没事的,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和你在一起,没人······没人能伤害你了,我保证。”

  周紫乐也抱住了他,她已经知道,当他搂住自己的那一瞬间起,自己再也离不开他了。

  两人长久相拥在一起,张医生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了眼前一幕,重重的叹了口气,接着便走开了,病房里的护士们早就被他叫走了。

  李柯文松开她,这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和她都已是泪流满面,李柯文替她擦了擦眼泪,然后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那个怀表:“紫乐,这是她当时······送我的礼物,每当我感到悲伤、痛苦的时候,把这个怀表拿在手里,我的心·····就会安定许多,现在,它是你的了。”

  然后,他把怀表戴在她的脖子上,周紫乐把怀表握住,呆呆的看着李柯文,良久,她轻声说:“哥······”

  “紫乐,你应该饿了吧,吃饭吧。”李柯文没等她说完,就开口讲。

  然后,他将她抱了起来,轻轻放在病床上,将放在床头柜子上的保温盒拿了起来,这是张医生叫食堂准备的。

  李柯文打开盖子,里面是皮蛋瘦肉粥,还冒着热气,李柯文坐在床边,用勺子舀了口饭,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再放到她的嘴边:“来,紫乐,我喂你。”

  周紫乐一口一口的吃着,李柯文一口一口的喂着,很快便将粥给消灭干净了。

  李柯文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了:“紫乐,睡了吧,已经不早了。”

  周紫乐点点头,然后躺下,李柯文将铺盖给她拉好,然后准备起身,这时,她突然伸手拉住了他:“哥······你不要······离开我,好吗?”

  李柯文愣了一下,然后再次坐下,摸了摸她的头:“睡吧,我就在你旁边,哪里也不去。”

  “嗯。”她轻轻说。

  李柯文看着闭上眼睛的她,此时,月光透过窗户洒在洁白的被子上,李柯文轻轻握住她的手,她的手一直拉住他,没有放开,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响,李柯文用另外一只手掏出手机一看,是一条张医生发过来的短消息:手术成功,需要静养几天,药物已经放在柜子里。

  这时,她又睁开了眼睛,李柯文问到:“紫乐,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哥,我只是······睡不着。”

  “那······我给你唱首歌吧,”李柯文无声的笑笑说,“别嫌我唱得难听。”

  李柯文接着轻声吟唱:

  有一个人,他和我一起散步

  有一个人,他为我摘下鲜花

  有一个人,他会拥抱着我,陪着我

  那个人就在我身边

  那个人就是你

  你陪伴着我,无论是星辰还是太阳,都很美

  若你不在,星辰不再闪烁,太阳失去光泽

  你一定要答应:会一直陪伴着我,不离不弃

  因为,你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

  “怎样,好听吗?”

  “嗯,好听。”

  “睡觉吧,就当······是摇篮曲吧。”

  “嗯。”然后,她闭上眼睛,开始睡了起来。

  “其实······这是她唤醒我的歌啊,紫乐,没有她的话······就没有我,紫乐······我向你保证,我会永远保护你,永远······”李柯文心想。

  不知几点,李柯文几乎要睡着,这时,周紫乐发出恐惧的叫声,李柯文一把将她搂住,颤抖着说:“紫乐······别怕,勇敢点······勇敢点,我在,我在······别怕······”

  周紫乐在他怀里微微颤抖,她的身体随着每次啜泣而抽动,李柯文轻抚她的头,他的手也不停的颤抖。

  不知又过了多久,她睡了过去,李柯文将她放好在床上,望向没有亮光的窗外,低声自言自语:“看来······烧死他······真的······便宜他了······”

  【第二幕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